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和四个顶流组队求生后[无限] > 第20章 人间屠宰场(4)

第20章 人间屠宰场(4)


这群牲口可真会玩儿。

“你在水里能浮起来吗?”

覃果欲哭无泪:“这, 我连洗澡都不敢泡浴缸,您觉得呢?”

姬雪鹿:“……”

完犊子!

眼看着两人的笼子被提着走向巨大水箱,姬雪鹿脑中极速运转:

军事体验馆中不是没有能在水中作战的东西, 只是船舶类吃水深,这六七米的深度根本不足以让其自如行动, 而适合浅水的军用快艇机动灵活但抗风浪能力差, 说不定会被巨鳄几下顶翻。

——而且, 这满满一角斗场的观众兼饲主就算智商再低, 昨天她用的手枪就算了, 目标小它们不在意, 但水缸中凭空出现这么招摇显眼的东西它们还能视而不见吗?说不定会恐慌起来把投放进水缸里的人通通连坐电死。

那就全都玩儿完。

可不用快艇而只投鱼雷的话, 那么多人都泡水里呢, 到时候巨鳄炸死了,水里人还能活?

姬雪鹿简直头痛欲裂,双手紧紧抓着脖子上的项圈恨得咬牙切齿, 该死的, 有这个玩意儿在根本放不开手脚, 难不成靠蛮力?

还没等她想出个所以然来, 笼子已经被提到水缸的四周,巨猪哼哼唧唧地准备开锁, 蹄子一摸裤腰带——

嗯?钥匙呢?

巨猪显然一愣,蹄忙蹄乱地围着粗壮的猪肚子摸了个遍,眼看着其他鸡鸭猪羊都把自己的笼子投放进了水里,噗通噗通溅起水花一片,它也急了,咬咬牙从猪嘴里掏出一根黏了吧唧的备用钥匙。

姬雪鹿:偷早了。

终于开了锁,甚至还不等两人推开铁笼走出来, 巨猪就迫不及待地把他们连人带笼一块儿抛进了巨大的水缸里。

噗通两声,很快沉底。

姬雪鹿飞快地吸了一口气憋住,以至于冰冷腥臭的水从四面八方把她重重包裹住时,她没有因为突如其来的阻塞与窒息乱了手脚。

她强忍刺痛睁开了眼睛,双手用力狠狠将缠绕在铁笼门上一圈又一圈的锁链挣断,像条灵活的小鱼一样游了出来。

不远处的覃果紧闭着眼睛在铁笼中剧烈地挣扎,脖颈处憋得青筋暴起,照理来说覃果的肺活量应该不差,可光看他现在这种随时会溺死的痛苦不堪的状态,就知道心理抗拒与下意识的惊惧占很大因素。

【小覃绝对有入水障碍】

不过几秒钟的时间,他已经开始抽筋,双腿呈不自然的状态绷紧抽搐,动弹不得,眼看着他满脸痛苦就快憋不住气了。

姬雪鹿心急如焚,她动作暴躁地抓住铁笼门狠狠一扒拉,金属铁笼竟然瞬间被她像推橡皮泥一样弄得扭曲变形露出一个大洞,她探手抓住覃果的衣摆将他扯出铁笼,一手环住对方的腰一个猛子窜出水面。

【卧槽,这真的是铁杆而不是面条吗】

【姬佬老是忘记自己力气有多大】

【害,毕竟得到能力没两天,又状况频出,没来得及改变思维定式也很正常嘛】

【盲生,你发现了华点,姬佬是不是可以直接掰碎那个项圈??】

【楼上忘了嘛,暴力拆开可能当场被电死,哪里这么容易】

【呜呜呜小覃抽筋了叭】

刚一出水,她就一手紧紧抓住玻璃缸边缘大口大口地呼吸着,而身旁的覃果仍然双眼紧闭,小脸因为憋气涨得发紫,显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出了水。空不出手来的姬雪鹿不甚温柔地控制住力气给他来了一记头槌。

覃果痛得惨叫一声:“啊!!”

