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和四个顶流组队求生后[无限] > 第44章 行尸走肉(17)

第44章 行尸走肉(17)


休整了两天, 五人吃饱喝足养精蓄锐,把状态重新调整到最佳。于是在进入末日副本的第七天晚上,他们万事俱备, 准备出发了。

这天晚上,新来的基地长官和所有没出外勤的政府军都出来列队送他们出基地。他们坚毅而冷漠地行着注目礼,脸上皆是一片肃穆,气氛莫名十分悲壮。

“这一年我这样送别过太多人, ”长官老是板着的脸终于软化了一次, 神色酸楚而复杂,眼中闪过很多说不清但不明的情绪,“……我的妻子, 孩子,学生,下属。”

“可人类不能输。”

“末世里, 死亡与牺牲是最不足为奇的。军人的天职是服从命令,为所有人类的未来, 我们不惧牺牲。”

“所有人都能贪生怕死,所有人都能自私, 但政府不能, 军人不能。”

听过姬雪鹿和南熙永的经历, 又亲眼看过被用来做实验的丧尸狗, 以及那通知式的强硬与冷漠, 五人本来对这位长官格外排斥, 可听了一席话,心里却不知怎么,滋生出了一种怪异的悲哀与酸楚。

壮烈又无力的悲哀,因为他们经历太多牺牲而不得不变得麻木、强硬与冷漠的酸楚。

找到丧尸感染母体并销毁, 是容珍三人早就触发的个人支线任务,就算基地长官不这样命令式的“拜托”,他们也会去完成的。

可长官偏偏用这个任务“拜托”了他们。说难听点,就是站在原生居民的角度要他们为了这个毫无归属感的陌生世界、陌生国度、陌生人心甘情愿的去送死。

贪生怕死是本性,渴望活着是所有生物与生俱来的本能。他们本是平凡世界里努力生活的普通人,他们还年轻,有太多无法割舍的东西,若不是心有牵挂,面对如此高压而恶意的游戏,他们早就顶不住了。

说他们格局小也罢,冷漠无情也罢,无奈进入游戏世界被迫扮演一个不知道是否真实存在的陌生国度的军人,他们真的很难共情。

说实话,在战斗力如此彪悍的变异丧尸围城下,基地里的平民能够安然无恙,这群政府军肯定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巨大牺牲。这些人是值得敬佩的,但五人正站在“被牺牲军人”的立场上,实在好感不起来。

可能世界的本质就是矛盾吧。

百种立场百种评价,轻易说不清。

“舍小为大是必由之路。你们的牺牲是光荣的,也是必须的。”长官没动容几秒,又恢复了一贯的冷血与不近人情,“就算失败,也是为人类做出贡献的英雄,历史会永远记住你们。”

“希望你们凯旋。”

几人颔首,同样郑重而肃穆地冲送行的人点了点头,这种凝重的氛围下很难不被感染,姬雪鹿以手握拳放在胸口,目光冷锐而坚定:“为人民服务。”

既然扮演了这个角色,就将这个角色的使命进行到底吧……就算是为了回到她所热爱的那个世界与国家,也要拼命完成这个任务。

【红起来了】

【立正敬礼】

【种花人绝不认输】

【说实话,这群人格局真挺大的,扪心自问,我一个小老百姓做不到,也理解不了】

【他们变成了无情的铁人,才能毫不犹豫为了一个命令去死而毫无怨言吧】

【心情复杂jpg】

……

终于离开了基地范围,他们没有按照基地给的地图直接去传说中的丧尸聚集区,而是让容珍开车带着几人往他和覃果第一晚的落脚点那里去。

之前两人识破卧底之后,按照姬雪鹿的指示将人看紧了,硬是忍着没动他们,只是后来急着去救金利微,只好把卧底们先扔在原地。

可容珍还是存了能利用他们一把的心思,撕了几张效果卷让他们失去战斗力,找了个地下室把三个卧底锁在了里面,留了些食水,毕竟他们是行走的积分储藏库。

等到了那个地方,才发现食物和水居然还剩了一点,卧底们没力气逃跑,运气不错也没被丧尸找到,南熙永一点时间也不耽误,提起拳头就把他们揍了一顿。

三个老玩家积分到手也有五百多分,南熙永又富了起来。和他之前猎杀玩家攒起来的那快一百个积分相加,又有了六百多。

他果断花了一百积分买了一瓶药丸分给大家,未来的状况不可预知,其他剩下的积分还得留着随即应变。

五人扔下被打昏的卧底扬长而去,直接开车去了丧尸聚集区。越靠近目的地,姬雪鹿和南熙永就越觉得周围的一切有些眼熟,两人不约而同地对视一眼。

姬雪鹿:“我们是不是……”

南熙永:“嗯,坠机的时候。”

没错,这不正是他们第一晚坠机迫降的地方吗?附近居民楼里的丧尸不是一般的密集,他们那晚跳楼落荒而逃了来着,因为两条钻进南总肉里的寄生体,牵扯出了后来那一系列的兵荒马乱。

到了外围,姬雪鹿停下了车。

“各位,再做一次心理准备吧……”

这回连姬雪鹿也没有把握。

这个支线任务能不能成功?或者说,能不能在全员存活的前提下成功?高级丧尸有多难对付他们都知道,之前遇见一头姬雪鹿就差点交待在它手里,而母体存在的地方必定高级丧尸扎堆。

