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和四个顶流组队求生后[无限] > 第62章 终焉之塔(3)

第62章 终焉之塔(3)


这雨还没有要停的意思!

由于黑色云雾并没有实体, 覃果尝试了许多方式进行反击,但根本不起作用。

它不停,他们就必须硬顶着。

姬雪鹿将单手改为双手, 用力顶住, 咬牙道:“为什么战坦之类的没有一出现就让我们自动进入到内部的功能呢?”

还需要再进化完善一下功能啊!

从空间里拿出来还得特意进入才行,要是遇到这种操蛋的情况根本来不及进到里面万事大吉, 只能硬生生地举在头顶。

她看起来一定傻缺极了。

其余几人全都用力帮忙抬着,姬雪鹿刚尝试着放松一丝力气让他们撑一会儿, 结果刚刚松了一点点,这里人的腰都瞬间短了一寸。

姬雪鹿:“……”

啊这……重型战斗坦克是普通人不可承受之重呢。正当她想着该如何收场时,黑色云雾的降雨量忽然变弱了起来。

咦……?

有希望!姬雪鹿精神一震, 使了吃奶的劲儿倔强地坚持着,脸颊都憋红了。如果她一不小心松了劲掀翻战坦,那么她不是被重量打败, 而是被自己的耐力打败了qaq

南熙永在旁边都快看不下去了,于是他把目光落在覃果身上, 目露请求:“要不, 小覃先去把那三个魔方捡回来吧。”

反正他不怕淋,最多裸奔而已嘛!

“行啊。”覃果老早就想去了, 闻言没有丝毫犹豫, 像只离弦之箭一样咻得一下窜了出去。南熙永默默地捂住了姬雪鹿的眼睛。

战坦保护圈外的腐蚀雨像瓢泼的水幕一样令人窒息,他强压下被液体包围的难受,飞快捡回了三个魔方。

腐蚀雨看来只能腐蚀皮肉组织, 原本血红的三具白骨被雨水冲得森然雪白,但没有丝毫要融化的迹象。他捡魔方时不小心碰到了亡者的骨骼,忍不住心里一颤。

他们亲眼看着对方瞬间从有血有肉的人变成只剩一个架子,现在唯一的残留也被腐蚀雨冲刷得连一点温度也没有了, 触感阴冷刺骨。

人真是脆弱的生物。

虽然已经逝去,再也感受不到痛苦,但至少……这也算是留下了一点存在过的证明吧。

覃果接过容珍递过来的毛巾,格外仔细地将三个魔方上面粘上的腐蚀液体擦的干干净净,足足废了好几条毛巾。直到确认已经不会伤到队友,他才将其中一个魔方递给南熙永。

“这是4x4的,我没拼过。”覃果皱着眉,他小时候只玩过最常见的3x3,这种还真没把握能拼出来,见金利微凑了过来,他便把最后一个递给他:“你也试试。”

南熙永皱着眉认真研究着手中的魔方,他来回翻看了很多遍,那严肃冷凝的表情莫名让人觉得很可靠。他抬眼扫了一下禁闭着双眼咬牙硬撑的姬雪鹿,关切道:

“还能撑住吗?”

姬雪鹿自暴自弃了:“你们蹲下吧……我手撑不住了。我尝试一下用脑袋顶着。”找到平衡点,她缓缓放低战坦,用脑袋一顶,双手轻撑……呼,这样轻松多了。

【非洲行为】

【人家顶粮食,姬佬特么顶战坦】

【这几人总是一本正经的沙雕,小覃一身白花花的马赛克笑死我了,姬佬现在这个动作好像个烛台啊】

【我老公除了脑袋全都看不清……马赛克,请你自行消失,不要不识抬举doge】

【四个顶流只剩南总没马赛克过了,所以他能守住顶流line的清白吗】

【姬佬:无念无想jpg】

【世界名画,快截屏啊】

珍爱生命app自从姬雪鹿这一届新玩家之后,政府格外注意失踪人口的处理,幸好至今也没有新玩家被选进去的消息。

久而久之,在一群紧张着急、消极悲伤、怨天尤人的弹幕中,总有以上这些格外突兀,随时都能娱乐起来的。

虽然这画面,一言难尽是真的。

南熙永不忍地轻拍了下她的小腿,沉声安抚道:“放心,给我一分钟。”

他说完便在脑中飞快过了一遍刚刚观察过的结果,垂下眼认真地拼了起来。最开始几下还带着犹疑和生疏,之后便越来越快,骨节分明的手指异常灵活,魔方拼得快出了残影。

覃果和金利微看得目瞪口呆。一分钟很快过去,还算有点成果的两人拼成了一面,而南熙永踩着秒表完成了最后一下。

竟然真的拼好了。

容珍激动道:“熙永牛哇!”

