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有风险就对了 > 第32章 刘强日记(上)

第32章 刘强日记(上)


  “正经人谁写日记”的这个梗,朱同当然是从邓贤的嘴里听到的。

  可问题是……

  你把这个梗用在这种地方,多少有些不合时宜啊兄dei!

  毕竟,这是一起性质恶劣的凶杀案,而日记的原主人还是被害人之一,而且他还是一个孩子。

  在面对这种事情的时候,是不适合玩梗的说。

  为了防止这货将锅甩到自己身上,邓贤直接挥手打断了朱同的表演,同时开口总结道:“目前为止,我们在这里发现了一个疑似被人开启之后,不懂得如何关闭的九宫盒,从摇晃它的声音和手感判断,这个盒子八成是空的。另外,我们还发现了被害人刘强的日记本,有可能从中找出一些我们之前没有发现的线索。”

  “所以……”说话间,邓贤转头看向王朝、马汉:“我们能把这本日记带回客栈,仔细的研究一下吗?另外,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看看这起案件的卷宗。”

  王朝点头:“这个没问题。”

  马汉则是看向一旁的朱同:“那他是带回大牢,还是……”

  邓贤忙提出申请:“我建议让朱同也和我们一起返回客栈,很多细节要大家一起研究、商量,才有更大的机会查明事情的真相。”

  “而且,我们的行踪有考官在暗中监控,也不用担心他会跑了。”

  马汉轻轻摇头:“这有些不合规矩啊。”

  王朝随之补充道:“可以折中一下。我们两个也一起住进你们所在的客栈,让掌柜安排一下,将我们几个的房间挨着。这样,我们便可以直接监控朱同的行踪,也不算让朱同脱离长河府的视线。”

  你们两个要对我们进行专门的保护就直说呗,还用整得这么委婉?

  当然,对于有高手贴身保护这种事情,严重缺乏安全感的邓贤是绝对没有拒绝的理由的。十分爽快的一口答应了下来,并承诺替两人交付住宿费,被王朝严词拒绝。

  用王朝的话说,他们的行动算是公事,住宿费用可以向朝廷报销,也必须要在朝廷报销,这样可以最大限度避免贪腐情况的发生。

  既然如此,邓贤也乐得省下一笔钱。

  就这样,一行五人回到了邓贤与田欣之前所住的客栈,而后又额外找掌柜开了三个房间。具体的房间排列顺序是王朝、朱同、邓贤、田欣、马汉。

  两个长河府的捕头将三个学生夹在中间,可以最大限度发挥保护效果。而邓贤住在最中央,倒是感觉颇为安全,很是舒服。

  是夜,五个人简单的交流了一下对案情的看法之后,便各自返回了房间。那本日记明面上交给主要负责人朱同保管,却在邓贤即将离开房间之时,偷偷的将其塞进邓贤手中。

  回到房间,邓贤开始挑灯夜读,准备看看这本日记里面,到底有没有什么有用的线索。

  三月初一,晴。

  今天的古诗背诵不及格,被先生打了手板。回到家里,又被父亲打了手板。手肿起老高,娘帮我上了药,但还是疼。

  ……

  三月初二,大风。

  学院里又考了古诗,这次我终于及格了。

  不过老师又教了一首新诗。

  天啊。我讨厌古诗!

  ……

  三月初三,晴。

  今天焦春阿姨来家里找娘聊天,还指导了我的功课,告诉我武技的发力技巧。

  她真是太温柔了,简直比娘还要温柔。

  ……

  小孩子的日记,记载的通常也都是一些十分无聊的东西。

  看着看着,邓贤有点犯困了。

  四月十三,阴。

  娘回娘家探望姥爷、姥姥去了。

  ……

  四月十四日,阴。

  焦春阿姨昨天晚上又来了,还是指导我的功课和修炼。

  不过她今天好像惹爹生气了,晚上被爹打了,我虽然没有看到,但从卧室里传出来的声音可以判断出,爹这一次下手挺狠的,焦春阿姨被打得一个劲的求饶,叫得老惨了。

  ……

  邓贤一下子就不困了,精神奕奕的继续翻页。

  四月十五,小雨。

  以前总是听人说大人是不会尿床的,我一直对此深信不疑。直到今天我才知道,我实在是太容易相信别人了。

  今天早上焦春阿姨走后,我去父亲的卧房里,发现他的床湿成了一片。

  肯定是尿床了!

  不过这件事情我不敢跟别人说,一定要把这个秘密烂在肚子里,否则爹肯定是会打死我的。

  ……

  四月十六,晴。

  今天爹看起来很高兴,一个劲要我勤加修炼,还说他马上就要突破到脱胎境了,让我以后绝对不可以给他丢脸什么的。

  晚上,焦春阿姨来了,看到娘不在之后,又走了,她的神情看起来有些失落。

  ……

  四月十七,晴。

  爹今天很忙,在忙着锻造一种很特别的钉子,不让我碰,也不让我靠近。

  ……

  四月十八,阴。

  爹还在锻造钉子,中间都没有停下来休息过。

  ……

  四月十九,大雨。

  爹依然在锻造钉子,没有休息,晚上锻造间里也是叮叮当当的,吵的人睡不着觉。

  ……

  四月二十,小雨。

  爹的钉子终于打造完成了,不过他锻造之前的图纸没有收起来,被我装进瓶子里塞进了树洞,让他找不着。

  等他着急了之后我再拿出来,谁让他总打我。

  哼!

  ……

  四月廿一,晴。

  爹今天看起来特别高兴。喝了很多酒,但没有打我。

  还拿出一本书对我说什么这是家传的锻造绝技,要等我长大了之后传给我。

  我才不想学呢!

  每天待在锻造间里,热都能把人热死。

  爹打铁这么多年没被热死,真是一个奇迹。

  不过那个用来装祖传秘籍的盒子真的挺有意思,上面的机关,比家里那个装名器短刀“红袖”的宝箱还要复杂得多。

  我想拿来玩,后来又放弃了,因为从爹爹的眼神里看得出来,我如果硬要玩,他肯定会打我。

  奇怪的是,这么好玩的盒子,我以前居然一直都没见过。

  ……

  四月廿二,阴。

  昨天晚上,焦春阿姨又来了。她又惹爹生气了,晚上爹又尿床了。

  我现在严重怀疑自己并不是爹唯一的孩子,因为他以前都只打我一个人的,现在总是打焦春阿姨,难道说焦春阿姨也是爹的孩子?

  不应该啊,她明明比爹小不了几岁的。

  ……

  四月廿三,晴。

  天啊!昨天晚上有重大发现,我之前的猜测居然是真的!

  焦春阿姨居然真的是爹爹的孩子。

  就在昨天晚上,爹用家法教训她的时候,她居然喊爹做爸爸!

  w(?Д?)w

  ……

  四月廿四,晴。

  今天娘回来了……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