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和四个顶流组队求生后[无限] > 第16章 肥美粗长

第16章 肥美粗长


一个小时后换副本。

副本难度还连跳四级极限e转a 。新手副本被系统判定为最低难度, 他们尚觉吃力,一死就是八千多人,这副本一换还能活吗?

就他妈离谱!

几人被突如其来的消息砸的懵了圈, 哑口无言地对视几眼,个个面如菜色。大礼堂内不少玩家当场发起了疯, 场面一度十分混乱。

他们为了能冷静一下, 集体进入了容珍的异空间——几平米的卫生间。世界突然安静了下来, 南熙永靠着洗漱台, 金利微坐着马桶盖, 覃果和姬雪鹿爬上洗衣机, 容珍瘫进空浴缸, 五脸沉重, 各有所思。

长久的沉默让空气都凝滞起来,南熙永动作机械地抬起手臂看了看时间,脸色很难看地打破寂静:“还剩……五十分钟。”

“唉。”

不知是谁叹了口气。

“好了。”姬雪鹿深呼吸两次, 振作起来看向他们, 提议道:“我们都来看看自己的副本成就吧, 说不定能有积分奖励什么的。”

他们看着姬雪鹿坚强又明亮的眼神, 心里都不由得有些动容,也都跟着给自己打了打气, 纷纷动作起来,打开个人页面。

『新手副本:高校迎新会——玩家成就判定已结束,是否查看(可移步团队页面查看全员成就)』

在弹出提示的指引下,姬雪鹿打开团队页面,五人的信息一览无余,最显眼的就是排在第一位的队长信息框:

【玩家信息】

姓名:姬雪鹿

排名:1

副本累计获得积分132

主线任务、支线任务均完成

任务评级:s

『任务奖励已发放——是否接受』

五人的信息栏都有同样的提示,他们互相看了看, 颇有默契地同时点开了接受。

『玩家姬雪鹿副本任务评级为s,获得积分奖励20,系统抽奖机会10次。』

『玩家南熙永、覃果副本任务评级为a,获得积分奖励10,系统抽奖机会5次。』

『玩家金利微、容珍副本任务评级为c,获得积分奖励5,系统抽奖机会3次。』

“……抽奖?”

“抽奖机会能攒着用,奖品随即掉落,但十连抽必出奖品。”南熙永第一时间点了点关键字获得额外提示,转述给队友。

此言一出,姬雪鹿皱了皱眉:“也就是说,不是一次十连抽的话,很可能浪费抽奖次数抽个空?好坑啊。”她一向对这种东西很臭手。

抽什么抽啊,整这些虚头巴脑的。

“一般都是这样的。”覃果神秘一笑,显然很有经验,“要是奖品掉落几率大,那就不叫抽奖了。抽奖的奥义就是——抽不到。”

“……”

金利微闻言一顿,讪讪收回了跃跃欲试想抽抽看的爪子:“呃……那咱们还抽吗?”

“我抽。”姬雪鹿咬咬牙,已经对自己的手气自暴自弃了,“如果按照我以往十九年的抽卡经验,分开抽就是个死,白白浪费机会。所以我要十连抽。”

另外三人沉默了一下,他们都有点拿不准自己的运气,毕竟这玩意太过虚无缥缈,为求谨慎小心,他们内心都偏向于攒够次数以后十连抽。反倒是容珍十分淡定地说,“我也抽。”

“容哥,你只有三个,万一抽不中就浪费了,要不咱们攒着……”

“不用啦。”容珍摸了摸金利微毛茸茸的蓝色乱发,表情非常温柔又无奈,“我觉得我应该抓住当下,毕竟……我万一活不到攒够十次的时候呢?还不如现在抽掉。”

这个最低难度的新手副本他都是靠队友保护和接济苟过来的,更别提下个副本难度连跳数级,万分凶险,就算队友依旧不离不弃,他也不能心安理得地在生死关头拖队友后腿。

他虽然胆子小,但人不傻,就自己这战五渣的实力真说不准能不能挨过去。

另外四人同时皱起了眉毛想说些什么,但他们话到嘴边却无论如何也开不了口,欲言又止。他们想安慰容珍为他鼓气,却怎么也说不出宽慰的话。

因为容珍的话是事实。

别提容珍,就连他们也十分忐忑,心里没底。姬雪鹿沉默半晌,低声道:“抽吧。”

容珍意识到自己搞得气氛又沉重起来,心里有些抱歉,他故作轻松地找补了两句,手指点开金灿灿的系统抽奖页面,十分爽快地点了一个金蛋形状的抽奖按钮。

第一次,金蛋破壳。

『恭喜玩家获得道具——万能开锁器!』

围观四人:?

