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和四个顶流组队求生后[无限] > 第53章 逃出亚马逊(6)

第53章 逃出亚马逊(6)


雨林里第一个夜晚非常宁静。

周围没有虫鸣, 没有兽吼,没有任何生物悄悄靠近的声音与威胁,姬雪鹿几人甚至没让小黄守夜, 吃饱喝足又不用提心吊胆, 小黄睡了进入游戏以来最安心的一觉, 一夜无梦。

等小黄结束黑甜睡眠再次睁开眼睛, 另外几人早已经醒了, 他们头发都没完全干, 看样子刚刚洗漱完毕的神清气爽的模样, 一个赛一个白皙帅气, 浑身都冒着热腾腾的干净香味。小黄低头一看自己邋遢到发着黑亮油光的衣服,忽然有些拘谨。

他看了一圈,发现只有四个男人,忍不住问:“那啥, 美女大佬去哪里啦?”

覃果随意地擦着半湿的黑发,“在洗澡。”

他说完忽然一顿,黑沉沉的大眼睛猛地盯住明显愣住的小黄, 目光中闪过一丝威胁:“喂,不准想象。”

另外几个人闻言齐刷刷地看了过来, 他们仍然都在各做各的事, 然而眼神有意无意地都透露出了防备与不悦的意味。

小黄瑟缩一下:“……”

啊这, 脑子它有自己的想法。

“雪鹿怎么还没出来?”南熙永很快收回自己下意识的不太友好的目光, 有些疑惑地淡淡道。

“催什么催?”容珍一边拆着帐篷,一边歪过头怼他, 谈起姬雪鹿时又是一脸纵容:“你以为谁都跟你们这些糙汉一样?女孩精致,泡泡精油浴,涂涂身体乳, 待久一点不是很正常嘛。”

豪华浴房诶,多享受一会怎么了?

小黄听得满脸问号。

你们在说什么,丛林求生里还搞什么精油浴身体乳,这是另一个世界的东西吧!他可是连牙都不知多久没刷过了啊!

“干嘛说得这么仔细,都说了某些人会想象的啊!”覃果一愣,恶狠狠地一把将擦头发的毛巾往容珍身上扔过去:“你怎么知道她在干什么,是不是偷看了?”

“啊?”容珍俊脸一红,格外委屈地大声辩解:“想什么呢,我是这样的人吗?”吼完他又不甘示弱地反驳这个老是顶撞他的弟弟:“我看不是别人在想象,是你吧?”

覃果理直气壮:“反正也没你那么变态!”

容珍气急:“我怎么了我?!”

“自娱自乐和监守自盗是有些差别。”南熙永若有所思地摸着下巴,语气意味深长,也听不出是认真还是玩笑,“希望容哥能好好管理自己,不要辜负大家的信任。”

容珍:“……”

好家伙,懂了。

这群豺狼虎豹是眼红他卫生间已久了吧!就是嫉妒雪鹿能十分放心的在他的空间里洗澡呗?

呵,男人。

容珍副本过麻了又和这群人混熟之后,温柔的性格日常崩坏。他终于回过味来,这两个毛头小子不仅觊觎队内唯一的小天使,还对他积怨已深啊。他怀着报复心,故意拉起了仇恨:“行吧,你们不说我还想不起来,要不……我现在看看她在干嘛?”

骗人的,他无法随时查看自己的空间,只能进出。

明知道这事还是忍不住瞳孔地震的两人:?原来你是这样的容哥!

金利微本来在安安静静地擦着黑靴,这是姬雪鹿第一次抽奖送给他的奖品,自带“健步如飞”效果,在每次遇到危险的时候都让他能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瞬间远远逃走。

他十分珍视地捧着靴子,埋着头认真地擦了又擦,直到听到两人越说越离谱才抬起头来,幽幽道:“要是恩人听到,你们死定了。”

三人同时下意识闭紧了嘴,吵吵闹闹的空气忽然沉默下来。

因为金利微话音刚落,浑身散发着湿气与香味的姬雪鹿就凭空出现在他身边。

她刚吹干的自然卷长发蓬松柔软,泛着丝绸一样滑润的光泽,随意的披散下来时像人鱼公主般华丽漂亮。她皮肤很白,软绵绵的脸颊还残留着蒸汽蒸出的红晕,整个人看起来格外香软娇嫩,让人有种想抱在怀里狠狠rua的冲动。

在一边缩成鹌鹑一样瑟瑟发抖的小黄也看愣了。

然而姬雪鹿一开口就是恶魔低语:“听见什么?”

