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和四个顶流组队求生后[无限] > 第26章 人间屠宰场(10)

第26章 人间屠宰场(10)


两人热血上头抱着重武器刚冲出去没几步, 又同时有些犹疑地慢了下来。

他们只清楚从仓库到角斗场的路。而此刻破仓而出扭头将角斗场甩在脑后,面对的却是一望无际的屠宰场内部。

往哪儿走来着?

姬雪鹿沉默一秒,立马扭头重新扎进仓库里, 在顺风耳青年那里问了个清楚后才冲出来:“往左边最边上走!”

覃果抬步跟上去, 在姬雪鹿身边冷不丁地问:“你答应了他什么啊?”

“如果没死就回去救他。”

哦,正常,本来在角斗场也答应了他, 说带人就会带的。只是, 回到仓库的话, 免不了要顺便捎上其他所有人,有些麻烦呢……

显然也知道覃果的顾虑,不等他问姬雪鹿就开口告诉他, “不管是天上飞的还是地上跑的, 我的装备不会坐其他人。到时候我们在围墙上炸几个洞, 让他们自己跑。”

躲在仓库里的玩家们什么都不用做,只需坐等他们回来开锁, 而且到时候还有现成的洞可以直接跑出去完成任务, 这也算把胜利的果实摘好喂到他们嘴边了吧。

仁至义尽。

这边覃果也因为姬雪鹿的话荡漾了。

“其他人”的范畴显然不包括队友。覃果不知怎么, 忽然有种与有荣焉的骄傲感, 被彻底划入同一个圈子的认知让那种巨大而隐秘的满足与愉悦又卷土重来。

覃果:嘻嘻,好爽。

天上飞的,武直战斗轰炸机;地上跑的, 坦克步兵装甲车……想着想着, 头铁好战分子覃某就跟身上装了弹簧一样兴奋地直蹦哒,暗示意味十足:“我们跑的能有坦克快吗?”

姬雪鹿挑眉,“想坐?”

他瞪大了圆溜溜的漂亮大眼睛小鸡啄米一样不停点头,脸颊白嫩嫩/奶呼呼的格外可爱, 覃果露出无比迫切又期待的样子冲她卖萌,眼里的光卟灵卟灵差点把她闪瞎。

嘶,这天杀的大帅哥摆着这幅表情去要饭都能要到满汉全席吧。

外表欺骗性太强了。

姬雪鹿显然也抵挡不住:

“坐坦克……也不是不行。”

“耶!”覃果高兴地一蹦三尺高。

“只是,你火箭筒不玩儿了?”

喜新厌旧的男人。

“怎么不玩,等我先放一发!”

啧,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心里这样吐糟着,姬雪鹿还是心念一动,瞬息之间,只在影视作品中见过的巨型装甲坦克万分威武地凭空出现在两人面前。

“哇……”

覃果失神地惊叹着,眼睛都瞪直了。

于是他忽然毫不留恋地把火箭筒还给姬雪鹿,两只爪子不停在坦克上爱不释手地摸来摸去,一脸认真地对她说:“我不玩火箭筒了,我们开坦克吧。”

姬雪鹿:“……”

【《玩》《开 坦 克》】

【跟着姬佬好他妈刺激】

【从副本直播间横跳回来了……我只想说,别的屠宰场是惊悚血腥灾难片/恐怖悬疑探险片/无人生还片,这里是……】

【不按套路出牌狗血爽片】

【我直接在团队直播间买房】

【我已经在官方粉丝吧注册,正式成为光荣的夜总会的一员】

【笑死神tm夜总会】

【今天,我们在夜总会齐聚一堂,光荣成为五位熬总的舞娘/舞郎,隔着屏幕陪熬总一起在副本底线反复横跳螺旋起舞】

【骚遁·群魔乱舞之术】

【妙哇】

【熬夜总冠军快被你们玩坏了hhhh】

【啊啊啊熬总们舞起来!!】

————

另一边。

屠宰场的骚乱正在扩大。

饲主们显然不是第一次应对这样的事情,短暂的摸不着头脑之后,它们迅速锁定了所有项圈失联的地方,开始举着武器追杀镇压。

到处点火的罪魁祸首很快就被锁定了,即使三人再怎么滑不溜手,都逃不了被从四面八方涌过来的饲主追杀的命运。

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这群牲口看起来智商不高的样子,行动起来却出人意料的迅速又高效,南熙永忍不住暗骂一声,连滚带爬地带着队友躲进各种犄角旮旯堪堪避过几头经过的巨猪。

