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凶将军家的小娘子 > 第38章 第38章 一束野花

第38章 第38章 一束野花


宫啸舒了一口气, 坐起来问,“哪里?”

薛盈跑到水边,按照之前的印象, 在大致的位置上蹲下来, 但看了半天都没发现哪里有反光的石头。宫啸守在一边, 怕她跌进水里, 伸出一条胳膊虚虚地拦在前面, 看着她一点点用视线搜索水面。

“怎么会没有呢?”薛盈纠结地皱起眉毛, “难道是看错了吗?”

宫啸想了想, 问道, “你在树上看到的?”

薛盈点头。

宫啸便说,“那我再送你上去,你在那边看清楚位置,我在这里听你指挥。”

薛盈觉得这样可行,于是宫啸便又抱着她的腰, 把人送到了树上。薛盈扶着树干, 回想自己之前的姿势,不断调整, 终于, 某个瞬间, 水面泛起了一片碎金。

“看到了!”她指挥蹲在水边的宫啸, 确定了碎光所在的位置。

奇怪的是,宫啸蹲在那里,依旧没看到什么“像金子一样”的石头。

他只能用笨办法,把薛盈多说的那个位置水底的泥沙全部都挖出来,丢在一边,再扒开来慢慢找。

两人忙碌了好一会儿, 才终于从淤泥之中找到了那块石头。说是石头,倒不如说是一颗砂砾,还没有薛盈尾指的指尖那么大,也难怪藏在淤泥之中难以察觉。要不是因为阳光反射,估计很难被找到。

薛盈将之清洗干净,这才放在摊平的掌心里观察。

“好像不是金子,应该是铜。”观察了一会儿,薛盈给出判断。

黄铜的颜色和金是比较难以分辨的,古人经常分不清,很多古籍之中记录的金其实都是铜。不过到现在,金属冶炼技术已经十分成熟了,金和铜也完全被分清。

听起来金和铜的价值差别巨大,但是实际上,对他们来说,如果这里真的有一座铜矿,那反而比金矿更有价值。

因为铜是能用来铸钱的。

这么纯净的黄铜矿,若果真被发现,足以对整个朝堂产生巨大的影响了。

所以宫啸听薛盈这么说,不由得紧张了起来。其实从现在的处境来说,他反而希望这个铜矿不存在,因为如今西北的局势已经够复杂了,他们想做的事情也太多。此时发掘出一处铜矿,反而平生波折。

他握住薛盈的手,将那小小一粒的矿石也遮住,表情有些严肃地问,“你确定吗?”

“我确定这是是一块黄铜矿。”薛盈说,“但附近是不是真的有一处大型的铜矿,就不一定了。”

很多矿石都是互相伴生的,虽然他们发现的是一块黄铜矿石,但未必是主矿。至于到底有什么,不找到,不发掘出来,谁也不能确定。

她也能猜到宫啸的顾虑。这和铁矿不同,铜能用来铸钱,是无论如何运作,朝廷都不可能同意他们来处置的,势必会往这里派驻大量的人手。这些人接管铜矿的同时,也必然会跟宫啸争夺起附近的管辖权,由此产生许多矛盾,让西北的局势变得更加复杂。

所以她几乎是立刻就做出决定,将被宫啸覆着的那只手握成拳,看着他道,“啸哥,这件事我们暂时就装作不知道吧。今天我们只是出来玩,什么都没发现。”

宫啸看向她,薛盈又说,“至少等这两年过去,西北的局势稳定下来。”

“我知道。”宫啸深吸一口气,握紧她的手,“我们今天什么都没有发现。”

他说着,掰开薛盈的手指,将那粒矿石取了出来,“这个我先拿着,等用得上的时候再说。”

薛盈也不跟他争,这种事,肯定是他来判断更合适。毕竟她至今为止,对朝堂的所有了解,全部都来自于道听途说,自己并没有见过其中任何一个人,更不了解其中复杂的局势。

虽然说好了要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但是两人也不可能真的立刻就将之忘掉,所以回去的路上,气氛莫名有些过分的严肃,但这严肃之下,又藏着仿佛随时能爆发出来的兴奋。

薛盈哼着一首已经忘了词的歌,心里也免不了琢磨,会有那么纯净的一块矿石被水冲到这边来,这不但是个富矿,而且很有可能位置也很浅,开采十分简单,简直就像是天上掉下来的一样。可惜偏偏不能开采,她也就暂时不能去研究它。

