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有风险就对了 > 第25章 今古圣人艾莲池(上)(为【壶中日月】加更433/1300)

第25章 今古圣人艾莲池(上)(为【壶中日月】加更433/1300)


  在靖夜司大片建筑的最中央,有着一座九层高楼,名为望云楼。

  站在楼顶,可将整个京城的景色尽收眼底。

  一个看上去只有三十余岁的中年男子,正在顶楼的阳台之上负手而立,目光似有意似无意的向下打量着,俯瞰着人声鼎沸的京城,就好似在欣赏一幅会动的《清明上河图》。

  这男子穿着一袭青衣,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却是长得出奇,只差半寸便可及地。

  此人,便是当世的绝顶强者之一,靖夜司的创始人兼职掌控者,江湖人称今古圣人的武林名宿艾莲池。

  在他的身后,余盛崖平静的坐在轮椅上,陪同在侧。原本负责替他推轮椅的两个童子,并没有跟上来。天台之上,就只有艾莲池和余盛崖这二人而已。

  俄顷,艾莲池终于悠然开口:“今天是七月二十六,屈指算来,这大比第一轮的考核已经是大考第一场的第十天了。你今天来此见我,想必是有什么想要说的,那就说来听听吧。”

  他的声音平静无波,好似世间的任何事都无法引发他的情绪波动。

  “世叔果然料事如神。”余盛崖随口恭维了一句,而后轻声说道:“自大比开始以来,十天里考生们的表现各不相同,但大体上并没有超出世叔的预料。”

  艾莲池也不回头,只是轻轻的摆了摆手:“直接说大体之外的。”

  “这也正是我今天来拜见世叔的原因。”余盛崖整理了一下语言,而后说道:“在众多考生之中,有一个叫邓贤的,他的表现十分的……”说到这里,余盛崖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斟酌用词。片刻之后,方才继续:“十分的特别。”

  “说说看,怎么个特别法?”

  余盛崖推着轮椅向前一些,来到艾莲池身侧,随之说道:“在大比开始之初,这小子便各种耍花样,钻大比规则的空子。”

  “关于这一点,师叔早有预料,原本也没什么稀奇,其他学院也有一些投奔亲朋,或者采取其他方式来投机取巧的。”

  “可是那个叫邓贤的小子,却可以在这十天的大比之中,变着花样的耍花活,就是不肯踏踏实实的打工赚钱养活自己。”

  “可偏偏他的所作所为,既没有违反我们制定的规则,也没有触犯大承律法,只是疯狂在规则的边缘反复横跳,来回试探……”

  说着,余盛崖的表情不由变得古怪了起来:“对于这样一个异类,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置。这才决定来这里拜见世叔,请您老人家帮我拿一个主意。”

  “哦?”艾莲池的语气依旧平静,但似乎已经对余盛崖口中的少年,产生了几分兴趣:“说的具体一点,他是怎么反复横跳,疯狂试探的?”

  余盛崖道:“事情,还要从之前青阳学院遭到飞鹰寨盗匪截杀一事说起。”

  “这件事情是通过邓贤与朱同到长河府报案,我们才知晓此事的。”

  “根据幸存下来的当事人描述,加上长河府方面的实地调查,大体事件经过如下:”

  “青阳学院的赶考队伍,在途中遭遇袭击,袭击者是以仇雨为首的飞鹰寨贼寇。”

  “期间,青阳学院的三名带队老师为了保护学员撤离,相继遇难。之后飞鹰寨贼寇一路追杀,几乎将赶考的队伍赶尽杀绝。在最后关头,邓贤决定于接天吊桥附近留下来断后。本应必死无疑的他,却得到高人搭救。那位高人斩断接天吊桥,令包括仇雨在内的数十名飞鹰寨贼寇尽数跌落断天涯而死。”

  “之后,还是那个高人斩下了仇雨的人头,让邓贤带着人头去长河府报案,为官府破案提供线索的同时,顺便领取朝廷的赏银。”

  “在得知情况之后,工部已经在第一时间将接天吊桥修缮完毕。”

  略微停顿了一下,余盛崖又继续说道:“根据邓贤与朱同两个目击者的描述,那位出手相助的侠士紫袍白发、手持归燕戟,正是近一段时间在江湖上名声大噪的赏金猎人叶孤寒。”

  听到这个名字,一直神情淡漠的艾莲池忽然眼前一亮,低吟道:“秋风过,叶孤寒,燕戟归命人不还?”

  余盛崖看向身旁这位平生最尊敬的长辈:“世叔也关注过此人?”

  艾莲池轻轻点头,随之说道:“他可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后生。早年间丹田受损,却并未因此气馁,而是剑走偏锋,创出了一套特殊的功法《叠雷诀》。凭借《叠雷诀》,叶孤寒更是以打铁的方式,接连突破必须以内力为基础才能跨入的脱胎、先天两重境界,成为一代高手。同时,他更是凭借这一手段,成为了当世最顶尖的锻造师之一。”

  “只可惜天才多半都执拗,那叶孤寒更是如此。龙吟宝剑本为当世神锋之一,造成无边杀戮后沦为魔剑,更非那叶孤寒的过失。可他却因此封锤,转而靠着朝廷的悬赏来过活,还闯出了一个赏金猎人的称号。实在是暴殄天物!”

  说到这里,艾莲池话锋一转,随之问道:“对于邓贤报案时所陈述的内容,你认为是否可信?”

  余盛崖听出这是世叔在考校自己,于是正色答道:“可信度大概在七成左右。事实上,根据我们的事后调查,基本上已经可以断定,那邓贤的话有真有假。”

  “首先,飞鹰寨截杀青阳学院赶考队伍这件事目击者众多,应该做不得假。”

  “其次,长河府派去现场调查的人,在接天吊桥两侧路障处刻下的字,也与叶孤寒以往领取赏金时的字迹相吻合,可以断定那的确是叶孤寒所书,用以提醒过往行人吊桥已断,以免有人误中副车。”

  “还有,那邓贤在报案之后,甚至就连官府的赏银都一直没有领取,而是跑去租下了一间铁匠铺的店面,在大考前这一段时间里,一直都躲在里面练习打铁。而在此之前,他可是从来都没有学过锻造,我们掌握的情报中,更不曾存在过他对锻造有着特别兴趣的说法。”

  “而在大比开始的三天之前,宁池学院的学生在其带队老师王庆年的挑唆下故意挑事,欺压损失惨重的青阳考生。邓贤表现出了远超炼体境第九重的强悍战斗力,带着一群残兵败将,把宁池学院实力最强的八名考生打得倒地不起。之后即便王庆年亲自出手,他在挨了一拳之后,也没受多重的伤,从大考第一天报到时的表现来看,他当时便已经彻底痊愈了。”

  “他这一段时间来的特殊变化,很难不让人联想到叶孤寒的《叠雷诀》。”

  说完了已经得到足够佐证,可以充分证实其真实性的内容之后,余盛崖忽然话锋一转:“从上述两点来看,邓贤与朱同应该所言不虚。但在小侄看来,还有几个重要的疑点解释不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