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和四个顶流组队求生后[无限] > 第14章 高校迎新会(13)

第14章 高校迎新会(13)


夜色浓稠而惨烈,沉重的天幕就像在无限压缩一样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整座荒废的校园就像是一只将他们无情吞噬的深渊巨兽,妄图把他们彻底消化成自己的养分。

教学楼里传出的各种嘶喊惨叫撕开了无边的浓黑与死寂,显得格外尖利怨毒又惊骇悚然,让人鸡皮疙瘩起了一层又一层。

就算几人刻意忽略那令人极度不适的声响,还是不免有些心情沉重。

游戏里,所有玩家都是猎物。

今天听着别人的哀鸣兔死狐悲,可谁又能保证明天惨叫的不是自己呢?

他们不知疲倦地向着校园中心的方向赶路,路上捕杀几个漏网之鱼,顺手救下一些慌不择路跑出教学楼的无辜玩家,直到天色熹微,五人才走到大路的尽头。

看着面前的景象,姬雪鹿人都傻了,她赶紧掏出临摹在一张废纸上的简易地形图,再三确认他们确实是没有走错。

那么……

校园布局图上,大礼堂外面那一圈没有标注的环状物,不是绿化,不是围墙,也不是什么防护带,而是一大片湖?

借着晨光看向面前这片一望无际的、水波浩渺的巨型湖泊,几人不约而同陷入沉默。

容珍张了张嘴,神色无措:“……大礼堂,该不会在湖中心吧。”

金利微:“咱们得游过去??”

一听到“游”字,覃果就像只受惊的兔子一样抖了抖,他有些尴尬地抓了抓自己蓬松柔软的头毛,弱弱道:“那啥,我是个旱鸭子……”

湖这么大,游抽筋了都不一定能游到湖中心,而且这绿油油的一眼望不穿底的水下,谁也不知道有没有藏着什么怪物。南熙永沉吟两秒,扭头问姬雪鹿:“队长,你有船吗?”

升级为c级后,姬雪鹿可以查看军事体验馆内所有物品,她看了一圈,神色微妙:“有倒是有……战舰可以吗?”体验馆里有几艘退役战舰,就是太大了点,而且不确定能不能开。

战什么?什么舰?

在震惊jpgx4的注视中,姬雪鹿自顾自地考虑了起来:“战舰有点太夸张了,而且万一湖里有什么东西怎么办?”她看向四人,认真地寻求了一下意见,“要不,飞过去?”

“……”

容珍艰难开口:“怎,怎么飞?”

姬雪鹿打了个响指,一架威武劲酷震慑力十足的钢铁巨物凭空出现。

“武装直升机了解一下。”

【卧槽卧槽卧槽+∞】

【姐,武直就不夸张了吗,啊?】

【还有人不知道姬佬有一座军事体验馆吗】

【从一开始就蹲姬佬直播的我表示,每次我以为我不会震惊了,下一秒就会惊掉下巴】

而近距离见证这魔幻一幕的四个顶流:阿巴阿巴阿巴x已经麻了jpg

覃果很快反应过来,异常兴奋地围着直升机转了好几圈,爱不释手地赞叹着摸来摸去,最后直接冲到姬雪鹿面前,一把将她握住腰举起来轻飘飘地转了两圈,星星眼里满是狂热与崇拜:“队长你太酷了!!!”

“芜湖!起飞起飞!”

相较于兴奋得窜来窜去的覃果和石化定住的其他两个,见多识广的南熙永就镇定多了,他勉强定了定神,嘴角一抽:“队长,你会开吗?我倒是考过直升机执照……”

“应该是会的吧。”姬雪鹿闻言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淡定道:“之前我也没摸过枪啊,但一到手上就自动会用了,其他应该也一样。而且要是自己的初始道具不能用,这合理吗?”

南熙永眼神死:不好意思,你的初始道具本身就非常不合理。

幸好是自己队的。

于是一分钟前还在烦恼的几人心情一下子拨云见日乌云转晴,喜滋滋兴冲冲地坐上专属直升机,在悦耳的强噪音中心潮澎湃地飞向目的地。

【其他玩家:敲你妈,敲你妈听见了没】

【这该死的世界的参差】

【卧槽二字,我已经说倦了】

————

当直升机成功降落在大礼堂天台上时,天刚好全亮,几人精神抖擞神清气爽,连带着走起路来都意气风发。

超酷武直功成身退。

姬雪鹿拿着望远镜观察了一圈,还真在远处的水面上发现了好多沉沉浮浮的脑袋,聪明点的不知在哪里找来了充气艇或者小木筏,正哼哧哼哧地划着水,怎一个惨字了得。

她把现场情况绘声绘色地转述了一遍,几人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都有些心情复杂,同情是有一点,但爽也是真的爽。

“恩人,多亏了你。”

“小问题。”姬雪鹿十分潇洒地摆摆手。

毕竟走了一晚上路,不累是不可能的。他们也不急着下楼,就在天台围成一圈席地而坐,姬雪鹿拿出干粮和水分给他们,几人一边吃一边商量接下来该怎么办。

“主线任务是到达目的地【大礼堂】,并参加迎新大会——只是我们不清楚迎新大会什么时候开始,也不知道是什么形式。”姬雪鹿皱着眉,轻松地帮容珍把压缩饼干掰成小块递过去,“咱们只能吃饱喝足养精蓄锐,见招拆招了。”

自从昨天抢了蓝眼男人的初始道具后,姬雪鹿发现自己简直变得力大无穷,没想到她进游戏第一天时想当个能扛枪拉炮的金刚芭比的愿望这么快就实现了……

这不就是打瞌睡了有人送枕头吗?