没看错的话,巨猪手里举着的怪兽级别的巨型狼牙棒大铁锤和榔头什么的,上面还挂着猩红黏腻的血迹和碎肉,这他妈是一下子就可以把他们锤成肉泥的程度吧?

避开一次是不幸中的万幸。

毕竟他们的藏身技巧并不高明。

他们根本不敢在藏身之处多加停留,只能硬着头皮继续窜出去赶路,他们已经跑了很久,提心吊胆下三人皆是累的满头大汗,剧烈的喘气让整个气管和肺部像要炸了一样的疼。

长时间高强度的奔跑让每个人的两条腿变得酸痛麻涨,灌了铅一样沉重,他们却根本不敢停下来——一旦憋着的那口气泄了,他们就会瘫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

落在最后的金利微跑的上气不接下气,仍然警惕地时不时将目光扫向后方,忽然他视线一顿,立马将发现的不对劲汇报给打头的南熙永:“呼……哥,那边有几个玩家也往我们这边跑了……”

“等等,不是吧……”

忽然发现了什么,金利微累到涣散的目光忽然一凝,表情渐渐惊恐,他整个人都吓得绷紧了:“我去,哥!他们后边还追着头猪!!”

“什么?!”领头的南熙永赶紧一回头,发现他们右后方果然有几个玩家正满脸惊惧疯了一样拼命往他们这边跑,很明显是想祸水东引——

因为那几人速度飞快,明显体力饱满,而他们三人却是满脸的疲惫与后劲不足,特别是容珍,已经完全是南熙永在拽着跑了。

等跑过他们,同一个方向被甩在后面的南熙永三人就会被巨猪追上,刚好为他们争取了逃跑的时间。

他咬牙切齿地痛骂一声,回头一看血压直线拉满,一股愤怒的气血直往脑袋上冲,他气的头脑发热心跳爆炸,只能强自镇定地指挥着:“往左边跑!”

于是三人默契的一个大拐弯,只能忍痛放弃较为稳妥的靠墙走路线,朝陌生的方向狂奔。照他们这状态,不换路线铁定被追上。

现在只能祈祷那几个人有点良心,别他妈真是打算让他们三个当垫脚石!

然而那一点点微弱的侥幸下一秒就无情熄灭了——因为后面几个玩家见他们急转弯,也跟着转变方向追了过来。

金利微&容珍:???

南熙永只扫了一眼那几张眼熟的脸,额角便瞬间青筋暴起。明明那几个玩家的项圈还是他们帮忙解开的,现在这走位几个意思?

南总心头一阵鬼火起:“艹!!”

那几个玩家连带着吊在后面的巨猪生死时速夺命狂追,巨猪奔跑时沉重的巨响让地面也像地震似的跟着重重颤动,震得人五脏六腑都在抖。而后面那拨妖魔鬼怪和他们的距离肉眼可见地迅速缩短,三人心里一阵绝望。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锦上添花不一定有,雪上加霜却一定不会缺席。

更绝望的来了。

他们重新选择的方面忽然迎面追来一只巨大的、凶相狰狞的变异羊,手里还举着一把削铁如泥的十米长刀。

三人一个急刹车,差点心脏骤停。

正想往另一个方向跑,而那边也追来了几只牲口,最后一个方向,好家伙,屠宰场送死大门敞开欢迎您。

……被包围了。

四面楚歌,无力回天。

三人很难形容自己这一刻是什么心情。

就像是电影里突如其来的慢镜头,一切放大到分毫毕现的危险和恐怖正向你逼近,压倒性的力量将你的生命和尊严反复碾压,你无法反抗,只能在肝胆俱裂的恐惧和绝望中等死。

此时,他们或许还是迷茫更多。

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

甚至连走马灯都来不及闪现。

但还有人此时火冒三丈,怒不可遏。

南熙永紧紧拉住容珍和金利微,脸上闪过了快要失去理智的凶狠,有种孤注一掷的疯狂与决绝:“横竖都是死,和他们拼了!!”

