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有风险就对了 > 第57章 见青天

第57章 见青天


  其实按照邓贤的第一个想法,这玩意自然是交给靖夜司最为保险。

  因为靖夜司的高手更多,实力也更强,针对这种与天傀宗有关的事物,也刚好在他们的职责范围之内。

  交给他们,不论怎么看都更合情合理。

  如此一来,东西全须全尾的被送到靖夜司的手里,幕后黑手再想打它的主意,就只能对靖夜司下手了。

  问题是,他有这个胆子吗?

  虽然,在消息传出去之后,对方也有可能迁怒于他,甚至对他采取一些针对性的报复行动。

  但这种可能性并不大。

  毕竟,对于一个工于心计的人来说,利益往往要比情绪更重要的多。当对付邓贤,并不能给他带来任何实际利益,反而会造成不必要的损失和风险时,对方对他出手的可能性就会小上许多。

  就算当真出手,也不可能投入太多的资源。

  总的来说,利大于弊。

  但这种做法还有一个很大的问题。那就是,上述分析都建立在一个前提条件之下,那就是他们已经看过了这本《天傀锻金要略》,知道这玩意归靖夜司负责。

  否则的话,于情于理,都应该将此物交给长河府,与他关系更近一些的长河府,而不是接触不多的靖夜司。

  这才临时改口,弥补了一个操作上的细微漏洞。

  因为刚刚才看了那本变态秘籍的关系,三个人的胃口都不是很好,虽然朱同买回来的美食很多,三人却只是简单的吃了一口,便匆匆动身,赶往长河府去了。

  经过之前的几次接触,邓贤在长河府算是彻底的混成了熟面孔。见到他们三个到来,负责守门的衙役竟然主动和他们打招呼,听说他们的来意之后,更是主动进去传话,并破例让他们去班房等候消息。

  来到班房之后,放眼看去几乎全都是熟面孔,一个个压根就没把他们当外人。两个当值的捕头张龙、赵虎,更是主动与他们攀谈起来,还一个劲夸奖邓贤的观察敏锐,居然注意到了他们都没有留意到的细节,让他们查明刘铁匠真正的死因,给焦春意外中毒身死的案子,又找到了一个新的线索。

  看着长河府一众捕头、捕快对他们赞不绝口,朱同不禁感觉有些飘飘然了起来,就连田欣都感觉颇为受用。

  虽然两个人表面上都装出一副谦逊有礼的模样,但心里怕是已经美的不行了。

  可同样的情况落在邓贤眼里,心理活动却是大不一样了。

  话说,咱们应该根本就不熟的好吧?

  虽然我之前请你们吃过饭,还和你们一起破过刘强母子被害的案子,但那也只是一些普通的合作啊喂!

  你们这样不拿我们当外人,真的好吗?

  邓贤现在严重怀疑,冲着长河府一众捕快对他的态度,恐怕就算他最终大考评分不高,包大人也可能会破例将他收入长河府。

  反正长河府也是要吸纳新鲜血液的,用谁不是用?

  既然有的选,当然要挑一个熟悉的。

  这绝对不行!

  幸亏发现的早,现在进行补救,应该还来得及。

  看来自己今天在长河府的任务,要在甩锅的基础上再添加一项。在不违反法纪的前提下,小小的得罪一下这位包大人,或者说想办法刷低一些他对自己的好感度。

  这时,负责进去通报的捕快已经小跑着赶来班房:“邓贤小兄弟、还有朱同小兄弟和田欣姑娘,包大人有请!”

  随着捕快穿过熟悉的回廊,邓贤再一次见到了这位铁面无私的包龙图。

  与前一次见面不同的是,包大人今天的气色明显要差了许多,想来也同样没休息好。不过在见到邓贤三人之后,依旧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主动开口问道:“听说你们找到了与焦春中毒案有关的重要线索,要交给我。”

  “没错。”邓贤不卑不亢的上前一步:“说起来,此事全都是田欣的功劳。是她的机关‘寻宝鼠’检测到铁匠铺的水缸下面有东西,草民移开水缸查看之后,才由此发现的。”

  说着,给田欣使了一个眼色。

  后者立刻会意,纤手一翻,已经将那个装有锻造秘籍的密码锁取了出来,规规矩矩的放在包大人面前的桌案之上。

  包大人拿起一看,不禁眉头微皱:“这玩意看起来,似乎需要特定的密码才能够打开。”

  “应是如此。”邓贤直接发挥他的《演技》能力,装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将责任一推六二五:“我们发现此物之后,田欣也说需要特定的密码才能开锁。不过根据那《刘强日记》之中,那个装着刘家家传锻造秘籍的神奇宝盒描述,倒是与这个密码锁十分相似。”

  “想来,这里面装着的,应该便是他们家的家传锻造术了。”

  包大人闻言轻轻点头,这的确是最为合理的一种解释,也是一个智商正常的人,第一时间应该想到的答案。

  拿着密码锁又端详了片刻,包大人的目光再次落在邓贤身上:“你是为什么认为此物,与焦春、刘铁匠被毒杀的案子有关?”

  来了!

  邓贤精神一震,知道能不能刷低这位包龙图的好感度,就全看自己接下来的表演了。于是,立刻将他之前的猜测,捡能说的陈述了一遍,最后又补充道:“想来那幕后黑手,为了隐藏这件事连帮他们办事的焦春都杀,我们三个被牵扯到其中,肯定也会成为他们的下一个猎杀目标。因此,草民才在第一时间想到要将此物上交给长河府,请包大人为草民做主!”

  包大人闻言脸色平静,看不出到底在想些什么。只是淡淡的看向邓贤,随口问道:“你是担心,对方在不确定你们是否得到了秘籍的情况下,会将你们三个宁可错杀,也不会放过。”

  邓贤满脸担忧的点头答道:“没错。”

  嘿嘿,如此没有担当,遇到危机就甩锅朝廷的行为,肯定会刷低一些自己在包大人心中的印象分吧?

  其实这件事情原本就是一体两面,甩锅的同时也是在为长河府破案提供线索,同样的行为,给人的印象好与坏,完全要看动机。

  而在动机方面,邓贤原本就是这样想的。

  不过考虑到他之前给整个长河府留下的印象都很不错,邓贤担心对方会自行往后者方面去脑补,于是便直接公布了答案,堵死对方脑补的空间。摆明了告诉你,我就是怕死,就是要甩锅!

  这样,你总该把我看低一些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