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和四个顶流组队求生后[无限] > 第33章 行尸走肉(6)

第33章 行尸走肉(6)


“恩人!!”

“我, 我落单了……”

金利微的声音急促而颤抖,说的话有些语无伦次颠三倒四:“有东西追我……很恐怖,这里很黑、我把手环弄丢了……你还找得到我吗?”

通讯另一端的人耐心听着他的话, 闻言顿了顿, 随即坚定地开口:“如果你是真的金利微,不管怎样我都会找到你。”

……真的金利微?

什么意思, 有人冒充他?

金利微呆呆地张了张嘴,一瞬间不知该作何反应,耳边的少女声音严肃又疏离,冷得吓人, 仿佛他只是个陌生人:“听着, 我们都被分开了,目前定位显示你和容珍覃果在一起, 可你说你落单了。”

一瞬间, 金利微心里哇凉哇凉的。

熟悉的惊悸感又来了。

如果没出差错, 那么接通金利微耳频的是手环上显示的、多余而微弱的黄色光点。

如果两个一强一弱的同色光点是因为手环和耳机散落两地的话, 那就可以解释了。只是两个金利微, 到底谁真谁假?

“给你三十秒, 让我相信你是真的。”

“恩人……你还记得吗?”金利微双眼发红,少女声音中的防备与疏离让他无比恐慌, 就像自己突然变成了飘摇风雨中的无根浮萍一样, 格外无助和害怕, “进入游戏的第一天我们就结伴了……”

“我比他们都先遇见你。”

“我们一起闯出图书馆,你背着弹箱的样子超级帅。那天晚上,你给了我一块巧克力……很甜很甜,是世界上最好吃的巧克力。”

“我喜欢你把手枪上膛的声音,特别有安全感, 只要靠在你身边我就能睡的很熟……”

“恩人,雪鹿,”金利微还是忍不住哭了,像只被遗弃的小狗一样哀切地微微抽噎着,声音梗塞可怜,一颤一颤,“我怕丧尸,也怕黑,但我最害怕现在。”

“害怕你认不出我,不要我了。”

其实在他说出前两句话的时候姬雪鹿就信了一大半,巧克力更是只有他们两个才知道的小细节,他不说姬雪鹿都想不起来,一听他最后带了哭腔的声音,姬雪鹿忍不住心里一揪,终于软化下来:

“好了,别怕。”

“我会来找你的,在那之前保护好自己,知道吗?”她的声音恢复了金利微熟悉的温软、接纳与可靠,让他拔凉的心瞬间回暖了。

金利微用力点头:“嗯嗯!”

而在姬雪鹿的声音停顿下来后,耳机那边传来一阵要命的噪音,像是什么巨物沉重的撞击,其中还夹杂着刺耳的枪声和南熙永激动的惊呼。

“这玩意怎么打不死?!”

金利微闻言浑身一震,赶紧开口急不可耐地将自己获得的消息告诉他们:“哥!这里的丧尸能说话能再生,还可能有特异能力!它们的致命点是身上那块正常皮肤!”

耳机那边再次传来了混乱的摸爬滚打的打斗声,光是听声音就能知道战况之激烈。

通讯没有挂断,而拨通的两人却忽然陷入战斗,再也无暇回应耳机中同伴的话。

那只壁虎一样四肢并用在墙上到处乱爬的丧尸是突然出现的,勉强能看出是个成年男人的体型,脑袋上的五官已经扭曲地糊成一团,看不清哪里是哪里,格外恶心。

它速度极快,两人甚至来不及抬枪,姬雪鹿刚和金利微说完话,察觉到危险时她下意识抬起胳膊反手就是一拳,一下打碎了丧尸的脑袋将它打飞出去,南熙永也赶紧抓住这个空当补了很多枪。

然而那个怪物刚落地便迅速弹起,碎成几瓣的脑壳像是有生命的花瓣一样飞快地自动合拢起来,一眨眼的功夫就恢复如常。

他们人都看傻了。

在听到金利微急促的提醒时,两人十分震惊,只来得及在心里暗骂卧槽,因为下一秒这玩意儿已经迅速朝他们扑过来了。丧尸高高跃起,极度张开的四肢就像某种节肢昆虫,令人毛骨悚然。

姬雪鹿一把推开南熙永,瞬间一个高抬腿横扫踢中丧尸的脑袋,在丧尸再次飞出去时她主动出击,等它重重摔在地上后一个泰山压顶狠狠跃起踩在对方脊背上,耳边响起噼里啪啦的骨头碎裂声。

之后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徒手撕下了试图攻击她的丧尸的四肢,又摘蘑菇一样一把拧掉了它的脑袋。

趁它再生的空隙,姬雪鹿的双眼不停梭巡,被她死死踩住的肉块疯狂地挣扎蠕动,姬雪鹿不耐烦地狠狠往它身上砸了几个大洞,因为没看到有哪块露出来的皮肤是正常的,她又一把将丧尸身上破破烂烂的衣服扒掉了。

第一次看姬雪鹿用如此生猛而血腥的攻击方式,南熙永目瞪口呆。

暴力地将这东西翻了个身,一边蛮力镇压一边寻找,姬雪鹿脸色微沉,“身上没有!找找是不是在我撕下来的手脚上?”