就在三方势力迅速缩小即将把他们围在中心通通缴杀时,视线尽头的地平线忽然传来一阵轰隆隆的巨响与铺天盖地的震动。

三人心里咯噔一下,原本快要停滞的心脏像是忽然注入了强心剂一样狠狠一跳。

一根长长的炮筒率先夺取了他们的视线,追他们的几个玩家有人吓得破了音,几乎魂飞魄散:“卧槽!那他妈是坦克?!”

突兀地出现在视野里的装甲坦克一骑绝尘,所到之处尘土飞扬气势磅礴,钢铁巨物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碾压轰炸着一切挡路之物一往直前,凶悍无比。

紧接着,毁天灭地的炮响一炸,一发炮弹精准地炸死了朝他们奔去的几只牲口。

巨大的冲击力余波将他们震飞。

然而南熙永三人却浑身一个激灵,重重摔在地上后像是不知道疼一样麻利地翻身而起,拔腿就朝坦克的方向狂奔而来,一边跑还一边惊喜欲狂地哭嚎道:“啊啊啊啊雪鹿救命啊!!”

炮声不停,爆炸不止。势不可挡的坦克几下便将远处的牲口炸成了爆米花,所到之处战火纷飞,硝烟四起。

那一瞬间高悬的心落进肚子里的极致安全感,让他们恨不得直接以身相许。

漫天狼藉中,

他们的盖世英雄来了。

而此刻坦克里,刚刚兴奋开炮的覃果脑门上挨了一个直击灵魂的暴栗,此刻正头晕眼花委屈巴巴道:“干嘛打我……”

“打的就是你!”

亲眼看到队友们被余波震飞,姬雪鹿现在仍然一阵后怕,差点吓出一身冷汗。

他们朝这边开来,一路上遇到了不少四散奔逃的玩家,从头到脚一样的脏兮兮的白麻衣看的人眼花缭乱,而在一片混乱中,两人一眼就看到了金利微蓝到荧光鲜亮无比的脑袋。

终于找到了!

两人呼吸凝住一阵狂喜,而覃果一看他们被围住,骂了一声就想也不想地开了炮。

他们第一次坐坦克,开炮更是第一次,准头什么的不敢保证,之前一阵乱炸无所顾忌,但离队友这么近的地方多危险啊!一不小心打歪把他们炸死了怎么办?

这孩子虎死个人。

“我手感很不错的……”覃果抱着脑袋可怜兮兮地反驳,在姬雪鹿黑着脸再次曲起手指的同时讪讪地闭上了嘴。

若不是控制着力气,这小姑娘能两个指头把他脑袋弹飞。

双向奔赴下他们的距离迅速趋零,姬雪鹿推了覃果一把:“快让他们进来。”

覃果动作迅速地爬出去接应,进来时项圈已经消失,露出了焦黑结痂的脖子。等三人连滚带爬地摔进坦克里,姬雪鹿难掩焦急地伸手随便抱住一个,“怎么样,你们没受伤吧?!”

容珍强撑着回答:“没……”

下一秒就晕了。

被她扒拉住的南熙永憋着口气没说话,抿紧唇第一时间将万能开锁器贴在她脖子上帮她解开了项圈,随着“嘀”的一声冰冷的电子音,项圈断成两半落了下去。

呼吸骤然通畅,终于解开束缚的姬雪鹿心里一松,忽然整个人都身心轻盈起来。

像是完成了什么伟大的使命,累极痛极的高大男人终于放松了紧绷的身体,整个人要死不活地瘫软在姬雪鹿怀里动弹不得。

“该不是摔坏了吧……”

三人无一例外通通软倒,表情是如出一辙的既痛苦难耐又安心庆幸,骤然卸了劲之后便昏天黑地的撅了过去。稍微好一点点的金利微也只知道抓住她衣摆稀里糊涂地哭,看那糟糕的状态似乎已经神志不清。

而且没哭几声也嗝得一下撅过去了。

姬雪鹿&覃果:“……”

唉,这可怜见的,辛苦了。

“咱们现在?”