容珍&南熙永&覃果:“……”

弱小可怜又不敢出声。

在三人疯狂地使眼色中,金利微不为所动,不管什么时候他都是无条件站在姬雪鹿这边的,他抬头告状:“他们在编排你。”

“哦?”姬雪鹿挑眉,“说我什么。”

三人看天看地看小黄,就突然很忙。

容珍尴尬地转移话题:“泡澡舒服吗。”

姬雪鹿心情颇好地点点头。

概括鬼才金利微这时忽然放出重磅炸弹,一棒子敲死一窝人:“他们在想象恩人洗澡的样子。”

场面一度非常窒息。

姬雪鹿:?

他们很勇嘛。

她眼睛一眯,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她虽然没什么表示,但几人一下子感觉到了呼啸而来的危险气息。

南熙永第一时间为自己洗脱罪名,他抬起双手做出投降的手势:“我是无辜的。”

覃果和容珍闻言瞬间抬起手指向对方。

就像两只互相指控的小学鸡。

全程围观的小黄陷入沉默。

几位大哥的家庭弟位过于明显了。

————

这场小插曲由三人排着队被姬雪鹿一人赏了一个爆栗结束。

茂密雨林里,不知受了什么影响,容珍之前抽中的指南针道具也无法正常工作。这副本不就是逼着他们花几大百积分买野外副本专用的指路器吗?才不上当呢!

收拾好营地,几人只好举着指针乱转的指南针,一边唾弃奸商一边往那根简陋指针指引的方向走去。

指南针道具看起来非常玄乎,只由一把手柄一根指针构成,全程只能指向一个方向。道具说明里介绍了这指针不会受外界影响出故障,虽然指针看起来像抽风了似的,但姬雪鹿想着,虽然雨林大的可怕,但只要往一个方向一条路走到黑,总能找到边界。

指针正不停变换。

他们有些摸不着头脑,但只好跟着指引七拐八弯地走。

反正他们也不是特别急着离开。

“小黄,你在这里待了这么久,有感觉到什么吗?”姬雪鹿随手在旁边的树干上刻了一个标记,问:“比如说,雨林里有鬼打墙,不管怎么走都在绕路,原地踏步那种?”

“有。但更多的时候,就感觉不管往同一个方向走多久都看不到重复的景象,就像走对了,但怎么也走不到尽头。”小黄回忆着自己的经历,脸上覆盖着重重阴霾,看起来迷茫不解极了。

“也有时候在完全不同的地方看见了自己的标记,比如我清楚的记得我在一片芭蕉林里找了一棵芭蕉绑了红色蝴蝶结,但两天后在杂树堆里找到了那棵树,就好像……”小黄一脸苦恼,像是一下子不知该如何形容这感觉。

身后南熙永沉声接话:“就好像,它们会自己到处跑?”

“对对对,”小黄激动地眼睛一亮,“可邪门了!”

几人又不约而同地沉默片刻。

这么说来,这座雨林不仅方向在随时变化,连景象也在不动声色地随机组合?比如他们一直闷头往一个方向走,整座森林也跟着他们的行进方向移动,这他妈走得出去才怪了。

简直细思极恐。

姬雪鹿虽然无语,但也不至于太慌。反正游戏没有明确规定有什么限制,当他们触发完成支线任务、休养够了想离开时,直接砍出一片空地,拿出武装直升机飞出去走空路。

这样不管森林怎么变都影响不了他们。

只是这支线任务什么时候才能触发啊。

几人百无聊赖地往前走了一段路,金利微摘了一些花藤开始编花环,他心灵手巧,几下就编出了一个雏形,又一边走一边搜罗路边无毒无害的野花,编成了一个漂亮的花冠。

“这个给你。”他献宝似的将花环递到姬雪鹿面前,眼睛里亮晶晶的,有些期待,“要不要戴上看看?”

