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和四个顶流组队求生后[无限] > 第36章 行尸走肉(9)

第36章 行尸走肉(9)


找出感染源并销毁。

谢谢, 已经可以预感到这个任务多难搞多恶心了。三人面面相觑,颇有些生无可恋。可现在焦虑还太早了,第一件事应该是和队友汇合, 只要团队一起什么都好说。

巨大的爆炸将走廊轰出了一个大窟窿, 此时外面的声音更加清晰,耳尖的金利微甚至听到了一些类似汽车的声音。

他皱眉求证:“我好像听到了引擎声?”

覃果和容珍齐齐一愣, 狐疑地对视一眼,覃果马上在身上翻找着什么,容珍轻声对他解释:“我们从别的团队抢了辆车,就停在外面。”

“车钥匙还在我身上啊?”

此时车辆的声音越来越近, 容珍和覃果也听见了, 他们赶紧靠在大窟窿处勾着脖子往外看,果然有一辆车飞速驶离。未来得及关闭的车灯闪着微弱的光, 足以让人看清那是一辆上半部分破的只剩个架子的“敞篷”车。

……就是他们抢来的那辆。

容珍&覃果:?

卧槽?

【抢劫者人恒抢之】

【就这么一会儿功夫就被偷了……末日里除了食水最抢手的就是交通工具和武器吧】

“完蛋!车被偷了!”

虽然这也是他们抢来的。

金利微呆呆地张了张嘴, 不想相信他们有多倒霉:“不是吧……”

容珍急得在原地团团转, 好不容易从敌对组织抢来的交通工具还没开热乎呢, 就上来救个人的功夫, 就没了?这下好了, 金利微是找到了,可他们要怎么离开啊??

这种情况谁也没想到, 覃果恶狠狠地骂了两声, 很快冷静下来安抚队友:“实在不行, 我初始道具里其实还有个东西勉强能用。”

新手副本时他收割了一连串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小玩意儿,但其中还真有个交通工具。

“是什么?!”容珍焦急地问。

“一辆小摩托……但是最多也就能坐两个人吧。”因为太小又局限,这玩意儿他从来没用过。更何况他们都是高大的成年男人,个头壮,能不能坐下两个还够呛。

覃果自己都没抱什么希望, 但容珍看起来却很是惊喜,他拍了拍覃果的肩膀激动道:“你还是没见过世面,参考一下印度式交通工具,挤一挤绝对能坐下的!”

蚂蚁再小也是肉嘛!

摩托车再小也是车啊!

“……是吗?”覃果抽抽嘴角。

“那不然有其他办法吗?”

当然是没有。

他们默默无言,之前那群没追上来的丧尸又有了蠢蠢欲动的趋势,覃果朝大窟窿外面望了望,扭头对他们说:“这里是三楼……咱们直接顺着外面水管爬下去吧,我先下,在下面接着你们。”

说完他直接矫健地翻身出去,抓住水管三两下便成功下到了底楼,覃果声音自楼底传来,有些焦急:“快点——”

容珍硬着头皮也跟着爬了出去,爬到一半干脆往下一跳让覃果接住自己,金利微爬水管的动作就比老大哥麻利多了,他留在最后,举着枪一下击穿了追过来的丧尸的脑袋。

楼底下,覃果已经将摩托车拿了出来自己跨坐上去,只坐了一点点位置,等金利微安全下来,三人中最纤瘦的现役爱豆被容珍一把抓到前面坐好,绕是这样那个窄窄的位置也已经被坐满,金利微尽力挤也只留出一线。

覃果这时候居然还能有心情挑眉嘲笑他容哥:“请哥开始您的表演,让我见见世面~”

这你要怎么上来?

容珍:“……”小样。

只见他一个跨步过来,双手用力一搂将前面两个人都紧紧圈在手臂里,还努力将双手横在覃果腹部,十根手指打结似的扣在了一起。

这还没完,容珍低声吩咐中间的金利微:“等下搂住哥的腿。”说完就忽然借力原地一蹦哒,双腿同时悬空抬起,前面两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力道用力一拽差点被拉翻,幸好覃果底盘稳,长腿撑地勉强顶住了。

金利微也眼疾手快抱住了容珍忽然伸到他身侧的大腿,用力搂住,有效分担了一部分容珍的重量。

这样一来,容珍虽然几乎没有坐到任何位置,但好歹一番操作起了作用,整个人牢牢地扒拉在了前面两人身上。

强行横在腹部扣住的双手把覃果勒得很难受,他咬牙切齿道:“容哥,我隔夜饭都要被你挤出来了!”

