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和四个顶流组队求生后[无限] > 第13章 高校迎新会(12)

第13章 高校迎新会(12)


“有压力才有动力。”姬雪鹿安慰似的拍拍容珍的肩膀,早樱般娇嫩稚弱的脸偏偏摆出一副成熟稳重的表情:“10积分没有想象中这么难的,容珍,要想活下去,就得下狠心。”

这小姑娘就不能叫声哥?

“容珍哥,把他们通通当npc就行。”覃果懒洋洋地躺下,打了个哈欠,大大咧咧地把腿抬起来压在了金利微身上换了个舒坦的姿势。

“我们会帮你的。”南熙永温声补上。

容珍刚刚才被几人灼热的目光被盯得头皮发麻,闻言神色复杂地抬眼扫了他们一圈。

覃果和金利微没有露出什么不满,南熙永更是包容,而姬雪鹿,明明是他们几个里最小的姑娘,愿意带他这个战五渣不说还这么体贴地来照顾他这个老大哥的心情……

不得不说,他运气真的很好。

这样的队伍和队友,多难得啊。

自己总不能一直拖后腿。

他悄悄地握了握拳,平复了一下自己心里翻涌的情绪,随即牵起唇角露出个好看的浅笑,温柔又下定决心似的开口:“放心吧,虽然很菜,但我也会努力养家的。”

……养家。

他们像个家庭吗?

姬雪鹿闻言一愣,不知被戳到了心底哪块柔软的地方,眼中不自觉地涌起暖意。

之前她总觉得容珍隐隐有些瑟缩与自卑,一直内疚着拖累了他们一样有种抬不起头来的感觉,明明年纪最大却总在看他们眼色,显得安静内向又小心翼翼。

在实战中,几人用极短的时间磨合接纳彼此的时候,姬雪鹿就察觉到容珍总是游离在他们之外,也说不清他是融不进来还是本身性子就疏离难以接近,而他刚刚那一笑,却让那种微弱的隔阂感彻底消散了。

毕竟人逢喜事精神爽,刚升了c级的姬雪鹿格外有耐心,甚至有兴致调侃一句,“这么几张吃饭的嘴,容妈妈可要支棱起来了,不然养不起啊!”

本来是个逗他玩的揶揄玩笑,容珍却一下子脸热起来,白皙俊美的脸染上薄红,他红着脸有些较真地问:“……为什么我是妈妈?”

“啊?”姬雪鹿笑了,觉得这个大她七岁的男人看起来未免有些太好欺负,她随口胡诌:“可能是气质吧。”

那种温柔贤惠、纯良亲和的居家气质。

一直安静着的金利微好像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家庭设定格外感兴趣,他眨巴着大眼睛兴致勃勃地插嘴,“那我是哥哥?”

这傻孩子,上赶着给人当儿子呢?

覃果撇撇嘴吐槽:“幼稚。”

气氛不知不觉变得轻快和谐,大家都忍不住翘起唇角,在现实生活中绝不可能提起的幼稚游戏与傻瓜话题此刻也显得有趣了起来。

“我是爸爸?”

“来叫爸爸!”

同时出声的南熙永和姬雪鹿不约而同地愣住,随即不可置信地看着对方,大眼瞪小眼。看戏的覃果差点被这两人笑死,连瞪大眼睛的容珍都呆住了,俊脸更红,结结巴巴道:“这……别争啊……诶不对,你们干嘛占我便宜?”

【容珍:我不干净了】

【我把你们当队友,你们竟然想当我老公】

姬雪鹿以为某霸总最多就微笑地看着他们胡咧咧,没想到他竟然还纡尊降贵地主动参与到这种拉低智商的傻瓜话题里,还跟自己撞上了,而对方估计也想不到一个看起来娇嫩漂亮的小姑娘居然还有满腔如山的父爱。

捕捉到对方那微妙且一言难尽的表情,姬雪鹿表示自己有被内涵到,她不服气的看向主动给自己定好身份的金利微:“爸爸的好大儿,你挑一个?”

