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和四个顶流组队求生后[无限] > 第43章 行尸走肉(16)

第43章 行尸走肉(16)


邪门, 太邪门了。

基地内的头巾党被这飞来横祸给打得彻底慌了神,四处警报乱响,可不论如何请示联系上级指挥都没有任何回应, 他们是最底下的喽啰,没有联系监控室的权限,平常都是按指挥与吩咐办事的。

然而入侵分子都打进老巢了,平时拽的二五八万的技术人员居然没一个窜音频来指挥他们对敌的?!此刻他们六神无主, 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乱转, 却怎么也找不到敌人在哪里。

袭击的枪声忽远忽近,从四面八方响起来,就像被很多敌人渗透进来了, 可当他们提枪奔向声源处准备反击时,却一个敌人的影子也没看见,整得人一头雾水。

容珍在这间充满毒气的监控室里来回穿梭, 每次都只从屏幕神不知鬼不觉地探出一只拿枪的手,居高临下地偷袭扫射。他动作快不恋战, 一旦被发现对狙他就迅速收回手,无缝衔接探其他屏幕找下一个目标。

整套操作下来, 容珍皮都没破一点, 而四处逃窜的大头兵们已经死伤惨重了。

整座基地陷入无边的恐慌。

简直活见鬼了——

不知会从哪处空中探出来的拿枪的手, 神出鬼没诡异至极, 这一秒枪声在北边, 下一秒就在南边响起, 令人防不胜防。

最恐怖的是,他们连敌人的面都没见着,最多只看见了凭空出现半截的手,稳准狠地开枪扫射, 偷袭得手便迅速消失在空气中,根本不给人反击的机会。

敌在暗他们在明,他们彻底暴露在对方的射程里,这根本就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

惨痛的损失中,终于有人反应过来,这邪门到家的手可能是以摄像头为介质的——凭空出现的手总是在摄像头附近,或各种电子屏幕里。

此时他们更绝望了,因为基地的摄像头无处不在,没有死角。即使战力所剩无几,四散逃窜的头巾党们为了活命还是开始拼命毁坏起周围的摄像头。

“啧。”几个小屏幕瞬间暗了下去,容珍无法对那块区域进行操作了,所幸现在剩下的人已经不多,容珍果断对着耳机说道:“雪鹿,东边作战室那层楼摄像头被破坏,我操作不了,你去解决吧。”

“那边大概有二十几个人,小心。”

“好的,容sir!”

某个小黑屋里无聊擦枪的姬雪鹿早就在等他这句话了。毕竟预想中的凶险刺激的艰难苦战并没有发生,别说队友们,可能容珍自己在进监控室之前都想不到还有这种野路子吧。

【这操作,骚王在世不过如此】

【呜呜老公支棱起来了】

【家人们我悟了,有电力的现代背景咱容哥就是yyds!!】

【这逆天能力,我就问还有谁!】

【他能四处横跳随意打别人,别人却根本伤不到他,单方面碾压,绝了】

【这是第一次姬佬抠脚等队友带飞吧】

【我是姬雪鹿,我报警了】

【家人们,姬佬擦枪不帅吗,外面三个才是,跟呆头鹅一样直挺挺地在那儿阿巴阿巴】

【哈哈哈哈笑死了】

今晚的容珍可真是太出人意料了,完全slay全场。此刻容珍在姬雪鹿心里的定位从“需要保护的战五渣欧皇”一跃升级为“有点酷的限定mvp”,地位简直坐了火箭一样往上窜。

姬雪鹿对基地里的地形心里有谱,很快便朝着那个方向冲,越靠近地方越放轻脚步,确认他们躲藏的地方后拆了一个迷魂弹放在地上轻轻一推,迷你的球体顺着墙根悄无声息地滚了过去。

等他们发现,还没来得及反应,那球体便瞬间炸开喷射出一股浓白刺激的气体,不出两秒那群人就有气无力地半瘫在了地上爬都爬不起来。

等迷魂弹雾气散去,姬雪鹿探头一看,已经彻底麻翻了。本来她是应该一不做二不休直接补枪的,但她在这群人里发现了之前为她搜身的头巾女。

嗯……放他们一马也不是不行。于是姬雪鹿动作麻利地将昏迷的家伙们捆成了一串。

容珍很快在那片监控区其中一个屏幕找到了姬雪鹿的身影,那二十几个人每三个绑成一团被她拉了一串轻松拖在身后,又被她提溜着捆在了大厅最显眼的位置。

他忍不住抽抽嘴角:“雪鹿……你在干嘛?”