不过应该也不会等太久。

薛盈觉得自己现在的状态,有点像是面前挂着一根胡萝卜的驴,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吃上胡萝卜,但因为已经看见了胡萝卜就在那里,所以充满十足的干劲。

宫啸跟在后面,自然能看得出薛盈身上那几乎盈满的兴奋。

他并不觉得她会泄密,但看她这个样子,还是免不了有些担忧,总觉得会有什么自己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

但是旋即他就释然了,薛盈身上发生的,出乎他预料的事情也不是一件两件,他早就已经习惯了。这么一想,又觉得似乎也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两人一路回到城外,还没进城,宫啸就被人拦了下来。

费先生那边有事找他,城里城外都没找到人,一直等到了这会儿,所以这人见了宫啸,不由分说就上前抢过缰绳,要把他连人带马请到榷场那边去。

宫啸无奈地看向薛盈,“盈盈……”

“你去忙吧,正事要紧。我自己回去便是。”薛盈不在意地道,“我又不是不认识路。”

宫啸就只得去了。

薛盈正准备打马回城,视线扫过路边的野花,心下微微一动,又下马采了一些,这才入城。

其实薛盈自己反省了一下,也觉得跟宫啸待在一起的时间越多,人就越黏糊,这样显然不太好。她要不是兴奋得过了头,今天也不会一时过界,把宫啸都吓到了。

薛盈两辈子第一次谈恋爱,本身没有任何经验,加上也许是因为现在这具身体太年轻,比较容易冲动、恋爱脑,自然也很难把握住相处时的度。

要是在现代,她估计就是那种会在公众场合拥抱、亲吻、互相喂饭秀恩爱,把周围的人眼睛都闪瞎的人吧……

所以宫啸担心她在外面乱来,还真不是多余的。

而宫啸,虽然是个将军,但毕竟从小受到的教育跟她不一样,受限于这个时代,对于过分越礼的事自然很难接受。薛盈对他还有一点正人君子的滤镜,所以只觉得给她定规矩的宫啸十分可爱,倒也接受得很自然。

所以还是要给自己找点正事干,换换脑子。

回到行辕,薛盈先去了一趟宫啸的住处,回到客院,就请了周大管家过来,说自己今晚要设宴请商队的成员们吃饭,请他帮忙张罗,然后又写了帖子让人送出去。

众人都在等着明日的交易,这会儿都在城内,收到帖子,很快人就到齐了。

寒暄一阵,薛盈就先说了请他们过来的目的,“之前与诸位商议过的那件事,我已经跟宫将军通过气了。将军十分赞同,正准备向朝廷申请,正式将此事定下来。若能做成,往后咱们行事便算是背靠朝廷,师出有名了。不过在那之前,咱们也要让朝廷看到咱们的决心和实力,诸位以为然否?”

“这是自然。”众人纷纷答应,又问,“不知道薛会长想让咱们怎么表示?”

薛盈听他们的意思,都很愿意出钱给好处,便笑着道,“宫将军的意思是,想要修整一下从云州到折州的这段路,缩短商队来往所耗费的时间。这是对咱们大大有利的好事,自然不能只让折州出人出力。所以我今日才冒昧召集大伙儿,就是想与诸位商议一下,咱们该怎么出力,尽快拿出个章程来。”

众人都以为宫将军是在明着要钱了,没想到说的竟然是这么一件事。

其实他们对于给钱,倒是不反对。不管是宫啸自己的人,还是朝廷那边,肯定都是需要打点的,不出钱怎么可能?现在要做的是一件对他们自己也有好处的事,掏钱就更心甘情愿了。

还是宫将军做事讲究,纵然是要钱,这拿出来的名目,也叫人挑不出任何毛病啊!

于是众人十分踊跃,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没一会儿,就筹集出了一大笔钱,就连修路的各种材料和人工,也都被大家承包得差不多了,只给宫啸留下一小段。

薛盈想了想,觉得这样修起路来应该会更快,而且路段承包到个人,到时候这段路出了问题,丢脸的是自己,大家肯定不会偷工减料,倒是省了她的监督之责,便欣然答应了。

至于那笔钱,她也没急着拒绝。

朝廷那边可能确实需要打点,宫啸的人也不可能白白出力,毕竟他不是一个人,下头要养活几万张嘴呢。

但这笔钱她也不会白收,将来总会想办法让大家再赚回去便是。

事情商量完了,大家自然也都放松下来,在宴席上尽情吃喝。因为宫啸不在,所有人都表现得比接风宴那天更放松。

可惜这是在将军府的行辕,没有歌舞助兴,又可惜坐在上首的薛盈是个女人,总有许多男人之间的话题不方便交流。所以大家也没有留太久,吃饱喝足之后,就都纷纷告辞了。

薛盈还要去写计划书,也不留客,把人送走之后就回客院去忙了。

……

费先生之所以这么急着找宫啸,是因为那些内附的部族所派的代表,已经陆续抵达折州了。

这是宫啸之前派人去通知的,让他们开出之后派出代表,到折州来商议要事。因为事关各个部族往后在折州的生计,所以倒也没有人推辞不来。毕竟他们跟宫啸做了好几年的邻居,早就已经领教过这位宫将军的能耐,也不打算跟他对着干。