甚至没算上母体本身的战斗力。

但大家都默契十足地把最坏的结果闷在了心里,沉默着若有所思的样子。

如果这地方允许轰炸,他们根本用不着如此纠结——屠宰场什么下场这里就会是什么下场。可游戏既赋予了他们特殊的能力,又刻意在各个副本的任务与规则中限制他们的发挥。

比如屠宰场的项圈。

这次更过分,末日副本的任务与条件从根本上限制了他们最强有力的攻击方式——超强火力输出加物理超度。

拯救珍爱市注定他们不能大肆搞破坏,至于丧尸聚集区为什么不能轰炸……

因为c国中央发来文件,言明珍爱市曾是c国秘密武器研究的站点之一,而珍爱市的实验室就藏在丧尸聚集区的某个角落,地上或地下都有可能,里面有大批未见过光的特殊武器,稍微出点差错,整个珍爱市都将化为乌有。

这也算政府军一直没敢动这块地方、任由高级丧尸聚集扎堆的原因。

姬雪鹿合理怀疑这什么末日和变异丧尸是他们搞什么生物武器才弄出来的。

【妈的,地狱难度】

【明明有能力,却硬是被限制到快送死的程度,今天第99次骂狗比游戏没有心!!】

【讲真,不完成这个任务不行吗】

【不完成就会一直被困在这里了】

【留在这里也不是不行啊……他们都有能力,不瞎闯丧尸窝就不至于领盒饭,容哥和姬佬都有食物资源,就算末日他们也能活的舒坦】

【这个任务万一出了意外呢……】

【要是连姬佬都顶不住,这一届的玩家也剩不下多少了吧,游戏会从现实里绑定新的玩家吗?】

【卧槽呜呜呜呜】

“你们说,这东西会自己找妈妈不?”一片令人窒息的沉默中,覃果颇有活力的声音响了起来,像是想为他们打气似的,他将玻璃罐子放在手中,主动打破凝滞的空气。

他清亮的声音为所有人注入了一股莫名的活力,南熙永也打起精神,用开玩笑的语气回应他:“它找不找妈妈不知道,但一定会第一时间找一个人钻他的肉。”

“咦,这东西好像真的精神了不少啊……”金利微也忍着恶心仔细地打量了一番。

一路上蛰伏着的肉条此刻正躁动着,时不时用黏糊肥厚的肉膜与尖尖的首尾两端重重拍击罐壁,啪啪作响,力道大到把覃果的手都震得有点发热了。

但覃果的话也不失为一个启发。

“或许可以尝试。”姬雪鹿抱着枪沉吟两秒,忽然抬头看向覃果,“如果真的能让它带路,就能为我们减少很多不必要的牺牲。”

“我懂了,”覃果一秒get到了姬雪鹿言语中的未尽之意,漫不经心地了笑笑,“所以需要一个人带着这东西去找母体,还能不被咬,不管找到还是没找到都能独自撑一段时间等你们来汇合,所以这个人必须是我。”

没错,要这玩意儿带路就得把它放出来,而为了让它既能自由活动又不一门心思钻别人的肉,只有覃果先带着它离开。

容珍同情地拍了拍覃果的肩膀,“辛苦你了,怜惜一下细皮嫩肉的队友们吧,你熙永哥还被钻过呢,都有心里阴影了。”

南熙永一脸黑线地点点头,没有反驳,反正他的面子早就不复存在了:“为了救我,雪鹿挖了我两大块肉,按斤称至少能卖六十块钱。”

覃果:“噗。”

这哥又不是猪……还论斤卖。

“一有消息我们会第一时间赶到的。”姬雪鹿专注地望着覃果,认真地向他保证,还伸出小拳头要和他碰一碰,有种约定般的仪式感。

覃果笑眯眯地伸出拳头和她轻碰了一下,又反手握住她的小拳头晃了晃才松开。

“保证完成任务。”

作者有话要说:  看到评论区这么老长几条评论,吓得我老眼一花……首先谢谢大家给面子这么认真讨论。同时也希望大家平和看文哈,其实我写文有努力顺一遍逻辑的,比如之前免费章节有些争论,有些小可爱根据一两个让读者不舒服的点评圣父圣母的,在我看来都有些无可奈何,没有联系情况稍微设身处地想一想,随口做出评价很简单。

可能我写的太信息密集,很多小可爱并没有认真看文而做出的一些质疑,我也……苦哈哈jpg,不同立场看待一件事情能得出千百种看法,很多事本身就是矛盾的,不圆满的。我是普通人,我的主角是普通人,顶流们也是普通人,肯定做不到完美,也会犯错。而弹幕呀读者呀是上帝视角,有些时候质疑是无可避免的,我都接受。

但希望大家开开心心。

如果有让你不舒服的点也别气太久呀!

我还是甜的~相信我~

这个副本有些困难,下个副本就可以放松搞笑一下了!宝贝们挺住啊!

么么啾

o感谢在2021-08-29 22:54:25~2021-08-31 23:56:0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魏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花开+花落 40瓶;棱镜与鸦、还愿 30瓶;楚瑶、爱吃橙子的柠檬、肥鱼月半弯 20瓶;森屿微央、越太初 10瓶;12、飘飘 5瓶;小姐姐 2瓶;nnnnnxy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