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和四个顶流组队求生后[无限] > 第38章 行尸走肉(11)

第38章 行尸走肉(11)


无差别群体攻击效果, “群龙无首”……就是非常简单粗暴的、字面意义上的能力。

南熙永狠狠撕碎奖券的瞬间,整个混乱而绝望的场面仿佛一下子被按了暂停键,时间静止, 他的心脏也停止跳动, 他迟钝地动了动深黑的瞳仁,才发现不远处的人身蜘蛛丧尸和周围的敌对组织全都僵直了。

下一秒, 人头落地。

他们的身体甚至还后知后觉地动了动才像烂泥一样轰然软倒在了地上,缠在他们身上的蛛丝骤然变软,南熙永暴躁地狠狠扯断了缠在自己身上让他行动不便呼吸困难的蛛丝,又赶紧去查看姬雪鹿的情况。

他扯断那根延长出来的蛛丝后再也无法下手, 双手控制不住地颤抖——

缠在姬雪鹿身上的几圈杂乱的蛛丝已经深深嵌入她的身体里, 才几息的功夫,整个身体便被鲜血浸透, 她脸色惨白地闭着眼, 脑袋软软地搭在车座上, 显然已经晕厥。

南熙永感觉有一只冰凉的鬼手狠狠攥紧了自己的心脏, 寒意入骨, 甚至让他几近窒息。铺天盖地的恐慌和无措淹没了他, 让一向冷静的男人整个人慌神到不能自持,他连声音都在发着抖:“雪鹿, 雪鹿……”

黑色的作战服被血液浸透了, 颜色更加浓黑妖异, 他不敢想象破碎湿透的作战服下的伤口该是多么触目惊心,这让人害怕的出血量是分分钟要命的架势。

怎么办,怎么办?

雪鹿晕厥的情况下是无法从军事博物馆中取出急救药品的,而两人身上的药物、甚至两人所有的积分,都花在他身上了。

该死!

一直以来那么冷静勇猛、战力强悍, 就像个可靠无比的战士一样的姬雪鹿,是整个团队的主心骨与守护神,或许是她一贯的强大甚至让他下意识忽略了她也是个普通人……她会受伤,会流血,会晕厥……会死。

人类在游戏里是最脆弱的东西。

人是很容易死去的。

该死的无力……

他从未有过一刻如此痛恨自己的弱小无力。他就是个该死的拖后腿的。铺天盖地的自责与自厌几乎把他撕碎,南熙永狠狠地扯着自己的头发,强迫自己快点想办法。

那几个玩家或许刚升了级,加起来甚至连五十积分都不到……商城里所有医疗相关的物品至少一百起步,这些信息早就被他们翻得烂熟于心了。南熙永双眼发红,狠狠道:“艹!”

他疯了一样扑过去翻找着装甲车的后座,甚至整个座位都被他不知从哪里来的蛮力给掀翻了,狂风骤雨一般的搜索中,还真让他找到了一个医疗包。

装甲车轻便又装配着火力,有战斗的地方就伴随着伤害,有伤害的地方说不准会配上急救的东西,本来只是抱着那么一丝侥幸,这会这东西却成了他唯一的救命稻草。

南熙永一分一秒也不敢耽误,他用嘴叼着沉重的医疗包,双手十分小心翼翼地一把将姬雪鹿从车座上抱了出来。

好轻……

像只奄奄一息的小猫。

只刚刚抱在手上,他感觉自己也瞬间被那汩汩的血液浸透了一样,那液体的温度对他来说无比滚烫,烫得他皮肤发颤,心头剧痛。

明明人就躺在他怀里,他却奇异地意识到有什么东西正在流逝、在抽离。

他抓不住。

“别死、别死……”

飞快地冲进一栋居民楼,找到一间屋子轻轻地将姬雪鹿放在稍微干净一些的床铺上。

历史像是在重演,可他远不像姬雪鹿救他一样果敢麻利,她辣手摧花,游刃有余,将他从鬼门关拉回来两次。而他现在,却没有可以为她牺牲的东西。

南熙永用力闭了闭眼,颤抖着手迅速卸下她上身的沉重装备,紧接着去轻轻解开姬雪鹿的衣服。她的作战服被血液浸透了,又湿又粘,沉得坠手,扔在地上,发出“啪嗒”一声潮湿沉重的响。