覃果眉目间有些冷凝。

姬雪鹿看着三人这惨样,同样一口气堵在胸口熊熊燃烧,差点给她气笑:“现在,没了项圈它们还能奈我何?全面反击第一步。”

“我一边炸墙一边掩护你,”姬雪鹿将南熙永紧紧攥在手心的万能开锁器抠出来递给他,又将他从头到脚武装了一遍,沉声嘱咐:“出去之后小心点,给他们解了项圈就行,不必多言。”

帮覃果戴好通讯器又理了理垂在他耳后的线,姬雪鹿顺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脸颊,似笑非笑,杀气腾腾:“摸清哪里牲口多就及时反馈,我送它们上西天。”

救一个也是救,救一群也是救。

既然她要将这地方夷为平地,那么势必要先排除无辜的人……不论是玩家还是人类npc,某种意义上来说都是屠宰场的受害者,她不可能没头没脑地将他们一起炸死。

全面反击第一步,排除无辜。

她心念一动,一辆敞篷的轻型野地突击车凭空出现,迷彩的外表狂野的车轮,轻捷机动劲酷无比。

覃果显然非常喜欢,一个蹦哒跳上车将火箭筒扔在一边,兴高采烈地摸了几把,然后在他的驾驶下,突击车像颗发射的小炮弹一样咻得一下冲出老远。

伴随着覃果悠长兴奋的:

“芜湖~~~”

“啊!酷毙啦!!”

“……”

姬雪鹿紧紧跟在他身后。覃果机动灵活,车型小,能很轻便地在各建筑间灵活地钻来钻去,她则耐心等在外面毫不留情地轰炸四处跑出来的巨型牲口。

打完跑出来的牲口,自动填弹机补充弹药,姬雪鹿朝着离这块建筑群最近的围墙根连放几炮,将厚厚的围墙轰出一个能供人出入的大洞。

没过多时,覃果潜入的那块建筑断断续续地跑出了好几拨人,最开始他们没头苍蝇一样惊慌地团团转了几圈,发现墙洞后又争先恐后、一窝蜂地冲了过去。

终于,覃果风驰电掣地冲了出来,骑着车那股潇洒不羁的劲儿简直像是和突击车融为了一体似的,格外得心应手。

耳边通讯器传来覃果的声音。

“我跑出来这块可以了,炸它!”

话音刚落,一连串炮弹精准落地,那块建筑顷刻间化为废墟,不复存在。

于是他们一边在围墙上轰洞,一边给玩家和人类npc项圈解锁,时不时大杀四方,差不多了之后返航去东边角斗场附近的大仓库。

那里大概是最后一拨人。

听着外面昏天黑地的炮声和爆炸声,大仓库里所有玩家噤若寒蝉,团团抱在一起像受惊的鹌鹑一样瑟瑟发抖。

五感出众的青年躺在地上,脸色惨白气若游丝地虚弱道:“就算大佬愿意带我……我也没这个命和他们组队。”力大无比还他娘的军火傍身,他现在已经聋了,谢谢。

身旁的男人体贴地用道具堵住他的耳朵,虽然没啥卵用但聊胜于无。

“幸好还有你们接收我。”

吃狗粮也认了。

青年冲着独木桥上救的那对情侣虚弱地哼唧两声,他本来就孤身一人,正愁单打独斗生存率低呢,而这对情侣也是队友死在了第一天,两人非常爽快地和他组了队。

“他们是真大佬。”女孩感叹。

“哦,说曹操曹操到。”青年浑身一震,随即一个垂死病中惊坐起,拉着他新鲜出炉的队友迎到了仓库门边,远远地朝声源处挥手。

“大……卧槽??”

