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和四个顶流组队求生后[无限] > 第35章 行尸走肉(8)

第35章 行尸走肉(8)


情况不是很妙啊。

而且与此同时, 游戏系统提示音也后知后觉地响起:[叮——恭喜玩家姬雪鹿、南熙永触发个人支线任务:拯救珍爱市流民]

他们对此并不意外,只是此时分不出心来考虑这个东西。

刚被围住,三辆车里便有几个戴着同款头巾的男人探出车顶架着枪围着扫射两人的车, 所幸这辆装甲车的外壳过硬, 防弹玻璃也给力,姬雪鹿二话不说抄起火箭筒炸了一辆。

另外两辆车反应很快地闪躲开, 同样拿出了类似的便携火箭筒。

【卧槽,敌方装备够硬啊】

【姬佬武器优势是不是要没了】

【不至于吧,人家军火齐全不限量】

【等等,我没看错吧, 南总手指是不是有点变颜色了??】

姬雪鹿一边缩回车内操控着车顶架着的重机枪火力压制争取时间, 一边看向南熙永:“你车技怎么样?能甩开他们吗?”

“一般。不过可以尝试。”

南熙永沉着脸冷静且专注地回答,手上动作一刻没停, 一个漂移大拐弯躲过了一枚火箭炮, 但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 她总觉得面无表情的南熙永像是在忍耐着什么一样。

“靠你了!”姬雪鹿皱了皱眉, 压下心里的担忧从车窗朝外扔了好几颗手榴弹, 又将火箭筒探出去和他们对轰。

相比之下, 对方的弹药资源可能有限,一炮没中过后便束手束脚, 不敢轻易开炮, 像是害怕打空浪费弹药。姬雪鹿发现这一点后就一点也不客气了——

她是狂轰滥炸派, 准头也就随缘水平,手感来了百步穿杨,感觉不到位全部白给。但她关键时刻没掉过链子,如果不是顾忌着周围的建筑物,她早就让他们尝一尝社会的险恶了。

调整好方位, 确认不会波及旁边的建筑,姬雪鹿扛着火箭筒跟不要钱一样连放几发——震天动地的爆炸声和火光烟雾中,一辆车翻了,剩下一辆被炸得到处都是深坑碎块的公路拦住,两人趁此机会油门踩底逃之夭夭。

感觉到已经将他们甩了很远,两人这才松了一口气,同时开口:

“你哪里不舒服?”

“我有点不对劲……”

一直强忍着身体的异动认真开车的南熙永额头渗出冷汗,忽然一个急刹将装甲车停在路边,他极力忍耐着痛苦把头一仰用力抵在靠座上,艰难地喘着气,修长的脖颈处紧绷着,青筋暴起。

姬雪鹿也吓了一跳,赶紧收起装甲车一把将南熙永扛起来冲进附近的居民楼,她随手撞开一间屋子进去重新锁好门,找到卧室将对方小心翼翼放在床上平躺着。

卧室的窗被厚厚的窗帘和被褥堵住,看起来是不透光的,姬雪鹿赶紧拿出手电充当光源,焦急地开始检查他的身体:

“哪里受伤了?”

“手脚……动不了。”

虽然之前有不好的预感,但在车上时她忙着开炮反击和侦查四周,竟然没有及时发现队友身体上的变化。

姬雪鹿赶紧抓起他的两只手,轻轻脱下他漏了手指的手套,发现南熙永之前被肉条钻过的那只手不知何时变得灰硬斑驳起来,有鼓鼓囊囊的烂疮和囊肿,她带着手套,只能感觉触感变得很硬很怪异,轻轻一碰便裂开了一道口子。

她猛的愣住:这?!

豁了口子的地方并没有血液流出,皮肤像皮革似的裂开,露出下面紫黑稀烂的软肉。姬雪鹿努力保持着冷静一把撕开他的袖子,这种变化已经蔓延到了整条手臂。

朝他大腿处望去,那块破损的衣料下露出的皮肤和手臂的状况如出一辙。

“怎么会这样……”

不是喂他吃过解毒药丸吗?

最糟糕的是,副本开始前他们分药丸的时候,因为考虑到覃果的致命弱点,她只留了一颗解毒药丸在身上,其他的都给覃果了。

南熙永受伤后,姬雪鹿把身上的药丸都给他吃了,而他自己身上带的也不过是治疗骨伤和肉伤的药丸……而且他的变化,让人不得不往最坏的方向猜想。

……丧尸感染。

姬雪鹿瞬间如坠冰窟。

“对不起。”

南熙永嘶哑的声音响起。

“你没有对不起谁,会没事的。”

嘴上这样安慰着,但姬雪鹿还是不免心乱如麻,之前那颗解毒药丸也不过起了延缓感染的作用,但根本拖不了多久,药效耗完后感染速度飞快,甚至在她思索的这么几息功夫,已经蔓延到肩膀。

这吓得她赶紧掏出南熙永身上治疗肉伤的药丸给他吞下,而这时他皮肤上的烂疮和裂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但灰硬干皱依旧……这他妈治标不治本啊艹!

