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和四个顶流组队求生后[无限] > 第51章 逃出亚马逊(4)

第51章 逃出亚马逊(4)


和小溪边手忙脚乱艰难处理猪肉的几人打了声招呼, 姬雪鹿三人便离开落脚地去寻找调料和配菜了。说实话,自从进了游戏,姬雪鹿就没好好吃过一顿热乎的正经饭。

打猎的新鲜劲与野趣激发了三人的兴致, 都是擅长自我调节的年轻人,他们现在把任务啥的都抛在了脑后, 兴致勃勃跃跃欲试, 只想多找点食材热热闹闹吃顿好的。

之前的副本一个比一个阴间, 天天打打杀杀提心吊胆, 谁受得了?铁打的人都受不住那种高强度的身心折磨。

好不容易有个慢节奏的副本, 他们其实并不急着离开。在这里野炊几天,打猎, 观光,散心,野营, 就当公费旅游治愈一下他们受伤的小心灵了。

因为没有蛇虫鼠蚁的骚扰, 整座雨林的观赏性都大大提升了。

但在周围找调料和配菜的路上, 覃果和金利微没安分多久又开始推推搡搡, 跟幼稚的小学生一样你来我往地互相嘴炮。

两人像叽叽喳喳的小麻雀,姬雪鹿忍无可忍,雨露均沾地一人给了一拳。

啊,世界终于安静了。

“我觉得那猪的味道骚的很, 最好找重口一点的香料,有辣味最好啦, 甜的也可以找找。”姬雪鹿一边认真地说着, 一边东张西望,“香料我不认识,但甜的东西, 野果、花蜜、蜂蜜都可以。”

“这里花挺多的。”

覃果闻言,果断伸手摘了一朵脑袋那么大的粉嫩花朵给姬雪鹿看。层层叠叠的花瓣有点像莲花,姿态雍容娇艳欲滴,却是藤蔓一样寄生在树干上的。

“漂亮吧,喜欢吗?”

覃果笑眯眯地将花递给她。

“恩人别摸,碰了烂手。”金利微一把将姬雪鹿伸出的手扯了回来。

覃果:“……戴着手套呢。”

金利微充耳不闻,脑袋一扭指向了不远处一丛盛开着红色花朵的植株,“恩人你看,那种红花的花托很长,里面有可以吃的花蜜。”

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姬雪鹿果然被那株红花吸引了视线,瞬间将覃果抛在了脑后。

金利微像只孔雀一样冲他扬了扬下巴。

覃果:“……”

后槽牙有点痒了。

姬雪鹿三两步跑到花丛边,伸手摘了一朵,手掌这么大的细长花朵,花托很长,掐掉下面的绿萼后,花芯底下慢慢地渗出了几滴晶莹剔透的蜜。

“可以吃的~”金利微紧跟着过来,摘了手套伸出手指接了一滴放进嘴里,眼睛一下子亮了,“超甜!”

“是吗?”姬雪鹿有些心动,直接含住还在往外渗蜜的花芯轻轻一吸。一口就没了,但那种清甜不齁腻的味道瞬间席卷味蕾,十分满足。

等到小鸭噘嘴的覃果磨磨蹭蹭地走到身边,姬雪鹿还是十分体贴地摘了一朵递给他,微微笑着,比花蜜还甜,“尝尝看?”

覃果乖乖接过,学着她的样子吸了一朵。他软和下来时白嫩/奶乖的样子就像喝了蜜的小熊,可爱极了。

她满意地点点头,直接将那几束花通通摘了下来握在手心。

他们一边走一边收获,虽然野果不容易找,但野菜啊块茎啊香料之类却并不难找。至于为什么之前一路上没发现,只是因为他们没特意去观察。

没找到肉的时候,他们对这些绿油油的不感兴趣,也实在没到直接吃草的地步。

往外走了一段距离,金利微忽然停了下来,他的听觉要比一般人好一些,能比别人更先发现微弱的动静。此时他警惕地伸手挡住了姬雪鹿,皱着眉问:“你们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嗡嗡嗡的。”

两人一齐停下来屏息凝神地认真听,终于捕捉到了一丁点若有若无的声响。

“嗯……是不是有点像蜜蜂啊?”姬雪鹿认真地辨认了一下,迟疑道。

“哦?”金利微又发现了什么,轻轻惊叫一声。原来是远处有一只巴掌这么大的蜂类生物一闪即逝,他眼尖地看见了,脑中的鉴定顺利发动。

“恩人好厉害,前面真的有毒蜂。”金利微习惯性地先夸姬雪鹿,紧接着又认真解说起来,“这种变异毒蜂蜇人很厉害的,尾针还有剧毒,一蜇就死,药石无医。咱们离远一点。”

“等等。”姬雪鹿眼睛一眯,无意识地舔了舔唇:“毒蜂也会有蜂窝,蜂窝里就会有蜂蜜,对吧?”

金利微瞳孔地震:?

恩人big胆!

姬雪鹿没说话,只抬眸期待地看了一眼身边的覃果,还没来得及开口,一个眼神接收到所有信息的覃果便已经把头盔一戴,万分豪迈地一挥手:“我去掏!”

