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和四个顶流组队求生后[无限] > 第37章 行尸走肉(10)

第37章 行尸走肉(10)


女人见她拿出食物, 微微一愣,仿佛确认了什么一样神色更加真心实意了,千恩万谢地接了过来, 眼眶发红道:“实在太感谢了, 你们出任务也没带多少食物吧?”

态度友善不说,还给吃的!

不是自家政府军是谁!

“没事, 为人民服务。”

姬雪鹿单手握拳放在胸口处,这潇洒又庄严的动作配合着她的黑色作战服和满身的武器装备,显得格外英姿飒爽。凛然的气势让那张娇嫩无害的脸也变得非常可靠,令人心安。

女人觉得面前陌生的军人都很年轻, 她想, 年轻人胃口大,更何况这病号这么大块头一看就能吃, 女孩拿出的面包也只有两个……女人的手紧紧捏着面包袋, 有些担忧:“这该不会是你们的口粮吧?”

如果是, 她怎么有脸吃啊。

姬雪鹿闻言笑眯眯地摇了摇头, 友善地请母子俩坐下, “女士不必有负担, 尽管吃,我们两个够的。”

听了姬雪鹿的话, 女人才终于松了口气, 放心地直接拉着孩子盘腿坐在了地上, 在小孩眼巴巴的眼神里有些急切地撕开包装,显然是已经饿了很久了。

姬雪鹿忍不住问她:“你们多久能吃上一次?”

“好的时候一天能有两顿,大多数时候都是一天、两天一顿。”女人把一个面包递给小孩,自己只吃了小半个便克制地停嘴,将剩下的大半个小心包好, “周围的食物都被我们找完了,外面有丧尸,就算晚上我男人也走不了多远,有时候什么都找不到。”

小孩不能饿着,有吃的优先紧着他,而家中的男人要保护家人又要出去找食物,必须保存体力,所以女人还是吃得最少的,身形也瘦的跟纸片人一样,所幸精神状态还算好。

姬雪鹿垂眸,和南熙永对视一眼。

对方冲她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头。

“你稍等一下,我出去拿点东西。能帮我照看他一下吗?”姬雪鹿伸手指了指在床上躺尸、衣襟大敞的南熙永,想了想觉得有点不对,忽然一把将他衣服拉上了。

女人赶紧起身:“好的好的。”

在姬雪鹿走出卧室后,女人很是温柔慈爱地问:“小伙子,感觉好些了吗?”一边拿了帕子帮他擦了汗,又麻利地搀扶着他坐了起来,显然是对照顾病患格外得心应手。

小孩也一边啃着面包一边挪了过来,又怕又好奇地躲在母亲背后偷偷看他。

南熙永低声道了谢,又黑又沉的高眉深目忽然对上了小孩子亮晶晶的眼睛,目光相触的一刹那,小孩吓得一个激灵赶紧攥紧母亲的衣服把自己牢牢藏在她身后。

女人也是一愣,有些摸不着头脑地反手去捉小孩:“怎么了这是?”

小孩伸出短短的手指怯怯地指着南熙永,嗫嚅道:“他长得像坏叔叔……”

南熙永:?

雪鹿就是漂亮姐姐,他是坏叔叔?

他长得像是和雪鹿差了辈的样子吗?

见南熙永一时失语,明显像是受了打击一样,女人格外尴尬地一把捂住了小孩的嘴,讪讪道:“小孩子家家胡说八道呢,小伙子长得英俊,和那姑娘很配的。”

不过那个子那体格那眉眼……

看着是有点唬人哈。

南熙永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有些无奈似的强行揉了一把小孩的脑袋,却没反驳。

【他不否认!!】

【坏叔叔和漂亮姐姐】

【磕还是npc会磕,我大南极要崛起了】

【30+cm最萌身高差让南总成了在和姬佬组cp时唯一能左的顶流之光】

【我方覃比金珍发来贺电】

【我不管,我全球top战斗姬永左不解释!露西/激情/激励/鹿茸er暗中窥探jpg】

【这俩光看长相,斯文败类/西装暴徒/欲霸总x漂亮无害/娇弱软嫩/金丝雀,有那味了】

【书无店砸,懂?】

【然而事实上是五个老公,谁也别拦着我加入这个家[叼花狗头]】

……

这边弹幕花式起舞骚到飞起,而刚离开一会儿的姬雪鹿很快回到了卧室。她其实并没有出门,只是走到玄关处避开母子俩的视线,从军事博物馆中拿出一大袋干粮和纯净水。

将那满满一袋子食水递给女人,她在对方震惊激动的表情中温和解释:“这是一点保障,我们的任务需要时间完成,不能立马解救你们。但我保证,等到基地解放那一天,一定会来接你们的。”

女人呆愣愣地接过沉得坠手的大袋子,忽然哭了出来,除了谢谢已经说不出别的话。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三长一短有规律的敲门声,女人赶紧用袖子把眼泪一擦,忙不迭地跑过去开门:“是我男人回来了!”