姬雪鹿意识到以他们目前的手段是没办法解决这个问题的,她强自冷静下来开始迅速翻找系统商城的相关药物——商城里的商品很多,所幸可以搜索,在各种天价药品中,她很快找到了一支专业对口的药剂:

『丧尸病毒药剂——专治感染一支起效』

『售价:200积分』

她一看,还好,她虽然买不起,但南熙永买得起啊!他有六百多积分呢!

然而下一秒,页面又弹出一个提示。

『购买权限:b级』

姬雪鹿:?

你妈的奸商!!

她忍不住狠狠骂了一声,脑子里却在飞速想着应对方法,南熙永可以消耗500积分升b级,那么剩下的103分加上他原本的积分也不够……但加上她剩的积分,刚刚好。

怎么就这么巧?

这一天过的,真是多灾多难,而此刻南熙永甚至有点意识涣散的迹象,姬雪鹿赶紧撑住他眼皮:“别睡别睡!”

他紧皱着眉头咬紧牙关,冷汗涔涔,姬雪鹿没办法,只好控制住力气扬手扇了他一个巴掌,“啪”的一声清脆的响,让他本来混沌的意识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

南熙永:“……”

所以,这和覃果受过的头槌相比,还是要温柔一点的对吧?

“赶紧升级才有权限从商城买药,”姬雪鹿一把将他抱起来让他上半身靠在床头,赶紧解释,“说不了那么多,照我说的做就行。”

“现在,先把我身上的积分拿过去,不然你买不起。”

南熙永一怔,眼睛微微瞪大。

团队之间资源可以共用没错,但个人积分却是不能自由流通的,把她积分拿过来的意思就是……打她。

这怎么下得了手?

姬雪鹿却暴躁地催促:“麻溜点!我可不想一来副本就折一个队友!”

于是南熙永沉默着,不轻不重地打了她一拳,这一下,姬雪鹿立马看到个人页面上少了两个积分。就这?她不痛不痒地赶紧凑上来,焦急地吩咐:“你使劲打,情况不等人啊!”

就这两分两分的,等他慢慢打完黄花菜都凉了!姬雪鹿急得满头大汗,因为那灰硬痕迹已经蔓延到了他英挺的脸颊上。

是不是这家伙太虚弱使不了劲?

姬雪鹿心一横,抽出一把匕首放在他手心让他握紧,温热柔软的小手带着他的手腕,二话不说就往自己小臂上扎了一刀。

南熙永呼吸一凝:“雪鹿?!”

这一下,积分瞬间清零。姬雪鹿深吸一口气,仿佛被扎的不是自己一样冷着脸吩咐:“快,升级,买丧尸病毒药剂。”

顺着她的指示打开页面,甚至在他没力气抬起手时,是姬雪鹿拉着他的手指有条不紊地操作。少女的手很小,沾着艳红的血滴而显得更加白皙,娇嫩柔软,却又那么坚定,给人以无限的安全感。

有这样的人在身边,好像什么危险都不用担心……因为她会解决掉的。

她会尽全力保护同伴。

怪不得金利微这么黏她。

成功购买了药剂,两人俱是倾家荡产,南熙永愣着神,下意识用利益来衡量评价这件事——升了级又有药剂治疗伤势,受益的好像只有他自己,姬雪鹿不仅贡献积分还平白多了个伤口,怎么看都血亏。

说实话,身为队长,他这样的队友也是可以踢掉的,但即使这种情况下,她也选择如此掏心掏肺的对他这个拖后腿的人吗?南熙永神色复杂地看着她,内心百感交集。

此时神色紧绷的姬雪鹿终于松了一口气的样子,眉目间的暴躁和焦急都渐渐平息下来,本就漂亮无害的小脸露出几分柔软。

可她手上的动作却一点也不温柔,霸道地掐着南熙永的下巴一边面无表情地让他“张嘴”,一边将那支小小的药剂一股脑灌进他喉咙里。

南熙永:努力微笑jpg

————

金利微快累死了。

和恩人通讯之后不久,追他的那只瘦长鬼影便循着枪声找了过来,把他吓得够呛,在一边狼狈逃亡一边举枪反击的过程中,他密集的枪响引来了更多的丧尸。

他跑得快,体力好,动作也灵活,再加上有可以反击的武器和自家恩人给的意念支撑,金利微硬是一个人挺了两个小时。

他被追的在楼里反复横跳爬上爬下,不知不觉后面已经跟了一大堆丧尸。

所幸在千钧一发之际,两个队友像天神一样降临,特别是覃果,一个让牛顿按不住棺材板的飞踢酷帅地踹走了朝他扑过来的大嘴丧尸,一把将他拎起来一起逃跑。

没翻盘反击不因为别的。

主要是金利微引来的丧尸太多了:d

三人慌不择路闯进了一个奇怪的走廊,他们正纳闷那些丧尸为啥顿了顿没有追上来,结果一拐弯撞上了一个邪门到家的鬼东西。

容珍吓得原地起飞:“啊啊啊啊啊!”