姬雪鹿扫了一眼,直接把脑袋凑了过来。金利微手指顿了顿,随即非常认真地轻轻给她戴上,感叹道:“好漂亮……像公主一样。”

习惯了金利微时不时的彩虹屁,姬雪鹿倒没有不自在。毕竟哪个女孩不喜欢被夸好看呢,况且他夸得一脸真诚,那就更受用了。

覃果在旁边轻哼一声,非常鄙夷:“马屁精。”

“哦,我不像吗?”姬雪鹿听见某人酸里酸气的话,笑眯眯地看向覃果,温和的目光中闪过一丝危险。

覃果立马倒戈:“……像。”

这两人真是没救了。

成熟男人组齐齐摇头,恨铁不成钢。

事实证明,在顶流爱豆和出圈大帅哥的明捧暗撩和围着打转的情况下,也是有女孩可以毫无所觉不动如山的。姬雪鹿的心态不仅像老僧入定一样毫无波澜稳得一批,甚至还能时时反杀,让几个大男人晕头转向不知所措。

毕竟姬雪鹿是看过他们所有狼狈糗样的姑娘。

已经得到了大写加粗的免疫buff。

可在他们眼里,这强大的女人真是该死的帅气啊!

要是怜香惜玉一点就更好了。容珍无奈地笑了笑,不久前被姬雪鹿打出来的包还顶在脑袋上隐隐作痛,他小心翼翼地又伸手揉了揉。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好像闻到了烟味啊。

容珍忍不住仔细嗅了嗅,“前面是不是有人?”

不远处有股烧火做饭的气味。

几人立马警惕了起来,循着那股烟味步履悄然地靠近。小黄压低声音道:“很有可能是定居在附近的玩家部落,一般单打独斗的人白天不会生火的,会引来野兽。”

定居?玩家部落?

姬雪鹿一时失语,也不知作何感想——因为从她的角度,透过重重植被掩盖物望去,不远处有一大片空地,外部笼罩着一层一看就很危险的防御电网,可能是某个玩家的初始道具,这大概就是此片落脚地能开辟并保存下来的依仗。

空地中心挤挤挨挨地修建起了四五间低矮简陋的小木屋,甚至还开辟了两小块种植田,有个男人在外围生火烤肉,被架起来炙烤的生物看起来像只鼠类,瘦骨伶仃的也没二两肉的样子。

竟然真的是个小部落。

没有犹豫,姬雪鹿领着他们和电网区域内烤肉的男人对接上了。男人最开始很警惕,如临大敌,在发现他们的那一刻就大吼了一声,小木屋里瞬间又窜出两个扛着武器的男人。然而剑拔弩张的气氛还没持续几秒,三个男人就被他们手里的枪吓蔫了。

直到外交大使容珍表明来意,三人才讪讪地挠挠头,放下武器尝试着与他们交谈起来。见他们态度友好,又没有硬要求进来看看的唐突与无礼,领头的那个烤肉男人才减轻敌意问他们:

“你们刚进来不久吧”

姬雪鹿点点头,反问:“你们决定在雨林定居了”

“不然呢?”男人嘲讽地笑笑,眼里很暗很平静,仿佛已经彻底认命,失去了所有抗争的欲望:“我们进来一年多了。劝你们一句,不想死就趁早找个地方扎根。这鬼地方走不出去的,除非你能飞。”

姬雪鹿:哦,我还真能飞。

“如果能出去呢?”金利微忍不住出声问。

男人表情一凝,神色更加晦暗,仿佛在嘲笑他的天真:“就算出去,不过又是另一个地狱,我是一辈子也升不上s级的,与其出去找死,还不如待在这里,白手起家创造另一个人类文明呢。”

小黄摊了摊手,一副看吧我就知道的表情。

“到时候,我们就是雨林里的人类祖先。”男人的同伙插嘴道。

南熙永闻言抽了抽嘴角:“嗯……很伟大的梦想。但文明需要传承,这恐怕不容易吧。”

“你还别看不起人,”另一个同伙脑袋一昂,非常骄傲:“只要人类的血脉能延续,就有希望,你懂嘛?我们老婆都快生了!”

卧槽?!

他们是真的震惊了。

更震惊的还在后面,在那人话音刚落时,游戏的系统电子音同时在几人耳边响起:

[叮——恭喜玩家南熙永触发个人支线任务:帮助玩家小部落孕妇顺利生产,完成森林生命的传承。]

南熙永:“……”你妈的。

他现在只想撕了自己这张嘴。

作者有话要说:  家庭弟位vs家庭帝位

么么啾感谢在2021-09-12 00:30:49~2021-09-12 17:13:4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薛墨渊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来瓶儿橙味汽水叭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