看宫啸的面子上,来的人大都是各部的族长。这些部族内附之后,朝廷对于族长也各有官职封赏,说起来算是宫啸的同僚,甚至只论官职,说不定比他还高。这种情况,就只能由宫啸亲自去招待了,让其他人出面,难免显得不够重视。

这些事要说有多要紧,好像也没有,但确实离不开宫啸,所以他也只能认命地按照费先生的要求,接待好这些族长。

所以接下来的几天,他注定不可能像这两天一样悠闲了。

按照宫啸的计划,等交易结束,他会跟着薛盈一起回云州待一阵子,解决铁矿和山民的问题。所以在那之前,必须要尽快将这些事情都安排好。因此对于费先生安排的工作,他没有任何意见。

等各方面都议定,时间已经不早了。

宫啸披着月色回到行辕,本来脚步下意识地往客院那边走,但走到一半突然想到自己今天奔波了一日,还没有沐浴,便只能先回主院了。

周大管家跟在他身后,见状便不着痕迹地说起夫人今日回来之后都做了什么。

听说她已经将修路的事情都安排妥当了,宫啸不由失笑,她做起事情来,倒是比他还要雷厉风行。也难怪不到一年的功夫,她已经在云州彻底站稳了脚跟,牢牢做主了商会会长这个位置。

如今再提起薛家,已经没人记得薛长靖了,称赞的都是薛盈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才能,只怕薛家很快就要起势了。

人们对她的期望,已经不是接手薛家的生意,做个守成的家主,而是开拓新的商道、新的生意,将薛家带入新的辉煌之中。

他一边想着这些,一边吩咐周大管家备水,一边迈步进屋去取换洗的衣服。

不想到她则已,一旦脑海里的念头转到她身上,宫啸总有种很迫切地想要见到她的感觉,哪怕他们才分开了几个时辰。

今天对薛盈说的那些话,约束的是她,何尝又不是他自己?

只有不断提醒自己,他才会记得两人的身份,记得世俗的眼光,记得要在人前跟她保持足够的距离。

房间里的灯是早就有人点亮了的,宫啸进了门,就直奔衣柜而去。拿好衣服,转身要出去的时候,视线扫过靠窗的桌面,他的脚步不由微微一顿。

那里,原本光秃秃什么都没有的桌面上,不知什么时候被人放了一只矮瓷瓶,瓶子里插着一把野花。虽然已经被摘下来许久,但是被瓶中的清水滋润着,颜色依旧鲜亮,花瓣依旧娇艳,仿佛带着田野的气息。

宫啸从不觉得这房间里缺少装饰。

他从前住在这里,也跟今天一样,只有回来的时候才会进屋,拿了衣服梳洗沐浴,之后就躺到床上睡觉了,根本不会去关注这些细枝末节,也根本用不上那些乱七八糟的装饰,倒不如省了。

至于现在,他连夜里都不在这边住,就更不需要这些东西了。

但此刻看到这一瓶野花,他才意识到这房间里缺少了许多东西,显得过分的冷肃,几乎看不出有人居住的痕迹。

可是这房间好像本来也不需要太多的东西,仅仅是这一瓶野花,就足以给它添上一抹柔美,让它顿时有了生机,有了鲜活气。

宫啸情不自禁地迈步走过去,低头嗅了嗅瓶中的野花。

这种不知名的野花并没有香气,但宫啸却不由自主地微笑起来,仿佛能在上面嗅到一点淡淡的脂粉香,属于将它们采下来的人。

薛盈会采花来插瓶,宫啸并不意外。

可是这花并没有摆在她自己的房间里,而是放在了这里,就显得这个原本简单的、很多人都会有的行为,突然特别的可爱起来。

梳洗,沐浴,照旧把所有人都打发走,宫啸熟门熟路地翻窗离开自己的房间,再翻窗进入客院的房间。

暗地里有很多双眼睛看到了这一幕。

如果说一开始,宫啸还会刻意避开夜晚巡逻的亲兵们,那么现在,就是亲兵们主动避开他,假装什么都没发现了。

行辕这边,众人对薛盈的称呼早就是“夫人”了,连那未来二字都被省去。

将军和夫人恩爱和美,有什么问题?