一声殷切的大佬梗在喉头,视野中存在感十足的坦克差点吓得他们眼珠子都瞪出来了……虽然他听到了那轰隆隆的奇怪震鸣,但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往坦克上想啊!

青年麻木了。

竟然连火箭筒也不是极限嘛……

这不公平的世界!这真的不是氪金氪到满级的玩家来新手村虐菜吗?啊?坦克都他娘出来了,还能不能更离谱一点??

姬雪鹿:能。

覃果一个帅气的漂移逼格满满地出现在三人面前,他轻盈地跳下突击车,顺手给等在仓库门口的三人的项圈解了锁。

青年&情侣:目瞪狗呆jpg

与此同时,突击车和坦克同时消失,覃果一闪身进了仓库,而姬雪鹿与另外三个高大帅气的男人一齐现身,耐心地等在外面。

女孩瞪大眼睛,忽然惊呼一声激动地捂住嘴道:“哦买嘎……容珍?金利微?南总?”她神色恍惚,忽然有些看开了:“这种人物都进游戏了,好像也不那么让人难受了……”

“清醒点,”男人揪了一把女孩的脸,无情道:“你看人家有什么队友。”

女孩:“……”妈的。

覃果动作很迅速,不一会儿就领着一大堆玩家出来了。姬雪鹿神色冷漠又平静,她伸手指向特意为他们轰出的洞,淡淡道:“你们的副本结束了,限时五分钟,从那儿出去。”

玩家们面面相觑,又是震惊又是犹疑,一时竟没人敢动作。反而是青年拽着那对情侣感激不尽地对他们郑重道了谢,然后头也不回爽快地朝墙洞处跑了过去。

见他们安全无虞地钻出了墙洞,又没什么奇怪的动静传来,玩家们这才放下了心,三三两两地道谢后开始逃命。

但也有几个玩家仍然在原地踟蹰不前,看看墙洞又看看他们,一脸挣扎:“那个,我们的个人支线任务……”

“怎么,要我们帮你完成?”

覃果挑眉,露出一丝不耐烦。

“不不不……”

见覃果神色不悦,本来想吞吞吐吐说些什么的几个玩家把嘴一闭,忙不迭的跑了。

主线任务是在屠宰场活过七天。

这是副本任务的最低标准,看起来游戏根本没有考虑过他们能在七天内完成【逃离屠宰场】的支线任务的可能性。

如果没有容珍的bug,那么确实如此。

之前覃果和姬雪鹿分析的是,团队支线任务高于主线任务,即只要优先完成【逃离屠宰场】的团队支线,那么任意在副本其他安全的地方待够七天也算完成主线任务。

可他们忽略了最基础、也最不起眼的一点……刚进这个副本时,游戏系统发布的提示里并没有最关键的限时。

而他们在新手副本时,主线任务下面有着[任务限时]一栏,限时三天,三天一到副本便结束了——而这次他们一看到“七天”这个词,就下意识先入为主地认为这是限时。

其实并不是。

这个副本没有限时。

在南熙永的提示下两人才恍然大悟,逃离屠宰场的那一刻,才是副本的结束。照理说,如果完不成团队支线任务,就算在屠宰场里活过了七天,也无法离开副本。

“同志们……”姬雪鹿望着这个狼藉的屠宰场,忽然咧嘴一笑。

“准备坐轰炸机了吗?”

全面反击第二步,夷为平地。

作者有话要说:  6k肥章来啦!

还有一更,可能将近十二点吧!

么么啾~

o

感谢在2021-08-09 21:07:49~2021-08-10 20:59:4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德云社小可爱、50487481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久居夷陵 20瓶;50487481 13瓶;lll_yii、一只猫猫虫、只想做个小废物、黎羽 10瓶;海蓝时见鲸、箬笙、(●●)、rjj 5瓶;岚殇 2瓶;曼妥思可乐、卫青、民政局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