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有风险就对了 > 第59章 就怕流氓有文化

第59章 就怕流氓有文化


  刘铁匠的弟弟?

  看到眼前这个流里流气的家伙,邓贤也不禁感觉有些意外。

  他在拿到那本《天傀锻金要略》的时候,就已经料到了拥有这间铁匠铺继承权的人会找上门来。

  只是没想到,对方居然来得这么快!

  既然早就已经预料到了这个变化,自然不会想不到应对之法。邓贤平静的一笑,跟着说道:“你说你是刘铁匠的弟弟,有什么证据吗?”

  那刘力闻言将脖子一仰,傲气十足的说道:“自然有户籍可以查。”

  邓贤轻轻摇头,说道:“你的户籍我可没有权利查阅。且不论你的身份到底是真是假,就算是真的,也只是这间铁匠铺的合法继承人,在正式完成财产继承手续之前,它依然和你没有任何的关系。”

  “而我,是这间铁匠铺的租客,与这间铁匠铺原来的主人签订了朝廷认可的租赁合同。在合同到期之前,都是拥有这座院子的使用权,这一点是受朝廷律法保护的。就算你完成了继承手续,按照先后顺序,在继承铁匠铺的同时,也要继承这份租赁合约。”

  “所以。”邓贤脸上的表情变得不怀好意起来:“不管怎么说,我出现在这里都是合情合理合法合规的,而你在未经我允许的情况下撬开院门,私自吃我们的东西,完全可以算作是入室盗窃。”

  “按照大承律法……”

  邓贤的一顿嘴炮,直接打得刘力头晕目眩。眼看着他再说下去,就要把自己收进大牢里去了,刘力赶紧叫停:“你少扯那些吓唬人。大不了,我退你租金就是了。”

  “没那么简单。”邓贤不紧不慢的摇了摇头:“现在你的问题是,入室盗窃,且在现场毁坏我的财物。”

  “在这个问题解决之前,我不想与你谈论其他的事情。”

  面对邓贤这种舌尖嘴利的模样,如果不是担心打不过,刘力早就动手了。更想到自己在京城人生地不熟,他终究还是决定忍下这口气,于是问道:“你想怎么解决?”

  “好说!”邓贤伸出两根手指:“两个解决办法。第一,公事公办,去长河府衙请包大人定夺。第二,私了,你赔偿这些饭菜的损失,十两银子。”

  刘力大怒:“你这是敲诈!”

  邓贤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你也可以选择打官司,到时候你最多只需要赔我2两银子,再因入室盗窃罪被打三十大板而已。”

  听到这话,刘力原本已经燃烧起来的小暴脾气顿时萎了下去。再次看向邓贤的目光,已经充满了忌惮。

  话说,咱俩到底谁才是流氓啊?

  明明我才是流氓,为什么却感觉被你这个衣冠楚楚的小子吃得死死?你这种一口一个大承律法,一副“你玩不过我”的可恶嘴脸,才是真正流氓中的霸主了好吧?

  果然,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在心里疯狂吐槽,刘力还是咬着牙掏出银子:“我选择私了,这是十两银子,拿去买棺材吧你!”

  邓贤不以为意的接过银子,在手里掂了掂。心里却是无来由的想到:赚钱买棺材,为什么有一种网游类爽文男主角的赶脚?那么在给BOSS收尸的时候,是不是还能顺便提取一点熟练度啥的?

  见邓贤收到了钱,刘力恶狠狠的问道:“这些够了吧?”

  邓贤点头:“够了。”

  他越是这样看起来温文尔雅,刘力就越是生气:“那现在,可以谈谈退你租金,然后让你滚蛋的事情了吧?”

  邓贤摇头:“不可以。”

  刘力暴怒:“小子,你不要欺人太甚!”

  邓贤耸了耸肩:“按照朝廷律法,你必须要先去官府证明自己的身份,然后再办理完资产继承的所有手续之后,才可以以房主的身份来和我谈违约一事的资格。”

  “还是你觉得,朝廷的律法有问题?”

  等你去了长河府,估计就出不来了……

  “呵呵……”

  打从邓贤开口之后,便一直保持着吃瓜模式的田欣,这时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

  越是接触,她就越是感觉邓贤这个人很有意思。

  别人吵架都是把自己吵一个脸红脖子粗,把对方气得够呛,把自己累得够呛,把旁人烦得够呛。可是到了邓贤这里,却是慢条斯理和对方聊法律,配上对方脸红脖子粗的表现,简直就像是逗傻小子一样。而且语言风趣,听起来就让人忍俊不已,就像是在说相声。

  结合一下,就好像是在听一场逗傻小子的相声段子?

  眼看到邓贤不急不躁,田欣掩嘴偷笑,刘力只感觉一阵的气血上涌。又考虑到这两个家伙都是应届考生,保守估计也有炼体境第九重的实力,他一个也打不过。

  犹豫再三,刘力终于撂下狠话:“你们等着,我这就去办理继承手续,回来再和你们谈退租金的事儿。”

  “不用那么麻烦了。”

  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在院墙之上传来。转头看去,正是一直负责邓贤的那个用刀的考官。

  在考官的左右两边,分别站着两个穿着靖夜司制服的汉子,面无表情。

  考官出现之后,直接伸手一指刘力:“拿下!”

  “唰!”

  两个穿着靖夜司服饰的捕快立刻行动,一人一只胳膊,直接将刘力制服,令其低下头去,躬身九十度,仿佛在鞠躬谢罪。

  见到这架势,刘力整个人都蒙了:“你们要干嘛?凭什么抓我?我警告你们快点放开我,否则我一定会去官府告你们的,我保证!”

  “别白费力气了。”邓贤叹了一口气,好心的给刘力做了一下简单的科普:“这几位大哥都是靖夜司的人,靖夜司主管大承境界的特殊事务,监管普通案件,权限比大理寺、长河府还要大上半级。”

  “你想要告他们的话,只能考虑去告御状了。”

  嘴上这么说,邓贤心里却在为靖夜司的行动之快,感到震惊。

  他们居然会主动抓捕刘力,那就说明他们已经从长河府拿到那个密码锁,并且成功破解密码,见到《天傀锻金要略》了。

  而自己,才刚刚将秘籍交上去多长时间?

  这样的效率,未免太可怕了。

  这时,却见考官大手一挥:“把他带回去。”两个捕快立刻照办,押着刘力便往外走。

  而考官这时则是转头看向邓贤:“余神捕有令,你也得跟我走一趟。”

  一旁的田欣闻言立刻没有了吃瓜的心情,紧张的说道:“邓贤!……”

  “没事的。”邓贤轻轻一笑,安慰道:“我就是去配合一下靖夜司的调查,很快回来。”

  田欣的眼圈有点泛红:“嗯,我等你……”

  邓贤摆了摆手:“我都说了,就是去配合一下调查,别搞得跟生离死别一样。”说完,便与考官一起走出了院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