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有风险就对了 > 第36章 王朝的背刺

第36章 王朝的背刺


  听到邓贤将案情的推理仔仔细细的诉说了一遍,而后又说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朱同不禁感觉有些懵逼。不解的追问道:“案子不是已经破了吗?”

  邓贤无奈:“怎么就破了?还差得远呢!”

  朱同:“可是,凶手明明都已经找到了啊。”

  邓贤一摊手:“证据呢?办案,是要讲证据的!你拿着一本小孩子写的日记,然后巴巴地说一大堆,就指望一个能够安排出如此精密杀人计划的凶手乖乖的伏法认罪?”

  田欣立刻补充道:“那九宫盒呢?能不能作为证据?”

  邓贤再次摇头:“同样不行。且不说我们没有办法证明九宫盒被焦春碰过,就算能够证明,又怎么样?她既然和刘强母子相识已久,而且经常与之来往,在现场留下任何痕迹都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说到这里,他不禁叹了一口气:“这也是那焦春聪明的地方。凭她和刘家母子的关系,很多明明可以作为证据的东西,也会变得稀松平常,只需要一句‘以前不小心遗落在那的’就可以解释了。”

  啊这……

  被邓贤这一盆冷水当头浇下,朱同与田欣满心的欢喜顿时冷却了下来。

  三人彼此对视了片刻,还是田欣妹子率先打破了沉默:“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等的就是你们这句话。

  邓贤振作了一下精神,随之说道:“上述这些,是我们从现在手头上掌握的情报中,所能够分析出的唯一合理的解释。我们可以将这个分析告诉王朝、马汉两位大哥,让他们督促那边调查焦春的人手,再加把劲。”

  “等回头我们再去一趟现场,看还能不能找到其他有用的线索和证据。”

  朱同、田欣齐齐点头。邓贤想了一下,又嘱咐道:“一会陈述的时候,朱同打头阵,你就说这些都是你发现的,如果有哪里说得不够全面,我帮你补充。你只要记住,主要线索是你发现的,就可以了。”

  朱同闻言不禁老脸一红:“贤哥,其实你能出手帮我证明清白,我就已经很感激了。你真不用把这么大的功劳让给我……”

  “别废话。”邓贤不等朱同说完,便将其打断:“想要证明自己的清白,就按我说的办。另外田欣妹子,你也要稍微配合一下,因为涉及到九宫盒的东西,就只有你说得明白。”

  田欣耸了耸肩:“没问题。”

  ……

  在三人将邓贤的分析,对照着《刘强日记》,详尽与王朝、马汉说完之后,两个长河府的捕头也深以为然。

  前者向邓贤要过来《刘强日记》准备拿回去向包大人交代此事,只有成功说服包大人,才能让长河府对焦春的调查真正的重视起来。不再是只让王朝的几个跟班负责调查,而是动用更加精锐的力量侦办此事。

  对此,邓贤自然是没有任何异议,直接将日记奉上。

  另一边,马汉也答应了他们再次调查凶案现场的要求,并决定亲自陪他们走一趟。

  五个人就这样,兵分两路,一起离开了刘记铁匠铺。

  且说王朝在与另外四人分开之后,却并没有如他之前所说的那样赶回长河府,而是一转身,直接来到了靖夜司。

  靖夜司的门卫秦大爷对王朝显然也十分熟悉,在打了招呼之后,并没有任何的阻拦。

  畅通无阻的进入靖夜司之后,王朝直接来到了余盛崖的房间。

  在敲门进入之后,王朝十分熟练的翻开了刘强的日记本,并如同之前邓贤对朱同、田欣讲述,以及朱同向王朝、马汉讲述的时候一般的节奏,将个中分析对余盛崖详详细细的讲述了一遍。

  坐在轮椅上的余盛崖,一边轻摇折扇,听得连连点头:“不错,不错。这些分析有理有据,而且直指此案的真相,并没有胡乱臆测或是瞎猜。作为刚毕业的考生,能够做到这种程度,已经很了不起了。”

  微微一顿,余盛崖从日记上移开目光,再次看向王朝:“这些,都是邓贤分析出来的?”

  “没错!”王朝十分笃定的说道:“虽然邓贤小兄弟并不贪功,甚至有意将这份功劳让给因为此事受过牢狱之苦的朱同,总是以各种方式,将破案的功劳,向朱同的身上推。但他的那点小动作,却是瞒不过我和马汉的耳朵。”

  余盛崖点了点头:“有没有可能,是他故意为之,装出一副虚怀若谷的模样?”

  “绝无可能!”为了增加自己话语的说服力,王朝并没有从自己的主观角度出发,而是用客观的证据来说话:“根据我们之前的调查,邓贤小兄弟以前并没有接触过多少高手。其生活的环境,除了家里富足一些之外,其实与其他的青阳学子并没有多大的区别。”

  “在青阳学院里虽然也有两个脱胎境的高手,与已为先天境的院长。但这些人,他在学院的时候,却是根本接触不上的。”

  “因此,我那邓贤小兄弟虽然聪明,但对于高手的能力其实并不了解。他根本无法想象,身为脱胎境武者的我和马汉,想要在十丈之内亦或者隔着客栈并不掩饰的墙壁,要听到他们三个之间的低声交谈,完全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这不但是实力的差距,更是信息差的碾压。

  余盛崖其实也只是随口一问,听到王朝的解释之后,当即不再怀疑。转而说道:“嗯,我明白了。你且回去,就说长河府方面已经开始全力调查,但结果嘛……”

  说着,余盛崖轻轻的摇了摇头。他之前早已经与包大人有过约定,长河府会给予邓贤三人一切方便条件,但查案一事,必须要靠他们三个自身努力才行。

  “我现在倒是很期待,那个邓贤到底能不能在第一场考核结束之前,找出新的证据来,给我一个惊喜。”

  说到惊喜,王朝忽然想起什么,一拍脑袋之后,将那张特殊钉子的锻造图纸拿了出来:“余神捕,你看看这个,算不算是惊喜?”

  ……

  另一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遭到了王朝背刺的邓贤,正兴致勃勃的与马汉、朱同、田欣一起,再一次踏入凶案现场,准备寻找足以指证凶手的真凭实据。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