嘴巴一张气一通,身体比他麻痹空白的大脑更先反应过来,覃果像条濒死的鱼一样张大嘴,下意识剧烈地喘起了气,一副劫后余生的模样,缓过气来疼痛难忍道:“抽筋了……好痛……”

之前她显然是低估了覃果旱鸭子的程度,这不仅是不会水,而且还是害怕水且有很深的心理阴影与障碍吧……

只是现在的情况实在不容深思,姬雪鹿飞快地跟他说了游泳时抽筋的自救方法让他自己试试,同时如临大敌地向四周看去——

他们的铁笼被扔在水缸的边缘区,而不远处水波四溅暗流汹涌,已经有血迹在水中晕染开来,尖叫怒骂之声不绝于耳,所有人都拼命地朝玻璃缸四周边缘游去,几头饥饿的巨鳄正在水域中心捕食狂欢,场面一度十分混乱。

姬雪鹿顺手捞起一个惊慌之中呛了水快沉下去的青年玩家,把他塞到覃果身边,在对方忙不迭的道谢声中冷静道:“帮我照看一下他。”

青年赶紧点头。

不敢在所有观众的眼皮子底下拿出军事体验馆里的大家伙,她虽然心有不甘,但也知道快点结束这个荒诞闹剧的办法就是主动出击杀掉这几头巨鳄。

她下定决心一般抹了把脸上的水渍,杀气腾腾地朝水域中心游去。

青年傻了眼:“诶诶你别过去——”

“没事,”覃果一手紧紧扒着玻璃缸边缘,一手正不得章法地努力掰着自己不争气的腿,脸色惨白虚弱:“……她很厉害的。”

“你是不是抽筋啦?”青年眼尖地反应过来,不由分说地伸手帮他,“生死关头要是因为抽筋送了一条小命,那可冤枉死啦!”

“我是旱鸭子。”

“啊这,”青年玩家惊讶地瞪大双眼,同情道:“那你也太倒霉了吧……”

覃果眉头一皱,抬头瞥了眼他个人页面,不甘示弱地回嘴:“你运气也挺背。”

『选择原因:不当节食/中性』

【正在节食减肥的我愣住……】

青年:“……”

“呃,那妹妹真没问题啊?”青年看起来脾气很好,丝毫不和他计较,反而担忧地望向姬雪鹿:“我刚刚从那边游过来,差点被咬到,那大嘴,那大牙,跟电影里似的,吓死个人!”

少女身影在水中也依然轻盈灵活,已经救了好几个因为惊惧过度而溺水的人。

姬雪鹿正要抽身游过去,却突然被人拉住脚踝一下子扯入水中,猝不及防地呛了好几口水,整个喉管火辣辣的刺痛。

她在水下睁开眼朝罪魁祸首望去,却发现身下的水底不知何时悄无声息地潜来了一只巨鳄,正死死咬住了一个女人的右腿。

剧烈的求生欲望让那女人一把抓住了姬雪鹿的脚踝死死不放,极度惊惧绝望中手指甚至用力地掐进了肉里。

看清情形之后姬雪鹿没有挣扎,反而忍着疼朝更深的水下扎去,捏紧拳头用力朝咬住女人腿的那块森森的尖齿砸去。即使水流的阻力削弱了她一部分力量,但两拳下来那几颗巨齿也碎得差不多了。

姬雪鹿趁机双手伸进碎齿缝隙掰住巨鳄长长的上下吻,双手同时用力,硬生生地把那张能吞下一辆汽车的深渊巨口掰开了。

女人脱离桎梏后瞬间松了手,不管不顾地拖着残腿拼命向水面游去。

而姬雪鹿眼疾手快地朝巨鳄大张的嘴里扔了好几颗手榴弹,然后又用力将长吻按在一起不要命地紧紧抱住,不管巨鳄怎样山崩地裂地剧烈挣扎也丝毫不松手。

几秒之后,接二连三的巨大的爆炸被闷在巨鳄厚厚的内腔里,难以言喻的杀伤力突破坚韧的肉壁和刀枪不入的外甲,将整条巨鳄炸成了碎肉。几重缓冲下仍然不可小觑的冲击力余波将水面炸出一朵层层叠叠的、绚烂而盛大的猩红水花。

剧烈的水流砸的她皮肤生疼。

眼睛被浓郁的血色包围。

观众席顿时惊叹四起怪叫不绝,而水缸里的人却根本不管那些,前一秒还吓得肝胆俱裂死命扑腾的人此时双眼发直晕晕乎乎地看着水面上浮起来的鳄鱼碎肉,彻彻底底傻了。

【缸里人什么表情我就是什么表情】

【不愧是你战斗姬】

【我还以为必须要祭出军舰鱼雷什么的……结果他娘的几颗手榴弹就搞定了】

【姬佬:儿贼,窝嫩叠】

“卧槽……”

不远处的青年目瞪口呆如遭雷劈地看向爆炸中心安然无恙地冒出头来的姬雪鹿,恨不得冲上去磕头膜拜:“卧槽这是真大佬啊!!”

