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有风险就对了 > 第58章 包大人的是非观(为【壶中日月】加更443/1300)

第58章 包大人的是非观(为【壶中日月】加更443/1300)


  离开长河府,三人朝着铁匠铺方向并肩而行,其中朱同禁不住略带担忧的说道:“话说,我们今天表现得这么胆小,会不会给包大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当然会了!

  邓贤在心里禁不住给自己这个好兄弟点一个赞。

  这话我爱听,会说你就多说点!

  朱同不知邓贤心里已经乐开了花,依旧满脸担忧的说:“其实这件事情我们原本并没有做错,刚刚只需要说是为了破案提供线索,才第一时间想到将东西上交,不但不会引起包大人的反感,还会让他更高看我们一眼呢。”

  说着,朱同禁不住摇头叹了一口气,他并不是在抱怨邓贤,只是感觉这个操作有点失误,为此感到有些惋惜而已。

  听到朱同后面这句话,邓贤却是下意识的眉头一皱。

  兄嘚,你这个思想很危险啊!

  为了纠正朱同的错误认知,邓贤只能再次开启他的大忽悠之术,沉声说道:“你这个想法,从一开始就是极其错误的!”

  朱同一脸茫然:“为啥?”

  邓贤不答反问:“包大人在民间的口碑如何?”

  朱同理所当然的答道:“铁面无私、公正严明、明察分毫……那可是鼎鼎大名的包青天,试问谁不知道?”

  “对啊!”邓贤点了点头,继续问道:“既然包大人是天下公认的明察秋毫,你还想在他的面前耍你那点小心思,不觉得十分的幼稚可笑吗?”

  朱同一愣,顿时无言以对。

  “所以喽。”邓贤再度耸了耸肩:“面对这样的大人物,我们最好还是把心里的小心思藏起来,坦诚相见才是最好的应对之法。”

  朱同这才终于恍然大悟:“所以说,贤哥你刚刚主动把这些话说出来,就是要在包大人面前扮演这个小人,保护我和田欣在他心目中的印象?”

  “贤哥,你对我们真是太好了!”

  邓贤:???

  你这是什么企业级理解?

  而这时,原本一副事不关己的田欣也禁不住感激的看了邓贤一眼,而后又低头避开他的目光:

  这邓贤,还真是一个难得的好人呢!朱同不说,人家都没发现这一点。

  邓贤被他们两个的反应搞得一脸懵逼。

  为了避免他们继续脑补下去,邓贤决定立刻转移话题:“朱同,我和田欣现在便返回铁匠铺,去锻造我的飞爪和你的臂盾。不过你也别闲着,我还有一个十分重要的任务要交给你。”

  听到自己也有事干,朱同顿时来了精神:“啥事?”

  邓贤沉声说道:“我们想要将锅甩给朝廷,光我们和朝廷知道这件事情可不行。你的任务就是,想办法找到青阳学院的其他同学,请他们去京城最热闹的馆子大吃一顿,到时候你就使劲的吹,把我们从铁匠铺里找到密码锁,并交给长河府的事情传扬出去。听到的人越多越好!”

  说话间,从怀里取出一张银票拍进对方怀里:“这是包大人对我们提供线索的嘉奖,一百两银子应该足够你们大吃一顿的了。此事关乎咱们三个的身家性命,千万不可大意。”

  朱同接过银票,立刻拍着胸脯说道:“保证完成任务!”

  ……

  另一边,在邓贤三人离开之后,一个坐在轮椅上的青年男子,被两个童子推着,缓缓从屏风后面现出身形,正是余盛崖!

  见到这位主考官终于现身,包大人随口问道:“你们靖夜司对那邓贤如此上心,不知这一次又对他的表现,作何评价?”

  余盛崖淡淡的说道:“能够引起世叔注意的考生并不多,我自然要盯紧一些才行。只不过他这一次的表现,多少有点让我失望。”

  余盛崖年纪轻轻,便成为靖夜司四大神捕之一,自然也是少年英雄。

  所以英雄相惜,他对邓贤之前的种种行为,都抱有极大的好感。甚至感觉邓贤也是一个难得的少年英雄,希望将来能够与之共事。

  可邓贤今天所表现出来的怕死和甩锅,却难免让这个少年英雄的形象,在他心中大打折扣。

  失望二字,便足可见其对这种行为的不以为然。

  然而,包大人闻言却是轻轻一笑,随之说道:“如果让艾莲池来评价此事,他的观点肯定与你不同。”

  余盛崖闻言略感意外,但还是冲着包大人一抱拳道:“请包大人指点。”

  包大人叹了一口气,随之说道:“江湖事,江湖了。不论是天大的事情,都要用江湖上的手段来解决,用自己的力量去面对一切麻烦,就算要找帮手,也只考虑江湖上的人脉,绝不和官府打交道……这种行为,是江湖人才会大力推崇的做法!”

