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和四个顶流组队求生后[无限] > 第21章 人间屠宰场(5)

第21章 人间屠宰场(5)


与角斗场足以打马赛克的血腥震撼场面、饲主屋舍里捧着红薯啊呜啊呜啃的磕碜场面不同, 容珍和金利微舒舒服服地坐在温暖干净鲜花满地的房间里,一边聊天一边吃着小卖部里琳琅满目的零嘴。

【这是活人宴预备役该有的状态吗】

【?这都能有胃口】

【娱乐圈扛把子的心理素质,杠杠滴】

“辣条真好吃。”

容珍感叹一声。

相较于容珍捏着廉价辣条也显得优雅斯文的吃相, 金利微就接地气多了,两颊塞的鼓鼓囊囊跟只花栗鼠一样贪心又可爱, 嘴巴吃的油啦呼哧, 怎么说呢, 是有人会觉得反差萌、也有人会喷没教养小家子气的寒酸吃相。

【大少爷和乡巴佬】

【抖机灵看场合, 乌鱼子】

“看你吃的……”容珍既觉得他有种豪放不做作的可爱又有点微不可察的心酸, 反手从小卖部中拿出一包纸巾, 抽出一张动作温柔地给他擦了擦嘴, 嘴上却嫌弃:“脏小孩。”

“嘿嘿, ”金利微乐呵呵地笑两声,“哥你是不知道,我喝水都胖, 自从出道之后经纪人就让我戒糖戒辣控制饮食, 就没吃顿舒心饭。”

“就你这身材还控制饮食?”容珍大大咧咧地上下扫了他几眼, 就没从他身上找到一丝一毫的赘肉, 容珍义愤填膺地开口:“这腿细的和女孩差不多,看把孩子瘦成什么样了。”

【爱豆界的内卷宁不知道吧】

“使劲吃, 吃大包的。”容珍从小卖部里摸了大袋的魔芋爽和薯片递给他,虽然屋子空间不小,但没安全感的两人还是紧挨着坐在一起吃东西,有种相依为命的亲近。

原先金利微总是时时刻刻都黏在姬雪鹿身边,像条粘人的小尾巴,而容珍也下意识地更加依赖最开始的同伴南熙永,但生死之交总能让感情急剧升华, 本来不熟的两人不过一天的时间就变得无话不说,亲如兄弟。

“哥,你说恩人他们和熙永哥会不会饿肚子啊?”金利微咔嚓咔嚓地嚼着薯片,一脸担忧:“而且角斗场这么危险,也不知道他们受伤了没。”

容珍闻言,手里的魔芋爽突然不香了:“雪鹿有干粮,他俩这么厉害,应该没事……但熙永既没有武器也没有食物……”

那情况是想也不用想的惨。

吃东西的动作同时一顿,两人对视一眼,突然苦大仇深地叹了一口气。

“好罪恶啊!”

“突然感觉对不起他们是怎么回事?”

只是还没等他们忏悔几秒,门外便传来了巨鸭嘎嘎乱叫的声音,听起来还颇有几分人性化的气愤与不满。在他们收起手中零食的瞬间,一只巨大的鸭掌将房门狠狠踹开,有几个人被它扔垃圾一样骂骂咧咧地丢了进来。

随即把门摔得震天响,锁门离开。

这样的阵仗太吓人,容珍和金利微像两只受惊的鹌鹑一样缩在墙角大气也不敢喘,直到容珍竖着耳朵确认门外的脚步声已然走远,两人才松了一口气。

他们赶忙扑到三人身边确认对方的身份,虽然脸色差得不成个人样,但还是不难认出这几位就是昨天被提溜出去的“室友”。

这,妨碍成功了?

[叮——玩家容珍、金利微支线任务:妨碍活人宴进行(目前进度50)]

容珍和金利微都有些不可置信,心里惊喜交加格外激动,金利微迫不及待地左右开弓两巴掌把昏迷的毒舌男人抽醒,在对方吃痛迷蒙的目光中一脸无辜地把他扶起来,柔声问:“没事吧?情况怎么样?”

脸上顶着两个新鲜出炉的五指印的男人不复昨天的尖锐讨嫌,反而真心实意的红了眼眶感激道:“谢谢……”

金利微坦然地接受:“不客气。”

容珍:“……”

“多亏了你的券,真是太神奇了!”