“留点活口,有用。”

姬雪鹿一本正经地抬脸对着大厅里某一个摄像头,像和他面对面交谈时一样摆了个胸有成竹的认真表情。怪可爱的。

那行,他就装看不出来姬雪鹿只是单纯不想杀那个女人吧。容珍温柔的眉眼不自觉地弯了弯,不置可否,下一秒又沉着锋利起来,开始有条不紊地清剿基地里残余的敌人。

头巾党发现得太晚了。他们苟延残喘地破坏摄像头的动作,真没他杀人的动作快。

感觉清理工作做的差不多了,容珍冲着耳机轻轻喊了一声,“熙永,能听见吗?”

“可以。”

低沉稳重的磁性嗓音响起。

“哥终于好好发挥了一把,你们现在可以进来了。”容珍莫名有种一雪前耻的畅快感,胸脯都挺直了,终于可以理直气壮地摆出可靠大哥的样说话了:“放心,一路上我会帮你们看着的,有问题我就出手。”

“容哥你好厉害啊!!”

“666,比我想象的快太多了吧。”

金利微和覃果激动又崇拜的、刮目相看似的声音争先恐后地响起。

容珍俊脸一热。

别夸,哥要膨胀了。

“南熙永,先联系隔壁市驻军。”姬雪鹿听着他们的话,等他们激动完才开口,“让他们过来守基地,如果明天能将基地清理整顿好,那么后天就能把流民们接进来。”

到时候他俩的支线任务也算完成了。

南熙永沉声应下。

计划赶不上变化,他们想了半天的里应外合内外夹击的策略胎死腹中,搞基地其实根本不需要用到外面三个人嘛!谁能想到被所有人忘在脑后的、容哥压箱底的限定能力居然这么顶呢?……

不过,任务顺利真是美滋滋。

“外面还有巡逻队和外勤。”容珍的声音又从耳机中传了过来,“等他们靠近监控区我直接手榴弹伺候,你们三个快进来。”

他言语顺畅地吩咐:“外墙有电网,别瞎碰。雪鹿去给你们开大门了,利微赶紧进来鉴定一下,看看基地的操控室系统怎么操作的,先把防御整上阀门关掉,覃果门口守一下,别让奇怪的东西溜进来。”

“好嘞哥!”

“我们马上到。”

“隔壁驻军在协调了。”

————

第二天傍晚。

隔壁市的驻军派小队过来核实了五人小队抢回基地的情况属实,赶紧汇报给c国组织高层,高层立马拨了两百精英小队、技术后勤人员与许多车辆资源来重新接管珍爱市基地。

他们效率快得出奇,面无表情地清理了尸横遍野的基地,逐个重新设置启动基地核心科室,不出一天,整个基地焕然一新。

在听了姬雪鹿的建议之后,当晚他们就架着基地内唯二两架直升机绕着城市上空飞了一晚上,扩音器将官方的声音不停循环,传递到了这座废弃城市的每一个角落:

『各位珍爱市居民,你们好,这里是c国政府军,我方已于昨晚夺回珍爱市救援基地,现予通知如下:今晚八点到明早五点我方将派出第一波车辆市内循环,请方便的居民出声呼救,或提前在路边等待。』

『接下来一周每晚此时间段都会有车辆市内循环,请市民们注意。』

与此同时,基地所有车辆出动,加上熬夜总冠军小队可驾驶五辆,车队分了各自的路线与区域,姬雪鹿不仅找到不少幸存的流民,还顺利接到了之前为她和南熙永提供基地资料的一家人。

