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有风险就对了 > 第38章 王朝和马汉在身边!

第38章 王朝和马汉在身边!


  长河府衙的建筑十分工整严肃,并没有任何可堪欣赏的景物布局,却是把“严谨”这两个字发挥到了极致。

  就是突出一个严肃!

  在傍晚斜阳的余晖映照之下,更将这种庄严肃穆的氛围,烘托到了极致!

  邓贤此刻换上了衙差的官服,跟在王朝的身后扮演他的小跟班,混在其他人中间,看起来除了要比另外几个捕快更加白净一点、阳光一点、帅气一点之外,根本就是平平无奇。

  相信这样,也应该不会惹人注意才是。

  过不多时,马汉带着一个女子走进开封府,而后便直奔邓贤他们所在的这个班房走来。

  邓贤的目光第一时间落在这个中年女子的身上。却见这女子的身材很棒,可以算得上是高挑笔直,一身劲装将身躯凸显得玲珑有致,虽然已是三十岁上下的年纪,却依旧梳着未婚女子的发髻,一边走,还有几捋青丝随风飘扬。

  待对方再走近一些,可以看到她的脸长得并算不上漂亮,但眉宇之间却是自带着一股子魅气,很是撩人的那种。

  总的来说,很润!

  难怪可以污染刘家那么多床单……

  就在邓贤饶有兴致的打量着眼前这个女子时,却发现对方的目光也已经落在了他的身上,眉毛一挑,嘴角上还挂起了一丝玩味的笑容。

  什么意思?

  邓贤感觉有些懵逼。

  明明我已经将自己隐藏得这么普通了,这娘们是怎么注意到自己的?

  如果说我刚才观察她的眼神被注意到了,貌似也不对。看看身边的另外几个捕快,看向对方的眼神一个个都直勾勾的,要远比自己那礼貌性的观察更具侵略性。或者说更加猥琐得多!

  怎么这娘们不看别人,反而在第一时间将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身上?

  这不科学!

  这时,马汉已经带着这个很润的女子进入班房。同时随口说道:“焦春姑娘不用害怕,我们就是例行调查一下。最近这两天,随着案情的推进,又有了一些新的发现,其中有一些事情需要焦春姑娘的解答,顺便做一下笔录。”

  说话间,一旁负责记录口供的小捕快已经准备好了文房四宝,随时准备记录。

  焦春倒是毫不怯场,闻言嫣然一笑:“大人有话但问无妨,小女子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言罢,又转头看了一眼邓贤,轻轻一笑道:“这位小官人模样如此俊俏,看起来很是讨喜呢,不知怎么称呼?”

  邓贤沉默了两秒:“焦春姑娘不必客气,叫我差爷就好。”

  焦春:……

  “噗嗤!”

  一声忍不住的嗤笑从屏风后面传来,正是没忍住的田欣。

  邓贤略感无奈,面对焦春疑惑的目光,只是从容的耸了耸肩。他现在的身份是官差,没有必要什么事情都要向对方解释。

  这时,王朝开始他的问话:“焦春姑娘,你是作何营生的?”

  “我是做护院的。”焦春收回调戏邓贤的小眼神,再次看向王朝的时候,已经恢复了几分严肃:“我在教坊司担任护院工作,你们也知道,教坊司那种地方,让男人当值多少有些不便。而我的职责,是专门保护暗香花魁的安全,也避免一些客人酒后闹事,对花魁进行骚扰。”

  结合那本《刘强日记》里内容来看的话,这算不算是半专业人士?

  邓贤在心里腹诽,却听王朝又继续问道:“你前段时间是不是离开京城,出了远门?”

  “没错。”焦春正色答道:“前段时间暗香花魁身子不舒服,刚好我的一个朋友的弟弟结婚,我便去宁池参加了一趟婚礼。”

  王朝点头:“可有人证?”

  “自然是有的。”焦春答道:“我在出门之前,已经在教坊司请了假,教坊司有记录可以进行查询。另外,我既然是去参加婚礼,自然也在宁池那边与不少人有过接触,他们都可以为我作证。”

  微微一顿,焦春又反问道:“是否需要小女子将在宁池的行踪记录一一说明一下?”

  看得出来,这个焦春绝对是有备而来!

  王朝摆了摆手:“那倒不用。下一个问题,你与刘铁匠、以及他的妻子是什么关系?”

  跟着,王朝又一口气提出了十几个与案情有关的问题,那焦春都是对答如流。而且每一个回答都是有理有据,让人挑不出毛病来。

  待到所有问题问完,王朝满意的点了点头,看了一眼另一边负责做笔录的小捕快,还在飞快的书写着,便与对方随便闲聊了几句。

  直到小捕快将记录写完,并吹干墨迹之后。王朝将其送到焦春面前,轻声说道:“焦春姑娘,你且看一下,如果没有什么问题的话,在这上面签上你的名字,再按过手印,就可以离开了。”

  焦春接过笔录之后,简单的看了一眼,见到没有什么问题之后,便提笔在上面写下了名字。可当她想要按上手印的时候,却见王朝已经取出来一个大号的红色印泥,满脸笑容的说道:

  “焦春姑娘,咱们这一次的记录方式有些不太一样,你需要将双手的手掌全部印在上面才行。”

  焦春眉头一皱:“还有这种规矩?”

  王朝耸了耸肩:“这是包大人定下来的规矩,我也是奉命行事。焦春姑娘如有异议,可以去衙门口击鼓,待包大人升堂,确认此事之后,你再将手印按下也是可以的。”

  这……

  焦春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选择了乖乖按照王朝的吩咐,按下手印。

  毕竟,这个规矩本就是包大人定下的,别管合不合理,在长河府根本不会有任何人提出质疑。

  与其折腾一圈,引起不必要的猜疑,倒不如乖乖按下手印了事。

  从焦春手中接过按完手印的供词,王朝很是细心的递给对方一个毛巾,用来擦去手上的朱砂。同时随手便将那份供词,交到了等在一旁的邓贤手中。

  邓贤接过供词轻轻一笑,跟着,便走到了屏风后面。

  见到这副阵势,焦春终于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妙,在擦干了手上的印泥之后,立刻说道:“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小女子这就告辞,不敢打扰各位大人办案。”

  “不要急着走嘛。”

  屏风后面,忽然传来了邓贤的声音。

  下一刻,那扇屏风被一名捕快缓缓推开,露出隐藏在其后的一张桌子,以及邓贤、田欣与朱同三人。

  在书桌之上,更摆放着焦春的供词,以及那把作为杀人凶器的精钢匕首。

  与之前不同的是,此刻匕首白色的手柄之上,已经多了许多黑漆漆的东西,因为距离较远,焦春也看不清那到底是什么图案。

  这时,却听一旁的朱同满脸笑意的开口问道:“能不能请焦春姑娘解释一下,这件杀人凶器上面,为什么会有你的指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