绕是胆大如覃果也忍不住一阵恶寒。

其他丧尸就算再怎么奇形怪状,都还残留着基本的人类轮廓,但面前这玩意儿更像个怪物,它上身脂肪层层叠叠格外肥硕,而恐怖骇人的下半身竟然紧攒着无数黏腻腥滑的触手。

就像个倒长的巨型海葵。

【是“海葵”,咬了南总那个】

【我他妈san值狂掉,噩梦素材√】

【卧槽老公离这玩意儿远点啊啊啊】

没有时间逃跑,无数触手闪电一般伸出卷向他们,除非是姬雪鹿那种拔山扛鼎的巨力,不然这怪物触手的力道普通人是没有办法抵抗的,如果被缠上一拖一个准。

而三人里,最先反应过来的竟然是金利微,他沉着脸第一时间发现了丧尸的致命点,想也没想就迅速抬起枪打在那东西的胸口,几乎是条件反射了。

那里有一块突兀的正常皮肤。

触手速度再快也快不过子弹。

只是那些蠕动交缠的让人头皮发麻的触手和丧尸一起停止舞动时,巨型的“海葵”里又窜出许多水蛭一般的肉条飞快弹起砸向他们。

【梅开二度】

【敲你妈敲你妈,平生最讨厌虫子】

“卧槽!”

这东西速度太快,体积小数量多,覃果反手把容珍和金利微推出很远,在这些肉条密密麻麻地扑向自己时就近扔了两颗手榴弹在原地,躲也没躲,把自己和肉条一起炸了。

【啊这,我他妈人都看傻了】

【猛还是小覃猛,太莽了吧】

【铁皇nb我只说亿次】

巨大的爆炸中,毫发无损的覃果被炸飞了出来重重摔在地上,浑身变得黑黢黢,衣服也破破烂烂的,他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而起,仔细检查身体,发现果然还有几条幸存的扒拉在他皮肤上拼命蠕动,像是想钻进皮肉里。

笑死,根本钻不动。

“咦……”覃果万分嫌弃地皱巴着灰仆仆的俊脸,鸡皮疙瘩都要掉一地了,他果断抽出匕首就往身上扎,把几个肉条扎得串成一串举在手里,有些孩子气地盯着匕首恨恨道:“敢咬我,信不信把你们做成烤串?”

容珍苍白着脸捂嘴干呕。

“呕……求你别拿吃的类比。”

【可是烤串又做错了什么呢】

【呜儿子好可爱,威胁虫子是什么傻宝宝呜呜,串串算什么,只要是宝贝烤的妈妈都……呕呕呕[妈不下去了jpg]】

【覃果谢谢你,让十年路边摊爱好者今天戒掉烤串[双手祈福jpg]】

“明明丧尸都死了,为什么这东西还会弹出来?”覃果疑惑地摸摸下巴,这才是他串起这鬼东西的原因,他将匕首怼到金利微面前,双眼亮晶晶地看向他。

金利微:“……”

带着手套的手指飞快地点了点。

脑中浮现出说明。

『这是一只丧尸分母的寄生体。被寄生的人或者动物会变成高级丧尸。ps:被丧尸抓伤或体/液感染会变成低级丧尸。』

什么是丧尸分母?

『丧尸分母,即丧尸感染源母体的分支,攻击力中,无特异能力,分母是低一级的母体,拥有少量寄生体。』

金利微将鉴定结果一字一句转述给队友。与此同时,系统提示音响起:

[叮——恭喜玩家容珍、覃果、金利微触发个人支线任务:找出珍爱市丧尸感染源母体并销毁]

作者有话要说:  嘶,感觉这个副本会比前面的长,总结一下就是:熬夜总冠军的受难史(bushi)

嘿嘿,宝贝们要不要收藏一下专栏和预收呀[羞涩勾引jpg]

o

么么啾感谢在2021-08-17 23:35:55~2021-08-18 22:59:5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蔷薇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盈盈 30瓶;越太初 10瓶;47655579、40686055 2瓶;飞鹤桑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