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和四个顶流组队求生后[无限] > 第46章 行尸走肉(19)

第46章 行尸走肉(19)


【呜呜呜容哥好惨啊】

【覃果还抱着那条腿qaq】

【看着就疼死了, 狗比游戏没有心!】

巨大的爆炸声过后,几人耳中忽然滋滋作响,传来了容珍虚弱又嘶哑的声音:

“我在这里……”

“容珍?!”姬雪鹿浑身一震, 有些不可置信地捂住了耳机,容珍被拉走后手环上关于他的光点便瞬间消失,他们只能靠着一个大概的方向硬着头皮瞎闯,乍然听见他的声音, 四人皆是一阵愣忪。

姬雪鹿一瞬间陷入失而复得的狂喜与震惊中, 鼻头不自觉的酸了下,她忙不迭地问:“你还好吗?周围有什么特征?我们来找你!”

“我还好,死不了……”抽骨生肉的怪异与疼痛让容珍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冷静:“我听见你们的爆炸声了,应该不远。你们别动,我过来。”

周围跟迷宫一样四通发达, 建筑没有标识迷惑性很强,四人是无法判断容珍所在方位的, 而容珍却可以循着声响来找到他们。

覃果呆呆地看了看自己抱着的断腿,忽然觉得这东西很陌生, 那种云里雾里一般不真实的感觉又来了, 他一时不知作何反应, 只张了张嘴, 没头没脑道:“容哥, 别担心, 你的腿我给你拣回来了。”

容珍:“啊……估计用不上了。”他瞄了一眼自己快重新长出脚掌的腿,诡异地沉默了下才幽幽补上:“因为新的已经长出来了。”

这场面,就像做梦似的。

他光是想象一群人捧着他的断腿,泪汪汪眼巴巴等着他的场面, 就能爆哭两斤眼泪。四人故意弄出了一些动静让他不丢失目标,容珍一边想着一边扶着墙蹦蹦哒哒,拼命往声源处移动——

近了,更近了。

拐角,拐角,走廊……死胡同?!

可爆炸声和之后的声音分明就是在一墙之隔的地方响起的啊!容珍无措了一瞬便焦急地扑到了墙壁上疯狂拍打,他一边锤墙一边喊:“雪鹿,我被墙堵住了!能听见吗?!”

“你退后。”

姬雪鹿令人安心的声音传来。

容珍高悬的心瞬间掉进了肚子里,被死路堵住的恐慌与急躁被她轻飘飘一句话驱散。他听话地推开几步,下一秒,身前这面墙剧烈震颤,忽然爆发出一阵垮塌破碎的轰隆声,碎块爆射,尘土飞扬。

他下意识瑟缩了下,抬手护住脑袋。

有个娇小的人一把将他紧紧抱住,好几秒都不撒手,绒绒软软的发顶蹭过他内收的下颌。容珍一愣,呆呆地放下护着脑袋的双手,无措地在空中悬着乱晃几下,似乎不知该安抚地摸摸她的脑袋还是干脆回抱住她。

还没等他犹豫,身前又有个高大的身影两步跨来,将相拥的两人一起抱住了。

南熙永的声音都透着一股庆幸与深深的后怕,微微颤抖:“……没事就好。”

覃果和金利微不甘示弱地一起扑了过来和他们抱成一团,金利微甚至蹲下身子抱着容珍的腿崩溃地汪汪大哭:“容哥你吓死我了呜呜呜……我还以为你死定了呜!”

容珍:“……”

我也以为我死定了[苦涩jpg]

激动两秒几人便匆匆松开手,纷纷开始检查容珍身上有没有其他伤痕,他们目光下移,只见容珍本来缺失的那截小腿重新长了出来,光滑紧致,白得晃眼,就像没受过伤一样。

覃果看向手中的残腿,陷入沉思。

……有点冲击啊。

断手断脚也能重新长出来吗?

“我进空间躲了一会儿就被系统踢出来了,吃了两颗药腿才长出来。”容珍此刻一脸劫后余生,整个人都脱了层皮似的,他动作机械地解开了断腿上的军靴给自己的新脚穿上。

【不是穿新鞋而是给新脚穿旧鞋】

【什么魔鬼副本,南总损失六十块钱的肉差点变成丧尸,姬佬重伤差点领盒饭,现在容哥还断了条腿,就问还能更惨一点吗?】

【除了覃果刀枪不入,就金利微没啥事】

【操啊别瞎立flag】

【金利微:金立危】

“沙沙……”

令人痛恨的动静又钻进耳朵。

阴魂不散。

五人同时心间一颤,其实在爆破走廊强行闯进来的时候,就知道这东西迟早会循着声音找过来的。他们试图找回容珍的同时也做好将敌人一并引来的觉悟了。

被姬雪鹿打碎的那面墙后忽然钻出两条巨大的触手,黏糊猩红的肉膜斑驳可怖,水桶一般的粗壮肥硕,有什么东西在内里汩汩涌动似的,凶猛地朝他们扑过来。

姬雪鹿一个箭步冲到前面,抡圆了拳头狠狠一击将其中一条硬生生锤爆了,瞬间汁液四溅,她无缝衔接一记呼啸的飞踢,用力将另一条踹飞狠狠摔在墙壁上,力气大到撞得整个空间都在震颤。

两条触手受了意料之外的暴击,迅速拖着或稀烂或摔扁的残肢缩了回去。

“我们追!”姬雪鹿随手一抹脸上的液体,神色冷厉又狠辣,“主动出击就是最好的防御。”

覃果立马应和:“和它拼了!”

