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和四个顶流组队求生后[无限] > 第10章 高校迎新会(9)

第10章 高校迎新会(9)


五人交换一番称呼与信息,突然听到有人的肚子咕噜咕噜叫了起来。

几人面面相觑,覃果有些赧然地举起了手,不好意思地说:“是我。”

话音刚落,旁边又响起几声辛酸可怜的肚子叫,一声比一声高,一声比一声长。容珍和南熙永同时一愣,忽然都有些局促起来——可能他们从来都没有这么狼狈尴尬过吧。

但饿肚子不是什么丢脸的事。

空气沉寂两秒,姬雪鹿皱眉:“你们该不会从进游戏起就没吃东西吧。”她一边说着,一边从军事体验馆里摸出来一些压缩饼干和几瓶水分给他们,“资源有限,我们尽量省着点吃。”

三人感激地道谢后认真吃了起来。

姬雪鹿抱歉地看了金利微一眼,因为他们早上吃过,所以她希望两人可以省下一顿口粮,以便物资能多撑一会儿。金利微接收到姬雪鹿的眼神,毫不介意地冲她甜甜一笑。

“嘶——”

容珍忽然倒吸一口冷气。

姬雪鹿:“怎么了?”

“没什么,”容珍捧着脸颊,温润俊美的脸上神色虚弱吃痛,“崩着牙了……”

“……”

这压缩饼干,危机时刻当块板儿砖使也是可以的。旁边南熙永体贴地将水递到容珍手边,低声给他支招,“咬下一块后喝口水含一会儿再嚼。牙崩坏了可没有牙医来治。”

何止啊,就算受伤了也只有硬扛。

姬雪鹿无奈地叹了口气,朝金利微招招手,对方乖觉又积极地挪到她面前,双眼清澈又亮晶晶的,正十分依赖信任地望着她。姬雪鹿手上动作很轻,小心翼翼地揭掉他脖子上的绷带。

光洁的脖子处赫然有一条长而深的伤口,用过药物的裂口处猩红结痂后,有点肉皮可怖地翻卷着,看着触目惊心。

三个人不约而同地停了下吃东西的动作,都有些惊讶与担忧。这伤看起来太严重了,仿佛稍微崩开一点就能让这个鲜活艳丽的年轻男人瞬间命丧当场。

而姬雪鹿只是沉着而温柔地拿出急救药粉,手也没抖地轻轻铺上去,神色认真又专注,“这药倒是很有效,我们注意点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只是,可能会留疤。”

而且是一条巨大而丑陋的割喉疤。

不幸中的万幸是没到必须要缝针的程度,不然姬雪鹿真是要怄死了。金利微看着近在咫尺的少女难掩愧疚的眼神,忽然觉得伤口也没这么疼了,他软软地安慰道:“没关系,我不怕留疤。”

想起当时的情形,金利微反而有些失落与难受,他垂下脑袋恹恹地说,“恩人,那时候是我拖了你后腿……”

听了金利微的话,正艰难吞咽着食物的容珍也受了感染,他自从看了团队页面自己那“一骑绝尘”的排名后,就无地自容愧疚不已,这时更是心里堵的难受:

“我也对不起大家……是我拖累了我们团队的排名。”

“都怪你,在新来的面前说什么呢,”姬雪鹿轻笑着拍了拍金利微的脑袋,转过脸认真地看着愁容满面的容珍,柔声道:“战友面前,没有拖后腿一说。”

“毕竟规则残酷,下不去手也是正常的。”姬雪鹿宽慰了他一句后,又有些自嘲地叹了口气,“我也下不去手,积分基本都是打npc挣来的,人……就杀了一个。”

“毕竟是活生生的命。”

南熙永也颇为感叹地开口,神色冷漠而凝重,有种久居高位的威严与杀伐果断:“他们又不能在现实中复活,谁愿意当杀人犯。但怀着坏心被反杀的,死了也是活该。”

闻言,一直在埋头苦吃的覃果手一抖,半块压缩饼干掉在了地上。

四人循声望去,看见两颊鼓鼓的覃果瞪大了一双圆溜溜的大眼,十分震惊地停止了咀嚼,一脸“你们在说什么”的惊恐与茫然。

二十岁的大男孩五官精致清秀可爱,不冷脸时奶呼呼的看起来像某种小动物一样,清纯无害又漂亮,没什么攻击性,浑身散发着一种朝气蓬勃又干净阳光的少年感。

此时他像只屯了食的受惊仓鼠,白嫩嫩的又奶又乖,十足的惹人怜爱。

“……怎么了?”