拼成没几秒,魔方忽然爆发出一阵刺眼的白光,他们下意识闭上了眼睛。

只听见一阵咵啦碎裂声,白光过后,哗啦啦的雨声戛然而止。覃果反应迅速地探出脑袋一看,惊喜道:“那云已经散了诶!”

“没事啦!”

姬雪鹿赶紧踢了身边人一脚,焦急地催促道:“快出去!我要放下了!”

四人连忙跑了出去。姬雪鹿如释重负地放下战坦,爬到上面一把将舱门打开,率先跳进去:“你们都进来……等等,覃果先穿好衣服再说。”舱口扔出一件黑色作战服。

今天覃果光衣服就烂了两次。

覃果有些脸热地捡起衣服,默默地拉住了容珍,悄咪咪凑在他耳边道:“哥,从超市里拿条内裤给我呗。”

“要最贵的那种,纯棉的。”

容珍:“……”

要求还挺多。

让你光腚子穿衣服信不信?

等到覃果飞快穿好衣服进入战坦舱内,大家正围坐着观察南熙永手里的碎片,默默无言,整整齐齐拼好的魔方一下子炸掉,却仅仅驱散了黑云,并没有其他线索掉落。

难不成这玩意儿只有这功能?不会吧。说实话,他们并不想再碰到那黑云一次了,更不想去找其他玩家来换取线索。

“总之,把剩下两个也拼拼看吧。”金利微拿着魔方反复翻看,“鉴定说这是珍贵的闯关线索没错。但功能是随机的。有人能一下开出闯关线索,有人就需要以数量换胜率。”

一提到随机这种东西……

四双希冀的大眼睛亮晶晶地看向容珍。

容·欧皇·珍有些犹疑:“可是我不会拼魔方,不会耽误时间吗?”

“我说你拼,试试吧。”南熙永接过金利微递过来的魔方,仔细观察许久后把它塞到容珍怀里,认真道:“容哥,诚心祈祷。”

村里的骄傲!自强,就靠你了jpg

容珍立马煞有介事地双手合十念念有词地说着些什么,就差没洗手焚香沐浴操琴了。他紧张地拿起那个烫手山芋,“希望你争点气,不要不识好歹!”

“容哥,第一行向右,边缘向上一下。”南熙永立马指导了起来,容珍屏息凝神,按照对方的指示一步一步地操作着。

有了南总说答案,容珍直接照着抄作业就行,并没有话费多少时间便拼好了。

这次没有刺眼的白光出现。

取而代之的是系统提示音:[叮——恭喜玩家容珍获得珍贵线索。]

[楼梯间将于两小时后在迷宫中心出现。出现时长:一分钟。通过人数:上限五人。]

[请玩家把握机会]

五人齐齐愣住。

好家伙,一开直接开到最后。直接告诉他们楼梯间在哪儿了,他们果然可以永远相信容珍的手气!欧皇在手,天下我有!

“容哥,你就是救世主!”南熙永感激地一把拉住容珍,来了个超用力的握手。

没高兴几秒,覃果幽幽道:“那么问题来了……迷宫中心到底在哪里呢?”

金利微弱弱补充:“我们又在哪里?”

姬雪鹿:“……”

行吧,问题还是很严峻啊。

“连你的百科鉴定都不知道的话,那咱们暂时没有其他办法。”姬雪鹿的目光投向了覃果手中的最后一个魔方,表情微妙:“要不,来赌一把?”

“……”这话该死的熟悉啊。

梅开好几度了。

一旦关键时刻或是没其他办法的时候,他们就变成亡命赌徒了。当然,这种豪赌的底气和惯性,还是被姬雪鹿的硬核和容珍的欧气给惯出来的。

“赌!”

这种话都是一呼四应。

成功了一次,容珍也有了底气。覃果笑眯眯地把魔方抛给南熙永,对方轻松地接住,垂眸严肃仔细地研究起来。

认真的男人最帅。

当容珍再一次接过魔方时,他深吸了一口气平复略微加快的心跳。这是他们最后一次机会了,绝对不能出任何意外啊。

他心里不停地默念着位置位置,把自己能求的对象在心里求了个遍——啊!祖国!啊!马克思!还有爷爷和您战友们的英灵请保佑我抽到现在需要的吧!

