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有风险就对了 > 第60章 三尺龙泉万卷书

第60章 三尺龙泉万卷书


  靖夜司的公堂,看起来比长河府衙还要庄严几分。三班衙役分列两旁,公案后面则是一幅汉白玉雕塑成的山水画卷,雕工精细,栩栩如生。在壁刻的两边,分别刻着十六个大字。

  冷面为公!

  执法无暇!

  追魂斩罪!

  铁胆严明!

  在壁刻的正上方,则是写着“奉天靖夜”四个铁画银钩的大字。这四个字仿佛具备着某种魔力,只看一眼,便让人禁不住心头凛然,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敲打了一下似的,心有余悸,不敢再度直视。

  公堂之下,此刻正并排站立两人,正是之前被考官从刘记铁匠铺带回来的刘力和邓贤。

  而那个流里流气的刘力,之前被靖夜司的人押回来的时候,还是满脸的懵逼,甚至就连喊冤的话都不敢随便乱喊。此刻见到邓贤居然与他站在一起,却是立刻放松了下来。

  “嘿嘿,小子,没想到吧?”挑衅的用肩膀轻撞了一下邓贤的肩膀,刘力的脸上挂满了幸灾乐祸的笑容:“看你之前在铁匠铺的时候,还巴巴地跟我说什么朝廷律法,还以为你跟官府很熟的样子。”

  “现在怎么样?”

  “还不是跟我一样,要在堂下受审?”

  “而且,我刘力可当真是铁匠刘磊的弟弟。正所谓真金不怕火炼,我是没有什么可怕的。就不知道你小子,在一会儿见到官老爷之后,还有没有胆子像之前对我一样,侃侃而谈?”

  听到刘力挑衅式的叫嚣,邓贤不禁感觉有些好笑。

  这个刘力,要么是影帝,要么就是一个货真价实的棒槌!

  你还真以为一个房产的继承交接之事,能让靖夜司主动找上门来?

  你以为靖夜司是什么地方,居委会吗?

  对于这种智商严重掉线的挑衅,邓贤甚至就连搭理一下的心情都没有,只是自顾自的放眼四顾,欣赏起了靖夜司公堂的装饰来。

  光从这个公堂的布置上就可以看得出来,这靖夜司绝对要比长河府更加有钱的多得多!

  不论是建筑、装潢、地砖、壁刻,每一样都是价值不菲的东西。特别是高悬在正上方的“奉天靖夜”匾额,这四个可以震慑人心的大字,如果拿出去卖,怕也是万金难求!

  这时,一阵细微的声响,在寂静的公堂之上显得格外明显。邓贤与刘力齐齐寻声看去,却见余盛崖已经被两个童子推着,从侧门进入公堂之内。

  如果不出意外,今天的主审官,应该就是眼前这位余神捕了。

  不过……

  邓贤的脑子里忽然冒出一个十分奇怪的想法:不知道这位坐着轮椅的余神捕,一会要怎么坐上公堂的官椅且逼格不掉?

  被别人搀扶着更换座椅肯定不行。

  如此一来,形象尽毁!

  用轻功?

  在其他场合还可以,但在这个严肃的公堂之上,却会显得十分轻浮,有损执法者的威严。

  就在邓贤脑子里开始胡思乱想,脑补余盛崖换椅子的一百种方法的画面时,这位余神捕却已将目光落在他的身上,轻轻地招了招手:“邓贤,你过来。”

  邓贤不明所以,但还是迈步走上前去。

  余盛崖又朝着公堂上那唯一的一把交椅一指,不咸不淡的吐出一个字来:“坐。”

  什么情况?

  听到余盛崖如此奇怪的要求,邓贤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待邓贤将疑惑问出口,就听余盛崖道:“大考第二轮考核之中,每一个考生也同样需要经历一次特殊考核。而你的考核题目就是,作为今天的主审官,暂行主审之权。”

  说着又伸手一指刘力:“审他。”

  听到余盛崖的要求,不光是邓贤一脸的茫然,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堂下的刘力,更是身子一软,险些当场摔倒在地。

  这尼玛!