金利微:?

挑什么,挑个爹?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金利微闻言真的认真考虑了起来,他的目光在南熙永那冷厉硬挺男人味十足的脸上迟疑了两秒,然后伸手抓住了姬雪鹿的发尾,小声道:“……我选好了。”

他想了想,轻轻扯了扯姬雪鹿的发尾,那张像名家油画一样艳丽明媚的脸上忽然有些害羞,但还是张口就喊:“爸、爸爸。”

姬雪鹿:“……”

南熙永:“……”

覃果:“……”

容珍:“……”

一阵窒息般的沉默。

【不至于!真的不至于!】

【歪?微微喜欢什么颜色的麻袋?】

【呜呜呜妈妈的好大儿】

【谁也别拦着我加入这个家[狗头]】

————

一场令人啼笑皆非的玩笑过后,姬雪鹿赶紧押着几人睡觉,自己则仍然用狙击枪沉稳而耐心地练准头,顺便收割几个积分。

到了时间,那个和她抢爹当的男人准时醒了,两人视线相对时都还有些想笑,姬雪鹿毫不避讳地趟在了南熙永腾出来的空位上,抱着枪想让自己快点入睡。

毕竟时间宝贵。

就在即将睡着时,一条健壮的长腿忽然啪地一下毫不客气地横在了她腰上,差点没把她砸地岔了气,姬雪鹿眉头一跳,险些就条件反射一枪托给他敲过去了。

不过她还没来得及睁开眼,就有人非常体贴地走过来,存在感十足又沉稳冷淡的男人气息渐渐靠近,一把将嚣张地压在她腰上的长腿抬起,然后不甚温柔地扔在一边。

姬雪鹿眉头骤然舒展开,感觉到可靠的她终于放下心来,积累许久的疲惫与久违的莫名其妙的安心让她沉沉睡去。

这一睡,直到夜色浓重她才被人叫醒。姬雪鹿用力地拍了拍脸让自己迅速清醒过来,然后取出手电筒打开了最弱档。

骤然撕破黑暗的光还是让他们难以适应,四人缓了一会儿才睁开眼,南熙永赶紧借着光看了看自己的手表确认时间,松了口气,“我没估算错,已经十一点五十分了。”

整个学院在姬雪鹿睡下不久就陷入了无边的夜色,浓重的黑暗吞噬一切视觉与方向感,南熙永不能视物,就硬是挺着没有继续睡,而是在心里一秒一秒的记着时数数。

过了两三个小时,另外三个人也渐渐醒了过来,他们默契地没有叫醒姬雪鹿,也没怎么出声交谈,而是等着南熙永的指令。

“辛苦了。”姬雪鹿与南熙永交换了一个眼神,从容又凝重地开始吩咐:“我们下楼,在12点之前一分钟冲出去。”

“时间差是关键,既能避免和进门的保安正面冲突又能极限缩短和楼外保安的对抗时间。大家尽量不要慌了手脚,挺过那一分钟大概会轻松一些。”

姬雪鹿手里的枪不知不觉换成了机枪,她用枪托在地上轻轻一敲,像是敲在了每个人心上,她抬起脸,神色格外冷然又镇定,极大地安抚了容珍和金利微紧张的情绪。

“我们就赌,12点进教学楼是npc强制执行的规则。剩下的,就交给命运吧。”

有些沉闷凝重的空气里,覃果忽然轻笑一声,他们循声望去,平常看起来奶乖无害的大男孩神色肆意又帅气,一到关键时刻他总会变得兴奋又锋芒毕露,活像个崇尚暴力美学的中二好战分子。

【覃·a装o·狼奶终结者·果】

【不,他是铁血猛a】

“不就是个游戏,咱们好好玩。”覃果此时露出了在赛场上叱咤风云时的表情,以及那种如某种猛兽一般胜券在握又跃跃欲试的眼神。

浑身是胆的人谁都佩服,在这种情况下很难不被感染,姬雪鹿赞同道:“说得没错。”

下楼之前她还是忍不住最后嘱咐了一句:“咱们人多,我没法兼顾,我希望你们顶不住了第一时间喊我,懂吗?”

