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开局睡了女帝,我是真的想作死 > 第017章 大人,我悟了!

第017章 大人,我悟了!


  看着陈羽,秦红袖一脸疑惑。

  陈羽笑了笑。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这一刻,他似乎梦回昔年的战火年代,看到了无数仁人志士为了家国山河抛头颅、洒热血的样子。

  眼前的大秦,前世的峥嵘岁月,渐渐重合在一起。

  那些血与火的岁月里,有些人挺着脊梁,坦然赴死。

  他死了么?

  肉体是消亡了,可是精神却传递了下来。

  千千万万的国人,以他们为榜样,想要活成他们的样子。

  他们,依然活在历史里!

  可有些人如打断了脊梁的野狗,只能趴在原地。

  他们的肉体是活着。

  可是他们不能自由,只能如行尸走肉一样,被他们的主人呼来喝去。

  他们的灵魂,已经死了。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秦红袖如五雷轰顶,怔在原地,喃喃自语。

  是啊,大秦之中,那些被仙道斩杀的抵抗者已经消失了。

  可是爱国之人,谁不知道他们的名字?

  他们的意志,被继承了下来,他们的名字,被人们铭记。

  她永远记得那些为了大秦赴死的英雄!

  那些英雄死了么?

  不!在她的记忆里,那些人依然活着!

  而那些还在苟延残喘的人,他们看似风光,但实际上呢?

  仙道让他们做什么,他们就要遵命。

  哪怕是仙道让他们去死,他们也只能照办。

  这些人真的活着么?

  他们享受了,却也成为了提线木偶,在仙道眼中不过只是傀儡罢了。

  此时看着陈羽,秦红袖心中掀起滔天巨浪。

  生与死,众生都看不破的迷,他竟然看的如此通透?

  何等品行的人,才能够说出这种话?

  何等坚定之人,才能如此视死如归,向死而生啊!

  “大人,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若是你不答应,我现在就杀了你!”

  忍住鼓掌的冲动,秦红袖掏出一把匕首,架在陈羽的脖子上。

  喔!

  来了来了!

  终于特么的来了!

  傻子才答应啊!

  老子要当神帝啊!

  陈羽幸福的要飞起来了。

  “不必多言。仙门不死,苍生不昌,仙门不灭,苍生不长!来吧,你动手吧!”

  闭上眼睛,陈羽昂首赴死,心情激荡。

  我,陈羽,终于要成为神帝了!

  一秒,两秒。。。

  数十秒后,陈羽眉头皱了起来。

  什么情况?

  我死了?还是没死?

  缓缓睁开眼,陈羽有些困惑。

  却见秦红袖已经退出三步,跪拜在陈羽面前,神色无比的恭敬。

  “你,你这是做什么?你怎么不杀了我?”

  陈羽瞪大眼睛,脑子发蒙。

  秦红袖伏地一拜,抬起头崇拜的看着陈羽,脸上挂着泪痕。

  “先生高义,红袖刚才听了先生的话,大有所悟。”

  “你悟什么了?”秦羽张着嘴巴,一脸懵逼。

  秦红袖道:“红袖虽是女流之辈,却也是大秦之人。”

  “听了先生的话,红袖才知道加入仙门是何等愚蠢的事情。仙门,不配杀先生!”

  说罢,秦红袖把匕首扔到了一旁。

  她服气了!

  这样的秦羽,连生死都看得如此通透,又怎么可能被区区诱惑所勾引?

  自己竟然怀疑陈先生,还用卑劣的手段试探陈大人?

  真是可笑至极!

  刚才陈大人动手动脚,也是率性而为,是看透了人生的豁达举动。

  毕竟,哪个男人不好色?

  自己长得那么漂亮,陈大人摸一摸自己怎么了?

  这不是很正常?

  可是陈大人心念并没有因为美色动摇,而是能够瞬间清醒,这才是最让人动容的。

  自己的美色,和陈大人的信念相比,又算什么?

  可笑自己还妄想用这种东西来诱惑陈大人?