南熙永闻言赶紧去捉那几条离了身体还四处乱爬精力无限的四肢,他运气不错,一把捉住了一条腿,在丧尸的脚心处找到了一块不同于丧尸皮的人类肌肤。

“鬼东西,真会藏!”

南熙永甚至还被那条不停挣扎的断腿踹中了脸,他脸色瞬间黑得吓人,抬手毫不犹豫地一枪打穿脚心。随着枪声响起,刚刚还拼命挣扎反抗的丧尸和它零零碎碎的身体部分像被按了暂停键一样突然静止了。

“这里的丧尸都这么难搞?”

姬雪鹿和南熙永对视一眼,脸色都不好看,这里是末日丧尸副本没错吧,可他们不仅要和装备精良的敌对团伙抢回地盘拯救珍爱市,还要应付这种级别的丧尸……

而且照南熙永的分析,拯救珍爱市不仅需要打败敌方组织抢回城市管辖权,大概还需要拯救珍爱市幸存的流民,剿灭全城丧尸甚至找出丧尸感染源并销毁。

不能使用飞机,会被敌方击落;不能大肆轰炸……这与他们的任务相悖,不顾一切的火力轰炸或许能一举消灭敌方和丧尸,但那样的结果只会使珍爱市化为一片废墟。

如果城市不复存在,

那何谈拯救。

我方手段被压制。

敌暗我明,敌众我寡,敌强我弱,敌聚我散。其中还不包括副本一开始的卧底、分散各地的队友、其余不知阵营的玩家、丧尸的特异能力、敌方未知的强大以及各种信息不透明带来的阻碍。

这副本,难度铁定有s级。

两人思索间,已经又配合着弄死了两头丧尸。之前他们的降落伞被一阵阴风一刮,原本应该安稳落地的两人硬是被吹的挂在某栋居民楼的阳台上。大概有十几层楼的样子,他们就这么被降落伞缠住吊在了半空。

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爬上阳台进入了房间,他们一边不停地拨通讯一边探险似的在居民楼里游荡,接通了金利微后遇见第一只丧尸,接下来他们就跟捅了丧尸窝一样,一只又一只接踵而至,让人防不胜防。

这些奇形怪状的丧尸非常难缠,他们才停下战斗稍微松了一口气,下一秒周围便传来怪异的黏腻声音,像是什么沉重湿润的软体动物在地上蠕动爬行的声音。

两人瞬间头皮发麻。

南熙永并肩走在姬雪鹿身旁,他只来得及察觉到军靴被什么东西挡了下,连眼睛都来不及眨便被一股巨大的力猛的拽住脚重重摔在地上,脑袋狠磕在坚硬地板上让他感到一阵头晕眼花天旋地转,毫无反抗之力地被向后拖行。

身旁的姬雪鹿反应迅速,一个饿虎扑食扒拉住被拖行了几米的南熙永,双手截住他的腰身,双腿分开抵住两边的墙壁,激烈的拖行瞬间停止,两方巨力僵持不下,南熙永感觉自己快被扯成两半,痛苦地闷哼一声。

姬雪鹿改为单手揽住他,另一只手拿起冲锋枪对着那根缠住同伴脚腕的触手一阵扫射。

那根粗壮湿黏的触手猛的一松,姬雪鹿眼疾手快一把将南熙永扯出来一甩,一米九的大块头被她轻轻松松地往后扔了两三米。

瞬息之后,触手卷土重来,卷住站直身体的少女纤细的腰身。

这次还没等它使力,姬雪鹿便反客为主抱住了那根触手,脚步一撤纤腰一扭,顺手把触手往肩上一抗,巨力形成,一下子就把那坨藏在门后黑暗中的庞然大物扯了出来。

“卧槽!!”

那坨东西简直不像个正经丧尸了,它有着某国相扑选手一样肥硕丑陋的上身,而恐怖骇人的下身竟然像颗倒长的巨型海葵一样紧攒着无数黏腻触手。

头皮都快炸开花了。

所幸这鬼东西的弱点十分显眼,她咬牙冲南熙永喊:“快,心脏的位置!!”