爽歪歪。

容珍有些感动于姬雪鹿无声的体贴,他接过掰碎的压缩饼干,柔声接话:“这个大礼堂少说也能装下两三万人,这么多玩家凑在一起不闹得鸡飞狗跳才怪。”

“我觉得吧,说不定他们也在下面拉帮结派呢。”覃果连没什么滋味的压缩饼干都咔嚓咔嚓吃的很香,脸颊鼓鼓的一动一动格外甜萌,“看谁厉害就抱谁大腿。”

“捧高踩低,见风使舵。”南熙永沉眸下意识地推了推鼻梁处,做出个扶眼镜的动作,摸了个空才后知后觉地想起自己的眼镜第一天就壮烈牺牲了。

“这也没办法。”金利微捧着脸颊悲天悯人地叹了口气,悠悠道:“大家都想活嘛。也不是谁都有运气一来就有恩人保护,嘿嘿。”

“……”

说的没错!四人心里暗暗赞同。

“而且能走到大礼堂的,都有些本事。”姬雪鹿脸上若有所思的淡定神情让她整个人显得非常可靠,“大家都打起十二分的警惕,要记住,整个游戏里可以信任的人只有队友。”

“也不一定,”覃果忽然灵光一闪,连忙说:“万一有人可以易容什么的,装成队友来骗人怎么办啊?”

演过许多戏的容珍深谙这种套路:“这简单,当然是想一个只有我们知道的暗号。天王盖地虎这种就算了,是个人都能对出来。”

“天王盖地虎!”覃果不信邪。

“呃……你是二百五?”金利微不确定道。

容珍:“……”

南熙永抬起手安慰似的揉了揉金利微看起来不太灵光的小脑瓜,轻笑道:“最好想足够独特的问题,每人想不同的答案。”

“我有个想法。”姬雪鹿饶有趣味地笑了笑,提议道:“问题就是……‘我是谁’,每人想不同的答案怎么样?”

“做个示范。”姬雪鹿看向金利微,手指在几人身上转了一圈,笑眯眯地问:“我们是谁?”

金利微的目光也跟着她的手指扫了一遍,脑子里第一时间浮现了自己喜欢的家庭设定,他们按照顺时针的顺序分别是他自己、南熙永、覃果、容珍、姬雪鹿,他先是指向自己:“我是哥哥。”

“熙永哥是叔叔,小覃是弟弟,容哥是妈妈……恩人,恩人是爸爸。”

“很好。”姬雪鹿满意地冲他笑了笑。

“这想法不错。”南熙永点点头,修长有力的手指摩挲着眉骨,想了想:“嗯,我的答案是,利微是蓝孔雀,我是熊老板,小覃是兔八哥,容哥是小仓鼠,雪鹿……呃,战斗姬。”

姬雪鹿挑眉,“……鸡?”

枪快按不住了啊。

南熙永赶紧解释:“姬雪鹿的姬。”

“不得不说还挺有画面感,我刚好是属兔的,”覃果笑嘻嘻地啃了一大口饼干,然后指了指自己,“我是kill them vividly,金利微是bule top,熙永哥是south bear,容哥是housewife,队长是哆啦a梦plus。”

……?

有点过于中二了吧……好好的拽什么英文?姬雪鹿立马整理答案:“太复杂了,覃果ktv,金利微bt,南熙永sb,容珍家庭主妇,我就哆啦a梦好了,记住了?”

覃果:“……”我的逼格,啪,没了jpg

金利微&南熙永:“感觉被骂了。”

容珍:“为什么我就摆脱不了这个……”

“简单好记就好。”姬雪鹿用肩膀撞了一下身边的容珍,轻声催促:“快,该你了。”

“咳咳,”容珍正色,认真道:“小金是儿子,熙永是备胎,小覃是宠物,雪鹿是……咳,老公。”说完还没等别人闹他,自己先脸红了。

霸总双眼危险一眯:“……备胎?”

覃果小脸皱巴巴:“我就不能是个人?”

姬雪鹿闻言也是一愣,在众人瞬间变得意味深长的目光中被整得有点不自在,她抬头望天,生硬地转移注意力,“该我了……我是拖拉机,你们全是我的腿部挂件,over。”

四人:?给点面子成吗?

【救命我要笑死了哈哈哈哈哈哈】

【楼底下世界大战,楼上谈笑风生打情骂俏,熬夜总冠军,真有你的[大拇指]】

【不是,他们心是不是太大了点】

【高手的世界你不懂】

“大家的答案都挺有特点的,记住了啊。”姬雪鹿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一旦我们被迫分开,甚至只要队友离开了自己的视线,不管多久,再相对时都必须对一遍暗号,知道吗?”

“yes sir!”

总感觉还忘了点什么,姬雪鹿思索两秒,忽然眼睛一亮,“容珍不是快升d了嘛,我们再看看团队页面?”

大家纷纷点头。

手指一划,团队页面展开。

【团队信息】

团队名称:熬夜总冠军(排名30/56)

团队成员:

姬雪鹿(等级c /玩家排名1/当前积分22)

南熙永(等级d/玩家排名20/当前积分48)

覃果(等级d/玩家排名31/当然积分36)

金利微(等级d/玩家排名257/当前积分16)

容珍(等级无/玩家排名4800/当前积分9)

团队等级:无

团队成就:无

团队权限:信息共享、资源共享(未解锁)

大家的个人排名都有所上升,而团队排名也不是垫底了,一切努力都没有白费。

姬雪鹿满意地点点头,手中凭空出现一把冲锋枪,她看着自己身边一个个身强力壮的队员,正色道:“再讨论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了,还是主动去探索来得快,下楼时大家按五边形站位走,一切小心。”

“现在,让我们去会会他们。”

“顺便给我老婆升d!”

容珍的脸瞬间红成了大番茄。

而楼下就是——

幸存者云集的大礼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