中间的夹心饼干金利微更是呼吸苦难,苦不堪言:“哥……勒死人了……”

“喂!最辛苦的是我好不好,”容珍因为浑身都在使劲而涨红了脸,“哥屁股还是悬空的呢!不这样就坐不下嘛!”说完更加不客气地将小腿搭在了覃果岔开的大腿上。

僵持着这个神奇的姿势,小摩托艰难地承受着他们的重量别别扭扭地发动了——三人在黑暗中骑着同一辆摩托、被一堆丧尸追赶的背影显得如此悲壮,又如此……寒酸。

【小摩托: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这是什么绝妙的体/位】

【我有生之年居然能见到老公们如此严丝合缝的贴贴,死而无憾了[安详躺平jpg]】

【妙哇,除了疯狂截屏想不出骚话】

【小金:左右为男】

【家人们,新的生活不易表情包出炉了】

【覃比金珍:骑着我心爱的小摩托~它永远不会堵车~】

【为什么你能发语音[叼花狗头]】

【呜呜呜好惨但是为什么这么搞笑】

【我该心疼的,但我笑的好大声】

……

————

城市另一边。

喝下药剂的南熙永出现了某种强烈的排斥反应,整个人烧的滚烫,看起来很是痛苦,看他这样难受,姬雪鹿也不免有些着急上火,而唯一能安慰到她的就是对方身上的灰色痕迹在渐渐消退。

药剂正在生效。她仔细查看了一下药剂的说明页面,整个解毒过程需要的时间因人而异,短则十分钟长则一小时,而她能做的就是给他不停降温。

额头上给他拍着冰贴,这种时候她并不讲究什么男女之防,反正露肉的又不是自己,于是她毫不犹豫地扒开南熙永的上衣,用沾湿的敷料一遍又一遍地擦拭着,医用酒精蒸发带走热量,能让他好受一些。

见他难受的表情变得松和安定了一些,姬雪鹿也稍微松了口气。

而且,淑女的目光总是一致的。

这男人身材是真不错。

该有的肌肉一点不缺,一看就锻炼得当,而且都是很标准的名品形状,强壮美观。穿上衣服的时候还有些斯文败类一般的矜贵冷淡的气质,看不出来什么,但一脱下衣服真就荷尔蒙制造机……

怪不得以前网上老说他性感。

粉丝们多年lsp修炼成精的镭射目光能把人扒光(透过现象看本质)是真的。

就在姬雪鹿走神的时候,南熙永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他浑身汗涔涔,眉头紧皱,有些煎熬地微微喘着气,但双眼却有些迷离与揶揄,他声音低沉,又轻又哑:“……好看吗?”

姬雪鹿:“……”

“……还行?”

本来他是很难受的,浑身被烤了一样火烧火燎,姬雪鹿的照顾让他稍微好受了一点,而且小姑娘盯着自己光/裸的上身走神放空的样子实在很有趣,南熙永忍不住轻笑一声,但马上又吸气痛呼起来。

姬雪鹿毫不客气地收回揪他腹肌的手指,面无表情道:“让你骚。”

南熙永:“……”

而这边两人刚说了两句话,门口忽然传来一点动静,两人循声望去,卧室门口居然不知何时悄无声息的出现了一对母子,母亲还有些尴尬地捂住了小孩子的眼睛。

两人同时愣住了。

“那个,你们是政府军嘛?”

三十上下的女人小心翼翼地问。

“抱歉,擅自闯进你们的屋子。”

对于对方的话她点头默认。姬雪鹿在看到对方的第一秒就飞快地按住了腰间的手/枪,迅速把对方从头到脚观察了一遍,确认是没有威胁的平民才开口道歉。

早在看到卧室窗户被厚厚被褥堵着时,她就该反应过来这里有人住的。

人在心急的时候脑子是不太转得过来的,如果这里藏着敌人,这会儿他们不是要被一锅端了?姬雪鹿有些懊恼,但很快就释然了,他们的支线任务就是拯救平民,误打误撞也算遇到任务对象了。

而女人听了她的道歉,小心翼翼的神色才消散了一些,露出了一点和善之意,温声细语道:“没关系,都是c国人,更何况你们是政府军,互相帮助是应该的。”

“这位……怎么了?”

“啊,他病了。”姬雪鹿说得很含糊,飞快瞟了南熙永一眼,他身上的灰硬皮肤已经恢复如常,只是副作用还没完全过去。姬雪鹿脸不红心不跳地继续哄人:“吃了药马上好了。”

“麻烦你们了。”

“没有没有,”女人松开捂着小孩眼睛的手,笑了笑,有些担忧:“你们这次来,是不是……抢回基地的?”

姬雪鹿没有否认。

“我家男人出去找食物了,后半夜就会回来,我们以前在基地的时候,他做过工,对主楼很熟悉,你们可以问他。”

姬雪鹿眼睛一亮:“多谢!”

意外之喜啊。

就在这时,小孩亮晶晶的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她,肚子咕咕叫了几声,但他好像习惯了似的一边吃着手指一边可爱地笑呵呵道:“姐姐,你好漂亮!”

姬雪鹿失笑,将手背在身后,拿出了两个面包递给母子二人,又温柔地摸了摸小孩的脑袋,笑眯眯道:“谢谢,你真有眼光。”

作者有话要说:  妈呀,生死时速

赶在最后码出来了

深夜等更辛苦啦宝贝们!

么么啾!感谢在2021-08-18 22:59:59~2021-08-19 23:52:4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49497545 57瓶;50487481、耶耶耶耶耶耶耶晔 15瓶;38915357 10瓶;壹七、桦桦桦、53606287、(●●) 5瓶;小姐姐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