没有意识的姬雪鹿像只软乎乎的沉睡小猫一样轻的吓人,任人摆布,南熙永甚至都没用什么力气就单手抱起她的上身,轻柔无比地让她的脑袋搭在自己的肩窝处。

她背上只有几条被血液染红的细细的里衣带子,本该是光洁漂亮的脊背被交错骇人的血色伤口无情覆盖,像一块被刀刃恶意划得沟壑纵横又泼上暗红颜料的丝绸。

南熙永倒吸一口凉气,简直不忍去看那些惨烈狰狞的伤口……这该有多疼?

“对不起……”

他恨不得让那伤口转移到自己身上,然而此刻只能徒劳无力地痛心,道歉,即便他知道道歉的对象根本无法回应。耳畔小姑娘的呼吸声越来越微弱了,气若游丝,仿佛下一秒就会彻底消失。

南熙永抽出一把匕首迅速消了毒,电子眼镜瞬间测算出她背上最浅的伤口在哪里,他用力深呼吸才强迫自己将刀刃探进姬雪鹿的伤口,屏息凝神地感受着手下的微弱动静。

刀刃的触感仿佛能传达到他掌心。

极薄极锋利的刃面探进柔韧血肉里的感觉着实怪异无比,然而为了减少她的痛苦,南熙永超水平发挥着,动作又轻又快又准,几乎一下就触碰到了里面细细的蛛丝。

狠心一挑,蛛丝应声断裂,其中一端被他轻斜刃面带了出来。

白糊糊的蛛丝并不沾血,在一片猩红中格外扎眼,南熙永迅速放下匕首捏住那断裂的一端,轻轻沿着伤口牵扯起来,耳边传来血肉挤压撕裂的黏腻声音,让他忍不住头皮发麻。

此刻,他虽然希望姬雪鹿能恢复意识,却又无比庆幸她没有醒来。

就在昏睡中挨过这种折磨吧。

终于将那交错复杂横贯身体的伤口中的蛛丝牵扯了出来,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蛛丝一离开身体,出血量瞬间减少了。

虽然他脑中纷繁复杂想了很多很多,好像很磨叽,但其实在现实中不过几息时间,而且他的反应与动作也是出乎意料的迅速,这才避免了姬雪鹿直接因为失血过多而领盒饭。

这时南熙永猛的想起来自己还有一颗药丸,是治疗骨伤的。可姬雪鹿并没有骨折断手断脚之类的,才让他在极度慌乱之中忘记了这东西的存在,稍微冷静下来一点,他脑子也清醒了。

虽然应该对症下药才有用处,但好歹是颗药丸,只要它能发挥百分之一的药效南熙永就谢天谢地了,他赶紧翻出那颗药丸,一只大手轻而易举地拖住姬雪鹿纤细的后颈,轻轻喂入她口中。

然而昏睡的人是不会自行吞咽的。

南熙永盯着姬雪鹿柔软却苍白的唇愣了一瞬,赶紧摇摇头掐灭那一闪而过的荒唐想法。他已经是个成熟的男人了,在商场摸爬滚打多年还有什么是不懂的,可姬雪鹿还是个没毕业的小姑娘。

人不能,至少不该。

更何况,如果真……姬雪鹿醒来后知道了,不把他手撕了才怪。

他想了想,右手拇指按住她小巧的下巴稍稍往下用力,很轻易地让她微微张开了嘴,南熙永迟疑了一瞬,还是下定决心伸出手指小心翼翼地探进少女温热的口腔。

人的手脚四肢大多是和个头成正比的,就像姬雪鹿在他怀里也就宠物一样小小一只,让人难以想象她之前虎虎生风地把他抗在肩上健步如飞是什么场面。而南熙永手很大,手指保养得矜贵,跟玉扇骨一样骨节分明,细长有力,一下子便将药丸往更深处推去。

