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和四个顶流组队求生后[无限] > 第49章 逃出亚马逊(2)

第49章 逃出亚马逊(2)


休整一天后, 几人以饱满的状态游刃有余地迎接新的挑战——森林。只是此亚马逊非彼亚马逊,而是异度空间里更加过分的、危机四伏的原始雨林。

[叮——欢迎玩家来到森林副本]

[副本名称:逃出亚马逊]

[主线任务:活过七天]

[团队任务:走出森林]

[个人支线任务:待触发]

这里的空气闷热潮湿,茂盛而巨大的植被上绿油油的树叶遮天蔽日, 几乎透不进光,目光所及之处都是厚重的苔藓与树丛, 密集到没有下脚的地方。

几人一时无法适应这里的气候, 多多少少有些水土不服, 明明是吃饱喝足精神饱满地进来, 支棱没多久就一个个蔫巴下去。

闷热的温度令人不自觉地烦躁, 潮湿得像有一层水雾糊在脸上,让人无法畅快地呼吸, 因此体力也莫名其妙消耗得更快一些。

他们一人吃了一颗提前准备好的提神醒脑的药物,终于感觉神清气爽了一些。

“以前看过几档丛林节目,一个个都是野外生存大师, ”覃果一边用军刀砍掉挡路的植被, 一边扭头吐槽:“但我还是不理解, 干嘛要来这种地方找罪受啊!”

“因为喜欢看人遭罪的人多啊。”容珍用小手帕擦了把汗, 无奈地接话:“……就像我不理解你为什么喜欢跳伞蹦极翼装飞行一样。活着不好吗?”

覃果认真反驳:“这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的。

容珍默默吐槽。

“丛林还好吧。”南熙永走在最后,一脸沉着稳重,见容珍踩滑还顺手扶了一把,有些咸鱼地说:“自己闯关冒险没什么, 只要不让我去打打杀杀,一切都好说。”

确实。

容珍非常赞同地点点头。

“但这里让人……不太舒服啊。”一片长长的叶子划过耳畔, 那触感吓得容珍疑神疑鬼地猛然一躲, 敏感地瑟缩了下。

巨大的森林除了危险之外还给人一股拥挤到喘不过气的感觉,格外压抑,遮天蔽日的油绿植被透着一种静谧的疯狂, 旺盛到令人恐惧的生命力肆意疯长,处处都透着某种生机勃勃的残酷。

“我倒觉得,比起之前的副本,这里好很多。”南熙永安抚似的地拍了拍容珍的肩膀,目光飘向那两个不知不觉落到最后、兴致勃勃的身影,轻轻一笑,“至少有两个人,好像乐在其中啊。”

覃果和容珍齐齐望去:“……”

姬雪鹿边走边看,跟观光旅游似的指着一大丛植物好奇地扯了扯金利微的衣袖,问:“这是什么花?从来没见过诶。”

那一大株植物的绿叶宽而长,叶面光滑,布满奇异花纹,枝干中央抽出一根嫩嫩的绿芯,顶端托着几朵大大的花。几瓣鲜艳肥润的大花片裹在一起,花蕊细长,有种奇异的热带风情。

怪好看的。

金利微看了一看,百科&鉴定能力顺利发动,他笑眯眯地解说:“恩人真会找,这是森林的特产,叫三背葵,清热解毒,还能驱蚊呢~”

“这么好?我的了。”

姬雪鹿闻言毫不犹豫地朝那几朵花伸出了魔爪,把顶端攒在一起的花朵通通薅了下来,她随手拿出两朵给自己和金利微簪在耳上。

“对了,根茎好像还能吃。”

她准备离开的脚步一顿,望着植株陷入沉思,忽然道:“要不,干脆直接撬走?”

“好嘞。”金利微大手一挥拿出匕首,制止了姬雪鹿准备蹲下来撬土的动作,一脸深沉与正经:“脏活累活,放着让我来!”然后哼哧哼哧地三两下把植株撅了起来。

真上道。姬雪鹿满意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将植株收入空间。

最前面支棱着耳朵注意这边动静的覃果闻言,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来来来,戴花了。”姬雪鹿笑眯眯地冲前面几个人招了招手,“驱蚊的哦!”

一听可以赶虫子,本来不屑一顾的容珍立刻折返回来凑到姬雪鹿面前,认真道:“给我挑朵最漂亮的。”

“老婆当然得戴最美的。”姬雪鹿煞有介事地点点头,勾起唇角选了一朵递给他。容珍知道姬雪鹿在揶揄他,忍不住耳尖一红,嘴硬道:“……我戴什么都是最美的。”

“哦这样。”姬雪鹿收回手,重新挑了一朵,将最小最发育不良那一朵递给了他。

容珍:“……”美人瘪嘴jpg

“说起来,我们从进副本到现在,还没被虫子叮过呢。”南熙永长腿一迈,两步走到姬雪鹿身边,不等她将花递给他,就直接弯下腰,双手撑在膝盖上和姬雪鹿平视。

这动作,忽然让她意识到自己全队最低、和面前这人对比起来格外磕碜的海拔。姬雪鹿手一顿,亲手将花戴在了南熙永耳边。

“……何止啊,蚂蚁看见我们都绕着走。我们可以永远相信容珍的手气。”姬雪鹿一边说着,一边定定地看了南熙永两秒,表情变得微妙。

虽然不如容珍和金利微戴花那样人比花娇分外和谐,猛男簪花……也不能说不好看吧,只是有种奇异的违和感。

“哈哈哈!”覃果毫不客气地指着南熙永大声嘲笑,“哥你看起来好傻。”

