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和四个顶流组队求生后[无限] > 第2章 高校迎新会(1)

第2章 高校迎新会(1)


姬雪鹿从昏迷中醒来时,感觉到了久违的餍足与神清气爽。自从出国旅游后就没一天睡好过,这回倒是睡得又香又实,疲惫一扫而空。不过,她并没急着睁眼……

呼,放松,之前肯定是梦。

她安慰自己:都怪唐松那个家伙拉着她出国让她没休息好,精神恍惚到都出幻觉了。哎呀,世界上这么多人,怎么可能偏偏她遇到那么离谱的事嘛~

[叮——欢迎玩家来到新手副本]

“…………”

这世界,究竟是错付了,嘤qaq

[新手副本:高校迎新会]

[主线任务:玩家从各自初始地点到达目的地【大礼堂】,参加迎新大会]

[任务限时:三天]

[支线任务:【抢夺初始道具】,【自由组队】]

姬雪鹿一言不发,默默消化着这个消息。虽说她主观上非常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但客观上她飞快接受了这个事实……毕竟来都来了,除了努力求生还有什么办法呢?

没什么,只是有一颗强心脏罢了:d

她才刚醒,游戏就一股脑的发布了一堆任务,其他什么都没说,现在的情况让她完全两眼一抹黑:比如她的初始地点在哪里、初始道具怎么抢、是要在什么东西手底下求生……以及各种基本信息与规则。

姬雪鹿沉下心等了一会儿,发现系统提示音真的就这么安静下去了才忍不住开口:

“这就没了?规则呢?”

[本游戏只有一个规则:活着。]

姬雪鹿心头一跳,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活下来就行?可以不择手段?任务也可以不完成吗?”虽然她没怎么打过游戏,但也知道有时无规则才是最难的规则。

系统沉默了一会儿,回复道:[原则上来说,是的。]停顿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如果想回到现实,请玩家积极对待副本任务。]

得到肯定的回答,姬雪鹿只觉得额角隐隐有冷汗渗出:不择手段、活着就行,只要活着甚至任务也可以不完成?那这求生难度得有多高?完成任务的难度有多高?

又要达到什么标准才能回到现实?

[察觉玩家求知需求,是否打开游戏页面?]

这次姬雪鹿毫不犹豫选择“是”。

蓝色半透明的电子数据屏出现在了半空中,就和科幻电影里常常出现的画面一样,处处都透着高科技的未来感。她面前有三个分屏,分别是游戏页面、个人页面、团队页面。

游戏页面里只有『游戏说明』、『系统通知』、『任务信息』、『系统商城』四项,个人页面就那几条,只不过多了一栏『个人成就』,团队页面甚至还是空白。

不管怎么说,这游戏的设定与规则都太过简单粗暴了吧。姬雪鹿心里暗暗吐槽,点开那寥寥几行的游戏说明:

『玩家需通过完成任务获得积分,用积分升级或进行商城交易。』

『玩家等级达到s级,即可回到现实世界,拥有自主选择副本的权利』

『玩家死亡,不会在现实中复活。切记,珍爱生命,从我做起』

看到最后一条,姬雪鹿忍不住脚软踉跄两下,四肢发冷,差点站不稳。她压住席卷而来的恐惧和无措,强迫自己保持冷静,无比迫切的寻找着关于升级的信息。

她不过是个普通的大学生,突然被卷进真人游戏还面临死亡威胁,怎么能不害怕?只不过求生欲望高于一切,由不得她怨天尤人。

现在只能庆幸她是越害怕越冷静、越危险越拼命的类型,虽说逼急了啥都做的出来,但擅长自控,再加上还有初始道具,也不算全无能力。

不是必死无疑、还有机会……升到s级就能回去……她无意识的咬唇,飞快地在个人页面中找到了『个人等级』一栏,用力地点了好几下后一条说明才弹出来:

『玩家个人等级主要分为s、a、b、c、d五级。积分达到一定数量即可升级。』

就这?

一定数量是多少敢不敢说清楚?

姬雪鹿翻了个白眼,又马不停蹄的在游戏页面中点开『任务信息』一栏查看,主线任务不管怎么点也没有说明,两项支线任务倒有:

『支线任务:自由组队——玩家可自由选择独美或是组队。注:团队不得超过5人』

『支线任务:抢夺初始道具——每位新手玩家都有仅本人可使用的初始道具。击杀玩家即可获得对方初始道具。每抢夺1个初始道具获得1积分。』下面还恶趣味的附了两句小字:

(温馨提示:原则上初始道具和积分会随着玩家死亡而清零。只有新手副本才有可抢夺他人初始道具的福利,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哦~)

“卧槽??&……”

垃圾游戏!!去尼玛的求生,一上来就逼着刚进游戏的新手自相残杀,做点儿阳间的事吧!姬雪鹿忍不住口吐芬芳,骂了一分钟后才想起来要看看自己的初始道具怎么用。

点开个人页面『初始道具:所处之地(军事体验馆)』,她点了点星号后面的字,才获得了一句简单的说明:『玩家可自由支配(军事体验馆)中的所有物品,物随念动。』

物随念动?姬雪鹿一愣,尝试着想了想,下一秒手中就多了一个东西,她拿起来一看,果然是自己脑中想的不知名型号□□。

这也太高级了……她被这神奇的画面冲击得愣了一会儿,想了下收回,手中小巧精致的枪又随她心意消失了。反复几次后,她又震惊又好奇的将手中的枪摆弄了许久,终于有了身处游戏的实感。