她没有食言。

“我来接你们了。”

那女人看到姬雪鹿直接忍不住嚎啕大哭,除了谢谢已经不会说话了。不过两天功夫没见,那个男人已经少了一只手,很是虚弱。

她赶忙帮那人紧急处理了一下。

回想起进这个副本短短两天,已经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姬雪鹿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扭头安慰他们:“放心,基地有新的医疗资源了,不会有事的。”

接下来两天,全市搜救紧锣密鼓地展开。虽然白天能补眠,可毕竟昼夜颠倒不好受。

结束三晚上的市巡回到基地时大家都不免有些疲惫,但五人没急着休息,还是在第一时间碰面,密不可分地聚在了一起。

没坐一会儿,五人耳边终于响起了冷冰冰的系统提示音。

[叮——恭喜玩家姬雪鹿、南熙永完成个人支线任务:拯救珍爱市流民]

[主线任务:拯救珍爱市(进度50)]

他们不由得稍微松了口气。

至少完成一半了不是?

只是更棘手的还在后面。

新来的基地长官亲自过来找到他们,把五人领进了一间实验室,隔着厚厚一层玻璃,几位穿着全身防护的研究人员在里面工作着。

手术台上有着一具巨大的犬类动物尸体,在研究员身体遮掩下看得不甚真切,但姬雪鹿总觉得有些怪异的眼熟。

就在此时,实验室又领进了一个形容憔悴,丢了魂儿一样的枯瘦女人。

姬雪鹿和南熙永同时脸色一沉。

不会认错的,这是他们亲自开车送到健康市的女人,她独自带着孩子,还有一只令人印象深刻的只听主人话的丧尸大狗。

大脑忽然过了一丝电,姬雪鹿心里一滞,忽然走到防护玻璃边上仔细看,这次一眼就认出了手术台上的动物究竟是什么……姬雪鹿脸色一白,扭头有些不可置信地望向女人。

女人精神状态差极了,朝她恍惚地扯了扯嘴角,笑的比哭还难看,“是恩人啊……”

她心头一阵无名火起。

很快猜到前因后果,南熙永心里也怪怪的不是滋味,他垂眸一看,小姑娘果然也不高兴了。他抬起胳膊将大手放在姬雪鹿脑袋上安抚似的揉了揉,神色淡漠地问女人:“为什么这样?”

女人用力闭了闭眼:“……为了全人类的未来。”富贵这样特殊的例子,是绝佳的实验材料,说不定能让人类的探索更近一步。

多么让人无法反驳的理由。

多么高尚的牺牲。

女人根本没办法拒绝。姬雪鹿闻言手指一颤,不知为何觉得心口堵得慌,十分无力。

这时长官意味深长地开口,“它已经变异,是行尸走肉,再怎么听话也不是曾经的家人了……可这样的割舍也是舍小家为大家,人类会记得它的贡献。”

“你们要知道,它在变成丧尸的时候,就已经失去了生命,我们在为他解脱。”

“而且,我们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长官和内部研究员通话,他们取了一个特制的玻璃罐出来,众人一看里面的东西都纷纷忍不住后退,南熙永瞳孔地震,更是反应激烈地拉着队友退出好远。

被困在容器里疯狂挣扎蠕动的,正是差点害南熙永变成丧尸的、水蛭一样的猩红肉条。

看他们反应这么大,显然是认出来了,长官一脸果然如此的神情,说道:“别担心,这罐子很坚固。”

“这是我们刨出的第一条活的寄生体,”长官面色如常地单手拿着罐子,继续道,“这东西只有高级的丧尸才有,可全国成功捕捉过的高级丧尸一只手也数的清,且寄生体一刨出来就会死亡。”

“这是第一条活的。”

“这只丧尸犬离开珍爱市后失控了好几次,我们怀疑,因为这位女士和丧尸犬之前只在珍爱市区域活动,才能保持寄生体的活性,珍爱市内可能有着母体存在。”

“母体存在的地方,丧尸越多,等级越高。”

“请各位来这里的原因,就是想拜托你们,潜入丧尸聚集区寻找母体,并销毁。”

“这东西你们带着,越靠近母体,它的活性越强,越躁动。”透明罐子里的肉条渐渐不动了,只剩肥厚黏糊的肉膜有规律地一起一伏,像在保存体力似的。长官面色诚恳,“各位一举夺回基地,能力出众,人类的未来就靠你们了!”