男人很难形容在那种地狱似的场合看见用餐者一个接一个发疯的情形,排在他前面的两个接连撕碎奖券,于是举着可怖刑具的巨羊忽然开始不停重复伸蹄敲桌的动作,敲一下咩一声,非常有节奏感根本停不下来;

另一头比他见过的所有饲主都要强壮高大的小山一样的巨猪,前一秒凶神恶煞索命修罗一般,后一秒突然西子捧心柔柔弱弱地软倒在了地上,气若游丝地哼哼唧唧。

这些都不算什么,朝他下手的、妄图把一根异常粗长的针管从他耳朵里插进去的巨牛忽然发起了疯,像是陷入了什么极其可怕的梦魇,狂乱地用头捶地嘶声震耳,最后甚至直接举起刑具和其他饲主自相残杀了起来。

好好一场饭局(?)变得混乱不堪。

他们当时都被吓昏了。男人此时一回想起那场面来都浑身打冷战,牙根发软,他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样用力握住容珍的手,双眼放光渴求地问:“奖券还有吗?再给我几张?”

“我的存货也不多……”容珍为难道。

“那你别管他们了,”男人神神秘秘地凑到他耳边,那表情盯得人如芒在背浑身不舒服,“那两个人跟你没什么关系,都给我吧。”

“……如果下次还是你们排在前面,我会帮你的。”容珍闻言,心里涌起了一股难言的不悦,而金利微就直接多了,他皱着眉不高兴地说:“又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你说给就给?”

【这游戏真是绝了,连人类炮灰npc都那么惹人生厌,观感极度不适】

【?就这么理直气壮地伸手要?】

“昨天不是你主动给我的?”男人被看起来温顺软和的金利微突如其来的回怼顶得一愣,随即涨红了脸恼羞成怒道:“既然这么一毛不拔,昨天装什么大气?不给就不给,我去告诉饲主你们有这东西,大不了一起死!”

卧槽?要脸否?

两人被面前这个人多变的嘴脸惊呆了,同时脸色一黑,行动力颇强的金利微一手掐住他的脖子将人提起来狠狠怼在墙上,本就艳丽大气的五官正经起来时说不出的凌厉冷然。

他神色冷的吓人,声音沉沉地威胁道:“你再说一遍?信不信我让你现在就死。”

“那你动手啊?”男人却一点也不害怕,有恃无恐道:“你杀我我还能痛快点,反正一被发现你俩都会给我陪葬,不怕连累别人你就来啊,怎么,不敢吗?”

【拳头in了】

他确实不敢冒这个连累别人的风险……金利微深吸一口气,强忍怒火松开了手。

重新得了自由的男人轻蔑地哼笑两声。

只是还没等他走两步,一直阴沉着脸的容珍不动声色地在男人背后拿出了大柴刀,手起刀落一刀背给他敲昏了,脑袋开瓢的男人瞬间像块破布一样倒在了地上。

之前遇到再操蛋的情况他都没说过脏话,而此刻容珍却破天荒地爆了粗口,冷着俊脸发狠地骂:“妈的,什么玩意儿,给你脸了!”

金利微目瞪口呆:“……”

“哥,你好帅!”

————

“哥,你好帅!”

“谁是你哥,别瞎喊。”他只是顺手救了这锡纸烫的男人一把,就被粘上了,覃果不耐烦地一把推开了自来熟地凑到面前的人,心情十分不爽。

自从他们被饲主从水缸里捞出来,这群人都可劲儿地往姬雪鹿面前凑。这次没有敌对关系的玩家们自发聚集到了一起,和那些高大强壮的副本npc泾渭分明地分成了两波。

正愁清理现场时间很长很无聊的观众们灵机一动,给两波人身上撒了红蓝两种颜色的颜料以作区分,让他们就地打群架。

好家伙,牛都不带这样干活的。

幸好能被挑进角斗场的玩家多多少少都是有点真本事的,又因为在巨鳄嘴里劫后余生的庆幸和姬雪鹿的刺激,他们深受鼓舞士气大涨,干架时都发了狠,打得npc一方节节败退。

只有两人在划水。

这一大清早的,开局就是水缸斗巨鳄,可见这一天不会好过,谁也不知道接下来还会有什么奇葩的角斗,更何况他俩还要保留体力晚上偷偷溜出去找小伙伴。

因此姬雪鹿和覃果都打的不是很认真,混在一群格外卖力的玩家中有点浑水摸鱼的意味,两人尽量保存着体力,只在周围玩家顶不住的时候顺手帮一把。

这样一下来,玩家们想要抱大腿的想法根本按都按不住。一场混战结束时,两人被围在中心七嘴八舌地搭话套近乎。

而作为姬雪鹿的同伴,同时身手不俗,覃果受到的关照显然也不会少。

……烦死了!