不小心碰到牙齿,他手指一顿。

这回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头皮发麻了。

娇嫩柔软,温热却脆弱。

他根本不敢用力,而药丸到了一定位置,身体便会自动反应将它吞咽下去。

直到姬雪鹿喉咙微微一动,南熙永才冷汗满身如临大赦地赶紧收回手,他只觉得后背过了电一样紧绷着,整个人都莫名其妙地变得火躁起来,让人心神不宁。

如果光线再亮一些,大概就会有人发现好像永远喜怒不形于色的冷面霸总,此刻破天荒的有点脸红,表情呆愣中带着苦恼与怪异,五光十色,精彩极了。

谢天谢地,这药丸或许发挥了百分之几的功效,姬雪鹿的血止住了。

此时再怎么心浮气躁他也强自冷静下来,将那颗乖乖的小脑袋重新扶着靠在自己肩窝,伸手拿医疗包里的无菌敷料沾湿飞快为她清除血污,尽量避开那些可怖的深深裂口。

之后轻手轻脚地消毒上药,用无菌绷带一层又一层将她包成了个白粽子。做完这一切他才深深呼出一口气,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解开自己的黑色作战服轻轻往她身上一包,过于宽大的上衣轻松将她严严实实地裹了起来。

从那一家三口家里离开时,他们才刚休整过,南熙永身上的作战服是新换不久的,非常干净,而他小心翼翼地将姬雪鹿放平躺在床上,自己跑到卧室的衣柜里一通乱翻。

扑出来的灰尘把他呛得咳嗽一声,南熙永烦躁地用手挥了挥,随手抓了几件衣服看了看,他这体型普通人家里少有合身的衣物,但他运气不错,这几件还算宽松。

这时他也不管脏不脏,挑了件稍微合身一些的宽大卫衣抖了抖灰随意套在了身上,重新穿上防弹衣,绑上装备带,将之前卸下来的武器一样一样地装了回来。

这里不能久留。

收拾好枪械和医疗包,他扭头一看,不禁一愣。之前还黑暗沉重压得人喘不过气的夜幕,不知何时像是忽然拨云见月一样被破开来,有柔和的月光透过薄薄的窗帘照了进来。

光影交错下,姬雪鹿静静地昏睡着,丝毫没有要清醒的迹象,本就看不出血色的脸苍白得几乎透明,像是轻轻碰一碰都会碎掉的瓷器一样脆弱而清冷。

她像月光一样漂亮。

可现在她脆弱虚幻得让人抓不住,就像随时会轻飘飘地乘风而去,飞到月亮上一样。这荒唐的想法瞬间摄住了南熙永,让他忽然没来由地恐慌心悸起来。

瞎想什么,她难道是嫦娥吗?

南熙永在心里狠狠地吐槽自己弱智的联想,但身体却非常诚实地靠近了她,双手一揽将这小小一只轻松抱了起来,收进怀里。

……他要紧紧抓住。

不能松开。

他清楚的知道,这种紧急处理对姬雪鹿的伤势来说不过是杯水车薪,如果不后续强力治疗的话,发炎发烧与可能引发的并发症也能把这娇小的姑娘折腾没。

要赶紧和队友们汇合才行,希望他们身上还有剩余的药丸,不用多了,一颗肉伤一颗解毒就能让他彻底放下心。

南熙永赶紧回到装甲车内,虽然副驾驶颠簸,但后座早就被之前发疯的他薅得乱七八糟一塌糊涂,只能将姬雪鹿安置在他身边,至少还能随时照看她的情况。

手环打开,队友的光点已经停住很久,应该是遇到了麻烦被困住了。

这样想着,他心里不由得烦躁不安起来,眉目间深思郁结,他目光划过远处骇人的蜘蛛丧尸以及一地的尸体,漠然中闪过厌恨。

都怪这鬼东西。

南熙永毫不犹豫地踩下油门驾车驶离,可是没开出多远,他就耳尖地听见了越靠越近的引擎声,有车在高速靠近。

而且数量不少。

脑中有个想法一闪而过,让他瞬间想通了关节,忍不住狠狠地锤了一把方向盘骂了一声,沉着脸,一颗心跌入谷底。

最坏的情况来了,祸不单行。

很明显,这么多戴着头巾的敌对组织人员被蜘蛛丧尸困在了这里,他们没有理由不向总部求救,而涉事成员数量不小,总部也没有理由不派人来救援。

敌对组织救援队来晚一步,只看到了一地狼藉的尸体和滚得到处都是的脑袋。

但也不是毫无收获。

他们把两个不明人员堵了个正着。

南熙永:“……”

他妈的啊啊啊啊!