  刚刚还以为这个尖嘴滑舌的小子和自己一样,都沦为被审讯的对象,还在一个劲的幸灾乐祸。

  现在可倒好,人家摇身一变,直接成为主审官了,还特么是审讯自己。

  这就离谱!

  这时,邓贤已经在余盛崖的要求之下,略有些忐忑的坐上了靖夜司大堂中,唯一的一把交椅。余盛崖则是依旧坐着他的轮椅,跟在一侧,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师爷。

  话说,自己今天被迫坐上了这把椅子,该不会就下不来了吧?

  心里面各种哀叹的同时,邓贤勉强振作了一下精神,一边回想着穿越前看过的那些古装剧,顺手抄起一旁的惊堂木,在公案上用力一拍,发出“啪”的一声脆响,吓得下方刘力一个哆嗦。

  “三尺龙泉万卷书,上天生我亦何如?不能治国安天下,我是……”

  “咳咳!……”

  邓贤的定场诗才念到一半,就被余盛崖的轻咳打断。这位余神捕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你现在是主审官,不是说书先生。”

  邓贤嘿然一笑:“我不是不懂嘛,话说,我现在该说什么?”

  余盛崖无力的以手扶额:“说升堂。”

  “升堂!”

  两旁衙役立刻随之高呼:“威!~~武!~~~”

  经过邓贤这么一闹,公堂上原本严肃的气氛顿时被冲了一个七零八落,甚至就连之前被吓得不轻,已经准备有啥说啥的刘力,也不自觉的放松了下来,并打起了不该有的歪心思。

  坐在公堂上的邓贤,迅速融入主审官这个角色:“堂下之人姓甚名谁,祖籍何地,家中都有何人,一一从实招来!”

  “不是吧?”刘力闻言,却是禁不住吐槽道:“咱们之前才在铁匠铺见过面,你怎么可能不知道我叫什么。至于祖籍,家人神马的,貌似也和这个都没什么关系吧?”

  呦!

  明明腿肚子都在打颤了,嘴上还挺硬气。

  邓贤看出这个刘力肯定有问题,于是看了一旁的余盛崖一眼,后者则是当真把自己带入了“师爷”的角色当中,悠然说道:“巧言令色,藐视公堂。似这种油腔滑调之徒,就应该大刑伺候。”

  “我的建议是,先打上二十大板,给他长长记性。”

  余盛崖说完,两边的衙役却并无动作。余盛崖则是继续对邓贤说道:“不过你是主审,这打板子的命令,还是要由你来下才行。”

  这样吗……

  邓贤点了点头:“既然如此……”

  不等邓贤下令,听到“二十大板”这四个字的刘力已经“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用极快的语速交代道:“我说,我说,你问什么我说什么,千万别打板子啊!”

  原本,这家伙在听说邓贤成了主审官之后,起初虽然十分害怕,但转念一想,这小子年纪轻轻,未必真的敢把自己怎么样,于是便打算插科打诨,蒙混过去。

  却不料邓贤旁边的余盛崖半点也不给机会,一言不合,直接就要大刑伺候。

  有着这样一个阴损恶毒“师爷”在旁边支招,就算邓贤真的啥也不懂,他也不敢再耍什么小心思了。

  毕竟,邓贤能否通过考核与他无关。

  但那板子,却是要打在他的屁股上的!

  也不待邓贤追问,刘力已经如同倒豆一般,对邓贤之前提出的问题,乖乖的逐一作答:“小人刘力,祖籍京城,后因与兄长不和,便离京去外地讨生活。现住在宁池郡的景响县,家中原有一妻一子,后来因为家境中落,妻子带着儿子跑了。”

  “现在,就只剩我一人独居……小人所说句句属实,望大人明鉴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