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有风险就对了 > 第30章 两具尸体

第30章 两具尸体


  这起凶杀案的受害人,竟是那间被邓贤租下来的刘记铁匠铺的老板娘和她的儿子!

  再联想到此案居然可以触发系统的白银级风险提示,其中的很多东西,在邓贤看来都有些细思极恐的感觉了。

  可要说这玩意到底恐怖在什么地方,又与邓贤本人有着什么样的关系,起码就目前所掌握的线索来看,并没能激发出邓贤更多的联想。

  不过按照系统给出的提示,只有尽快将这起案件查一个水落石出,才是最符合邓贤安全利益的选择!

  收拾一下心情,邓贤将目光落在两具尸体之上。

  却见那两具尸体的死相十分的凄惨。其中老板娘的喉咙被利刃割开,鲜血喷的满身都是,不过此刻这些血液已经干涸变黑。甚至吸引不少苍蝇在其身边围绕,“嗡嗡嗡”的飞舞不停。

  而她的儿子刘强,则是被一把精钢打造的匕首插入心脏至死。因为刀身上并没有血槽,溢出体外的鲜血并不多,只是沾染了一小片的衣襟。

  最不合常理的一点是,这两具尸体的表情都比较安详,就好像是平时睡着了一样,并没有表露出死前的痛苦与挣扎的痕迹。

  看到这里,邓贤先是微微皱眉,跟着不动声色的拉了拉朱同的衣角,附在其耳边轻声说了几句。后者虽然不知道邓贤为什么非要搞出这种“脱了裤子放屁”的操作来,但还是按照他的要求提出了质疑:

  “王朝、马汉两位大哥,不知这两具尸体,在案发之后有没有被人动过,比如帮他们闭上眼睛什么的?”

  “绝对没有!”

  王朝、马汉在对视了一眼之后,后者立刻回道:“我是最先接触到那群报案市民,以及这两具尸体的。这两具尸体当时的模样就是如此,并没有被人动过。”

  “这一点,有许多市民的证词可以作为证据。”

  而王朝则是伸手指向那把插在刘强心口处的匕首:“关于保护现场这事情,我们长河府的捕快绝对是专业的。为了避免因无心之失破坏关键证据,我们甚至连那把匕首都没从尸体上拔出来。就是为了让包大人在判断案情的时候,可以见到保存最为完好的证物。”

  在一问一答之间,王朝、马汉已经将注意力转移到了朱同的身上。邓贤感觉,现在让他来当传话筒,貌似有点太过招摇,于是便转移目标,扯了扯田欣的衣袖。

  田欣被邓贤扯得一愣,茫然的朝他看了过来:“干嘛?”

  “唰!唰!唰!……”来自王朝、马汉、朱同的注视同时落在邓贤与田欣的身上。

  邓贤:……

  看着田欣那满脸天真无暇的疑惑小表情,邓贤禁不住在心里疯狂的咆哮。

  坑爹啊!

  打从这起案件的一开始,邓贤便通过种种手段来降低自身的存在感。刚刚朱同也是足够的配合。谁知到了田欣这里,一句话,就将他暴露在了所有人的目光注视之下。

  甚至从王朝、马汉的目光中,邓贤已经可以看出,他们对于之前朱同提出的问题来源,也已经开始怀疑了起来。

  邓贤感觉,这一次从白银盲盒里面开出来的东西,明显有问题。

  他现在并不需要什么石墨粉,而是需要手表型麻醉枪和领结型变声器。这样,他就可以制造出一个超级实用的工具人“沉睡的小胖子”了,想想都带感。

  好在邓贤也是足够的机智,转瞬之间便已经想好了对策。立刻发动他的“演技”技能,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说道:“没事,我就是想提醒你一句,不用害怕。”

  田欣相信了,十分认真的点了点头:“没事,这种场面虽然有点瘆人,但我还是挺得住的。”

  可王朝、马汉显然并没有她那么好糊弄,看向邓贤的眼神依旧充满了玩味。

  邓贤知道不说点什么,貌似糊弄不过去。于是上前一步说道:“这两个死者我认识,他们便是刘记铁匠铺的老板娘和她的儿子。当初我去那里租下店铺的时候见过他们,不过在我交完租金之后,他们就搬走了,之后再没有见过面。”

  说到这里,邓贤决定反将这两个捕头一军:“如此算来,我也算是与这两个被害人有过接触的人,你们长河府没有想过要找我了解一下相关的情况吗?”

  邓贤用这种看似公正的方法,来转移两个人的注意力。

  却不料马汉回答得无比干脆:“没有那个必要。该了解的,我们都已经了解过了。你与他们只有一次接触,而且在案发时你一直都与田欣待在客栈。这一点,负责监控你们行为的考官可以作证。”

  果然如此!

  邓贤眼睛一亮:“如此说来,朱同的举止应该同样也有人进行监控。那么他有没有杀人,直接问问负责监控他行为的考官不就行了,何必要把人关进大牢?”

  “没那么简单。”

  王朝这时走过来拍了拍邓贤的肩膀,解释道:“考官监控考生的行为,也并不是贴身监控的,而是要保证不被考生发现才行。”

  “所以,通常都在距离较远处进行观察。只要大体上掌握考生的行为,以及行动轨迹就可以了。”

  “如朱同这样,已经在某处工作了几天时间,一切并无异常的情况下,几乎只要确保他不会在视野范围内消失就可以了,考官并不会冒着被发现的危险,做近距离观察。”

  所以说,考官也不能证明朱同并没有杀人喽?

  点了点头,邓贤再次开口说道:“现在死者的身份已经得到确认,凶手的杀人手法,也可以进行一个大致的判断。所以,我们还是去案发现场看看吧。”

  ……

  一行五人各自撑着一把黑色雨伞,在暴雨下的夜路上行走,显得是那么的与众不同。因为整条大街上,除了他们五个,并没有其他人的行人。

  眼看着王朝、马汉自顾自的在前面带路,邓贤终于抓住一个机会,凑到田欣身边,小声说道:“之后我再拉你衣袖的时候,就是有些话想让你替我说出来,你千万不要大惊小怪的,引起别人的注意力。”

  田欣点了点头,随之又用一种推卸责任的语气反驳道:“谁让你之前不早说了?”

  我也得早能想到你居然这么呆萌才行啊!

  你看看人家朱同,多懂得配合?

  当然,这些话邓贤并没有当面说起,如果因此引起不必要的争辩,反倒容易引起王朝、马汉的关注。

  田欣忽然想起之前的事情,于是压低了声音反问道:“你之前拽我,是想让我替你说什么?”

  邓贤压低声音说道:“刘强母子死状凄惨,但脸上的表情却十分安详,这多少有些超乎常理。加上之前朱同描述,他一进门就中了迷香,可以大致推断出,刘强母子也是在中了迷香之后,于昏迷中被人杀害的。”

  “这一点,虽然并不能证明太多的事情,但也是一条十分有用的线索。”

  雨一直下,雨声很大。

  邓贤确信在雨声的遮掩下,他们的谈话并不会被旁人听到,便比如距离他们仅有三步之遥的朱同,便对他们的谈话毫无所觉。王朝、马汉在前面带路,距离他们少说也有七八步的距离,就更加不会听到什么了。

  不一会的功夫,三人已经在王朝、马汉的带领下,来到了距离长河学院不远处的案发现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