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和四个顶流组队求生后[无限] > 第8章 高校迎新会(7)

第8章 高校迎新会(7)


一夜无眠。

最后她还是和金利微一起趴在天窗上过了一晚,神经紧绷,一看到有怪物进杂物间来姬雪鹿就居高临下地无情扫射把它打成一坨烂肉,一夜过去,杂物间堵满了蜂窝煤似的恶臭肉堆。

整个杂物间根本无从下脚,姬雪鹿拉着金利微站起身,趴了一晚上身体都有些僵硬,他们小心翼翼地在屋顶上行走,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滚下楼去摔死。

经过昨晚的教训,姬雪鹿仔细探索了一下自己的初始道具,军事体验馆中除了各种工具外还发现了一箱军用干粮,由于本身只是展品体验装的缘故,量并不多,种类也不丰盛,大概是些压缩干粮,肉干罐头什么的。

这个发现让两人差点喜极而泣。

确认天亮所有保安都退出教学楼后,姬雪鹿在屋顶打了个洞爬下去,找了个相对干净的空旷教室躲了进去席地而坐,又拿出压缩饼干和纯净水狼吞虎咽了起来。

一天一夜没填肚子,两人又累又饿,即使压缩饼干硬的像板儿砖一样咯牙也毫不在意,金利微啃的十分幸福,腮帮子吃的鼓鼓的,满嘴碎屑,像只贪食的呆萌仓鼠。

【为啥吃个东西也能吃的这么憨】

【精立萎今天萎了吗】

【楼上的,蔷薇还有三秒到达战场】

【草了,这女的还有什么宝藏没掏出来】

姬雪鹿觉得这位传说中的大美人吃相有点过于接地气了,她抽抽嘴角,将喝剩的半瓶水递给他,“喝点儿水,小心噎着。”

他嘴里包着食儿模糊地哼唧两声,接过水毫不介意的吨吨吨喝了起来。

“咱们今天要加紧赶路了,这样的晚上再来一次我可受不了。”在身心俱疲危机四伏的情况下、在自相残杀和“保安”猎杀的双重威胁下,根本无法休息。

像她这种普通人,会撑不住的。

金利微抬眼认真打量了一圈姬雪鹿,发现昨天还干净漂亮得像个洋娃娃一般的娇小少女,今天就已经变得很狼狈了。

海藻般蓬松柔软的及腰卷发被她草草束在脑后,额发不知是被汗还是其他什么液体沾湿凝住了黏在额头上,看起来邋里邋遢,宽大的嫩粉色外套也被各种污渍染得黑糊糊,唯有一双大眼睛仍然清亮灵动,显得冷静又机警。

就算脏兮兮也很可靠的恩人!

不管姬雪鹿对他说什么,金利微都一脸认真且非常信服地点头:“我都听你的!”

吃饱喝足后,姬雪鹿非常不适地拉起外套下摆擦了擦黏了吧唧的脸,本来爱干净的人这种时候也脏的没脾气了,虽然衣服不见得比脸干净,但好歹是个安慰。

金利微见状非常乖觉地拉起自己的短袖下摆,殷勤地凑上来像给小孩洗脸一样在姬雪鹿脸上rua了rua ,一边用布料揉她脸一边说:“我的衣服干净一点!”

那可不,打怪都是老娘打,那血啦呼哧的东西可不得往她身上溅么?

姬雪鹿任由对方给她擦脸,眼睛乱飘的时候不小心瞟到了年轻男人白皙而紧致的腰。线条分明的腰腹肌肉流畅,蓬勃有力……啧啧,当爱豆的大都瘦得像纸片人,穿上衣服像只白斩鸡,没想到这人撩起衣裳竟然别有洞天。

【嘶哈嘶哈】

【老公虽然傻,那硬件可是顶配】

【呜呜姬佬也太有福了吧】

【姬雪鹿:这福气给你要不要啊jpg 】

额发擦干后确实清爽了一点,也不枉把他单薄的短袖蹭脏一大块了。姬雪鹿像个社会大哥一样满意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指挥得很流畅,“下楼扛上你的柴刀,我们出发。”

“好嘞哥!”