————

昏天黑地的疼。

意识稍微清醒一点的时候,姬雪鹿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七零八落地裂成了好几块。

她好像正靠在什么硬邦邦的铁板上,身下颠簸不已,几乎抖得她五脏六腑都要从伤口里蹦出来了。妈的,她的记忆就断在了剪断蛛丝又被自动接上、层层蛛丝割进她身体的瞬间。

所以,她没死在蜘蛛肚子里。

现在他们在车上?这么颠,总不至于是南熙永在开车吧。她不动声色地把眼睛微微睁大一线,昏暗中所有身影都只有一个大概的轮廓。在长而密的睫毛掩护下,没人发现她醒了。

姬雪鹿心里咯噔一跳。

好家伙,她直接好家伙。一觉醒来,发现重伤的自己在敌人的敞篷车厢里怎么办?对了,周围还坐了一圈戴着头巾的家伙。

他们好像没兴趣折腾尸体一样的自己,所以正围着被五花大绑的高大身影不停下手,一会儿一拳一会儿一脚,兴致勃勃。

嘲笑,怒骂,羞辱,殴打。

高大身影一声没吭。

“这傻大个是哑巴?”

“这么久了都不说话,还不是你没本事撬开人家的嘴?”有人笑嘻嘻的接话。

“哼,要不是怕弄脏车子,老子就把他手指头一根根掰断!牙齿一颗颗拔了!”有人恶狠狠道。周围马上有人小声哄笑,“可别,万一惨叫引了丧尸过来,兄弟们都得赔进去。”

“忘了那蜘蛛和那些人?”一道讳莫如深的声音隐含警告地响起。一句话下来,周围忽然安静了一瞬,姬雪鹿清楚地看见放狠话的人打了一个冷战。

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

凶神恶煞的人觉得有些挂不住面子,又狠狠地踹了躺在地上的高大身影一脚。

他用了十足的力气,踹在最刁钻的部位,怎么着也能打得这人吐出来才对,怎么还是一声不吭?一丁点动静也没有。够硬气啊。可这人越是这样,他越来劲:

“这贱皮子骨头真硬,什么都不在乎是吧?”发狠话的人语气阴森,冷嗖嗖地目光瞥向了一动不动的姬雪鹿,忽然嘿嘿一笑:“那爷不玩儿你了,没劲,瞧瞧那小妞,多俊。”

姬雪鹿:?

要不是她清楚自己的状况,不能打草惊蛇只能一击必杀,她就跳起来锤爆这人脑壳了。

“你他妈敢?!”

一直闷着声的男人忽然暴怒而起,不要命似的挣扎起来,这体格一般人真辖制不住,他们好几个人合力又敲又打才勉强把他重新压回车板上,却挡不住他骂:“我宰了你!!”

狠话男着实被吓了一跳,出了点冷汗,但反应过来后他却更有兴味了,因为实在没什么能比将敌人的弱点玩弄于股掌之间、欣赏他们无能为力地挣扎的丑态更令人兴奋的事。

“呦呦呦,是吗,谁宰谁啊?”

狠话男声音贱了吧唧的,令人恶寒,不让他干什么他偏要干什么,他慢慢走向姬雪鹿,听着南熙永越发急躁挣扎的动静,心里有种扭曲的快意:“爷不喜欢尸体,但这么漂亮的,不会叫也没关系。”

“你说,用力狠了,她会不会痛醒?内脏会不会从伤口里被爷撞出来啊?”