浓郁的猩红和乱七八糟的碎肉残肢中间,她浴血而出,整个人却像是透明的一样干净神圣而不可触碰,她神色冷酷镇定又隐隐暴躁,扫过来的眼神让覃果忍不住心头一颤。

这就是所谓的暴风成长吧。

姬雪鹿仍然像刚进游戏的普通女孩一样会害怕会惊恐、会慌乱会不安,即使再谨慎有时候也不免会脑子短路,会沉不住气冒进也会犯错误。但有什么东西也在悄然改变……

她变得强大起来。

然而在所有人如遇神降的目光洗礼下,姬某却丝毫没有意识到他们的想法,因为她此时正如临大敌地警惕着——

巨鳄可不止一条。

水域中心爆炸开的血色渐渐蔓延开来,甚至有席卷整个玻璃水缸的趋势,她作为人类,不可能在浓郁的血水中肉眼视物,而巨鳄却可以。大部分人都已经游到四周扒拉着玻璃缸边缘,水域中心只剩下她一个人。

正沉吟着一边观察水面的波动、一边感受水下的暗流之际,覃果身旁的青年突然朝姬雪鹿大吼,“小心啊!大佬你屁股后面有两条鳄鱼游过来啦!”

姬雪鹿闻言猛的退开了身,下一刻她刚刚身处的地方就有一颗巨大的鳄鱼头张着血盆大口冒出了水面,血腥的恶臭扑面而来。

“法克鱿!”姬雪鹿凶神恶煞地骂了一句,捏紧的拳头呼啸生风,迅如猛电的上勾拳势如破竹,噗嗤一声打穿了巨鳄厚厚的上吻。

纤细白皙的少女手臂从巨鳄大张的口腔上壁钉入,穿透泛着金属色泽的坚硬外甲而出,在他们面前坚不可摧的庞然巨兽在这拳头下却跟块大豆腐一样,如此强烈的对比让整个画面说不出的诡异。

他们甚至连尖叫都忘了。

“下面马上要冲出来一个,大佬快往右边躲!!”青年再一次焦急地大吼,那平平无奇的下垂小眼睛里竟然泛着幽幽的紫光,可能是某种特殊的透视能力。

姬雪鹿没有迟疑地动作起来,打穿巨鳄上吻的手臂被卡在了两颗巨齿中间,她另一只手撑着下吻不让巨鳄的嘴闭合,空不出手的她咬着牙用力地将身子一扭,巨大的力量牵引着庞大巨鳄紧跟着把身子狠狠一甩,把刚刚冒出水面的另一头巨鳄一尾巴抽飞了。

被抽飞的巨鳄:……

这边的姬雪鹿依样画葫芦,用同样的方式将手榴弹一股脑地塞进巨鳄嗓子眼里然后抽出手,在巨鳄下意识闭上嘴的瞬间紧紧抱住它的上下吻,又是一阵闷闷的爆炸,第二条巨鳄被炸成了碎肉。

而在爆炸之前飞快游回来伺机报复的那头巨鳄,在快要咬到姬雪鹿的瞬间被冲击波震翻了,姬雪鹿眼疾手快地反手给了它几拳,咬牙切齿地去扒它的嘴。

这巨鳄好像还是有点智商的,见两个同伴都被用同样的方式杀死之后,死活不张嘴了,姬雪鹿的手刚刚扒上它紧闭的上下吻,这巨鳄就给她来了一阵招牌的死亡翻滚。

艹!

瞬间天旋地转。

史前巨兽巨大的力量在这一招里最大程度的使了出来,姬雪鹿没松手,愣是跟着这牲口一起不停地疯狂翻转。

巨兽在水缸里剧烈扑腾的动静可谓是天翻地覆,扒拉在水缸四周的人都被铺头盖脸砸过来的水花打的七荤八素,波涛汹涌之下水浪也产生了巨大的冲击力与吸力,仿佛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卷进绞肉机一样的漩涡里。

不知过了多久,感觉到上下吻处传来的力道忽然一松,消耗了不少热量的庞然大物也有些疲惫而笨重地慢慢停了下来,正当它肚皮朝天还没来得及彻底翻过身的时候,消失不见的那股力道突然重现——

一下子被掰开了嘴。

这次的动作比前两次都要迅速、更加干净利落一气呵成,巨鳄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重新按紧了嘴,速度快到它差点怀疑自己的嘴到底有没有被掰开。