金利微狗腿一笑,从善如流。

————

两人吃饱喝足,一鼓作气地连闯三栋楼,那叫一个神挡杀神佛挡杀佛,越往里走玩家越密集,数量多得姬雪鹿有点心惊,虽然大多听见枪声都躲着她走,但玩家中不乏眼馋她枪要趁乱来抢的,都被她一一逼退。

心好累。

如果她是个反社会的疯子,那事情就简单多了,来一个崩一个,还能疯狂收割初始道具,人在子弹面前脆弱得就像块嫩豆腐……

当个良心未泯的正常人真不容易。

两人暂时歇脚的这栋楼很大,在快要进楼之前他们还顺手救下一个人。瘦小的少年穿着血污的天朝校服,顶多十五六岁,青涩稚嫩的脸上满是惊慌恐惧,让人一看就心生不忍。

这学生多小啊……

狗比游戏没有心!

校服少年和姬雪鹿差不多高,面黄肌瘦形容伶仃,看起来格外弱小可怜,等进了大厅姬雪鹿才看了看他头顶的个人页面,嗯,才十五岁,因为酗烟进来的。

……酗烟?

两人对视一眼。

“谢谢哥哥姐姐……”这小孩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有条腿受伤了似的一瘸一拐,不停地给他们鞠躬道谢,姿态低到极致。

瘦小学生很有眼色,一看到两人微微皱眉,生怕姬雪鹿对他有什么想法一样拼命解释,“姐姐我不是坏孩子……抽烟,是爸爸教的……学习压力太大了……”

“不用和我说这些。”姬雪鹿打断他的话,并不打算和这小孩多做纠缠,毕竟……他们已经吃过一次亏,知人知面不知心,虽然他真的看起来手无寸铁毫无威胁,但万一呢?

虽然不忍,但他们保全自己也不容易。

金利微至少体力好能打架,如果让这路都走不利索且格外瘦弱的小孩跟着他们,那才是真正多了个拖油瓶。

“不是每次都碰巧有人救你的。你……好自为之吧。”姬雪鹿强迫自己狠下心,转身就要走,可还没等她走出两步,那学生就噗通一声跪倒在两人面前害怕地哭求,“哥哥姐姐,能不能带我一起走,求求你们了!”

“求求你们呜呜呜……我不想死!”

“我,我还没考上高中呢……”

“妈妈在等我回家呜呜呜……”

稚嫩的脸上涕泗横流,一声悲过一声,哀惧得让人心碎,金利微被他哭的受不了,伸出手轻轻拉住姬雪鹿的衣摆,神色心软犹豫,也眼巴巴地看着她欲言又止。

谁愿意做恶人呢。

可救了这一个,之后呢?有一就有二,之后如果遇到更可怜的,老人,小孩,孕妇,伤的残的,他们通通救了拖着一起走吗?

这里可不是有爱就能化解一切困难的正能量博爱剧,而是所有人都朝不保夕的、拿命来赌博的荒诞残忍的求生游戏。

虽说有组队任务,可为了生存率而言,但凡脑子没坑的人都会选择更加强有力的队友,而不是找老弱病残来充英雄当拖拉机。

现实就是这么残酷啊。

姬雪鹿板着脸,对金利微摇了摇头。

“小弟弟,我没杀你还救了你,已经仁至义尽了,我们也一样有人在等。你能理解的吧?”姬雪鹿把小孩拉起来,拍了拍他膝盖上的灰尘,“别下跪求人了。”

“我不敢保证你下一个遇见的人会不会因为你的软弱而杀了你。”

瘦小学生已经哭傻了,神色变得呆滞木楞,眼神也格外哀切绝望,让人不忍再看,姬雪鹿别开眼,转过身不再看他。

“金利微,我们走。”

“恩人……”

金利微也很无措,他太善良了,尤其是面对毫无自保之力的弱小人物,更何况年纪还这么小,虽然他清楚的知道姬雪鹿一个字也没说错,但看着那个呆立着的瘦小伶仃的身体就格外揪心。

不管他,他会死……

这几乎可以确定了。

他们没走几步远,身后的学生忽然出声。姬雪鹿和金利微齐齐回头望去,发现那小孩一瘸一拐走得很慢,脸上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绝望的笑,却是乖乖和他们告别:“哥哥姐姐、谢谢……再见……”

这他妈谁顶得住!

金利微一下子就跑回去了。

姬雪鹿:……淦!

她用力闭了闭眼,硬生生停下脚步,现在实在无法再强迫自己狠下心离开了,姬雪鹿有些破罐子破摔似的烦躁地冲那两个傻乎乎的人吼:“算我服了你了,快跟上来!”