大家大气都不敢喘,全都内心忐忑紧张专注地等待着结果。

最后一个魔方完成。

没有白光也没有提示音,碎块之间只有一团肉丸子大小的物体。

姬雪鹿在队友们紧张的眼神中将那颗圆溜溜的东西拿了起来,仔细地摸索了一下,忽然惊喜地发现:“这是纸团!”

盘得也太圆呼了吧,差点没看出来。

她摘下手套,用女孩子纤细灵巧的手指细细找到可以撕开的地方,一点一点将整个纸团展开。随着图案的渐渐明晰,他们自己已经没有任何波澜了。

狂喜的兴奋劲已经过去。

这是地图。

还是标了他们目前所在位置的那种。

【我他妈人傻了】

【容珍是什么位面之子】

【他们运气好过头了吧?一路白捡】

【三个魔方,刚好有人白给撞到他们面前来,一个驱散黑云,一个给了楼梯间位置,一个还他娘的抽出了地图】

【很难不怀疑熬总是游戏亲生的】

【他们是不是有心想事成的能力??】

【这对其他玩家也挺太不公平了吧】

【?运气太好怪他们吗?】

他们平静地看着地图愣了三秒,然后十分默契地轮流和容珍握起了手。

姬雪鹿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以后就是队长了,我准备退位让贤,真的。”

南熙永真诚无比:“等出去之后,考不考虑帮我看股票?容哥,诚聘!”

覃果&金利微双眼放光:“哥,出去买彩票养我们吧!”富婆饿饿饭饭jpg

容珍:这突如其来的宠爱。

“行行行,”他被几人夸的有些脸红,羞涩地随口答应了几声,赶忙道:“咱们不是离中心不远吗,要赶紧出发了。”

于是姬雪鹿小手一挥将战坦收了起来。这一块地方比较宽敞,尚能勉强容纳,其余地方就跟逼仄了,只能步行。

他们不再多耽误,研究了一会儿地图还认真画了最短的路线,离开前容珍还特意从超市里拿出几朵白色菊花样式的装饰品,温柔地放在了三具尸骨的旁边。

总之他们还是受人之恩。

请安息吧。

知道了基本的方向后,他们行动地很快,毕竟两个小时并不富余,那一分钟的出现时间也是有够仓促的。但迷宫的路比他们想象中的要难走很多,即使距离不远,他们也花了一个半小时才到达迷宫中心。

至于为什么看出这里是中心……

因为这里不仅是规整的圆形、周围都是四通八达的通口,而且他们还遇见了先人一步找到这里、勉强算是见过一面的熟人。

救命,窒息。

一个a级三个b级安然无恙地找到了这里,正在盘腿休息,一看见他们忽然突兀地闯了进来,四个老玩家一愣,但几乎是瞬间起身进入了警惕的备战状态。

这次,双方在打照面之前,都没有察觉到彼此的存在,因而此刻格外僵硬紧绷,剑拔弩张,他们之间的氛围可以说是一触即发。

楼梯间只出现一分钟。

通过的人数上限是五个。

因此,显而易见,他们最后只有一方能够通过楼梯间。争夺是不可避免的,姬雪鹿面色冷凝凛冽,气势上没有丝毫退让。

“又见面了。”对面的a级玩家忽然出声,他很快调整了自己的状态,看起来甚至很友好,”我们在上一个楼梯口见过,对吗?”

“是啊。”

姬雪鹿淡定地点了点头。

“说实话,大家能找到这里都不容易,我们也不想同类相残,特别是像你一样可爱的小女孩。”a级向前一步,温和地朝姬雪鹿的方向走近了一步,表情像是商量一样和气,说出的话却像是命令:

“所以,乖乖等等好吗?”

像哄一条小狗似的态度。

“如果听话,我不会为难你们的。”

“不想同类相残,说的真好听。”姬雪鹿冷笑一声,“你们的线索是捡来的吗?”

她不信,他们的运气几乎不可复制。

“呵呵,你真可爱。”a级玩家饶有趣味地盯着姬雪鹿的脸,目光却非常恶意又肆无忌惮,“这层楼很简单呢,我捡了十五个。”

十五个……

他们杀了十五个人。

姬雪鹿感觉自己脑子里有根弦断了。

“所以别不自量力好吗,小妹妹。”a级玩家抄着双手,懒洋洋地说:“我不打女孩子的。”

“好大的口气,哪里的粪坑炸了?”覃果夸张地捏着鼻子,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熏得我快要呼吸不过来了。”

离电梯出现还有不到十分钟,他们解决问题的时间所剩无几。

“那不巧了,我可是会打傻逼的。”

姬雪鹿沉着脸撸起袖子。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感谢在2021-09-22 21:27:27~2021-09-22 23:56:1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香草奶昔 3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