第一次就中?

抽奖人自己也显然被这个开门红吓到了,差点没反应过来,容珍愣了愣,在几人瞬间亮起来的鼓励目光中点了第二次。

金蛋再次破壳。

『恭喜玩家获得道具——精神污染卷!』

覃果没忍住欢呼起来,一纵身蹦得老高:“喔!!容哥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欧皇?”

都是心理素质强大的年轻人,连续两次得手的惊喜让刚才压抑的气氛一扫而空,姬雪鹿简直不敢相信,她和金利微一起扑过去一左一右抱住了容珍的胳膊,激动道:“让我蹭蹭!”

容珍自己也没想到能连续抽中,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懵懵地伸手点了第三次。

金蛋动了动。

五人同时紧张地屏住了呼吸——

左右摇晃动了许久、仿佛恶作剧般玩弄几人心跳的金蛋终于又又又破掉。

『恭喜玩家获得特殊奖励——再来三次!』

“…………”

长久的沉默。

他们瞠目结舌,表情定格。

【卧槽????】

【谢谢,我直接傻掉】

【注意,这十秒非静止画面。】

【啊啊啊啊欧皇在世天选之子神之左右手啊我他妈狂蹭欧气】

【我已经把彩票放在直播页面开光了】

【蹭蹭蹭x身份证号】

“……我没看错吧?”

金利微张了张嘴,收回惊掉的下巴率先出声,傻乎乎又小心翼翼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近视的南熙永闻言更是整个人都怼到了金灿灿喜洋洋的抽奖页面上。

终于确认了是真的”再来三次”后,小小的卫生间顿时狼嚎四起惊叹不绝,几人毫无形象地大吼大叫欢呼雀跃,仿佛回到了原始社会。

【闭上眼睛,活脱脱人类返祖现场】

兴奋地狼叫几声之后,姬雪鹿忽然把容珍激动得变红的俊脸掰过来,面对面郑重其事地请求:“老婆,一会儿帮我抽奖吧!”

“容哥,还有我……”

“我也……”

“别做梦了。”南熙永十分无情地打破了三人的幻想:“自己的页面只有自己能操作。”

三人:……敲你妈!

控制不住地以头抢地哀嚎几声后,他们万分遗憾与不甘地围到容珍身边,直勾勾地盯着大哥那只仿佛发着金光的、次次轻松抽到道具的手——而且最魔幻的是,每轮最后一次总是雷打不动的“再来三次。”

不知第几次“再来三次后”,容珍的抽奖机会终于用完了。

金利微人都傻了,一脸痴呆jpg :“哥……哥你整整抽了十八次!”

另外三人已经麻木:

歪?系统,咱们出来谈谈?

看着一地琳琅满目的小道具,冷静一些的南熙永已经蹲下身帮容珍清理了起来,“有十二张奖券,应该都是某种一次性消耗的攻击效果,可以应急,还有万能开锁器、一瓶金创药,指南针,大铁锅。”

万能开锁器,不明觉厉。

指南针在某些情况下也很必要,那口能当盾牌的大铁锅也是能在野外提高生活质量的好东西。

容珍拿起那瓶简陋的三无金创药,打开盖子小心嗅了嗅,一股冲天的苦药辛涩味熏得他差点飚眼泪,此时不起眼的黑色小药瓶处弹出一栏小小的提示:

『金创药:专治皮肉外创跌打损伤,一抹即灵,童叟无欺~(注:系统商城购买价为100积分,每周限购一瓶)』

“这玩意儿这么贵??”

