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和四个顶流组队求生后[无限] > 第32章 行尸走肉(5)

第32章 行尸走肉(5)


金利微被浑身的刺痛唤醒的时候, 他第一时间感觉到了周围的不对劲……陌生的地方,奇怪的声响,周边空无一人。

他明明记得, 失去意识的前一秒, 他还和队友们并肩站在一起准备传送下一个副本,结果现在一睁眼, 给他整懵了。

……他落单了。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太阳落山的昏沉与迷暗把这座废弃的都市变得像一个充满未知的巨大迷宫,让深陷其中的人感觉无比的渺小与无力。

特别是当人孤立无援的时候,那种迷惘和恐惧会无限放大。

金利微怕黑,

而此时天差不多黑了。

唯一能唤醒他迟钝的脑子与身体的就是渐渐朝他围拢来的不明生物, 他看不太清, 只知道拔腿夺命狂奔,他不知疲倦一样跑了很久很远, 直到完全把追他的东西甩掉。

他冲进一座建筑, 求生欲支撑着他一口气爬了不知道多少层楼, 随便冲进一间房间, 他忽然眼前一黑又失去了知觉。

再次醒来时,

入目皆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瞳孔地震五秒钟, 金利微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而起,打开了装配的手电, 此时系统提示音和团队页面弹出的信息同时响起, 金利微耐着性子查看完毕, 同时心里一凉。

末日,丧尸,角色扮演。

游戏一如既往的会玩儿。

呜呜呜最坏的果然还是只有一个人啊!压下心里六神无主的慌乱,他下意识举起手腕想查看队友的位置,一看就傻了眼。

手环呢?!

他这么大一个手环呢?

金利微有些慌神, 赶紧围着自己醒来这个房间团团找了好几圈,一无所获。说不定是在狼狈混乱的逃亡路中丢失了。

他瞬间脸色惨白。

他把手环弄丢了……无法查看位置无法拨出通讯,恩人找不到他了!金利微愣在原地,自己把自己吓出一头冷汗。

直到微颤的手指摸到耳中安然无恙的单侧耳机,他才稍稍安了下心。虽然没有了手环,但恩人发现他不在后肯定会联系他的。

耳机光是接讯还是可以的。

没事没事,现在要做的就是待在原地等恩人开着飞机来找他。金利微想了想,重新坐了下来,乖乖捧着手电抱着双膝缩在墙角。

一安静下来,周围各种细小又微弱的奇怪声响不停地刺激着他的耳膜。

呜,好吓人。

他睁大眼睛默默打量着四周,这屋子像是一间办公室,杂乱无章,墙面上有陈旧发黑的血迹,四周都落满了废弃已久而沉积的一层灰尘。金利微伸出手摸了摸墙壁。

能力发动。

『所思之问(百科&鉴定)』

他脑中随即浮现出几行说明。

『这是珍爱市一栋平平无奇的写字楼,您触摸的是一面平平无奇的墙壁。』

『哦,忘了说,您现在所坐的角落曾有一具尸体放了一个月。』

“这种话应该先说!!”

金利微像根弹簧一样一个激灵弹起来,惊魂未定,浑身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嘻嘻,抱歉』

金利微:“……”妈的。

连自身的能力也欺负他qaq

这回他是不敢坐了,金利微抱紧姬雪鹿配给他的冲锋枪慢吞吞地走到窗边,举着手电往外看。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整座摩登城市没有一丝灯光,死气笼罩,他手中的光束像刺破黑暗的利剑,格外突兀。

手电照得很远,让金利微看清了街上三三两两的、游魂一样缓慢游移着的东西。

它们姿态各异,有的佝偻扭曲,有的肥硕笨重,有的像瘦长鬼影,和僵尸一样或灰硬干皱或斑驳囊肿的皮肤,唯一的共同点是能勉强看出曾经是人。

虽然已经完全丧失了作为人的灵魂。

到了夜晚,它们好像也不是很活跃,动作缓慢沉重又有气无力,只是它们对光线却很敏感的样子,顺着光束,一下子机械地拧过脑袋齐刷刷地往金利微的方向看来。

妈呀!

金利微吓得差点把手电扔了。

再看一眼,街上那几个丧尸已经往这个方向聚集过来了,颇有要上来一探究竟的架势。那个瘦长鬼影一样的丧尸甚至瞬间一跃六七米扒拉在了写字楼外的墙上,一眨眼的功夫就爬了两层楼。

卧槽!这丧尸属蜘蛛的?!

他吓得心尖一颤,手忙脚乱地赶紧关掉手电,带上夜视镜,黑暗与死寂中,自己紧张急促的心跳又重又响,像是在耳边跳动一般。

金利微暗骂自己鲁莽,手心已经出了汗,冰冷又黏腻,但此刻留在原地坐以待毙显然不是办法,他只好深吸一口气给自己打气鼓劲,抱着枪硬着头皮夺门而出。

写字楼的结构并不复杂,不用说也知道电梯无法使用,他很快找到了楼梯间,伸手推开了楼梯间的门,发出吱呀一声响。

与此同时,脑中的说明划过。

『您刚刚爬过的平平无奇的写字楼楼梯间——在您之前,它已经一年没有使用过了。』

也就是说,丧尸们不会走楼梯间?

金利微心里一动。

『正经丧尸谁走楼梯间啊』

没理会脑中的吐槽,他屏住气一猛子往下冲。因为后面真的有洪水猛兽在追,金利微迈开长腿三步作两步,跑一半便迫不及待伸手撑着栏杆矫健一跳,身体轻盈有力,瞬间跳到下一层楼梯,速度飞快。

逃逃逃!