大家都沉声应下。

毕竟生死关头,面子最不值钱。

下楼的过程很顺利,他们发现楼内几乎90的玩家都集中在了顶楼,其余楼层的玩家都藏的很紧,像是完全销声匿迹了一样,看来第一夜的惨痛教训都印在了每个人的脑海里。

姬雪鹿打着手电朝大厅外看去,发现比白日里膨胀许多的巨型怪物正围着教学楼游荡,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保安对光并不敏感,即使光束照在它们身上也无动于衷。

军用手电就是靠谱,光束的凝聚度高,可以照的很远很远,四周辐散的余光也足够明亮,让他们的视野变得宽远而清晰,几人忐忑的内心终于平复了一点。

“倒计时。”南熙永声音沉稳,专注而肃然:“五、四、三、二——”

他们的身体在倒计时开始时迅速绷紧,仿佛在积蓄着力量。

“一!”

与声音同时响起的,还有骤然劈天盖地撕破死寂的、震耳欲聋的凶猛火力。在高速连射的枪声中,五个矫健的身影像是离弦的箭一样默契十足地冲出教学楼。

在那一瞬间,等待已久的怪物们张着血盆大口,挥舞着粗壮可怖的利爪,像汹涌的浪潮一样尖嘶着朝他们扑来。

姬雪鹿咬着手电,连眼睛也不敢眨,她一刻不停地疯狂扫射,汹涌的怪物浪潮在她身前两三米的地方一串接一串地扑街,她还要分出心去看几个队友的情况。

她余光扫到南熙永的大铁铲被一只怪物的牙齿卡住抽不出来,而他身侧又有一只唾液四溅凶猛地扑过来,距离太近,情急之下她举起机枪抡过去,一下子就把巨型怪物的脑袋磕爆并抡飞出去好几米远。

卧槽——

她变得这么厉害了?

还来不及心潮澎湃,容珍那被吓得魂不附体的惨烈嚎叫就把她惊醒,姬雪鹿浑身一个激灵,迅速抬抢十分稳准狠地把怼到了容珍脸面前的怪物打成了筛子。

“啊啊啊啊啊啊!!”

这回总算是有了进步,容珍一边尖叫一边还不忘举起手里的大柴刀疯狂地往还在蠕动的怪物身上补,毫无章法,跟切菜似的。

啧,好磕碜,又好可怜见的。

而覃果就算只有一根棒球棍,那战斗力也真不是吹的,虽然硬件限制无法击杀怪物,但在姬雪鹿时不时的掩护下却也足够自保,反而是举着巨大电锯的金利微已经好几杀了。

谁能想到这人昨天还可怜巴巴地扯着她衣摆嘤嘤嘤呢?

人到绝境那潜力还真是不可小觑。

兵荒马乱的一分钟很快过去。

[叮——各位玩家请注意,12点到,辛苦巡逻了一天的保安叔叔们下班啦~他们将回到各自的值班室,享受愉快的娱乐与进食时间。请各位玩家积极配合!]

系统提示音在每个玩家耳边响起,这对大多数玩家来说无疑是吹响了地狱的号角,而在教学楼外的几人却是如蒙大赦——

因为在提示音响起的那一刹那,所有围攻他们的巨大怪物像是突然无视了他们的存在一样,齐刷刷地转身往各个教学楼里冲。

成功了——他们赌赢了!

几人瞬间庆幸地聚拢起来,难掩激动地拥抱在了一起,抱着枪的姬雪鹿就这么被四个雀跃的高大男人拥在了中心。

拥抱时格外明显的身高差把姬雪鹿淹没,这哪里是四个人,分明是四堵墙。

他们拥抱片刻就散开,很快冷静下来马不停蹄地开始赶路——与此同时,各个教学楼里面的杀戮与惨叫也拉开序幕。

距离副本结束,还有一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