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和四个顶流组队求生后[无限] > 第22章 人间屠宰场(6)

第22章 人间屠宰场(6)


光看那悬空独木桥大概三层楼高的高度, 普通人摔下去非死即残。但对于各有本事的玩家来说,除非脑袋先着地,不然摔下来也不至于没命。

当然, 前提是没有底下那些阴间玩意儿。什么热碳钉床虫坑硫酸,让人直呼卧槽, 寒毛都要竖成刺猬了, 不幸中的万幸是饲主弄的独木桥还算粗壮, 她该庆幸这些猪羊鸡鸭没让他们直接走钢丝吗?

万万没想到, 还有更骚的。

上场群殴赢了的玩家们纷纷被赶上高高的瞭台排队, 此时玩家们视线与之前居高临下的环形看台上的观众们平齐了, 他们这才看清低处视角局限时没看到的东西——

所有观众手边都多了点什么, 大多是一筐个个都有碗口那么大的石头, 也有的是对它们来说很迷你的一笼弓箭。有饲主把石头和弓箭举在蹄翅中兴致勃勃地反复把玩着,那躁动兴奋的姿态,颇有些跃跃欲试。

玩家们:马萨卡……

突然有饲主忍不住举起一块石头练手似的朝他们投掷了过来, 刚刚好砸到最外围的独木桥后落进了底下的硫酸池里, 石块瞬间被腐蚀殆尽。

“操!这群牲口是想把我们砸下去吧?!”

“我就知道这群b货折磨人的手段一套一套的, 啊啊啊啊老子怎么这么倒霉!”

“等老娘出去, 天天吃它们肉!”

“……”

玩家们瞬间骂骂咧咧地沸腾了起来,夹杂着崩溃的惊叫哭泣与暴躁的脏话。在乱七八糟的嘈杂声中, 姬雪鹿沉默半晌:“我还是太年轻了,低估了这群牲口的变态程度。”

覃果伸手按住姬雪鹿的肩膀,安慰似的拍了拍,他无奈地叹了口气,苦笑道:“……我们的人生,还真是够刺激的。”

【这tm何止是刺激】

“对了,你平衡性怎么样, 恐高吗?”

“还行,蹦极跳伞翼装飞行都玩过,”这些拿命玩儿的、生死夹缝中求刺激的极限运动被他说得轻描淡写,覃果朝瞭台底下随随便便看了一眼,波澜不惊地反问,“那你呢?”

“我……”姬雪鹿用力闭了闭眼,“平衡性是学不会骑自行车的程度,恐高也就一点点。”

她伸手比了个一点点的手势,破天荒地露出了一点不自信的心虚表情。

覃果:“……”

【这手势,姬佬痛失h国市场】

【我从姬佬的指缝中看到了银河系】

【也就亿点点】

“原来你也有不擅长的东西啊,”覃果突然噗嗤一笑,像发现了新世界的大门一样满眼新奇地打量着她,不知为什么还有点微妙的兴奋:“真稀奇~”

姬雪鹿:……?

嘲笑我?

某人在水里瞎扑腾的时候她说啥了嘛?姬雪鹿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这有什么好稀奇的,我没进这破游戏之前每天不是打工就是学习,社会底层小老百姓一个,不擅长的多了去了。”

察觉到少女似有不悦,覃果求生欲很高地弯下腰和她平视,软了声音讨好似的哄道:“我也就是一打游戏的,啥也不会,就胆子大了点。”

“别生气嘛,”覃果笑嘻嘻地轻轻撞了撞姬雪鹿的肩,“我只是突然找回了一点自信哈哈~”

“……”

周围有人看着覃果这种时候还笑得出来,甚至还有心情打情骂俏(bushi),都用看神经病一样的眼神诧异地望着他。

【这心态不就锻炼出来了吗】

【心理素质拿捏了】

【入股双a绝对不亏,过本稳得一批】

骚话没说两句,身后有头巨猪举着鞭子开始催促了,鞭花抽的啪啪作响,场下也同时响起一声穿透性十足的尖锐嘹亮的哨声,象征着新一轮角斗正式开始。

有人不敢尝试,心态崩溃地跳下瞭台,被守在下面的裁判一蹄子捉起随手扔进了火红的碳坑,在众人的惊叫中,那人扑腾了几下竟然冷静下来,安然无恙。

众人:?

那人如履平地一般几下爬出高温骇人的、还冒着火苗的热碳坑,一把鼻涕一把泪地重新爬上瞭台,不敢再往下跳了。

“兄弟nb啊!”