学生眼里的光瞬间亮的吓人。

啧,不管了!就当她姬雪鹿是个圣母烂好人吧!能带一程就带一程,她叹了口气,头疼地补充道:“先说好,只把你带到大礼堂。”

“谢谢哥哥姐姐!!”

瘦小学生望着姬雪鹿的背影和温柔地扶着他走的金利微,破涕为笑了。

姬雪鹿拿了块压缩饼干扔给学生,他千恩万谢的吃了,路也走得利索了一点。这座教学楼出奇的大,像是有几栋楼连在了一起,楼层布局也怪,这边三楼进入,明明感觉没下坡,过了个长廊忽然走到了一楼。

三人走着走着,忽然就觉得有点不对劲。在人数密度渐增的方向,偌大的教学楼内竟然一个玩家都没碰见。姬雪鹿皱了皱眉,警惕地握紧了手枪。

“姐姐,那边应该有个出口!”

姬雪鹿一愣,“你怎么知道?”

学生不好意思地笑笑,脸上有孩子般掩藏不住的、急于证明自己有用的迫切,他飞快地说:“这里布局和我学校超像的,就那种重庆style魔幻布局,我很熟!”

姬雪鹿眉头松了一点,“那我去探探路。”

“嗯嗯!”

她举着枪快步走过去,发现那里并不是什么出口,而是一块不露天的空地,四周都有高高低低各种可供藏身的障碍物,很多视觉死角,封闭又压抑,莫名像个瓮中捉鳖的……瓮。

忽然有点东西微弱的闪了闪,姬雪鹿敏锐地捕捉到那点转瞬即逝的反光,心中顿时警铃大作,她扭头就跑,刚想冲身后两人喊快跑,就惊讶的发现——

金利微同样震惊地被人用小刀勒住了脖子,刀锋陷入皮肤溢出几缕血流,俨然是稍微用一点力就会血溅当场一命呜呼的样子。

脆弱部位血流如注,一阵尖锐的剧痛让金利微一丁点声音都发不出来,连气也不敢喘,仿佛声带颤动和呼吸起伏的微弱力道都会让刀锋彻底切入喉咙,他瞬间出了一身冷汗。

中埋伏了!

【草,大反转?】

姬雪鹿举枪对准瘦小学生的脑袋,声音蕴含着滔天的怒意,她表情冷的像淬了冰,咬牙切齿道:“放、开、他!”

她就是个大傻子!潮水般的错愕、后悔、恼怒与满满的背叛感一下子席卷了姬雪鹿的脑海,让她瞬间火大了起来。

“姐姐,我是被逼的。”瘦小学生仍然是那副将他们通通骗过的可怜样,手上拿刀的动作却半点都没有含糊,十足的老练。

“别让我说第二遍,”姬雪鹿冷冷地逼视着学生,眼中杀气腾腾,“我枪法很准。”

随着瘦小学生一声呼号,刚刚觉得很不妙的重重视觉死角和障碍物后忽然窜出好多人将他们团团围住,姬雪鹿身体紧绷,不动声色地环视一圈,发现这些玩家个个凶神恶煞,手里拿着各种各样的武器。

甚至有狼牙棒和流星锤。

虽然对她都不怎么有威慑力。

“唔……”

刀锋更加深入,金利微难耐地痛哼一声,脸已经憋的有些发紫,出血量不容乐观。

姬雪鹿瞬间紧张起来。

“姐姐,把枪扔过来,我就放了他。”

那张无辜可怜的脸此刻在姬雪鹿眼里就是魔鬼,甚至比那些怪物还来得令人心寒与战栗,她喉头艰难地动了动,哑声道:“你如果敢反悔,我杀了你们陪葬。”

反正,他们也用不了她的枪。

这样想着,姬雪鹿咬了咬牙将手枪放在地面用力滑了过去。周围玩家一阵兴奋的躁动,但都按捺住了没有轻举妄动。

“姐姐,我们都跟了你一路了,”瘦小学生终于撕破了稚嫩无辜的伪装,露出了一丝恶意的讽笑,“你可真善良啊。”

姬雪鹿的脸色冷的吓人。

“枪给你了,放人。”

瘦小学生手中的刀松了一瞬,随即又快又狠地一脚踢在金利微腿弯,当他脱力瞬间跪倒时又将刀刃重新横在他脖颈上,血液也随着金利微的动作溅了一地。

“金利微!”

在姬雪鹿既惊且怒的目光中,学生冷笑着捡起了手枪对准她——

枪在他手中并没有消失!!明明初始道具只能本人使用,别人触摸到的瞬间都会失效消失不见啊?!姬雪鹿瞳孔地震。

『初始道具:所执之念(偷窃)』

“嘭!”