门缝一开,一个并不高大的灵活身影闪身进来,垂着乱糟糟的头发有些失望:“对不起老婆……今天什么也没找到。”

男人一抬头,过长的乱发与太久没有刮过的茂盛络腮胡让人几乎看不清他的脸,只能察觉到他虎躯一震。

女人满脸泪痕梨花带雨,而跟在女人身后出来的姬雪鹿和南熙永冲他摆摆手,姬雪鹿为了表示友好还露出了核善的笑容:“嗨~”

男人:“……”

两个陌生人一身作战服枪械满身不说,那个一米九几高大强壮的男人五官冷厉硬挺,居高临下的阴影几乎将他覆盖,像只沉默而凶残的野兽一样压迫感十足,差得吓得他腿软。

到底是夫妻,他屁股一挪女人就知道他要放什么屁。还没等他脑补完,女人气也不喘地焦急解释:“老公,这是咱们政府军的!他们来收复基地,还给咱带了一大袋吃的!”

说着把一个大袋子提起来晃了晃。

男人沉默两秒,紧绷的身体软了下来,脚步虚浮不稳地晃了晃:“是,是吗……”

吓死他了,差点还以为要拼命呢。

“之前不在珍爱市基地服役,所以我们需要您提供一些关于基地的信息。”南熙永垂头看向男人,脸色如常地套话,“您不用担心,我们得到信息后会马上离开。”

男人闻言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磕磕巴巴道:“我可以把我知道的全告诉你们,对了,画图也是可以的。”

地形图?

两人对视一眼。

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

姬雪鹿和南熙永将想要的信息榨了个干净,又将男人画的几张基地图纸研究透彻记在脑子里,直到男人实在说不出什么了,两人才休整一番起身离开。

他们尝试向另外三个队友拨通讯。这手环定位挺好使的,精准无误,通讯却时灵时不灵,也不知道是什么毛病,难不成因为是抽奖白嫖来的、通讯功能是附加的所以不太行?

还是因为在试用期所以不稳定?

不过两人现在的通讯意愿也不像之前那么强烈了,因为他们可以看见,手环上那三个光点虽然速度不快、时停时走,但却在坚定地朝着他们的方向靠近。

容珍覃果和金利微汇合了。

三人平安无事。

这就是最好的消息!

姬雪鹿和南熙永士气大涨。目前他们触发了个人支线任务,拯救珍爱市流民。但整个珍爱市非常大,地形复杂,他们显然没有时间把流民一个一个找出来再送到隔壁健康市。

现有的计划是,首先想办法干掉敌对组织抢回基地,然后南熙永会用从健康市驻军那里拿来的内部通讯器联系其他c国组织一起来守基地。

待局势稳定,到时候让直升机挂着喇叭绕着城市飞几圈通知幸存流民失地已收复,并在固定时间派出车辆城市循环来接他们回基地。

待流民全都进了基地,他们就可以安心地大肆想办法解决丧尸问题。

抢基地必定要先和队友碰面整合力量,甚至可以找找有没有同为c国组织的玩家结个盟,一起进攻。人多力量大嘛。

计划很丝滑,但实施起来却非常打脑壳。两人坐上装甲车朝着队友的方向赶,以他们的速度,不出意外两个小时就能汇合了。

然而,不出意外是不可能的。

两人驾驶的装甲车忽然被什么东西拉住了似的,一股巨大而莫名的力猝不及防地将他们拖行了很远还拐了个弯,装甲车翻了好几个跟斗才在一片噼里啪啦的破碎摩擦声中停下。

他们被摔得七荤八素,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姬雪鹿看着面前的状况,眼皮不停地跳。之前南熙永被感染,好巧不巧消耗光了两人身上所有的积分,他们现在都身无分文,再受个重伤或者被丧尸咬一口,根本无力回天。

她总觉得游戏是在故意针对他们,不然怎么能这么邪门呢?

