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有风险就对了 > 第50章 危机再现

第50章 危机再现


  随机技艺经验卡:使用后,你身上随机一项技艺类技能,将获得技能熟练度2000点。

  磁铁:一种特殊的金属矿石打磨而成,磁铁能够产生磁场,具有吸引铁磁性物质的特性。

  邓贤暂时还看不明白这个磁铁到底是干什么用的,或者说这玩意对于他接下来所需要面对的事情,到底能起到什么作用。

  索性也便没有管它,转而直接点击那个《随机技艺经验卡》,并选择使用。这一次,效果却是随机到了他的《书法》技艺之上,将他的书法等级提升到了第12级。

  没能随机到更有用的《锻造》技能上,邓贤心底多少有那么一点小失望。

  不过这种随机性质的东西,效果好坏主要还是要看运气的。自己运气不好,他也没有过多的纠结。

  当即收拾了一下心情,对朱同说道:“我感觉焦春的死绝不简单,必须要亲自走一趟,把事情搞清楚才行。”

  “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当然要去!”朱同十分仗义的表示:“贤哥的事就是我的事,肯定要陪你一起的。刚好,我也很好奇那个恶毒的娘们,到底是怎么死的。”

  ……

  黄昏时分,忙碌了一天的王朝、马汉刚刚拖着疲惫的身子,从衙门里走出来,迎头便撞见了等候多时的邓贤和朱同:“二位大哥,今天挺忙的啊。”

  “可不是嘛。”王朝无力吐槽道:“那个焦春死在了府衙的大牢里,这件事情如果不查清楚,对长河府的声誉很不利,所以包大人将我们这些休沐的衙差也都找回来了,忙活了一整天。”

  “哦?”

  早就有意打听消息的邓贤,闻言立刻趁机追问:“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马汉叹了一口气,随之说道:“经过仵作验尸,那焦春是中毒死的。”

  中毒!

  邓贤目光一闪,随之又问道:“在她死之前,可有什么症状?”

  “当时我们也没在场。”王朝摊了摊手:“根据狱里的其他囚犯描述,那焦春在死之前看起来呼吸困难,浑身发冷,表情也十分痛苦。她们在见到之后,立刻呼喊狱卒。”

  “可是狱卒也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于是便将此事在第一时间上报。”

  马汉随之补充道:“当包大人闻讯赶到的时候,那焦春已经死了。”

  邓贤轻轻点头,重复着王朝对焦春死状的描述,总感觉这些描述有一些似曾相识。

  这时,又听王朝继续说道:“根据仵作所说,出现这种症状十有八九是突发性心疾。这种病猝死很快,能被救过来的极少。可是后来经过验尸,又推翻了他之前的推论。”

  “最终结果表明,那焦春是中毒而死。”

  将事情大体的讲述了一遍,王朝禁不住疑惑的看向邓贤:“我说邓贤小兄弟,你今天专门来这里等我,该不会就是为了打听这些事情的吧?”

  “当然不是。”邓贤一把拉过朱同,说道:“是朱同感激之前他蒙冤入狱的时候,几位大哥的全力帮助。今天刚好有空,准备请几位大哥一起去酒楼聚一聚。”

  说着微微一顿,随之又皱起了眉头说道:“不过听到两位大哥的描述,我倒是想起了另一件事。”

  王朝下意识开口问道:“什么事?”

  邓贤随之补充道:“记得之前在调查刘强母子被害一案的时候,我们曾经查看过刘强生前所写的日记。而根据日记中的内容描述,那刘强的父亲刘铁匠在深夜死亡,其死状与焦春十分相似。”

  闻听此言,王朝猛地一拍脑门:“想起来了!那本日记我也看过,不过随着焦春的落网,我以为事情就此终结,也就没有过多的去关心这些细枝末节。如果你不说的话,我都差点忘了!”

  马汉也随之说道:“看来这顿酒,只能等以后闲下来之后,再找机会一起喝了。现在,我和王朝必须立刻把此事上报包大人,也许这焦春与刘铁匠两个人的死亡之间,本身也有着某种不为人知的联系。”

  王朝想了想,又补充道:“今天晚上看来有的忙了。”说着看向邓贤,眼神变得严肃起来:“邓贤小兄弟,如果事情当真与刘铁匠有关,那么租下这间铁匠铺的你,恐怕也难以独善其身。”

  “这样,你们先回客栈好好休息一下。等有了进一步的结果,我会尽快通知你的。”

  看着王朝马汉消失在府衙大门内的背影,小胖子朱同禁不住伸出手来挠了挠后脑勺,满脸疑惑的说道:“我还不是很明白,就算事情牵扯到刘铁匠,和你这个普通的租客又有什么关系?”

  邓贤轻轻一笑,一把搂过胖子的肩膀,笑着说道:“没事。我们先去吃点东西,然后继续晚上的修炼,现在对我们来说,什么事情都没有大考来得重要。千万不要被这些琐事,影响到练功时的心境。”

  嘴上说着宽慰朱同的话,但邓贤的表情却已经变得极为严肃。

  事情果然与他最开始料想中的一样,刘铁匠的死本身便可能是某个巨大阴谋中的一环。至于刘强母子被害的那起案子,邓贤从一开始就感觉谋财害命这个说法有一点怪怪的。

  并不是说谋财害命这个犯罪动机不足,而是一起简单的谋财害命,弄出这么大的阵仗出来,总感觉有点小题大做了。

  名器宝刀虽然珍贵,但它也仅仅是刘铁匠打造出来的东西而已。那焦春与刘铁匠私交非比寻常,私下里都在卧室里叫爸爸了,想要从他那里求一件兵器会很难吗?

  还犯得着冒险杀人,而且是连杀三个人来夺取一口宝刀?

  怎么看,这个说法都太过于牵强。

  再加上那张古怪的锻造图纸、刘铁匠生前信誓旦旦的说自己不久便将突破至脱胎境……

  这些,都不是一个练气境修为的焦春,能够搞出来的事情。

  这背后,似乎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操控着一切!

  如果按照这个逻辑去分析的话,那么刘铁匠、刘强母子、焦春这四个人的死,都可以用同一个理由来解释。

  灭口!

  那么,既然对方可以毫不犹豫的灭口一个女人、一个孩子、两个练气境武者,他邓贤在刘记铁匠铺里呆了这么长时间,会不会发现了什么不应该发现的东西?

  或者他没有。

  可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换了邓贤是凶手,他也不会在乎那个炼体境的小家伙到底有没有发现什么。

  有错杀,无放过!

  既然已经灭口了那么多人,也不差他一个了。

  之所以到现在还没有对他出手,只因为在大考期间,靖夜司会重点关注考生们的动向,而邓贤因为某些原因,更成了他们关注的焦点。

  幕后黑手不想打草惊蛇,或者说害怕引起靖夜司的注意,自然不敢乱动。

  但等到大考结束,怕就是幕后黑手对他出手的时候了。

  这些隐忧,作为专业捕头的王朝、马汉都已经看出苗头来了。

  但朱同显然并没有意识到个中利害。邓贤也不打算把这件事情告诉他,反正他也帮不上什么忙,与其让这个胆小的胖子跟着担忧,还是让他继续保持乐观快乐的心态比较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