覃果刚刚不胜其烦地推开锡纸烫,又有一个女玩家热情地凑到面前来,激动地说:“覃果,我是你的粉丝!你的每场比赛我都看!我们全家都非常喜欢你……”

“哦,是吗。”他不置可否。

被身边人提醒似的一撞,女玩家才羞涩地别了别耳旁的碎发,嗫嚅道:“你们这么厉害,肯定能顺利通过副本的,到时候能不能,稍微帮衬我们两把……你看,我们都是你的粉丝……”

覃果不为所动:“你问她。”

女玩家扫了一眼被更多人围住却油盐不进神色冷淡的姬雪鹿,回想起对方徒手刚巨鳄的生猛操作,不禁有些退缩,神色怯怯地伸手要拉覃果的衣摆:“她不会同意的,可我是你的粉丝呀,求你了……”

虽然覃果和姬雪鹿显然是一个团队,但她和同伴都觉得d级的覃果才应该是队长,而无等级的姬雪鹿再厉害也不过是个队员,大概率是要听队长的话的。

只要覃果同意了,她还能反对?

只是现实生活中、隔着屏幕看到的那么奶乖可爱好脾气的人,面对面时那股压顶的凛然气势却能a得人腿软,看起来也不太好说话,可他越这样别人越想蹭,可能女生也觉得这种男生看起来才更加值得依靠吧。

但没有想象中的绅士,覃果皱眉退身躲开她的手,懒洋洋道:“你既然觉得她不会同意,那我也不会,万事她说了算。”

女玩家:?

女玩家的同伴见状赶紧插话:“大佬刚刚救了我们所有人,肯定是个善良的好姑娘,可能大家都想被带飞所以她才不好随便松口,可我们都是女生,她肯定能体谅我们的不容易……”

“再说了,我们是你的粉丝,你们又是同伴,说白了都是一家人,看在你的面子上她应该会同意的。”

“顺手的话,帮谁都可以。”覃果无所谓地摆了摆手,既然没有敌对关系,那么在优先完成自己任务的前提下,他们也乐意顺道一帮,但他们不会因为别人的请求而给出任何承诺。

因为谁也不欠谁。

一口一个粉丝,烦不烦啊,他老老实实练习打比赛,又不靠粉丝吃饭。

他居高临下地睨着两个青葱漂亮的女孩,勾起的唇角却有些嘲讽,“你说你是我粉丝,我谢谢你,但我不欠你。至于‘一家人’?”

“不好意思了,在场只有她和我是一家人。”嗯,不在场的还有三个。覃果走过去两步,长臂一伸将脑子被吵得嗡嗡响的姬雪鹿揽住肩膀拉了过来,笑眯眯地问:“雪鹿,她俩说是我粉丝,让我帮忙,咱们帮吗?”

众人顿时目光灼灼地望着她。

姬雪鹿:“……”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覃果催促地轻轻撞了她一下,在她目光横过去之时无辜地眨了眨眼。姬雪鹿被盯得没办法,她真实地疑惑了:“为什么老是想着要别人帮忙,你们都没有自己的队友吗?”

有倒是有,但这能一样吗!!

玩家们心里无声呐喊。

“与其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还不如自己多拼两把。”姬雪鹿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她目光投向不远处的赛场中心,幽幽道:“而且,新的角斗又要开始了,各位,good luck!”

“且行且珍惜吧。”

赛场中巨大的水缸已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四根几乎横贯整个角斗场的、凌空搭起的独木桥。独木不仅长得离谱,而且每根都有两人合抱这么粗,那宽度可堪堪供两人并排在上面行走,饲主设了起点和终点——

而越靠近终点独木越细。

众人忧心忡忡,就那独木桥悬空的高度,摔下来不死也得残废!

本来已经够没人性了,结果又有饲主拉了好几个巨大的铁缸依次排开置于四根独木桥之下。有眼神好的人看清了巨缸里的东西:

火红的热碳,森然的钉床,密密麻麻的蛇虫毒蚁,气味冲天的硫酸池子。

【阴间副本接地府】

【祈福祈福……】

玩家:啊啊啊还有完没完啦!

作者有话要说:  看到有宝贝已经无聊的抠细节,我真是……觉得你们太可爱啦!!呜呜你们怎么这么可爱,我好幸福ww

考公党备考中只能日更一章,我会努力写肥的!

么么哒~

o感谢在2021-08-03 23:46:00~2021-08-04 20:56:1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18224627、我和作者比命长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趴趴软熊 25瓶;贫穷使我理智、我和作者比命长 20瓶;yooa、小鱼干没了 18瓶;每日打宰 12瓶;梦灼央央、大宝 5瓶;是霖子呀 3瓶;小姐姐、果贝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