覃果嘴里包着食,一时半会儿咽不下去,只能瞪大圆圆的眼含含糊糊地说:“这不是个游戏吗?为什么我们是杀人犯?”

四人:“……”

几人一言难尽地对视几眼,只有一积分的容珍艰难开口,试探道:“你不知道吗……玩家都是现实世界中的人,在游戏里死了就是死了,是不能在现实世界复活的。”

覃果瞳孔地震,如遭雷劈。

不会吧……

这孩子以为这里只是游戏,没咋当回事儿且毫无心理负担地打怪杀敌势不可挡?

太虎了吧!

眼看着覃果表情皲裂快要爆发,姬雪鹿赶紧控场,“但有些人是罪有应得,比如那些因为谋财害命进来的家伙,杀了他们就当为民除害了。警察叔叔都要感谢你。”

覃果一愣,一下子松了口气,后知后觉的像只兔子一样慢慢咀嚼起来。

他捡起地上的半块压缩饼干,撅起水红鲜嫩的花瓣唇吹了吹上面的的灰尘,瞬间开朗了起来,笑得又软又甜,“真的嘛,那我出去警察叔叔们该给我颁个英勇市民奖。”

……太好哄了吧。

姬雪鹿抽抽嘴角,某种程度上,这颗海拔仅次于南熙永的、可以随时变身崩牙铁豌豆的奶乖小甜豆,真是最适合这种游戏的人了。

该凶狠时凶狠,该跑路时跑路,又胆大又能打,心理素质又极其强悍,战斗意识一等一,看起来又吃嘛嘛香好养活……

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啊。

反观容珍和南熙永这两个老大哥组合,见面时被追杀的那个千钧一发的危险状态,就让人忍不住感慨世界的参差。

二十六岁的容珍年纪最长,但似乎牙口不太好,看起来是那种非常温润善良的性格,高大俊美温柔成熟,一看就是非常居家好嫁。但太善良容易有负罪感,而这变态游戏最不需要的就是这种愚蠢的自我惩罚。

而且一路走来,姬雪鹿发现这哥格外容易受惊吓,次次都跟要魂飞天外一样。

因为他的初始道具虽然令人陷入沉默,但非常实用接地气,姬雪鹿坚信他是一位能派得上用场的成长型队友。

至于南熙永……脑子好使,心思缜密,性格沉稳冷静又撑得起事,很有一股处变不惊的威严与魄力,而且一米九的大块头也不像不能打的样子,配个好用的武器至少可以一打五。

他是非常可靠的脑力型队友,初始道具简直是游戏漏洞+惊天大bug,除了不加任何武力值之外强的过分,谁见谁馋,如他所言,他和姬雪鹿组队绝对能发挥最大的作用。

金利微的初始道具虽然暂时派不上用场,但也意外的很有用处。

总之,这是一个比较圆满的团队。

最可惜的是没有奶妈,也没有初始道具是饭店或者农场的天选后勤,不然那可真是顶级配置了。

不过人要学会知足。

她现在很满意。

“战友们,”三人吃饱喝足后,姬雪鹿摆出一大堆药品和包扎用具,一脸正直,“有伤的自觉脱衣服露出伤口,过来接受处理,我虽然不太熟练,但手法很温柔。”

见三人有些莫名其妙的拘谨与别扭,姬雪鹿疑惑了,大老爷们扭扭捏捏个什么劲儿?

“快点儿的,别磨磨唧唧。”

“……”

说好的温柔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