五人都被那价格震惊到了,连霸总也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金利微赶紧把脖子上的绷带取下来露出伤口,眨巴着大眼:“哥,要不拿我来实验一下?”

“行。”

容珍爽快地用手指挖出一块油润的药膏,轻柔又仔细地帮金利微涂抹好,然后又扭头拽了拽南熙永的袖子,“外套脱掉吧,给你背上的窟窿擦一擦。”

“希望快点长好。”容珍轻叹。

马上就要进下一个副本,如果身上还带着让人行动不便的伤,那才真是窒息中的窒息。处理完两个人,容珍又把视线落在姬雪鹿腹部,担忧道:“你也过来抹一抹。”

姬雪鹿闻言一愣,随即不甚在意地摆了摆手,“我不用,都快好了,别浪费好东西。”见几人不赞同地皱了皱眉,姬雪鹿笑了:“我就是豁了个口子,早结痂了,不算伤号。”

容珍:那好叭。[噘嘴jpg]

受伤的两人刚涂好药就感觉创口发热发痒,有种强烈的快要愈合的观感。

果然贵是有道理的,效果立竿见影。

南熙永此时又举起手腕:“还剩十分钟。”

只要他们一闹起来还真注意不到时间,再磨叽下去就没空了,姬雪鹿闻言不敢再耽误,赶紧抽了个十连抽,果不其然只爆了两个道具,其他都是空:“……”

如果平时十连抽能多中一个,她都恨不得敲锣打鼓,而今天珠玉在前,她只能拿着自己两个可怜的小道具尴尬地扯扯嘴角。

该死的世界的参差啊。

她先举起一个非常科幻的、似乎能测算各种数据的电子眼镜递给南熙永:“没猜错的话,你是近视?多少度啊?”她早注意到了南熙永那时不时推鼻梁的动作和眯眼睛的表情。

“600度。”

南熙永道了谢后珍惜地带上,忽然感觉整个世界都清晰得分毫毕现。

这两个小道具明显更适合别人。姬雪鹿又将一双加了“健步如飞”buff 的黑皮马丁靴举起来,问:“谁的脚44码?”

金利微像小学生一样举起手。

“……给你了。”

金利微万分感动:“谢谢爸爸!”

【金·节操是什么宝宝不知道·利微:这声爸我先叫为敬!】

【下个副本就要开始了,忐忑】

【因为嫌人死的不够多给人跳级调高难度副本,狗比系统没有心!!】

【每次看着直播app堪比慈善机构的西子捧心标志,我就直接心肌梗塞】

【老公们一定要撑住啊呜呜呜】

……

【啊啊啊来了来了】

【覃果和军火姬好猛,猪头给他打爆……卧槽我的双a怎么突然晕了??】

【靠!他们被这几头猪分开了!!】

【这他妈是什么阴间副本,淦】

【看着盘子里的猪排,我直接破防】

————

————

姬雪鹿浑浑噩噩地恢复了一点点意识之时,甚至感觉不到自己身体的存在,好像整个身子都变成了一团气体,无数的电流在身体里肆无忌惮地乱窜,她丧失了对身体的掌控权,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动。

在她意识不断的挣扎下,身体慢慢恢复实感与重量,随之而来的是铺天盖地的剧痛。

轻动一下手指都痛得她眼泪哗哗流,那刺痛涣麻的滋味简直让她恨不得去死。好在剧痛就像在慢慢释放着一样逐渐减轻,等到她咬紧后槽牙硬熬到神思清明时,才恢复过来。

这时她早疼出了一身冷汗,整个人跟水里捞出来一样非常虚弱。

她一下子记起来,自己是被电晕的。

手指下意识地摸上脖颈,一阵轻微却难以忽视的窒息感传来,进副本前原本空无一物的脖子不知何时被硬扣了一个尺寸不合的、紧勒着的沉重机械项圈。

……日。

这种东西她大概知道,听说为了给予束缚感和训练服从性,还会特地把尺寸改小。

进入副本的第一秒,她就意识到他们所有人的行头全都被无声替换成了统一的简陋白麻衣,脖子上还被套了奇怪的项圈,当时他们还来不及多想,就被怼到面前的几颗巨大而怪诞的猪头狠狠刺激到了。