一声枪响,姬雪鹿应声倒地。

金利微目眦欲裂:“恩人!!!”

真是自作自受啊……姬雪鹿脑子里嗡嗡响:全他娘的是自找苦吃,让你当烂好人,让你圣母心泛滥,让你好了伤疤忘了疼,让你守那些个可悲的道德和良心!

活该!

多的是人想弄死他们这种傻逼。

“哈!哈哈哈哈……”

在众人悚然的目光中,捂着渗血伤口的姬雪鹿慢慢站了起来,突兀地发出一阵有些疯狂与怪异的冷笑,她抬起头,泛红的眼睛杀气腾腾又狠厉骇人:

“我有没有告诉过你,那把枪只剩一颗子弹?”她蛇一样冷的瞳仁直勾勾地盯着瘦小学生,有种悍不畏死的凶狠,她指着自己脑袋冷笑,“要杀我,该往这里打啊。”

【操,好帅】

【本人已看呆,忘记发弹幕】

这回慌的是对方了,学生惊了惊,用力开了两枪,发现果然没了子弹。

就在这空隙,电光火石之间,姬雪鹿手中凭空出现一把ak,她的目光对上金利微的眼睛,冷然而坚定:“闭眼!”

金利微用力闭上了眼。

下一秒,随着枪响,耳边同时传来了什么东西被打穿的声音,硬物破碎、血肉挤压粘液滑动,令人牙酸,温热的液体毫不客气地溅了他满头满脸。

金利微浑身剧烈一抖,控制不住地瞪大了眼睛……架在脖子上的刀落在地上,哐啷一声。他下意识用力捂住自己不断流血的脖颈,目光木木地往旁边扫了下,呼吸一滞。

学生……被一枪爆头。

就在那一瞬间,所有玩家拼了命的一拥而上,被姬雪鹿发了疯一般的扫射通通放倒,留了一手的她只朝他们下半身开枪,那些人大多被击中了腿脚丧失行动能力,惨叫着横七竖八歪了一地。

不过一息之间。

漩涡中心,姬雪鹿脱力摔倒在地,重新用力捂着自己的伤口,柔软的腹部已经洇开了一团嫣红血迹。

金利微被这变故吓得失语,脸色惨白,他跌跌撞撞地扑到姬雪鹿面前,颤抖着手扶起她,惊慌失措:“恩人……恩人你怎么样……”

“……没事。”

只是好疼……子弹的冲击力是巨大的。即使子弹在触碰到她皮肤的瞬间消失,那可怖的力量还是将她柔软的腹部豁出一道口子。

原来自己的初始道具伤害不了自己。

这还真是一种最差劲的验证方式。

沉默一会儿,姬雪鹿忽然有些失神地望着自己血迹斑斑的手,那根本不像能拿凶器的双手柔软纤细,娇嫩无力,此时正微微颤抖着:“我杀人了……”

“恩人、恩人,”金利微用力握住她颤抖的手,想要拼命安抚一样握在掌心,他凑近姬雪鹿焦急地哄,“是他活该,他是坏人……”

“我们没有错。”金利微自己也在抖,在后怕,但他还是一把按住姬雪鹿的后脑勺用力地抱了抱她,笨拙地告诉她这并不是她的问题,不管怎样他都站她这一边。

姬雪鹿瞬间破防,大眼睛周围嫣红晕开,却又倔强的不肯让眼泪滑落。她的目光落在学生尸体上,又在周围惨叫痛号声中转了一圈,刚刚还十分有魄力的少女终于绷不住了:

“人生好他妈难!”

“来个大佬带我吧!我不想努力了呜呜呜呜……”

金利微:“……”

————

抱头痛哭过后,一个脖子上缠了厚厚的绷带,一个肚子上贴了好几层巨型无菌创贴,两个挂了彩的人神情麻木的在教学楼里游走。

因为发生了太过冲击心灵的事,两人的心态都一下子脱胎换骨,特别是杀了人的姬雪鹿,整个人跟脱了层皮一样漠然而萎靡。

不过一两个小时,天翻地覆。

所以当两人听到一阵奇怪的机器发动的高频率噪音时都瞬间变得十分警惕,现在他们根本不会信任任何人了。

他们走过拐角,远远的看见有两个高个子男人正拼了命的朝他们的方向跑,后面还追着一个举着高速运转的巨大电锯的玩家。

正在逃跑的人一个身形和金利微差不多,另一个西装革履的更是将近一米九,然而他们却十分狼狈的被一个戴着小丑面具的家伙疯狂追赶,已经快被追上了。

或许是看见了他们,其中矮一点的男人求救的声音几乎嘶吼到破了音:“啊啊啊啊救命啊!!”