“快去快回!”姬雪鹿眼睛一亮,已经控制不住地鼓起了掌,很是雀跃。

覃果潇洒地一甩头,背对着姬雪鹿冲她比了个怪中二的手势。他威风凛凛地朝着刚刚变异蜂出现的方向摸了过去。

没过多久,覃果又提着满满两工装桶蜂蜜回来。他戴着个被扎成了刺猬的头盔,两脚带风,走出了六亲不认的步伐。

钢铁头盔都被扎通了,看着就渗人。即使有恐惧值,变异生物被掏老窝的话还是会毫不留情地反击嘛。

即使头盔壮烈牺牲,比铁还铁的覃果仍然毫发无损,如果随便换一个人过去,别说掏蜂蜜回来,就是不小心被蜇一下,人就直接交待在那里了。

“好重,这些够吃吗?”覃果不把两大桶笨重的蜂蜜放进随身空间,偏要用手提回来显摆给两人看,其心思昭然若揭。他像只摇着毛茸茸的大尾巴甜笑求夸奖的萨摩耶,满脸写着“夸我夸我~”

“太厉害了吧!你怎么掏到这么多的?”姬雪鹿深谙顺毛之道,十分自然而真诚地夸奖。

覃果舒坦了。

金利微:“……”

看把你能的。

————

小溪边,落脚地。

本来指望着小黄能有点用,但容珍看他一手的伤痕与污渍,还有看着脏兮兮的内脏都能眼冒绿光的样子,还是不忍心压榨他。

而南熙永对处理食物这件事显然非常苦手,一看就是养尊处优没下过厨房的人,霸总笨手笨脚帮不上忙,只能打打下手。

“致敬杀猪匠……我要累死了。”

容珍弄个猪把自己弄得腰酸背痛,他指挥着南熙永捶了捶自己酸痛的腰和肩膀,忍不住轻轻哀嚎一声,从空间拿出了自己的大锅从小溪里舀了满满一锅水。

“那个,雨林里的水不能直接喝,会生病的。”小黄担忧地提醒道。

“没事。”容珍毫不在意地回答。他运气不错,上个副本随机激活能力的奖励是“净化”,刚好能在雨林中派上用场。渴了的话只要找到水,过了他的手就能喝了。

南熙永去周边找了些可以燃烧的柴火,雨林潮湿,这些东西不太好找,他好不容易扛着几根回来,又拉着小黄出去一起找柴火。

等他们回来,容珍已经一个人将所有猪肉分成一块一块的清洗干净,晾在干净的容器里码得整整齐齐,摆的像个肉贩子。

他升好了火架着锅烧水,明灭的火光照在他清俊秀美的脸上,看起来宁静而贤惠,格外岁月静好。

然而他一开口打破了这种氛围:“终于来了,再慢点火都快灭了。”

南熙永看着威严冷厉,像个绝对的掌权者,但在容珍少见的不怎么温和的语气中,乖乖的不敢吱声,赶紧拖着柴火过来帮忙烧火,“容哥,辛苦了。”

容珍擦了擦汗,退到一边休息。他目光随处一飘,忽然看见小黄裸露出来的小腿上起了个鼓鼓的大包,甚至在隐隐地动。

“你不疼吗。”容珍定定看了看,确认自己没看错,那大包确实是在时不时动一下。他有些头皮发麻:“里面,好像有东西。”

小黄一愣,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自己的腿,他习以为常地抽出随身的小刀,迅速往大包上一划,血浆已经磨成了暗色的泡沫,他手指迅速往外皮伤口上一挤,飞快扯出一只长长的蛔虫一样的寄生虫。

轻车熟路地把虫子弄死埋进土里,小黄苦笑着随手抹了一把伤口,有些抱歉:“这玩意儿是有点恶心,雨林里寄生虫可多了。”

容珍沉默了一会儿,从空间里拿出一瓶药膏递给小黄,“抹一抹身上的伤。”

原本清理了这么大一头猪后,他又累又饿,但此刻忽然没有一丁点食欲了。

火堆噼里啪啦的响。

分割好的清洗干净的猪肉,鲜红……有点像那条肉虫的颜色。

容珍抿紧唇,深吸一口气。

等姬雪鹿三人满载而归的时候,覃果和金利微正欢呼着、活力四射地拎着一大堆东西想给队友一个惊喜,而姬雪鹿敏锐地注意到容珍有些苍白的脸色。

“还好吗?”姬雪鹿蹲下来坐在他身边,她出了点汗,整个人热乎乎的微微喘着气,在潮湿沉重的雨林中像一团散发着干净香味的轻盈云朵,她关心道:“你脸色有点不好,是不是太饿了?”

啊,被净化了。

容珍脸色柔和了一点,摇了摇头。

姬雪鹿也不多问,从手上的红色花束中摘了一朵,将渗蜜的花芯递到他唇边,笑眯眯道:“花蜜,超甜。”

其实他现在看着鲜红的颜色就忍不住抵触,但姬雪鹿笑盈盈的神色又让他无法拒绝,容珍喉头微微一动,面色如常地吸了一口。

……确实很甜。

“我们找了很多香料和配菜,”姬雪鹿微微一笑,“咱们烤一些,煮一锅,剩下的腌起来熏成肉干怎么样?”

“好。”容珍打起精神站起身,和姬雪鹿一起收拾起食材来。

把三人组找回来的食材洗净之后,香料切碎混合,在大块的肉中间挖个洞将香料塞进去,又把开口扎紧,外面一层肉切花刀,涂上几层亮晶晶的蜂蜜,用削好的树枝叉着烤。

一锅汤里面,放入肉片煮出肉香,加入去腥的香料、野菜、淀粉含量和土豆差不多的植物块茎和鲜美的野蘑菇,一点可以调味的有着咸味汁液的植物。

不一会儿,这一方小天地就爆发出了一阵又一阵浓郁又热烈的食物香气。

容珍:我又可以了jpg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