她无法形容那种东西有多令人寒毛倒竖又倒胃口,平日里常见的家畜变成了身高五米、后肢直立的怪异悖常的类人化怪物——

变异似的坚硬甲壳,巨大猪头脸上人性化的诡笑神情,转得咕噜咕噜响的硕大骇人的黑眼珠,嗬嗬喘气时腥湿恶臭的热气与发黑钙化的黄牙、黏糊直淌的拉丝涎水。

一切都是那么毛骨悚然,令人头皮发麻,如果单单只是一头巨大的变异猪,还不至于唬住硬刚过保安的他们,只是这巨猪最恐怖最吓得人心肝颤的地方就是……太像人了。

这让姬雪鹿不由得回想起自己挥之不去的童年阴影——猪八戒。

小时候看了之后她整宿整宿地做噩梦,在梦里尖叫挣扎着醒来,别提多膈应。当然,她现在觉得二师兄可比这些倒霉玩意儿顺眼多了。

恐怖到让人想呕吐。

恶心,反胃,想逃跑……不管是哪里都好只要能远离这种鬼东西——

连她也忍不住这样害怕退缩地想。

但在几只巨大的猪蹄朝他们伸过来时,姬雪鹿和覃果还是最先反应过来,硬着头皮冲了出去对着几头巨猪一顿疯狂输出。

然后,她只感觉脖子处突然有一股巨大且无法反抗的力要把她捏碎弹飞一样,脖颈处传来噼啪作响的电光与火花,无数股电流瞬间钻进她骨头里疯狂游走,灭顶的重击与麻木让她眼睛一黑,瞬间失去意识。

再然后就到了现在。

她赶紧抬眼看四周,这里漆黑一片,像是一间铁笼似的牢房,只有几平米,狭小逼仄空无一物,只有地上有一堆凌乱的干草。

这时,旁边忽然传来一声痛苦的闷哼,紧接着就是和她刚刚如出一辙的剧痛难耐的惨然呻吟。姬雪鹿赶忙朝着声源扑过去,却噗通一下撞上了铁笼的金属围杆。

此时她却根本顾不得疼痛,紧紧扒着铁杆焦急地喊:“覃果?覃果是你吗?!”

“嗯、唔……”

得到了虚弱却明晰的回应,姬雪鹿猛得松了一口气,这时才想起来从军事体验馆中拿出手电筒,啪得一下打开。

最弱档也足够照亮两人的视野,姬雪鹿从铁杆中伸出手,担忧地凑过去轻轻摸了摸覃果惨白且汗涔涔的俊脸,无声地安抚。

过了不久,覃果终于恢复过来,他艰难地在项圈的紧缚与压迫下喘着粗气,终于有了点力气抬起手臂将姬雪鹿的手握在掌心,有气无力地问:“他们……怎么样了……”

“不清楚。”姬雪鹿反握住他的手,两人冰冷汗湿的手紧紧交握,因为不安与恐慌而微微颤抖着,力求能汲取一丝互相支撑的力量。她闻言迫不及待地举起手电朝四周照去——

她仔细地不放过一丝角落,这里是一个巨大而黑暗的仓库,里面放满了和他们一样紧锁着的铁笼,有些是空的,有些里面横着蜷缩在干草上不知死活的人。

很遗憾,其他人块头都非常大,全是小巨人那种两米往上肌肉壮硕的类型,根本没有一个姬雪鹿眼熟的身影。

“他们不在这里。”

“嘶——”覃果精神清醒后咬牙挣扎着坐了起来,两人靠着两面紧挨的铁笼围栏,把距离拉到最近,借着手电筒的光,覃果把目光落到姬雪鹿脖子上,倒吸一口凉气:

“你脖子黑了……”

“准确说,是焦了。你也一样。”

姬雪鹿心情糟糕地锤了下地。那种毫不留情、瞬间把他们整趴下的电击是肯定会烧伤皮肤的,她甚至还感觉项圈底下挤压着的颈肉湿乎乎的,该不会淅出油来了吧……

念及此,姬雪鹿不由得浑身恶寒,之前还没怎么在意的地方变得格外刺挠起来。

“我还以为被电了会跳霹雳舞,结果是一猛子给你送走,还这么疼,”回想起失去意识之前的恐怖猪头,覃果沉着脸恶狠狠道:“等老子出去把它们通通烤了!”