姬雪鹿瞬间防备:“这,救吗?”

金利微更加警惕:“算了吧。”

两人转身就走。

【???】

【喂喂那是容哥和南总啊!!精立萎你瞎啦?那他妈是照顾过你的前辈!】

【军火姬干嘛见死不救?她不是求生游戏第一圣母玛利亚吗??】

【楼上半路上了厕所,鉴定完毕】

【呵呵,玛利亚已死,有事烧纸】

“啊啊啊啊!!!大侠救命啊!”容珍感觉背后划过的电锯几乎要把他头发也搅进去,仿佛下一秒就会变成血肉模糊的一团。

他自从进入游戏已经受了太多惊吓,此刻更是快要魂飞天外,然而越是绝望的时刻求生欲望越强烈,容珍一下子认出了那个眼熟的人,他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扯着嗓子:

“利微!!“

咦?金利微警惕扭头,眯起眼睛仔细辨认了一下远处喊他的那个男人——即使一身狼狈,即使五官因为剧烈运动和撕心裂肺的呼救变得表情崩坏,仍然难以掩盖原本光风霁月的出色外貌……

“容珍哥?”

姬雪鹿闻言也回过了头。

大名鼎鼎如雷贯耳啊。华国如日中天的青年演员三金影帝,那个国民度和路人好感高到连姬雪鹿老妈也冲他啊啊啊过的国民老公。

啧啧啧,命运弄人了不是,这狗比游戏绝对了是为了直播热度才把他们弄进来的。

金利微立马转头眼巴巴地望着她:“恩人,要不放一枪?”

“很熟?”一边这样问着,姬雪鹿一边举起ak对准了越来越近的三人。

“见过两面,”金利微乖乖答话后,又将双手围在嘴边围成小喇叭状,贴心的提醒:“容珍哥你俩分开一下!!”

那两人闻言想也不想就一左一右默契地朝旁边一闪,就在他们挪开的刹那,姬雪鹿连放几枪,分别打中了小丑面具的左右腿,那人猝不及防地摔倒在地,爬也爬不起来。

啧,现在她开枪打人越来越顺手了。

那两人直到冲到他们面前才停下来大口大口抽风箱似的拼命喘气,一副累得要原地撅过去的模样,而金利微和姬雪鹿却条件反射般齐齐警惕地往后退了几步,保持安全距离。

“呼,呼……谢、谢谢……”

姬雪鹿表情冷淡,“不用。”

她回了句话就绕过他们直直朝不停挣扎的小丑面具走去,金利微什么都没说,只拍了拍容珍的肩膀就抬腿快步追上姬雪鹿,毫不犹豫地把两人丢在后面。

容珍:?

地上那人的个人页面非常晃眼,姬雪鹿扫了一眼,冷哼一声用力踩在对方手上,见那人还想挣扎着举起电锯攻击她,姬雪鹿眼也不眨直接开枪打穿了他的手臂。

惨叫声中,姬雪鹿一把薅开了那人脸上的小丑面具,“嚯,还是个洋人。”

“电锯杀人魔啊?”

『选择原因:犯罪(连环杀人)/恶性』

姬雪鹿冲金利微笑了笑,笑意却不达眼底,“你喜欢电锯吗?好像比柴刀好用。”

那就意味着让他杀人。

身后的容珍闻言瞳仁都晃了晃,不可思议地望向他们,更让他震惊的是金利微居然认真地想了想:“嗯……那我要了。”

“行。”姬雪鹿爽快的挪开,把最近的位置让给他,甚至还用脚尖将小丑面具的下巴抬起来露出脆弱的喉咙,“往脖子一喇就行,就当为被他害死的人报仇了。”

金利微咽了咽口水,好像有点紧张与不安,他像只小狗勾寻求鼓励一样迫切地用湿漉漉的眼神望向姬雪鹿,对方安抚地拍了拍他颤抖的手,“下不了手就算了。”

“不,我行的。”金利微咬咬牙,心一横,眼一闭,刀一挥,瞬间结束了。

【精立萎不萎了,爷的快乐,啪,没了】

【容珍&南总:目瞪口呆jpg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