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有风险就对了 > 第61章 突破,练气境第一重!(为【壶中日月】加更444/1300)

第61章 突破,练气境第一重!(为【壶中日月】加更444/1300)


  这就老实了?

  邓贤也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挺社会的刘力,居然会怂成这样,光是听到用刑两个字,板子还没打到身上呢,就开始交代问题了。

  满意的点了点头,邓贤也收敛了一下心神,开始正式询问实质性的问题:“你既然不在京城,又是如何得知刘铁匠一家相继死亡的消息,还特地赶来京城继承其产业的?”

  刘力回答得毫不犹豫:“是赵先生告诉我的。”

  邓贤转头看了余盛崖一眼,后者也刚好向他看来。两人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同一个信息……

  这个赵先生,恐怕距离幕后黑手已经不远了!

  不过紧跟着,邓贤立刻将目光移开。

  话说,自己并不想被靖夜司看中,现在表现得和余盛崖这么心有灵犀,可不是什么好事。

  最让人郁闷的是。这个幕后黑手如果不找出来,他的人身安全也终究要受到威胁,可是全力去挖,又容易引起靖夜司的过分关注,还真是左右为难,仿佛在高空走钢丝一样。

  我太难了!

  郁闷之余,邓贤继续问道:“你说的赵先生,到底是什么人?”

  “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刘力老实回答道:“是他主动找到我的,说我哥刘磊已经死了,甚至就连他的老婆孩子也遭遇了不测,现在我是京城刘记铁匠铺第一顺位的财产继承人。”

  “赵先生愿意出一万两银子,从我的手里买下这间铁匠铺,还给了我三百两银子的路费,让我尽快来京城把房产继承的手续给办了。”

  他之前想要蒙混过关,就是害怕把这些都说出来,会影响到那一万两银子的大生意。

  邓贤轻轻点头,不动声色的继续问道:“他这么说,你就按他说的办了,你就不怕他骗你?”

  刘力理所当然的答道:“他给我那三百两银子可不是假的,就算被骗,我最多也就是白跑一趟,除了中途吃喝玩乐,还能剩下来不少,被骗我也认了。”

  “如果他没骗我,我就可以继承我哥的房产,到时候不管他是否上门来找我买房子,我反正不亏。”

  “所以,我干嘛要害怕被骗?”

  说得好有道理,只是缺少了一点危机意识。

  邓贤点了点头,随之又问出了另一个关键性问题:“那赵先生是什么时候找到你的?”

  “上个月二十四。”

  “胡说八道!”邓贤再度一拍惊堂木:“刘铁匠的妻儿明明是上个月二十六被害,你如何能在案情发生的两天前,便知道他们母子即将身死的消息?”

  刘力闻言大惊,连叫冤枉:“这些消息都是那赵先生告诉我的,至于他是怎么知道的,我就不知道了。”

  也是直到此刻,刘力方才意识到这件事情已经不是一套房产的继承权那么简单了,而是一起人命官司!意识到这一点的他,顿时被吓得满头冷汗,一个劲的磕头。

  邓贤轻轻点头,随之又问道:“那赵先生找你,可有其他人知道?”

  “没有了。”刘力生怕把自己牵扯到人命官司中去,当真是有啥说啥:“当时他突然出现在我家里,我也被吓了一跳,不过后来见到了银子,我也就没大声嚷嚷。”

  邓贤再问:“那赵先生的相貌,你可还记得?”

  “记得记得。”刘力连忙点头:“他长了两只眼睛,一个鼻子,相貌很英俊,看起来也很斯文……”

  不等刘力把话说完,一旁的余盛崖便皱眉头说道:“简直就是满口废话,加上他之前的供词,也没有半点实质性信息,全都是没有旁证可查的一面之词。这样的人,不动大刑,他是不会老实的。”

  对于余盛崖的观点,邓贤毫不犹豫的反驳道:“我倒是感觉他并没有说慌,用刑也是无用,说不定他被打急了,还会胡乱瞎说一通,影响我们对案情的判断。”

  “简单来说,他就是一个棒槌,被人利用的工具人而已。”

  “真正的内幕,他能知道个屁!”