“当务之急,是先找到金利微他们。”姬雪鹿虽然也很恼怒气愤,但此刻却是焦急和担忧占了上风,“金利微至少有把电锯,南熙永和容珍绝对没有反抗之力,希望他们运气好点……”

“咱们也得早点脱身。”

“最麻烦的是这东西。”

覃果指了指沉重而窒息的机械项圈,双眸冷然而清亮,“这种东西一般都是遥控的,不听话了就电我们一下,想暴力拆掉绝对被电。”

“被电一次就会完全失去战斗力,任人宰割,有它在我们绝不可能反抗成功。”

“而且我看了看,上面有个锁孔。”覃果伸手摸了摸姬雪鹿的项圈,仔细观察了一下,抬眸直视她的眼睛,严肃道:“想弄掉,要么找到钥匙,要么找到容哥。”

容珍第一次抽奖就抽中了个万能开锁器,他们都对这个道具印象深刻。

“更有可能的是能定位和感应,”姬雪鹿虽然没覃果中二经验那么丰富,但现生也看过不少漫画电影,此时将覃果没来得及说的话补全了,“或许我们成功拆掉项圈的瞬间,‘那边’就会立刻知道。”

他们异口同声:“然后被追杀。”

“……”

真是草了。

“……希望容珍别急着开锁。”姬雪鹿一想到这点,心又猛的提了起来,若是他直接开锁摘掉项圈,大概率会被猪头们第一时间察觉锁定,那才真是直接开局白送了。

正焦心时,两人耳边响起系统提示音:

[叮——欢迎玩家来到逃生副本]

[副本名称:人间屠宰场]

[主线任务:在屠宰场活过七天]

[团队支线任务:逃离屠宰场]

[个人支线任务:待触发]

“果然是食物链颠倒的副本。”姬雪鹿忍不住心里一寒,只觉得如坠冰窟,额头无意识地渗出一点冷汗:“真让人san值狂掉。”

察觉到姬雪鹿的不适,覃果颇为温柔地握了握她冰凉的手,将两人交握的手掌改为更加贴合与紧密的十指相扣,无声传递着力量。

年轻男人清秀漂亮的脸此刻神色沉沉,冷静肃然,平时奶萌无害的他摆出这种神情时总是显得十分可靠又男人味十足,有种矛盾而强烈的苏感。他脸上没有多少害怕,更多的是遇到什么难题的棘手与锋芒毕露的狠劲儿。

“不能贸然攻击。”会被电死。

“不能贸然开锁。”会被追杀。

覃果烦躁地抓了抓头发,“还得想办法和他们汇合,现在根本就是两眼抓瞎。”

“活过七天是最低标准。”姬雪鹿揉了揉眉角,“支线任务是挑战。没成功没关系,但万一我们逃出去了,在副本其他安全的地方待够七天也算完成主线任务。”

只是谈何容易。

这些牲口又为什么要把他们几个分开?

正百思不得其解之时,仓库大门传来吱呀几声金属剐蹭的响动,在姬雪鹿眼疾手快收起手电筒的同时,门外乍然大敞开的、刺眼的白光照了进来,有巨大而沉重的脚步声朝他们的方向靠近。

姬雪鹿迅速递给覃果一把手枪和一颗手榴弹让他藏在身上,低声说得飞快:“互相配合,见机行事。”

那个庞然大物不出所料准确地停在了姬雪鹿和覃果的笼子面前,顿了顿后将他们俩所在的铁笼一左一右直接提了起来,向外走去。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沉下脸。

