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和四个顶流组队求生后[无限] > 第47章 行尸走肉(20)

第47章 行尸走肉(20)


盖章就是约好了。

要说话算话啊。

进入母体内部的一切情况都是未知的。说不定它没有消化器官, 又或者消化能力强悍,最坏的情况莫过于内部也没有致命的弱点。

好像只有拼命一搏。

母体很快便完全苏醒了, 猩红的触手密密麻麻地扭曲着,残影交错充满了整个空间,铺天盖地的腥臭与触手扬起的劲风扑面而来。

无数触手狂卷乱舞,就像在实验室里张开了天罗地网,他们无处可躲,只能被迫闪避着。

四人紧紧靠在了一起抵御漫天的攻击, 触手不仅卷人,抽人的力道也不是开玩笑的,若是没有任何缓冲被直接打中,人都能直接给拦腰劈成两截。

姬雪鹿简直快把自己的速度运用到极限了,她不仅要艰难反击还要随时注意三个小伙伴的情况,恨不得一个人分成几十个用。

即使她已经很努力,在绝对力量面前, 还是有些力不从心。在场只有她的攻击力可以正面抵抗甚至反击那个庞然大物,但触手的数量实在太多了, 包括她自己在内, 若是一不小心被抽中那么一下,就是直接下线的程度。

姬雪鹿分身乏术,就在她被好几只触手同时缠住用力挣扎的时候, 主动靠近的覃果和目标比较大的南熙永突然一起被卷在半空, 毫无反抗之力。

她心头狂跳, 硬生生将裹住她的腥臭肉柱暴力撕开,随手抱起一根被她打爆断掉的触手残肢当做武器用力挥舞,就像是被她赋予了极为恐怖的力量的巨大鞭子,一猛子抽过去时甚至将整波触手海洋一下抽散了半边, 缠住南熙永的触手也被她一把抽断了。

卧槽?

自己打自己才最有效。

原来以魔法打败魔法才是真相!

容珍和金利微神色紧张,不约而同地扑过去一起接住从半空跌落的南熙永。

然而扑到一半,容珍被断裂后仍然疯狂抽搐蠕动的残肢狠狠打中小腿,不受控制的猛地往前方栽去,连带着撞倒了快他一步的金利微,最后两人和掉下来的南总人仰马翻地摔成一团。

姬雪鹿:“……”

在心梗的边缘反复横跳。

猝不及防的、同时有人被抓住的情况下,她真的有一刹那的慌神。

即使知道他们说好的计划就是让覃果主动被吃进去,仗着自己逆天的刀枪不入的能力从内部突破博出一条生路,但眼睁睁地看着覃果被提到巨型丧尸口器上方,姬雪鹿就感觉自己呼吸都快凝滞了。

那怪物丧尸不知道是由几个人融化重组在一起的,排列方式格外反人类。

乱七八糟的脑袋四肢与层层叠叠的脂肪中央忽然裂开了一个大口子,一点点张开肥厚肉瓣变成血盆大口。猩红黏腻涎水拉丝的口器里布满了层层尖利的复齿,活像一个绞肉机,要把可怜的猎物绞成肉泥。

口器一张,整个屋子瞬间都被那股带着强烈腐蚀性的酸腐腥湿的恶臭席卷了,难以形容那闻一次就永生难忘的阴间味道,生化武器也不过如此。

几人控制不住地一阵反胃,整个五脏六腑都被熏得翻江倒海,他们表情痛苦头昏脑涨,控制不住地干呕起来。

直面冲击的覃果:“呕哕……”

爷裂开了。

此刻心理阴影面积亿次方。

……qaq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嘛?