  余盛崖看向邓贤:“如果他之前说的都是谎话怎么办?”

  邓贤毫不退缩的与之对视:“用靖夜司的力量,去求证啊!”

  余盛崖冷笑:“别忘了,你只有一次作为主审官的机会,如果今天不能在公堂上把事情弄明白,你以后也未必有机会了。”

  “所以,我今天只需要把这次升堂事情做好了,就可以了。至于以后……”邓贤看向余盛崖:“那就要看你们靖夜司的办案手段了,反正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就这样,邓贤与余盛崖就是否用刑的事情上,又争执了几句,而后邓贤正式宣布退堂,结束了这次的审讯。

  邓贤走后,立刻有两个穿着考官服饰的人走了出来,其中一人正是负责记录邓贤分数的那个用刀考官。余盛崖先是让人将刘力带下去关押,跟着问道:“都已经记录好了?”

  用刀考官恭敬的点了点头:“已经记录完毕,邓贤在审讯期间思路清晰,并未用刑,在余神捕多次要求之下,依旧坚持己见。”

  余盛崖满意的点了点头,随之说道:“记录留下,你继续做好你的工作。邓贤、朱同、田欣现在已经与这起案子牵连颇深,有可能会遭到幕后黑手的报复,注意将人保护好了。”

  “属下遵命!”

  待到用刀考官离去之后,余盛崖又对另一人说道:“回头去大牢里找刘力,根据他的描述,将那个‘赵先生’的画像画出来。同时安排人手,找那些可以确认刘力身份的老人询问情况,再以海东青传书,通知景响县那边调查与刘力相关的一切信息,与他的口供进行核对。”

  “属下遵命!”

  待两个考官离去之后,余盛崖一边用手指轻轻敲击轮椅的扶手,喃喃说道:“这个邓贤,不论是脑子、手腕、心性都很不错,就是人倔强了一些,对我这个主考官也敢直言顶撞。”

  “这样的人如果收入靖夜司,也不知是好是坏……”

  “算了,不管了。这本就是世叔该去头痛的问题,我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

  ……

  离开靖夜司的公堂,邓贤的心情倒是十分不错。

  事情进展到现在这个地步,幕后黑手的计划神马的,多半已经落入了靖夜司的视野。不论对方再想有什么动作,都与他邓贤无关,就算被逼到狗急跳墙的地步,也跳不到他的身上。

  反倒是自己在靖夜司那边的印象……

  这个是真没有办法控制。虽然自己之前已经用定场诗和最后的杠精举动,尽可能的刷低了一些印象分,但既然是大考,靖夜司那边肯定也是有固定的考核标准的,不可能单靠印象来做决断。

  不过能做的邓贤都已经做了,剩下的就只有听天由命了。

  在走出靖夜司大门的时候,顺便和正捧着茶壶晒太阳的秦大爷打了一声招呼,而后径直返回了刘记铁匠铺。

  出乎邓贤预料的是,原本应该等在这里的田欣居然不见了踪影。喊了几声没有得到回应之后,邓贤在桌上发现一张被压在石头下面的纸,上面写着几行秀气的小字:

  邓贤,我的考官找上我,说是要在第二场考核中给我安排一个特殊的考验,要求现在就去完成。

  这么想来,你应该也是去完成这样的考验了吧?

  不用着急,我完成考验之后马上回来。

  等我!

  ——田欣

  看到田欣的留言,邓贤终于松了一口气。

  眼看着无事可做,邓贤忽然心血来潮,直接转回屋中,拿起笔墨纸砚,再度修炼起《正气诀》来。

  之前因为有着致命的危机始终笼罩在心头,邓贤根本无法静下心来修炼,此刻危机基本已经解除,邓贤的念头也随之变得通达起来,提笔写字,很快便将自身的精气神,融入到了文章的寓意之中。

  而那些残存在他四肢百骸中的“气”,也随着激昂的文字,迅速被他的情绪所融合,汇集入其丹田之内。

  当积累这团内力到一定程度之后……一个微弱的气旋,逐渐形成!

  ——————

  PS:祝大家中秋快乐,阖家团圆!虽然中秋已经过了,但我这个更新时间,就算是中秋晚上吧……【尴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