不甚好惹的凶巴巴的模样。

【看起来最软萌无害的两个其实攻击性最强,怪不得他俩被单拎出来电】

【隔壁霸总简直闻者落泪见者伤心】

【南总落单不说,还……唉】

【卧槽那边容珍和金利微被几只鸭子扒光洗澡,还灌汤腌香料……你品,你细品】

【他俩看起来最漂亮好吃吧……】

【扒光?还有这种好事?我飞速赶去,眼泪从奇怪的地方流了出来】

【呃……居然打码,有点见外了吧】

————

一进副本就被拆散,是谁也没想到的。

而整个队伍里最绝望的,莫过于无力反抗、只能任由两只鸭子搓圆搓扁的容珍和金利微。和他们一起被扒光的还有另外三个男人,个顶个的细皮嫩肉如花似玉,此刻都被毫无尊严地拎在鸭翅里,被当成块肉反复搓洗。

几人被搓得皮都红了,又被马不停蹄地一把按在黏糊糊的一大盆酱料里泡着。

“哥……我们是不是要被吃掉了啊……”金利微欲哭无泪,他被那鸭子粗暴的动作搓得去了半条命,此时全身浸泡在粘稠沉重的酱料里被熏得两眼通红皮肤刺痛却根本无力挣扎。

得知了副本提示后,容珍整个人都木楞了,像个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一样麻木:“啊。大概是吧,这又洗又腌的,大概会等我们入味一点再吃。”

“呜呜呜哥你振作一点!”

“也不知道恩人和小覃怎么样了……”金利微一想起活蹦乱跳甚至打爆猪头的两个狠人一瞬间齐齐扑街的一幕,都还有些心有余悸,更别提那噼里啪啦让人头皮发麻的电光与火花。

他都要担心死了,生怕两人真的有个什么好歹,心急如焚地喃喃:“还有熙永哥,他一个人可怎么办啊呜呜呜……”

容珍闻言愣住,不知该作何表情,虽然他也很担心自己的队友,但还是有些佩服金利微菜刀悬在头顶了都还在满嘴嚷嚷担心别人的粗神经:“利微,要不你也稍微担心一下我们自己?”

“唔……我们又不是马上被吃。”

容珍:“……”

虽然无言以对,但不得不说金利微猜的没错,几人重复了好几次被搓洗、被泡酱、被灌汤、再被搓洗的循环,他们并没有被直接端上餐桌,而是在终于神思恍惚之时被一张帕子铺头盖脸地擦干,然后被拎小鸡一样赤身裸体地扔到了一个堆满鲜花的干净房间。

容珍&金利微:?

这是干嘛呢?

同样被扔进来的还有刚才一起被搓洗的几个年轻男人。他们的神色麻木而绝望,像个木头人一样抱着腿缩成一团不哭不闹,明明很安静,却看得人心里发堵。

他们头上没有个人页面,应该是npc……说不定可以套点话出来。

暂时逃离了被送上餐桌的无力绝境,刚才还麻得很的容珍心思活泛了起来,他心里这么想着,不动声色地靠近那人,神色和善语气自然地搭话:“你不害怕吗?”

那人的眼珠迟钝地动了动,非常机械地扭头来看容珍,那一潭死水一样没有生气的眼睛和木然的神情让他心里一阵恐惧,但容珍还是强忍住怯意和那人对视。

“嗤,”男人忽然嘲讽地笑一声,阴阳怪气道:“我们被养来就是为了这个。”

“害怕?有用吗?”

“我恨不得现在就死掉。”

说着说着,像是想到什么极其可怕的东西,男人忽然剧烈地颤抖起来,连声音也变得支离破碎:“可如果我现在死掉,被带到这里的就是我的弟弟……”

“谁想在活人宴的时候被上菜?!”男人眼睛通红,瞪得像要渗出血来:“在我们之前已经自杀好几个,现在留在这里的,都是为了家人才挺着一口气……反正都是死。”

那人的话仿佛平地一声雷劈在他头上,容珍表情皲裂,连呼吸都困难了:“……活……活人宴??”

他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

旁边金利微大惊失色,连忙扑过来抱起一下子撅了过去的容珍,既焦急又泪汪汪地喊他:“呜呜呜哥你没事吧?我们可以想办法的,恩人他们肯定会来救我们,你醒醒呀!”