宫啸进屋的时候,薛盈正靠坐在床头,已经陷入半梦半醒的状态之中了。听到开窗的动静,她撑开眼皮,看到宫啸,才努力打起精神问,“怎么这么晚?”

“各部族的族长陆续到了,总要商量一下接待事宜,以及接下来的计划。”宫啸简单交代了一句,快步走到床边,抬起两只手碰了碰,确认手心是热的,这才伸手碰了碰薛盈的眼皮,低声问,“困了?”

薛盈含糊地应了一声。

他就低下头去,轻轻地吻了一下她的唇,而后才说,“困了就睡吧,往后不要等我了,这几日都忙,恐怕回来得很晚,别耽误了你的瞌睡。”

反正没说不过来打扰她的话。

薛盈就笑起来,整理了一下枕头,躺下去,一边应道,“知道了。”想了想,又说,“给你留灯。”

她闭着眼睛,几乎是一句话之间,就沉入梦乡之中,睡熟了。

宫啸低头看着她,只觉得心都跟着变得柔软起来,一整日的疲惫,似乎也就此消散无踪。他熄灭灯火,跟着躺下来。柔软的床铺因为他身体的重量而微微下陷,旁边原本躺得好好的人身体一歪,就自动滚进了他怀里。

他张开手臂把人接住,调整了一个让两人都觉得舒适的姿势,闭上眼睛,整个人都在这样的满足之中放松,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

第二天,宫啸很忙,薛盈也很忙。

她按照计划,带着商队的人来到榷场。其实具体的交易内容,宫啸那边都已经帮他们谈好了,所以到这里,只需要在折州军的见证下完成交易就行。

交易结束,大家在榷场里逛了逛,又不约而同地出了榷场,来到自由市场附近。

这群人之前都没来过,现在又一脸好奇地看着自由市场,引得那些躲在暗地里的老鼠们精神一震:又有大肥羊来啦!

然而他们等了又等,却根本不见这群人进来。

按理说,就算是在榷场完成了交易的商人,也会惯例到自由市场来转转。因为在这里可能碰到一些数量少但比较珍贵的货物,也可能花更低的价格,买到跟榷场一样的东西。即使是富可敌国的商人,也不会错过这种便宜。

可是这群陌生的商人,就很奇怪,他们站在不远处,对着自由市场指指点点,明显是在议论什么,但是偏偏又不过来,那姿态,叫人怪不舒服的。

怎么不舒服呢?

自由市场这边待着的也都是商人,对于商人的各种行事熟悉得很,很快就有人看出端倪,喊了出来,“你们看那群人,像不像是在对着货物指指点点、挑肥拣瘦的样子?”

众人一想,可不就是这样!

虽然不知道他们具体在议论什么,但肯定跟自由市场有关,而作为“货物”的一部分,他们也等于是在被人指指点点,当然会不舒服了。

人群里,不知是谁阴恻恻地开口,“也不知道这伙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既然进得去榷场,想来也不是没有来历的。到这里来之前,就没人叮嘱他们,离自由市场远一点吗?”

他看这些人很不爽,决定要干一票!不过这么大的生意,他一个人肯定吃不下来,之所以当众开口,就是想找几个合伙人。

立刻就有几个人蠢蠢欲动,跟那人凑到一处,找地方商量去了。

角落里,一个年轻人也有些意动,正要起身,肩膀就被人按住了。靠在墙边,貌不惊人的中年人盯着他,“你想找死?”

“那伙人有来头?”年轻人吃了一惊,他怎么看都觉得是肥羊啊!

“黑狼那伙人怎么没的,忘了?”中年人哼哼。

年轻人想起来了。去年秋天,好像也来过这么一伙肥羊,就是黑狼他们接待的,后来……后来这自由市场就没有黑狼了。

至于黑狼去了哪里,其实所有人都一清二楚,但谁都不会说出来。

折州城里住着的那位,可不是菩萨。平时不管他们,可是真要动手,弄他们也跟玩儿似的。在折州这片地界上,恐怕没有任何地方是他无法掌控的,何况这自由市场,就在他一手建立的榷场旁边?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9-13 23:51:02~2021-09-14 23:48:5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盼盼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