  一时间,秦红袖无比自责与愧疚。

  陈羽张着嘴巴,傻傻看着秦红袖。

  我,我曹?!

  不杀了?

  这怎么就不杀了呢?

  我没做什么啊,我就装个逼,随便说了一句话啊。

  你好歹也是仙门的人,怎么立场这么不坚定呢?

  “那,那个你要不要再好好想想?人还是不能轻易改变立场的。”

  陈羽愣了半天,憋出了一句话。

  走到一旁,拿起匕首放在了秦红袖手中。

  “做人要坚定本心,要对你背后的仙门有个交代。来,杀了我。不要犹豫。”

  陈羽拍了拍秦红袖的手,语重心长的嘱托道。

  秦红袖愕然看着陈羽,眸光渐渐痴了。

  这是个什么样子的男子?

  不担心自己的安危,还为她考虑?

  他,是怕自己完不成任务,会被仙门灭杀么?

  天下间,还有男人能比他更温柔么?

  “大人,您不用担心奴家,奴家自有退路。”

  秦红袖摇了摇头,展颜一笑。

  “今日得见大人,乃是奴家的幸运。万望大人不要介意刚才奴家的无理举动。”

  “时间已不早,奴家不配与大人同桌饮酒。请大人离去吧。”

  秦红袖下了逐客令。

  她要单独呆一会,平复自己的激动心情。

  “那,那我走?”

  陈羽欲哭无泪。

  秦红袖点了点头。

  陈羽呼吸一滞,哀怨的看了眼秦红袖,不得不离去。

  刚往外走了两步,秦红袖再次开口。

  “大人今日上了四楼,怕是有人会因此嫉妒。但请您放心,红袖会放出消息,保护大人周全。”

  “红袖自问还有几分薄面,想必有些人也不会为难大人。”

  陈羽差点一头栽倒。

  姑娘,不要这么体贴啊。

  我后续作死的想法,都被你给毁了啊!

  浑浑噩噩走出了红袖楼,陈羽站在大街上,人来人往。

  脑子一片空白,心情像是日了狗。

  他想不明白,明明是必死的局面,怎么就峰回路转了呢?

  秦红袖不仅没杀自己,反而还特么要保护自己?

  那自己上四楼做什么?

  仇恨没拉到,又拉了一层护盾?

  是自己做错了?

  可自己也没做什么啊?

  “不正常,这个秦红袖不正常!”

  摇了摇头,陈羽返回公府。

  四楼。

  小七走进了房间。

  “阁主,您试探的怎么样?文宣公他让您失望了么?”

  秦红袖摇了摇头。

  “不,这个男人,远超我的想象。”

  “似文宣公这等奇男子,我竟然愚蠢的想要试探他?我真是卑劣啊。”

  信念坚定、才气冲天、温柔至极。

  这便是秦红袖对陈羽的映像。

  手放在心口,秦红袖脸色绯红,轻轻咬着下嘴唇。

  这身子能被这等男子触碰,秦红袖,你可真是幸运啊。

  那种异样的感觉,让秦红袖不知为何有些回味。

  小七眼睛瞪得滚圆。

  别人不知道,可她清楚的很。

  秦红袖是何等高傲之人,又是何等的不相信别人。

  现在,却这般姿态?

  这个文宣公,到底做了什么,竟然征服了阁主大人?!

  “小七,暗中警告一番那些为我争风吃醋的家伙,离陈羽远些。”

  “否则,我不介意让王都的夜晚,多些血色!”

  秦红袖脸色一冷,眉宇间闪过一抹杀机。

  一种极度冰寒的气息,自秦红袖身上升腾而起。

  “是!”小七连忙应道。

  秦红袖走到窗边,看向已经走远的陈羽,杀机尽散,闪过一抹敬佩与痴迷。

  “陛下,我大秦有陈先生,何其幸运!”

  当晚,秦红袖便动身前往王宫,向赢络汇报白天之事。

  王宫议事厅。

  赢络坐立不安,看着房间里的刘青三人,有些紧张。

  “你们说,陈羽他,能够通过红袖的考验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