正在金利微手忙脚乱之时,系统提示音冷不丁地响起,吓了两人一跳:

[叮——恭喜玩家容珍、金利微触发个人支线任务:妨碍活人宴进行]

[完成个人支线任务将获得特殊奖励]

[请玩家全力以赴,争创佳绩]

没想到如此迅速就触发了支线任务,还是这么操蛋的任务,刚刚缓过气来的容珍和抽抽搭搭的金利微同时愣住了。

仿佛忽然被注入一针强心剂,有了奋斗方向的容珍一个垂死病中惊坐起,强撑着一口气继续套话:“小哥,活人宴是只选男人吗?”

“不然呢?”

“我们屠宰场的女人早被吃完了。”男人奇怪地瞥了容珍一眼,那眼神像在看傻子一样:“再年轻白嫩的男人都没女人好吃,我们就是矮子里拔高个罢了。”

容珍闻言蹙眉,适时露出一副非常苦恼的模样:“我们是今天刚进场的,可是同伴里还有个女生来着……”

“怎么可能??她没被送到这里来?!”男子震惊得眼睛都瞪圆了,显得有些狰狞。

见这人如此惊讶,容珍顺势将他们当时的情形大致说给这人听了一遍,想要套出姬雪鹿他们大概都被送往什么样的地方。

男人听了之后恍然大悟,随即露出一副古怪的样子,不怀好意地冷笑着:

“那女的和另一个人估计要被抓到角斗场去了。这里的饲主把看热闹放第一位,吃都可以往后推。至于你说的高大强壮又温顺的那个,百分百被抓去干苦力。”

在两人闻言不由得松了口气时,男人忽然话锋一转,幸灾乐祸道:“抗打的做苦工倒是能磋磨几日,但进角斗场的,肯定活不过今天。”

活不过……今天?!

容珍和金利微表情一僵。

与此同时,另一边的南熙永很崩溃。

他被两头猪用竹竿驱赶着,像赶一只毫无尊严的牲畜或是家禽一样,他走了很久很久,看到了又高又厚的水泥围墙与一排又一排的巨型平层房舍。

功能强大的眼镜自动测算出了围墙的信息,高度为十二米,厚度为两米,简直是一座有来无回的巨型囚狱。他一路上看到了很多东西,都被他不动声色地仔细观察着尽收眼底。

这里非常大,被巨型围墙圈了起来,东边有一个超大的圆形建筑,类似古罗马的角斗场,而南边有几座大工厂模样的封闭建筑,且周围有些大片猩红血腥味冲天,北边是一些露天的、窝棚式的腥臊味十足的养殖场。

而他走向西边,一路走来,有非常多高大强壮的奴隶一样的男人在举着工具一刻不停地劳作,光裸的脊背被晒得焦红开裂,还有很多沟壑纵横、新旧叠加的血淋淋的鞭痕……

沉默却劳苦。

明明很强壮的模样,却一脸磋磨劳累到极致的油尽灯枯。

南熙永抿紧唇,神色肃沉,已经猜到自己的下场,但是目前无法和队友们取得联系,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当时南熙永眼睁睁看着其他小伙伴被两两拎走,就剩他一个人落单时,绕是霸总再见多识广心理素质强大,也忍不住感到绝望,心态差点崩掉。

他看着两个被电晕且生死不明的队友被装进铁笼里提走,而容珍和金利微却被两只巨大的变异鸭不由分说地叼走时,还为他们捏了好几把汗,结果他自己现在被赶到一个恶臭熏天的地方,同时手里还被塞了一把巨大铁铲——

南熙永从来没如此悲愤欲绝过。

这头猪,要他铲、屎!

还尼玛是堆了一屋子的巨大的屎坨子!

他脸色铁青,强自冷静地观察了一圈周围,这里是一排大得不可思议的屋子,一格一格整齐排列,看起来就是这些牲口的房间。

在自己房间里拉了满屋的屎!!

呃啊救命啊!

作者有话要说:  我够粗长叭!

o感谢在2021-07-27 21:29:35~2021-07-29 11:59:1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46170062 3瓶;关怡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