没想到活着活着还有枪械自由的一天。

姬雪鹿苦笑着,深吸几口气缓解紧张,手用力攥着枪把,松开又握紧,直到手心有了点潮汗才下定决心开始行动。她闭了闭眼,再睁开时眼神一片认真与凝重。

抢夺初始道具的支线任务太艹了,是个正常人都做不到吧,玩家在游戏里死亡并不能在现实复活,那不就相当于真的鲨人吗?!光是想想姬雪鹿都觉得san值狂掉。

放弃放弃,现在就努力完成主线任务再组个队吧……呼,希望顺利一点。她打起精神,认真观察周围的环境。

作为在校学生,她一眼就认出这里是图书馆。但她自己所处的位置是大厅,太过空旷的地方总是不能给人安全感,姬雪鹿警惕而快速地四处张望,确认周围没有其他人后才迅速跑到电脑区域。

可惜不管怎么操作电脑屏幕都是一片雪花,根本不能用,但她还是把周围的电脑都试了个遍才死心。

看来便利的方法行不通啊。

姬雪鹿虽然有点失落,但一点也没犹豫停留,她依靠着学习狗对图书馆的熟悉,迅速在大的离谱的楼层里穿梭,成功在图书室门口找到了图书馆的楼层平面图。

很好,这里是图书馆顶楼,她可以直接去天台远眺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校门——在完全陌生的环境里只有依靠常识来猜测:一般校门周围都会有整个校园的平面示意图。

如果能看到示意图,就可以根据校门和图书馆来对照辨别方向,依照完整平面图找出一条最近的道,比较顺利的找到【大礼堂】的位置。

虽说一般高校都会有路标和指路牌,但她不清楚整个学校的面积和分布,单靠瞎闯出去然后靠碰运气找指路牌,无疑是拉长了战线,碰上其他玩家或者未知npc的风险大大增加。

她孤身一个弱女子,承担不起走错方向或找错路的风险。

脑子一边运转,身体一边行动,姬雪鹿用自己最快的速度找到了楼顶天台的入口。整个楼层一片寂静,落针可闻,只有自己的呼吸声、心跳声与脚步声回荡在耳边。

总是挤满了人的地方大白天的却一片死寂,违反常理的现象总能加剧人心里的不安与恐慌——当然,这种情况下她宁愿没动静,有其他声音才会把她吓个半死。

意料之中,通向天台的门落了厚厚的一层锁,一看就不是依靠人力能打开的。她心下有些纠结:是多花点时间在空旷的楼层里找钥匙,还是直接暴力拆迁?

在巨大的图书馆里找钥匙无异于大海捞针,可暴力拆迁制造的声响会吸引整栋楼甚至周围楼的注意……等等,她或许应该自信一点。

她看着手中的枪,陷入沉思:真的有人听见枪响不是想着逃跑而是往上撞吗?

这声响在玩家耳中到底是【嘿我有枪快来抢我道具】还是【哈我有枪傻了吧拜拜嘞您】?

啧,不管了。

要想通关不就是比谁更猛更豁的出去?她始终坚信拼命也是保命的一种手段。姬雪鹿咬咬牙,举起武器对准锁头连放五枪。

五声轰得脑瓜嗡嗡叫的巨响后,锁链应声而断,她顾不得被震得发麻发烫的手,赶紧推开铁门走进天台。

天台并不高,但视野极宽,远眺而去可以发现,这里处于整个学校的边缘——而显眼的校门就在离图书馆不到一千米的地方,两处只隔着一条笔直而宽阔的公路。她心里一喜,阶段性胜利岂不是就在眼前?

……想得美。

还没等她高兴,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就打破了她的幻想,姬雪鹿吓得头皮一炸,赶紧扒着天台栏杆往那个还在惨叫求饶的声源望去——

只见那人被好几个“保安”团团围住,像野兽一样疯狂的撕扯噬咬,姬雪鹿不想去看清具体的情形,只觉得鲜血迸溅血腥不已……还有好几个从图书馆冲出去的人,他们跟没头苍蝇似的拼命逃跑,身后紧紧追着吓破人胆的“保安”。

或许并不能称之为“保安”,只是穿着保安服的怪物罢了……藏在保安服下的生物有着斑驳囊肿的黑色皮肤,体型巨大而佝偻,锋利的钩爪血糊糊的,长伸着的粗壮脖颈尽头没有脑袋,只有一张涎水淋漓的血盆大口。

姬雪鹿:我yue了

什么是从头冷到脚、当头一棒的感觉?她算是知道了。这种怪物要怎么赢?!狗比系统没说新手副本还有这种npc啊!他们只是普通的弱小人类而已,做点人事吧!!

刚刚光忙着找校门,这回朝楼下一看,她整个人倒吸了一口冷气……

“保安”分明到处都是!

在所有建筑外的地方像鬼魂似的缓慢游荡,可一旦有人冲出教学楼,“保安”又像灵敏的饿兽一般恐怖迅捷,群起而攻之,将猎物撕扯分食。

“我这是……造了什么孽。”

姬雪鹿深吸几口气,这回真吓得腿软了,两股战战几乎站不住,神色恍惚瞳孔地震。直到又有凄厉的惨叫划过耳膜,她才一个激灵如梦初醒。

这东西,正在她眼皮子底下搞屠杀!

心念一动,曾经观赏过的战斗民族压枪现场的主人公、那把杀伤力极强的重型机枪凭空出现在了姬雪鹿怀里。

她使出吃奶的劲儿把这生命不可承受之重架在天台栏杆上,一只脚用力踩在栏杆上支撑身体,对着楼下的怪物就是一通扫射——

“我跟你拼了啊啊啊!!”

一连串震耳欲聋的枪响之后,姬雪鹿冲着楼底下唯一幸存的那个完全吓呆了的男人扯着嗓子大吼:

“傻子嘛你!快给我进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