几人迅速奔跑起来,紧紧追着两条残肢不放,逃跑触手受伤的裂口处不断流出的恶臭黏液在地上拖出两条长长的湿迹。

他们越追越觉得心惊——这触手到底有多长啊喂!夸张了吧!

狂追了一分钟,几人才在拐角之后见到了终身难以忘却的、以后也会时时出现在噩梦之中的震撼一幕——

巨大的实验室里盘踞着十几米高的巨型丧尸,散发着高维生物一般灭顶的压迫力。

丧尸上半身是好几个肥硕的人胡乱拼接在一起的恐怖模样,层层叠叠的脂肪和肥肉中夹杂着脑袋和诡异的肢体,下身是进化版本“海葵”,无数触手盘踞在整个实验室,许多深深扎根进各个角落,延伸着布满了整个地下空间。

所有言语都无法形容几人现在的感受,深入骨髓的恐惧和窒息,脑中一片空白只拼命的想尖叫逃跑却失去声音无处可躲……

类似克系怪物的不可名状的恐怖。巨物恐惧症患者大概会懂,那种地狱般的阴冷与森然震得人几乎失去灵魂。

……海葵。

绝对是母体!

【操操□□直接没了】

【去你妈的珍爱生命,我将用一生来治愈这一幕给我带来的伤害】

姬雪鹿一样说不出话来。这个游戏已经在短短两周把她的世界观和认知颠覆了无数次,这个东西一出来,她直接人麻了。

姬雪鹿:“呵呵。”

【完了完了又疯一个】

虽然她觉得自己应该干不赢这个东西,但来都来了,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姬雪鹿木木地垂下脸,发现有只触手趁几人石化的时间悄无声息地裹住了她的腿。

“去你的!”姬雪鹿浑身一个激灵,头皮都快炸开花了,她猛然清醒过来,反手就是一拳果断打爆了这条触手。

“妈耶……”覃果也紧跟着清醒过来,甚至还心大地疯狂吐槽,骂骂咧咧道:“这不比我看的那些游戏cg震撼多了?之前觉得不够爽不过瘾,现在我他妈只想自戳双目!”

覃果一边开枪打退缠过来的触手,一边胡言乱语:“你觉得我抱个炸药包主动被它吃,在这玩意儿肚子里引爆会不会快一点?”

“可行!”姬雪鹿认真地想了想,果断觉得这方法有点胜算。目前面前这巨大的怪物还在苏醒阶段,触手的攻速越来越快,规模也越来越大,他们很快就会顶不住了。

容珍听了两人的话差点撅过去,声音绝望的差点破音:“你们说认真的?!”

拜托清醒一点啊!

万一这玩意直接把覃果消化了怎么办!

“小覃,真的拜托你了。”南熙永眉头紧锁,他看了半天眼睛都快找瞎了,他满头大汗无可奈何地接话:“我尽力了……我实在没找到这东西的致命点在哪里。”

南熙永的眼镜都没办法锁定,那致命点就真的可能不在外部,甚至没有致命点。刚刚姬雪鹿扔了好几个手榴弹过去,那东西根本不痛不痒,一丁点损伤都没有,爆炸还不如她的拳头贡献值大。

这合理吗?!

他们只能寄希望于母体的致命点是内部。没有办法的办法,居然是现在唯一的办法——绕口令一样令人窒息的现实。

说干就干,覃果已经将炸药包背在身上了,他眉目冷凝,那一阵震惊过后令人感叹的强心脏再次上线,冷静得仿佛即将被吃的人不是他一样。

“这次它抓我你们别管了,从食管滑到里面也要一会儿,你们可顶住了!”

他最后紧抿着唇,轻锁眉头深深看了队友几眼,那个眼神姬雪鹿无法描述,那样冷静无畏的、凝重凌厉的、又有点温柔与隐忍的神色,让她的心脏重重一跳。

姬雪鹿忽然喊住他,忍不住道:“覃果,我们要一起活下来。”

覃果伸出大拇指飞快又用力按了一把姬雪鹿的额心,露出一个微笑,“约好了,盖章。”

作者有话要说:  失算了……还有一章

因为等更辛苦啦!

爱你们啾啾~

o感谢在2021-09-01 23:35:05~2021-09-02 23:56:3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堇色 50瓶;灼灼其华 4瓶;心泪寒冰、飘飘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