不能被追上!

金利微脑子里只有这一个想法,他浑身的肌肉都绷紧了,不知道往下冲了多少层,他忽然想起什么一样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

等等,街上的丧尸不一定比楼内少啊,他这么贸然跑出去岂不是羊入虎口?

这里是六楼。金利微停顿了一下,迟疑地推开了这层的楼梯间门,他警惕地探出脑袋四处观察了一下。这里很安静,没看见什么奇怪的东西,他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

正打算随便找个什么地方躲一躲,他的耳朵却忽然捕捉到了一点微弱的声响,有点像小孩子断断续续的哭声,生病小猫一样细弱,就好似哭累了一样无助又可怜。

当然,这种情况下听见孩子的哭声,按照电影的套路这就是恐怖片标配,金利微感觉自己的头皮都要炸开了。

炮灰死于好奇和话多。

金利微欲哭无泪,扭头就想离开。

而这时,他又听见了一声软软糯糯的微弱童声,带着哭腔:“救命呀……”

金利微浑身一震。

丧尸能说话吗?显然不会吧!

而且他们支线任务是拯救珍爱市,估计是还有幸存的流民需要他们救?可他孤身一人还被丧尸追着呢,要救吗?金利微纠结了两秒,还是咬咬牙下定决心朝声源地摸过去。

一个小孩,如果是人,把他一个人丢在这里肯定活不了多久。就算这种情况下的求救显得很诡异很奇怪,甚至就像个陷阱,但他这个死心眼还是无法放弃那一丝微弱的可能。

如果是假的就机枪制裁。

金利微在心里安慰自己。

离声源地越近,哭声就越清晰,时不时一声微弱的“救命呀”、“妈妈”,显得格外弱小又揪心。金利微脚步放的极轻,悄无声息,小心翼翼地从窗口一角望进去。

空旷的办公室地上坐着一团小小的孩子,小孩背对着他身体哭的一抽一抽,穿着裹得很严实的、脏兮兮的小熊外衣,三四岁的年纪,唯一露出来的后颈肌肤看起来很柔嫩,就是正常人类的观感,和丧尸皮不是一个感觉。

金利微松了一口气,正想移步走近入口处将小孩救出来,但刚一抬腿,就不小心踩到了一个小东西,摩擦在地上发出微弱的一声响。

不知怎么,金利微身体一僵,忽然感到一阵要命的危机感和不详气息,他下意识抬眼重新看向那个孩子——

小孩瞬间停止了抽动。

毛茸茸的小脑袋猛得180度转了过来,哭声依旧,而那幼小的脸上却挂着灿烂到诡异的笑容,小孩黑黝黝的眼睛瞪得凸了出来,一眨不眨地盯着金利微,冲他一咧嘴。

物理意义上的嘴角裂开咧到了太阳穴,猩红可怖,黏液四溢,小丧尸裂开的脸上灿烂地笑着,哭声依旧可怜:“救命呀……”

“啊啊啊啊啊啊操啊!!”

金利微瞬间寒毛倒竖,如坠冰窟。这一幕冲击性太强差点吓得他魂飞天外,他呼吸猛得一滞,用尽全身力气强迫自己反应过来举起冲锋枪冲那个鬼东西一阵扫射。

【这他娘的丧尸会说话?!】

【操啊吓死爹了,怀里的猫都吓飞了】

【手机吓掉,我嚎得街上声控灯都亮了】

【无意冒犯弹幕护体】

【我将用一个星期来治愈这一幕给我带来的伤害,珍爱生命直播app,再你妈的见】

【妖魔鬼怪快离开急急如律令】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一梭子把小丧尸打成了筛子,可地上那坨东西仍然在不停蠕动着,而被打穿变得血肉模糊的地方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再生。

金利微:???

小丧尸一边飞速再生一边往窗口猛得一跳,像颗小炮弹一样撞碎玻璃冲了出来,金利微条件反射般飞快后撤两步,眼睁睁看那小丧尸四肢并用停在了他刚刚的位置。

这回小丧尸面目更加清晰,面部皮肤斑驳灰皱,和后颈处柔嫩的正常皮肤截然不同。金利微忽然福至心灵,他抬起长腿狠狠地扫了过去,优秀的力道和速度让他的攻击奏效,猛得踢中小丧尸脑袋将它踢飞了。

小丧尸重重落在地上发出一声吨响,那一瞬间,露出了后颈。

金利微眼疾手快抬枪射击。

几枪射中,小丧尸终于一动不动了。

而因为他刚刚鞭腿扫中了小丧尸,触碰条件达成,此时鉴定能力也能够发动,他脑中飞快浮现出说明。

『一只低级幼年丧尸,能说极少量短语。攻击力低,再生力低,无特殊能力。致命点是残留了人类特征的那块皮肤。』

这他妈还再生力低?!

金利微意识到大事不妙……这根本就不是普通的行尸走肉一样的丧尸好吧!就在他六神无主时,耳机里忽然响起了滋滋的电流声,猝不及防地把他吓得一个激灵。

然而下一秒,对他而言如同天籁的少女嗓音从耳机里传来,让他瞬间红了眼眶。

“金利微吗?说话!”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东西不能听bgm……

我自己把自己吓得半死呜呜qaq

深夜等更的宝贝们么么啾

o感谢在2021-08-14 23:13:22~2021-08-15 23:26:5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卜问、栗沅、梨初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归溪 20瓶;w、诗说 10瓶;(●●)、小新想催更 5瓶;倪月、酥鱼不淑女 2瓶;棠雪、不知道说啥好、云梦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