满口污言秽语。

有种过来,老娘让你尝尝内脏从嘴里扯出来的滋味。姬雪鹿破天荒地没因为这话暴怒上火,反而心里冷笑一声,悄无声息地动了动手指,摆出了一个国际友好手势。

虽然这些人有夜视镜,装备不错,但他们的注意力都被南熙永激烈的动作和反应吸引去了。可她知道,南熙永一定无时无刻不在注视着她,她只要有一丁点动作,他就能发现。

果然,隐秘的手指动作一出,南熙永浑身一颤,依旧挣扎着,但没那么使劲了。

不知是不是自己说着说着真动了心,狠话男鬼使神差地走到她面前蹲下,伸手想摸摸她的脸。还没等手指触碰到一看就手感很好的脸颊,姬雪鹿便迅如冷电地一把抓住他的手腕。

一双眼眸睁开,凛冽冷然。

狠话男悚然一惊,连声音都来不及发出来便被一股巨大的力腾空抡起,整个人瞬间失去对身体的控制,被人甩在空中当武器一样抡得呼啸生风,一瞬间便将车厢内几个敌人全砸下了车。

拿出冲锋枪朝着车下和周围胡乱扫射一圈,姬雪鹿已经感觉一阵气血翻涌,双眼一阵阵地发昏,浑身乏力天旋地转。

身上的伤势很是不妙,在她用力的一瞬间便不堪扯动崩开了,身上处处濡湿,疼的她冷汗急下,她强撑着一拳打通铁隔板射杀了司机和副驾,朝着另外几辆车扔了几个手榴弹,才终于抵挡不住剧痛和晕眩重新软倒下去。

她太过勉强自己,一顿操作猛如虎,重新昏厥时甚至来不及解开被五花大绑的南熙永。

战斗姬真的名不虚传,只要是她醒着就没有解决不了的困境,重伤中意识只清醒那么一会儿,就又硬生生为他撕出了一条生路。

南熙永心情无比复杂又无比庆幸,眼疾手快往她倒下的方向一蹭,让自己给她当了一回肉垫,终于接住她。

他这才挣扎着起身,捡了个刚刚敌人混乱中落在车厢里的匕首飞快为自己割开粗绳,这群龟孙就差没把他绑成粽子了。

重获自由后他单手抱着姬雪鹿飞快跳下车厢,打开车门粗暴地将死去的司机和副驾驶扯出来扔在地上,小心翼翼地将姬雪鹿安置好后才窜上车狠踩油门。

赶紧逃跑。

后面几辆车被手榴弹弄得暂时慌了手脚,等他们反应过来不一定跑得了。

他们的装甲车在敌人坐上去的一瞬间自动消失了,敌人见怪不怪,只是第一时间把两人身上的武器装备连带耳机手环都搜了个干净。

南熙永什么也不想,疯狂地开车,直到天色熹微,从敌方组织手里抢来的车也没油了,他才不得不搜刮了车上残留的武器,单手抱着姬雪鹿,一手举着枪弃车而逃。

天快亮了。

想起丧尸大部分昼出夜伏的习性,他心里的危机感怎么也压不下去。

找个易守难攻的地方先躲着吧。

怀中的少女衣服上又有湿意,血腥味不停刺激着他的嗅觉。南熙永低头用下颌轻轻蹭了蹭她的额头,只感觉烫的惊人。

……雪鹿发烧了。

他的脸色也不由得苍白起来。

手臂不自觉搂的更紧。

城市另一边。

容珍、覃果和金利微骑着小摩托颠簸折腾了一整晚,终于在天色熹微的时候即将和队友会面了,手环上显示两拨光点即将重合。

然而他们一拐弯,却在不远处发现了一波装备精良的小队,大概有十几个人的样子。他们看起来挺狼狈,正在骂骂咧咧地修着车。

什么情况?

雪鹿他们躲在这附近吗?

目前,双方没动,两拨光点也就没动,待那十几个人终于修好了车,上车开始背对着他们行驶时,代表姬雪鹿和南熙永的紫绿两个光点也跟着动了。

覃果三人猛然顿住。

手环在这群人身上。

他们发生什么事了?!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份补上啦!6k肥章~

我觉得战斗姬受伤下线休息一会儿有必要,这样队友们才能成长,嗯,才不是因为我xp~

【捂脸jpg】

o

么么啾感谢在2021-08-20 22:20:21~2021-08-22 20:04:4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诺诺、aimee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小鱼干没了 20瓶;26925573、海蓝时见鲸、简一木 10瓶;梨初、想看极光的梨 6瓶;(●●)、九辞 5瓶;50069916 3瓶;梦灼央央、41508060 2瓶;凡、朝暮、小姐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