只是这问题它想不出答案。

因为它下一秒就被炸死了。

这次的爆炸余波持续了很久很久,众人终于回过了神,意识到三头史前巨兽都成了碎肉,他们激动地尖叫大嚎,因为劫后余生的庆幸而喜极而泣又哭又笑。

透明的池水已经完完全全变成了浓郁的血浆红,密密麻麻浮出水面的碎肉散发着冲天的腥臭,场面十分震撼。

他们没有葬身鱼腹,而这里却彻彻底底地变成了一锅猩红浓郁的(鳄)鱼汤。

有时候艰难的处境用很简单的方法就能破解——就是拥有绝对的力量。

即使拥有力量的当事人一开始没有察觉。

而此时,被众人视为救世主的姬雪鹿默默地游到玻璃水缸边缘,一伸头吐了出来:“呕……”

众人:“……”

————

接二连三的爆炸声传来时,南熙永正顶着巨大的黑眼圈在饲主屋舍里哼哧哼哧地铲着猪屎,非常卖力。

你敢信,这次霸总是主动要求来铲屎的。自从昨天到了这边来,他就没有一刻被允许休息、进食,渴到没办法时甚至连用来和水泥的水他都掬起两把来喝了。

而他也已经饿着肚子不眠不休地劳动到了现在。南熙永浑身酸痛不已,超过身体负荷的劳动量极大消耗了体力,他饿得头晕眼花,即使面对着满屋子臭气熏天的大坨猪屎,他脑子里仍然想着那块昨天被他用来搭话的红薯。

当时他面无表情,不屑一顾。

人怎么可以吃被扔到地上的东西,这也太没自尊太没骨气了吧,我就是死,从这儿跳下去,也不吃这头猪扔的一口红薯!

今天的南总已经不是昨天的南总了。

此刻他只想呜呜呜再给我一块吧!

东边传来的爆炸声存在感太过强烈,浑浑噩噩的南熙永一个激灵,瞬间就打起精神来了——这阵仗,除了他们队长谁干得出来!

如此嚣张的爆炸声,他们那边是不是进度不错?他昨天不断旁敲侧击搜集信息,已经基本可以确定覃果和姬雪鹿就在角斗场,而容珍和金利微团队信息栏还亮着,说明没有被直接上菜,可能在养殖场或者其他什么地方。

队长他们的实力他清楚,很可能也已经触发了支线任务并想办法完成了。而他的任务和整个团队都息息相关,可以说是完成这个副本的关键,只要他这里一成功,队长就可以放开手脚杀出重围。

而项圈钥匙,只可能藏在饲主们自己的屋舍里。他现在只能来打扫最外围的屋舍,白天时时刻刻被监工看着抽不开身,或许晚上可以溜进去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线索。

趁着夜幕刚刚降临、饲主们还没有回屋睡觉的那一小段时间差。

不能拖后腿啊。

“咕噜噜——”肚子又响起来了。

南熙永铲起最后一块黑糊糊的屎扔进桶里,又将这个屋子洒了水再清扫一遍,角角落落也没有放过。一切完成之后,有头猪过来检查成果,这次看起来也十分满意。

巨猪草草扫了几眼。

南熙永隐隐期待。

红薯!红薯!

而那头猪却像是接收不到南熙永的信号一样,慢悠悠踱了几步,转身就要出去。

南熙永:“……”你妈的。

他非常不满地踢翻了桶里的猪屎,哐啷一声响。巨猪转过头,刚好对上南熙永面无表情比划着的,双手捧着咬一口的动作。

巨猪:?

幸好这头看起来不是什么暴躁的类型,或许它也没遇上过胆子这么大、敢明目张胆冲它要东西吃的人物,于是它用猪蹄疑惑地搔了搔肥头大耳的猪脑袋,想了半天才从怀中掏出一块红薯扔在地上。

南熙永这时才将桶子用脚扶正,把撒出来的猪屎重新铲了回去。

这回巨猪彻底明白了,不轻不重地哼哼唧唧了几声,好像觉得他挺有趣一样饶有趣味地又扔了块红薯在地上,转身走了。

南熙永:“……”

真是堕落了。

等他吃饱了,就刨光它们的老巢!

作者有话要说:  看到有小可爱问,我不会坑哒!不会!

o感谢在2021-08-02 21:11:05~2021-08-03 23:46: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一夜归云、我和作者比命长、鱼、31373611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soft爹 25瓶;我和作者比命长、coisini 20瓶;贫穷使我理智 12瓶;般萘、素华的的、小七、作者今天加根了吗、行水衍、45742387 10瓶;昕妤 8瓶;惜、岚殇、每日一南、只会啊啊啊 5瓶;d 3瓶;巫山上的一条河、轻风吹过 2瓶;垚池梦畔、雅素皖南、大大是我的、晚风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