“我也就能控制周身10cm的温度而已……”那人心有余悸,可怜巴巴道:“要是刚刚被扔进钉床我tm直接完蛋呜呜呜!”

“唉,拼一把,万一过去了呢?”

有人安慰他。

在巨猪的催促中,一群玩家迅速分布到四根独木桥的起点处,大多数人都挤在了中间两根独木桥后面,因为两侧的独木桥更容易受到饲主的攻击,而中间两根稍微有两侧的一点遮挡,好歹安全那么一丢丢。

而覃果和姬雪鹿则相反,他们选择的是人最少的那根——独木上不拥挤不密集,这才是提升胜率的正确打开方式。前面只排了几个人,于是他们走到最外侧的独木桥起点。

“我们是并排还是一前一后?”姬雪鹿伸脚踩了踩那根独木,触感怪怪的,树皮光滑无粗糙凸起,比一般的独木桥要容易踩滑一些。

即使宽度勉强够,但独木桥圆弧形的形状其实并不适合两人并排走,但覃果略微沉吟两秒,说道:“一前一后的话,万一出了意外我怕来不及反应,并排吧,我会稳住你的。”

“好。”姬雪鹿点点头,决定信任他。

而他们前面已经有了一对情侣玩家颇有魄力地率先走上了独木桥,一前一后走得很稳,只是手紧紧地牵在一起。

姬雪鹿主动要求走在最外侧,两人对视一眼,同时一只脚踩上了独木桥。覃果伸出右手很自然地一把搂住姬雪鹿的腰,几乎将她整个人都圈在臂弯里。身侧紧紧相贴,薄薄的衣料互相摩挲着,传来对方的温度。

他的手臂说不出的有力和炙热,很稳很紧,坚定沉着,被圈住的瞬间就有种难言的安全感包围过来,让姬雪鹿稍稍松了口气。这时覃果垂下头认真看她,忽然道:“你相信我吗?”

姬雪鹿点点头,“反正死也是一起死。”

就这姿势,一掉就掉俩。

——谁也不用救谁。

覃果闻言一愣,忽然哈哈笑了几声。他胸腔的震动紧贴着传递过来,带着暖意的热度和磁性的声音,把她的心也震得有些奇怪的痒。

“你看起来病的不轻,”姬雪鹿也佩服这人的没心没肺,反正她是提心吊胆地笑不出来,“你再笑,都不用石头砸,后边的人就要忍不住把你推下去了。”

覃果闻言赶紧正色,一抬脚直接走上了独木桥。上桥的瞬间姬雪鹿就感觉自己的脚有一半都悬空了,整个人的重量都被覃果圈在了臂弯里,她吓了一跳,而对方却一步,两步,如履平地,走得非常稳。

他一个人掌握着平衡,姬雪鹿只用脚尖轻轻点地轻飘飘地跟着挪动就行,这种奇异的失重又被人掌控住的感觉让她忍不住心口发慌,所幸很快就平复下来。

注意到姬雪鹿下意识紧紧攥住他胸前衣料一脸紧张的样子,覃果更觉得新奇了,他没头没脑地突然冒出一句:“雪鹿,你腰真细。”

姬雪鹿:“……”

后面的玩家:?

兄弟,人干事?

这种命悬一线的时候都能骚的起来?

话音刚落,几支冷箭应景的“咻咻”破空而来,呼啸生风锐不可当,无情地撕破了两人有些微妙的氛围,覃果没躲,只是身体稳住站定——因为姬雪鹿拿出了防弹盾牌。

弓箭射在盾牌上发出“笃笃”两声钝响便后劲不足地落了下去,冲击力挺大,但可以抗住。

“雪鹿,好厉害。”

姬雪鹿沉默……

感觉这家伙兴致还挺高啊。

“啊!!”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惨叫,好像有人被石头砸中,快要失去平衡掉下去了。

覃果突然一个侧身,眼疾手快地反手抓住了身后人的衣服,连带着姬雪鹿都猝不及防地被整个提起来悬空甩了半圈,吓得惊叫出声。他单手用力拽住那个完全没了着力点的家伙,手背上青筋暴起。

“愣着干嘛,拉一把!”覃果咬牙。

再后面的像是那人同伴的玩家被一瞬间发生的意外吓得傻了眼,被吼了一声后才浑身一激灵,赶忙把那人拉了起来,两人都瘫坐在独木桥上脸色惨白心有余悸地喘粗气。

覃果回过身调整姿势站定身体,还顺便蹲了一下躲过冲着脑袋砸过来的石头。

“差点吓死我了。”

姬雪鹿忍不住埋怨。

刚刚她小声的惊叫覃果也听见了,差点没忍住笑。自从组队以来她总是那么魄力十足,冷静镇定,打起架来又猛又凶势不可挡,遇到危险时仿佛不知道什么是害怕一样总是冲在最前面……

她居然也有这样露出可爱一面的时候啊。覃果突然意识到,她也只是个小姑娘。像是发现了什么秘密,他心里忽然有种隐秘难言的愉悦,笑嘻嘻道:“你还会害怕呀。”

姬雪鹿丝毫不给面子地瞪了他一眼:“说什么屁话呢,我差点被你甩飞了!”