连续密集的枪声响起。

只是这次,“海葵”倒是和丧尸一起没了动静,但它下身紧攥的触手丛中居然飞快蠕动着爬出了许多巴掌那么大的、像水蛭一样的奇怪肉条,灵活地朝他们爬过来。

姬雪鹿暴躁道:“还有完没完!”

这东西太过滑不溜手,两人一边跑一边往后面扔了几颗手榴弹,巨大的爆炸声过后,还是有两条幸存下来飞快弹起砸向两人。

不过比起姬雪鹿,“它们”似乎更加偏爱高大强壮的南熙永,有一条正朝他面门砸来,南熙永下意识伸手一挡,那玩意儿瞬间紧紧扒在他小臂上,跟钻头一样往他皮肉里钻。

手臂和大腿同时传来一阵尖锐的剧痛。

“啊!!”

“该死!”姬雪鹿一看这情形吓得后背一紧,那肉条正拼命地往他身体里钻,这么一眨眼的功夫已经完全钻进去了,鼓鼓地在皮下蠕动着要朝更深处钻去,几乎要把他皮肤撑破。

根本来不及给他们时间反应。

姬雪鹿辣手催花地一把抽出匕首狠狠地扎进他小臂,将南熙永的小臂连同那条蠕动的怪虫一起钉在了地板上,在对方惨痛的声音里,她硬着头皮扒出另一把匕首。

钉住的肉条暂时动弹不得,她首要处理的是大腿上那个……这东西一眨眼便完全钻进了肉里,再拖延哪怕一秒钟,它都会火速钻进腹腔,那时后果不堪设想。

“给我忍住!!”

姬雪鹿用力深吸一口气,逼迫自己狠下心用力扎进他大腿处蠕动的肉,狠狠一刺一挑一剜,动作飞快,一气呵成地将那条怪虫连同一大块肉一起割了出来狠狠钉在地上。

不出意料,南熙永已经痛晕了。

她迅速拿出止血药粉和大堆止血棉按压住巨大的伤口,然后用同样的方法处理了他小臂处那条虫——她的手都在颤抖,连气都不敢喘,痛晕过去的南熙永被如出一辙的剧痛又痛醒了,见他恢复意识,姬雪鹿迅速拿出一颗药丸喂给他。

南熙永艰难地吞咽了一下。

系统商城的药丸药效很快,手臂和大腿上深可见骨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热愈合。等两人挺过生死时速反应过来时,俱是脸色惨白满头大汗。

伤口很快恢复如初,只有两把匕首钉住的血肉模糊的肉块和怪虫尸体昭示着刚才的情况是怎样凶险与惊心动魄。

谁知道这鬼东西有没有带点丧尸病毒什么的,姬雪鹿犹不放心,又喂了南熙永一颗解毒药丸。

想起刚才狠辣的操作和南熙永的惨叫,姬雪鹿后知后觉地感觉十分愧疚与抱歉:“对,对不起……”

回答她的是南熙永一个用力的拥抱。

他轻柔又宽慰地拍了拍姬雪鹿的背,声音虚弱又嘶哑:“……雪鹿,谢谢。”

是我该道谢才对。

这才进游戏多久,南熙永已经两次和死神擦肩而过了。

两人已经完全把通讯一事忘在脑后。

早在两人拨通讯连接到金利微之时,他们之间的对话,远在另一方的容珍和覃果也同样能听到,两人的心情可谓一言难尽。

好家伙。

他俩被唬得彻彻底底。

还没等他俩拆穿假金利微,对方却很是敏锐地察觉到自己可能露馅了,反倒先下手为强,趁两人不备给了覃果一个背刺。

然后他手中的刀,崩断了。

假金利微:?

覃果笑嘻嘻地回过头一把拽住他的手,不痛不痒道:“傻了吧?”

然后抬手暴揍了对方一顿。

通讯一直没有挂断,姬雪鹿和南熙永那边战况激烈,而落单被丧尸追的金利微也一样不容乐观。全场最安全的竟然是有着三个卧底的容珍&覃果选手。

两人仔细斟酌了一下,还是决定不能眼睁睁看着同伴陷入险境。姬雪鹿实力过硬不用太过忧心,他们准备先去拯救落单的小伙伴。

……撑住啊小金!

就在此时,耳中电流声一响,来自姬雪鹿和南熙永那边的耳频,断开了。

容珍&覃果:?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副本

写着写着感觉来了哈哈

o

么么啾感谢在2021-08-15 23:26:55~2021-08-16 19:28:5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43043650 2个;德云社小可爱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50406136 20瓶;pj 14瓶;lll_yii 10瓶;荔枝 2瓶;不夜酱~、43043650、rjj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