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开局睡了女帝,我是真的想作死 > 第015章 一首词,终结了诗词大会

第015章 一首词,终结了诗词大会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周明缓缓开口,第一句说出来,便让所有人心神一颤。

  像是一记重锤,狠狠砸中了众人。

  秦红袖眸光一闪,意外的看着陈羽。

  他,竟写得出这等诗句?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现场一片安静。不知为何,众人感觉心里突然好堵。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读完后,周明长叹一声,闭上了眼睛。

  两行清泪,从他眼角流下。

  此时的他,面色虽然平静,心中却如山呼海啸般汹涌。

  一股难言的巨大悲切,让他沉溺其中,无法自拔。

  现场,一片安静。

  众人怔怔站在原地,已经被彻底震撼。

  在他们眼前,似乎出现了一幅画面。

  旷野之间,乌云低垂。

  一座老坟,孤独而立。

  男人站在坟前,静默不言,只是静静注视着墓碑。

  男人已老,两鬓斑白,一身风尘仆仆。

  脑海中回忆的,却是妻子最美的样子。

  那最极致的沉默,却是刻骨的思念。

  便是十年,百年,对这个男人来说,都无法消减半分思念!

  这一轮的主题是爱情。

  爱情是什么?

  你侬我侬是爱情,长相厮守是爱情。

  而爱到深处,情到深处,却是生死也无法隔绝的思念!

  那穿越生死,穿越时空的无尽思念!

  “何等至情至性之人,才能够写出如此佳作啊。”

  在场文人,有些已经无法自持,擦起了眼泪。

  “这就是传国典藏吗?太厉害了,真是太厉害了!这首词,名副其实!”

  “哎,看到这一首词,前面那些百里佳作,也便只能算垃圾了。”

  有人发出感慨。

  楼上,诸多女子已然泪眼朦胧。

  这首词为悼念亡妻之作,哀婉难言。

  虽然让人悲痛,却也让人羡慕这旷世之情。

  红袖阁中的女子,每日见到的男人何其之多。

  这些年来,谈情说爱过得男子,也有不少。

  可那些都是逢场作戏罢了,她们看的太透彻了。

  有几人来此,是为了和他们长相厮守?

  还不都是馋她们身子?

  又哪有男子,能像这诗词中的男人这般痴心?

  而越是对这些男人的不相信,她们便越是希望能够遇到一个真正痴心的男人。

  “陈郎,奴家何时能遇到这般深情的男子?”

  楼上的所有女子,都痴痴看着陈羽。

  在她们眼中,陈羽仿佛已经化身成为词作之中的男主。

  至于先前文不败等人写的百里佳作,她们初看还好,也有一些心动的。

  可现在?

  她们只觉得文不败等人的词,虽然华丽,却肤浅不堪。

  那些无病呻吟,那些风月美景,远不如这一首词来的生动!

  有女子轻咬着下嘴唇,拿出了红丝带,系在了手腕上。

  这,是邀请陈羽入闺!

  其他女子紧随其后,纷纷拿出了随身红丝带,记载了手腕上。

  一眼望去,二三层所有的姑娘,竟然全都系上了红丝带,向陈羽发出邀请。

  “我,我的天,我没有眼花吧?这么多人?!”

  “天,奇景,这简直是奇景啊!”

  “自红袖楼成立以来,似乎这是第一次吧?”

  “今天真是开眼界了。”

  人群爆发出阵阵惊呼。

  文不败等人颓然坐着,傻傻看着这一幕。

  听了陈羽的词作之后,他们便已经服气了。

  现在,他们只感觉自己无知的可笑,完全没有和陈羽争锋的心思。

  “呜呜,阁主,这位文宣公,怎么能写出这么悲伤的词作啊。”

  小七泪眼婆娑,呜咽着说道。

  秦红袖叹了一声,道:“是啊,他真是出乎我的意料,没想到能够写出如此诗作。”

  “小七,吩咐下去,请他来四楼。”

  秦红袖盯着陈羽,目光灼灼。

  “是。”

  小七点头,立马吩咐下去。

  周明得到了消息,神色一惊,倒吸一口冷气。

  不敢怠慢,他大声道:“诸位,阁主有令,请文宣公大人前往四楼!”

  轰!

  现场立马沸腾了。

  众人惊呼不已,眼中满满的羡慕。

  红袖阁主向来眼高于顶,从不愿见外人。

  没想到也被陈羽这一首词作打动了?

  “上四楼?”

  陈羽心中一喜。

  上了四楼,自己的作死计划,就成功一半了啊。

  “文宣公大人,请!”周明恭敬道。

  “好。”

  陈羽也不推辞,在众人的注目下,上了四楼。

  那些系上红丝带的女子,纷纷叹息,因为陈羽没有选择自己而失落。

  “诸位,那我们继续第二轮吧。请各位姑娘解下红丝带。”

  周明开口道。

  每一轮,姑娘有选择的权利,但若是最后没有被选中,也可以再接下来继续挑选。

  但,无人解下红丝带。

  “见了陈郎,奴家已无心他人,先回房休息了。各位大人见谅。”

  “一见陈郎误终身,恕奴家心有所属,不再参加接下来的诗词大会了。”

  “各位达人抱歉,此时奴家心中只有陈郎一人。这红丝带,奴家暂时还不想解开。”

  姑娘纷纷向众人行礼,返回房间关上了门。

  不多久之后,整个二楼三楼,竟然变得空空荡荡。

  所有女子全都回了房间。

  “这,这。。。”

  周明傻眼了,众人也傻眼了。

  谁都没想到,陈羽一首词,竟然造成了这种结果。

  “这诗词大会,还继续么?”有人弱弱开口询问。

  众人苦笑不已。

  继续?

  这特么还怎么继续?

  没有了姑娘,诗词大会就没有了灵魂。

  陈羽一首词,直接终结了整个诗词大会。

  “走吧,再待下去也没意思了。”

  “今日见到这种场面,此行不虚啊。”

  “哎,文宣公太厉害了,不能比啊。”

  一时间,众人纷纷离去,不多久大堂便空了。

  周明望着空荡荡的大堂,苦笑连连。

  “老夫做主持人这么久,这也算是头一遭了。”

  “也不知道,阁主和陈大人之间,会发生些什么?”

  看了看四楼方向,周明神色莫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