“放心,不可能放手的。”

“……”

此时四根独木桥上的场面混乱又精彩。没有像水缸巨鳄那样绝对压制的力量,相对活泛的情形让玩家们开始各显神通,什么蜘蛛吐丝啦蝙蝠倒挂反重力行走啦看的人眼花缭乱。

情况竟然比预想中的好。

姬雪鹿忍不住往下面一望,只有虫坑里和钉床上各有一人。钉床上的俨然是一具尸体了,但虫坑里的竟然还能隐隐看见挣扎的动作,情形太过凄惨,她顿时头皮发麻,扫了一眼便不忍再看。

紧贴着她的覃果敏感地注意到了她一闪而过的僵硬,不知出于何种心思,他鬼使神差地搂紧了她,轻声道:“……别怕。”

姬雪鹿:老娘没怕!

在盾牌的阻挡之下,石头和弓箭很难伤到他们,只是在冲击力的加持下,每次挡住攻击时覃果都需要停住脚步稳住身体,因此在速度上犹如龟爬,还是三步一歇的那种。

眼看着快要走出火红碳坑那一段,身后那两人又出了岔子,最后那个被一箭射中大腿一脚踩滑掉了下去,下意识拽住了前面同伴的衣服,而前面那人身子一晃,连出声都没来得及就一把薅住前面的覃果。

这一个抓一个的动作瞬息之间便发生了,由于后面两人悄无声息,前面专心走路的人根本没注意到危险的乍然来临。

背后骤然传来一股巨大的拉力,再强大的平衡性再稳的下盘也遭不住,两个成年男人的重力瞬间将覃果拉得身体一歪跟着往下掉,猝不及防的他瞪大眼睛:“卧槽!”

千钧一发之际覃果松开了臂弯,还动作迅速地顺手把她往独木桥上一掼,免得姬雪鹿也跟着被一起拽下去。

一切发生在瞬息之间。腰间有力的手臂突然消失,她整个人也被按的身子一歪。

“覃果?!”

姬雪鹿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到差点心脏骤停,她大惊失色,整个人飞快地重重扑在独木桥上,凭着优秀的反射神经瞬间伸手一把抓住了覃果的手腕——

她抓的很稳,力气也很足,原本不可抗的坠落瞬间停止了。

“没事吧?!”

覃果也愣住了。

趴在独木桥上的姬雪鹿一脸惊慌与后怕,漂亮的眼睛紧紧摄住他,她纤细的手指正紧紧抓住他的手腕,用力地快要陷进肉里。其实以她的力气……根本不需要拽这么紧啊。

直到有几个大石头砸到她身上,发出几声闷闷的钝响,覃果才猛的回过神来。对方像是不知道疼一样恍若未觉,但那石头却像是直直砸在了他心上一样,让他闷痛不已:“我没事……”

屏息凝神地停了两秒,姬雪鹿才后知后觉地开始呼吸,那一秒钟的惊吓差点让她心脏都快爆掉——妈的,一惊一乍吓死人了!

姬雪鹿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眼圈因为激动变得有些红,她狠狠瞪着牢牢挂在覃果身上的两个男人,咬牙切齿道:“连他都敢拽,信不信老娘扒了你们的皮?!”

串串二人组:“……大佬饶命!!”

作者有话要说:  抱歉呀宝贝们,今天迟啦

前二十个评论发红包包补偿~

o感谢在2021-08-04 20:56:15~2021-08-05 22:39:3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梦灼央央 2个;我和作者比命长、玥家小可爱、德云社小可爱、惜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drama 100瓶;久居夷陵 40瓶;我和作者比命长、一夜归云 30瓶;海洛 28瓶;小鱼干没了、饭团 20瓶;耶耶耶耶耶耶耶晔 15瓶;海蓝时见鲸、蛋爷、53281191 10瓶;我想翘课、素华的的 5瓶;晚风 4瓶;黛色琉璃殇 3瓶;爱吃棒棒糖的小朋友、是辣个泡泡鸭、柠檬水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