  微微一顿,包大人又道:“我们不妨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如果一个小偷在偷东西的时候被当场抓到,失主和围观之人打他一顿出气。从最朴素的情感来判断,这种行为是对是错?”

  余盛崖:“按照律法,这种行为是错。但若是让普通的老百姓来评理,此事不能说无可厚非,只能说是理所应当。”

  包大人轻轻点头,而后再次问道:“那如果他们失手把小偷打死了呢?”

  余盛崖眉头一皱:“这……”

  不等他回答,包大人又继续问道:

  “如果小偷因为偷几文钱被打死,他的儿子将来替父报仇应不应该?”

  “如果那个小偷是被冤枉的,因为某种特殊原因抓错了人,那被打一顿冤不冤枉,不知真相的人打了他一顿,又该如何惩罚?”

  “如果朝廷允许这种滥用私刑的行为,那么有人故意找他人麻烦,在打了某个人一顿之后,将自己的钱包塞进他的口袋里,诬陷其盗窃,是不是他打人的事情就可以不了了之?”

  “这种方法一旦普及,以后实力稍弱的人在外行走,哪还有半点安全感可言?”

  包大人一连抛出来这么多的如果,直接将余盛崖砸得有一点懵逼。

  随之又补充道:“我的假设,虽然有些夸张,但朝廷若当真让每一个普通人都拥有执法权,那么这些事情或多或少都会发生。”

  “到时候,很可能因为几分钱的盗窃案,最终演变成一场永无休止的相互仇杀。”

  “所以,比起江湖上所谓的英雄豪气,像邓贤这种愿意相信朝廷,相信法律的态度,对于一个少年人来说,才是真正难能可贵的!”

  听到包大人的一番抢白,余盛崖略感羞愧的叹了一口气:“多谢包大人教诲,余盛崖受教了。”

  包大人这时的语气也缓和了下来:“这并不是你的问题,你是一个少年英雄,自然也会更加欣赏拥有英雄气概的人物。”

  “再加上你们靖夜司主要负责对付魔教、妖族、江湖上的不法势力,最需要的能力是与那些大奸大恶之辈斗智斗勇,而不是分辨一件事情上的是与非。”

  余盛崖闻言轻轻的点了点头,脸上露出释然的微笑。

  其实这个靖夜司的四大神捕,其职能大概可以理解为威力加强版的王朝、马汉、张龙、赵虎,遇到那种十恶不赦且暴力抗法者,自然是杀无赦。就算遇到他认为情有可原,亦或是有可怜之处的罪犯,他也同样不会手软。

  判定对方是否有罪,那是世叔的事。他要做的,就是把人抓回去见他老人家!

  ……

  另一边,丝毫不知自己已经遭到包大人背刺的邓贤,一边哼着小曲儿,与田欣一起溜溜达达的返回了刘记铁匠铺。

  一进门,就见到一个三十多岁的流氓,正坐在院子里吃他们剩下的饭菜。

  之所以说对方是流氓,实在是因为这家伙看起来就十分猥琐。穿着破衣烂衫,斜坐在椅子上,右脚却踩着另一把椅子,胳膊上绣着一条带鱼……不对,是青龙还是巨蟒看不清楚,脸上的表情满是轻佻。

  就这卖相,已经和把流氓二字写在脸上差不多了!

  田欣见状柳眉一皱,显然对此人十分不喜。邓贤却是上前一步问道:“你是何人,来这里干什么?”

  那流氓却是不理邓贤,一双贼眼落在一旁的田欣身上,肆无忌惮的上下打量。对于邓贤的问题,这流氓更是理直气壮的答道:“我叫刘力,是铁匠刘斌的弟弟,我哥哥和侄儿都死了,这座院子理所应当该由我来继承。”

  “所以说,这里是我家!”

  说着,流氓的目光终于落在邓贤身上:“反倒是你们两个,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属于我的院子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