把他们的车扯过来的是一只拼接式的丧尸。上半身是一个长发女人的样子,女人腹部却裂开了一个大口子,像是某种怪物的复齿重重的口器,下半身却是巨大的蜘蛛——

八只长满毛刺的节肢泛着类似金属的冷萃光泽,看起来坚硬又锋利的样子,诡异的花纹和鲜艳的色彩都在昭示着一个不详的事实……

毒性。

丧尸的节肢上挂着几具穿着作战服的尸体,他们脑袋上都还挂着眼熟的头巾,显然和之前堵车围剿他们的人是一伙的。

然而这并不足以吸引两人的注意,更操蛋的是那群和蜘蛛丧尸缠斗的人里有许多头顶个人页面——是玩家。

以往两人还会纠结一下救不救。

但是现在两人只想跑。

都是敌对组织。

那只丧尸腹部口器中吐出许多白色的丝黏住周围人类的身体,却不急着杀死他们,反而悠哉悠哉地任由他们挣扎反抗、尖叫怒骂,就像猫捉老鼠一样困着对方玩闹解闷似的,有种顽劣的残忍。

可能是氛围的问题,姬雪鹿总感觉这只和之前遇到的都不是一个量级的……如果金利微在这里,他们就会知道这是一只高级丧尸。

可在撞见这家伙的一瞬间两人就无法逃离了——因为还没等他们驾车跑路,丧尸口器中的蜘蛛丝视若无物一样咻得穿透了装甲车的防弹玻璃,有生命一样牢牢地缠在了两人身上。

姬雪鹿&南熙永:“……”

妈的,有完没完了!

蛛丝触手黏腻,锋利又柔韧,怪异无比。但他们能轻易感觉到,只要那丧尸愿意,缠在身上的蜘蛛丝就能像切嫩豆腐一样把他们分割成一块一块的。

姬雪鹿瞬间头脑风暴,无数想法纷繁地划过脑海,最终只想出了最蠢的办法。

周围被缠住的人同样想尽浑身解数想割断蛛丝,用手扯,用枪击,用刀砍,无一奏效,她看用手疯狂拉扯蛛丝的人,手掌都被蛛丝割得残破不堪鲜血淋漓,无奈放弃了徒手用蛮力扯的办法。

蜘蛛丧尸仍然很悠闲,饶有兴趣的。

它是真的在玩。

这他妈就很气人了。

她很想直接炮轰这个鬼东西,但看那些敌对组织把全部子弹炸弹都招呼在它身上、而它却不痛不痒不为所动的样子,姬雪鹿额角就冒出了一丝冷汗,而且谁也不知道它受到攻击的一瞬间会不会把他们全部割成肉块。

姬雪鹿深吸一口气,尝试着拿出老虎钳夹住蛛丝……只要力气够大,一切皆有可能。她用力一钳,只听咔嚓一声,还真被她剪断了。

然而下一秒,断裂的蛛丝有生命似的重新对接在了一起,缠在她身上的部分惩罚似的收紧,瞬间勒破防弹衣割进肉里。

姬雪鹿瞬间脸色惨白。

“雪鹿?!”

这样下去真的会死的。

就在被蛛丝缠住的那一刹那,他强自冷静地迅速观察着这个丧尸——乍一眼看去根本没有正常皮肤。所幸姬雪鹿送他的眼镜洞察力极强,终于让他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那女人的半身根本不算蜘蛛丧尸正经的一部分,蜘蛛下身有另外一个藏在毛刺里的头,小得就像一个疙瘩,但那相比起蛛身来说极小的头颅上有一块突兀的肉色。

现在才不管敌对组织里有没有玩家,南熙永有些慌神地伸手捂住姬雪鹿渗出血液的伤口,脑子里空白了一瞬才满脸狠厉地掏出了一张纸状物。

那是容珍分给他和金利微一人一张的奖券,群体攻击效果——“群龙无首。”

“都给我去死!”

作者有话要说:  宝贝们我改笔名啦!

出自虞世南的诗,“映海疑浮雪,拂涧泻飞泉。”以前的笔名随便取的,老让我感觉自己很虚哈哈~

还有弹幕,观众没法感同身受玩家的紧张很正常,逮着有趣的地方娱乐至死,而且俊男靓女和谐有爱,磕cp还挺有意思,咳咳

我脑洞有限想不出什么有趣的cp名,欢迎大家发散创意呀~

么么啾~感谢在2021-08-19 23:52:43~2021-08-20 22:20:2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半浓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诺诺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许年年 37瓶;憨憨 20瓶;桑落 10瓶;(●●) 5瓶;流光 3瓶;39396627 2瓶;大白鹅鹅鹅鹅、朝暮、50069916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