“高层把一致同意将重要的实验体交付给你们,宝押在你们手里,成败在此一举。”

“各位养精蓄锐,明晚就出发吧。”

“人类会记得你们的牺牲!”

【呸呸呸,熬总才不牺牲!】

【这长官都明显知道,这种任务根本是以卵击石,凶多吉少】

【现实到引起不适】

长官表情悲壮又澎湃,活像即将牺牲自我拯救世界的是他一样,“年轻的英雄们!祝你们凯旋!”不得不说,他煽动力还是很强的,特别是对心有热血精忠报国的年轻人。

姬雪鹿把手一挥,面无表情地打断他施法:“明晚不行,后天晚上吧。”

长官脸色一僵,皱眉:“为什么?”

“这还有为什么?我们已经连续市巡三天了,总得让我们缓一缓吧。这么危险的任务,也得商量准备。”容珍面色不愉,总感觉这些人都把他们当铁打的是吧?

长官脸色变得有些难看,板着脸道:“可这寄生体离开宿主能活多久还未可知,越拖变数越大,必须尽快……”

姬雪鹿嗤笑一声,有些戏谑:“这样啊,实在着急,要不您找别人吧?”

长官:“……”

“emmm,后天也行吧。”

沉默两秒,长官还是把罐子递给他们,脸拉的老长,很是严肃:“希望你们不负所托。”

覃果伸手把罐子接了过来,随意地抛起来又接住,看得周围的人一阵心惊肉跳。

“恩人们……万事小心啊。”

女人忍不住说了一句。

“嗯。我们走。”姬雪鹿应了一声,招呼着自己的小伙伴,一扭头,表情变得非常冷淡。

本来他们任务也是这个,不管怎么样都会去完成的。虽然他们的角色是c国组织没错,只是被素未谋面的长官这么一“拜托”,怎么如此不得劲儿呢?

“还说拜托呢,这不是通知嘛?真讨厌。”覃果毫不掩饰地说了出来。

他漫不经心地摆弄着罐子,自娱自乐,接着还恶作剧一样笑嘻嘻地把罐子怼到南熙永面前吓他,被后者忍无可忍一个拳头打了脑袋。

覃果摸摸脑瓜,又拿着罐子去吓容珍,直把大美人吓得花容失色原地起飞,似乎是容珍表情崩坏四肢不听使唤的样子太搞笑,覃果的笑声嚣张到六亲不认。

姬雪鹿无奈地看着他们玩闹,金利微一看覃果的走位,立马像只警觉的小动物一样赶紧缩到他恩人身后躲着,瑟瑟发抖:“你别过来qaq!”

“你怕吗?”覃果笑眯眯地问姬雪鹿。

她点了点头。

说不怕这家伙更不信邪。

“哦~”覃果又露出了那种[原来你也会害怕啊真稀奇]的莫名愉悦的表情,不过还真的停在原地,没过来吓她。

南熙永&容珍:?

哦,我们不配您的体贴是吗?

作者有话要说:  5k肥章~

此副本大概还有个几章!

么么啾

o感谢在2021-08-28 22:46:53~2021-08-29 22:54:2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米那伊 100瓶;飘飘、肥鱼月半弯 20瓶;旅人、安安安安安、灼灼其华 1el 9瓶;41348068 7瓶;50069916 5瓶;纣王偏宠妲己妖 3瓶;利姆露sama 2瓶;nnnnnxy、萌萌的南方小牛、十六夜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