“是吗。”南熙永直起身子淡淡地看了覃果一眼,轻飘飘的,那表情就仿佛在说我不和小孩子一般计较,“现在该你了。”

“我不。”覃果一撇嘴,满脸写着拒绝,他果断地扭头表示自己的坚定,铁骨铮铮:“真男人才不戴花。”

“我们整整齐齐,就你一个一枝独放?”南熙永凑近覃果,一把勾着他脖子把人强硬地押了过来,笑容核善,“是不是该有点团队精神?嗯?”

覃果:“……”

兽人永不为奴jpg

见覃果挣扎着很不情愿的样子,姬雪鹿眨了眨眼,无所谓道:“那算了。又不是非戴不可。”

“恩人恩人!”金利微立马像只黏人的小麻雀一样欢欢喜喜地绕着姬雪鹿飞,眼巴巴道:“他不戴我戴~你帮我戴在衣领上好不好?”

覃果:?

我不乐意是一回事,你要抢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啊。

“想得美,这是我的。”覃果格外幼稚地冲过来一把推开金利微,将姬雪鹿手中的花别在裤腰带上。嗯,不戴在头上是他真男人的底线。

一旁看戏的容珍对上姬雪鹿含着笑意的淡定眼神,意味深长地冲她点了点头。

以退为进,很不错。

————

生物扎堆的地方,照理来说应该危机四伏才对,可他们走了半天,真就来观光一样,就算碰到情况,偶尔看见一点动物的残影,也是呲溜一下就瞬间离他们好远。

……啊这。

他们没敢放松警惕。所有指示方位的工具在这里都不管用,像是受了某种神秘磁场的影响,而高而茂密的树冠遮天蔽日,看太阳星星辨别方位的方法也没用。

目前遇见的最大危机来了。

他们又饿又渴。

游戏系统还是非常鸡贼的,好像知道这副本给不了他们太大威胁一样,直接限制了他们自给自足的食物来源。不管是容珍的超市还是姬雪鹿军事基地中的军粮部都没法使用,现在几人连瓶纯净水都拿不出来。

姬雪鹿从空间里拿出之前撅的三背葵,长长的植株底端挂着一颗圆滚滚的根茎,也就碗口这么大,用军刀削掉果须和表皮后,更没有多少了。

但聊胜于无嘛。

这根茎果肉雪白,汁水丰富,破开时那股新鲜清甜的味道引得人蠢蠢欲动。

他们一人吃了一块,都有些意犹未尽,只是暂时解了渴,姬雪鹿还好,几个大男人的食量可不是开玩笑的。

当务之急就是快点找食物。

一路上没看见什么能吃的野果,动物更别说了,蚊子都没一只。几人饿得有些泄气,覃果长叹一声:“这恐惧值到底是好是坏?”

“危险降低是好事,挨饿是坏事。但比起被不知道什么东西追着跑抓着吃,饿一会儿又怎么了?”南熙永四处搜寻着疑似食物的目标。他忽然一低头,看见了几朵其貌不扬的蘑菇。

“利微,这能吃吗。”

金利微眼睛一亮,顺着南熙永指着的方向看过去后,又失望地摇摇头,“致幻的。”

“没天理啊!”容珍哀嚎一声,花里胡哨的彩色蘑菇不能吃就算了,这一看就像山蘑菇一样灰仆仆的朴素样子也致幻?魔鬼吧!

他们又走了一阵,不远处忽然传来一阵惨烈无比的尖叫,几人脚步齐齐一顿。

……这种鬼地方除了玩家还有谁?

姬雪鹿皱了皱眉,下意识就想领着他们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然而下一秒就有一个身影忽然出现在空中又狠狠摔在地上,像是被什么东西甩出来了似的。

那人心胆俱裂地惊叫着,根本顾不得疼痛,看见他们时,惊惧崩溃的眼里迸发出了吓人的光:“救命啊!!”

紧接着,不远处又忽然窜出了几根有生命似的无比灵活的藤状物,像夺命的厉鬼一般狠狠缠住那人的身体。

然而在靠近姬雪鹿的一瞬,那藤状物忽然疲软了下来,迟疑地缩了回去。

五人:“……”

看清楚了。紫红色的藤蔓,上面有细小的锯齿状的叶片和囊肿一样的孢子。

他们一路上不知道看见过多少了,也没当回事……原来这玩意儿,还他妈会动啊?!

作者有话要说:  嗯,不会挨多久饿的。

这本是旅游本加美食本【狗头】

感谢在2021-09-05 23:41:25~2021-09-06 23:54:2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rjj、海洛、惊艳了我的文文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迹部景吾 70瓶;喵可萘 52瓶;一北安安 13瓶;暗夜红月 9瓶;不可能不咕的 7瓶;灼灼其华 6瓶;流连爱吃柠檬、mixture 5瓶;时 4瓶;心泪寒冰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