覃果的表情凝固又皲裂,再能舞的人在身下这张即将吞噬咀嚼自己的血盆大口面前,也绝对支棱不起来。

这么恐怖刺激的体验也只有这狗比游戏才能提供了。覃果被这视觉嗅觉双重冲击直击灵魂,心理防线坍塌了无数次。

然而没等他胡思乱想多久,下一秒,高空坠落的失重感猛然袭来,他瞬间被地狱洞穴一般的口器淹没。

覃果下意识屏住呼吸,身体忽然被黏腻液体湿湿裹住的感觉令他不受控制地恐惧起来。他生性怕水,但下面估计还有一大袋子比水池更令人窒息万倍的消化液。

心态裂成圆周率。

……数不清的小数一样的碎片。

口器并没有闭合,而是肉瓣大开疯狂痉挛蠕动起来,紧接着一阵令人头皮发麻的硬物碾压磕碰的声音传来,就像一台高速运转的绞肉机在费力地嚼着一块铁。

那声响不一会儿就消失了。

被层层复齿挤压切割的滋味并不好受,覃果赶忙将炸药包放进随身空间免得它还没炸就报废,自己咬牙承受着要命的折磨。

让他难受的不是复齿铺天盖地的攻击,而是那让人浑身鸡皮疙瘩掉一地的恶臭粘液。

半封闭的空间空气剧臭且稀薄,让人窒息,更别提他像块案板上的肉一样被翻来覆去毫无抵抗之力,头盔被磨碎,那粘液也就更加均匀厚重地裹了他一身,糊了他一头一脸,像有生命一样疯狂往他口鼻中钻。

整个五官火辣辣地剧痛,燃烧般的肺和脑袋憋得快要爆炸。

世界上居然还有这种痛苦。

要死了……

覃果紧闭着嘴拼命屏气,即使憋得青筋暴起也不敢放松分毫,各种脏话在心里疯了一样刷屏。你妈的嚼不动就别他娘的硬嚼啊!求求你快咽下去吧!!

其实也就十几二十秒的样子,可对覃果来说那折磨就像一个世纪这么长。

就在覃果意志力即将告罄时,丧尸终于放弃把他嚼碎了再咽下去的意图,复齿放松,没了桎梏的覃果呲溜一下滑进了食道。

厚重滑腻的肉壁贴身蠕动挤压着他,慢悠悠地把他往下挤,滑不溜手的食道黏膜上还附着了一层密密麻麻的小触手,像有无数只灵活的蛆虫想往你身体里钻。

随便换一个人来。

绝对会疯的。

他紧闭着眼,憋着气,几近崩溃边缘。

什么也看不见,连呼吸也不敢,身体的所有感官却忽然变得灵敏异常,任何一丁点动静都会被放大无数倍,自从能力升级后再也没感觉过的灼烧、剧痛、刺痒、恶寒纷纷袭来。

好像,有点撑不住。

即使是刀枪不入,也无法长时间承受这种丧尸级别的化学腐蚀吗?太痛苦太难受了……这辈子都没受过这种苦。

再强的心脏此刻也变得微弱起来,精神恍惚之际,覃果只记得队友还在等他,他仅剩的精神被这一股深刻的执念所支配,硬生生熬着。

五官是不是被融化了?

感觉不到了……

都和她盖章了,交待在这里是不是太没面子了?覃果恍惚游离地想着,下意识想动动手指,却发现不仅是失去知觉的脸,他甚至感觉不到自己手指的存在了。

……妈的。

你他妈倒是吞快一点啊。

不知过了多久,覃果隐忍的潜能已经被逼到极致,远远超过正常人类的范畴,他已经熬到极限中的极限,再多一秒都会死掉。

就在这时,他感觉到自己的腿像是被什么液体淹没了。脚没有知觉,或许融掉了?

这些都不是重点,关键是终于到了类似胃袋的地方,丧尸身体的内部中心,接近丧尸和“海葵”的交界处,是最核心的部分。他还能挣扎的时候试过,内部的肌肉是可以破坏的。

终于可以了。

他迷蒙的脑袋已经不能思考,只剩下快化成本能一般的执念……炸了它!

心念一动,从随身空间拿出炸药包和各种弹药。不顾有什么东西涌入口腔,覃果拼尽全力用嘴打开引爆的开关,随即彻底失去意识。

————

在覃果被口器咽下去失去声响时,外面的四人也一样不好过。

姬雪鹿用触手残肢疯狂地反击着,母体无数触手如海洋一般将他们淹没,一不小心就会全军覆没,她拼命将几人护在身边。

她眼睛都快被晃花了,这里简直是密集恐惧症的地狱。母体乱舞的每一根肉桶一般的触手力道都极为强大,好多根同时出动时甚至能和她拉扯得不相上下。

即使百密总有一疏。另外三人努力闪避自顾不暇,更别提姬雪鹿分身乏术,在这种密集高强度又来势汹汹的攻势下,别提反击,自卫都逐渐变得困难。几人身上已经伤痕累累。

更要命的是,他们都是人,在这种一口气都没空喘的危急情况下,高强度的战斗让体力消耗得飞快,而母体根本不知疲倦,反而越来越兴奋。

覃果还好吗?

千万不要有事啊——

快一点吧,再快一点。

姬雪鹿已经累得有些喘不上气,冷汗浸透了额发,她的动作控制不住地迟缓了下来,四肢被震得发麻,涣痛不已。她本来就不算是个能忍痛的人,背上和腿上被触手趁乱抽得血肉淋漓的伤势已经控制不住地拖累了她的行动。

几人渐渐败下阵来,有些无法抵抗。姬雪鹿疼出了一身冷汗,眼睁睁看着有一根触手闪电般朝她袭来,她心里一沉想要抵挡,却震惊地发现自己抬不起手来——

要不要这么惨?!

她如果毫不犹豫原地一滚,其实还来得及躲开。但她身后站着三个无力抵抗的队友……他们已经拼尽全力帮忙了,金利微打得电锯都撅折了,附带的麻痹效果都耗光了。

如果躲开,他们三个会被串成一串吧。

不能躲开。

姬雪鹿只来得及张了张嘴,甚至连出声让他们退开一点的时间也没有。大脑一瞬间变得空白,所有想法都消失不见。原来在这种时刻,再灵敏的人都会变得呆滞啊。

视野里的一切都变成了慢镜头,拖长了时间轴一帧一帧地在眼里播放,声响都渐渐模糊变远,她整个人却像被按了静止键。

无法言语,无法动弹。

眼睁睁看着一切发生。

不会吧……要死了?

电光石火之间,眼睛忽然一花,视野里的慢镜头被一抹闪电般迅捷的身影强势打破。她的眼睛瞬间被鲜亮到荧光的颜色填满。

有人用无法形容的神情温柔地望着她。紧接着,有滚烫的东西溅了她一头一脸。

“金利微?!”

南熙永和容珍魂不附体的声音同时响起。

姬雪鹿心脏重重一跳,下意识接住了他软倒的身体。与此同时,姗姗来迟的、铺天盖地的巨型爆炸从丧尸母体的内部疯狂突破,在巨大的空间里不停地轰开。

巨震爆炸,冲击热浪,漫天火光,腥风血雨,残肢遍地。

什么都看不见了。

姬雪鹿颤抖的手徒劳地捂住了金利微的伤口。他腹部开了个大洞,原本应该满满当当的地方几乎空了,血液源源不断地往外涌。

“咳……”

他呛了一下,口鼻处也涌出大量的血,几乎烫得她失去理智。姬雪鹿人都傻了,六神无主地紧紧抱着金利微,徒劳地掏出药丸想要喂他吃下。

不行。

涌出来的东西更多。

“……好、傻。”金利微艰难地笑了笑,根本没力气抬起手做点什么。他漂亮的大眼睛仍然亮晶晶的,一如初见时一样,干净极了。

姬雪鹿知道他想说什么。

——你,好傻。

——为什么不躲开?

“你才是大傻子!”姬雪鹿近乎崩溃的声音不受控制地带上了哭腔,她紧紧地搂起金利微,像有读心术一样用脸颊贴着他冰凉的额头,竭尽全力的安慰:“药,吃掉……吃掉!”

金利微没力气动弹了。

他轻轻笑了笑,像濒死的小动物一样满足地蹭了蹭姬雪鹿的脸颊,声音黏糊,又破碎,几乎不成语句。

“下次,要躲……”

“……雪、鹿。”

“抱我,别、松开……好不好。”

天塌地裂也不为过。两个队友不顾一切地冲向火海,去救独自在内部奋战的覃果。

姬雪鹿终于忍不住,脑子里最后一根弦突然断掉,一直紧逼着自己强大冷静的人,像个正常的小姑娘一样痛哭起来。

[叮——恭喜玩家容珍、覃果、金利微完成个人支线任务:找出珍爱市丧尸感染母体并销毁]

[叮——主线任务:拯救珍爱市进度100,末日副本:行尸走肉,任务难度为ss级。恭喜团队熬夜总冠军全员完成团队主线任务与个人支线任务]

[是否离开副本——是/否]

去你妈的!

快离开啊啊啊!!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一章有点虐,伤都会好的!

但副本结束,所有人都脱胎换骨。

下一个副本旅游去!

相信我!!【超大声】

考试临近,现生忙,但我尽量日更,偶尔忙不过来隔日更,感谢所有深夜等更的小可爱~

么么啾

感谢在2021-09-02 23:56:37~2021-09-04 23:53:2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梦灼央央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惊艳了我的文文 60瓶;阿trap 40瓶;气球 10瓶;闲人ercia 8瓶;流连爱吃柠檬、易烊千玺的小可爱 5瓶;心泪寒冰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