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有风险就对了 > 第22章 领取赏银,王朝的判断!(为【壶中日月】加更432/1300)

第22章 领取赏银,王朝的判断!(为【壶中日月】加更432/1300)


  与朱同等人分开之后,邓贤便开始漫无目的在京城里的各处景区闲逛起来。

  期间倒也看到了一些来自其他学院的考生,已经开始为了各自的生计奔波起来。

  他们有的扛麻袋,有的打零工,有的在街头表演胸口碎大石……种种表现,不一而足。

  而邓贤在见到他们各自不同的表现之后,也表现出了足够的关切。见到扛麻袋的,就看一会他们扛麻袋;见到打零工的,就欣赏一会他们打零工,见到表演胸口碎大石的,就喊上一声好,替他们捧捧场。

  而邓贤的叫好与捧场,非但没能换来那些考生的感谢,反而收获了无数的白眼与中指。

  哎……

  这年头,做好人,难啊!

  不过邓贤的心情,倒是并没有被这些恩将仇报之人所影响。他在分析出这一轮考核的真正用意之后,便彻底的放松了下来。

  既然早已经放弃了靖夜司和所有朝廷隶属机构,那这一次的考核对他来说,就没有任何的难度可言。

  朝廷方面对于入职人员的要求,除了遵纪守法之外,还必须要懂得遵守规矩。那种喜欢使用各种方法来钻规则漏洞的人,无论什么部门,肯定都是不受待见的。

  可是那些江湖门派,却不会在乎这个!

  如此一想,事情就简单多了。

  他只需要在这考核期间,不断的从各个层面试探规则的底线,便可以将朝廷各部门的好感度彻底败光。而且,他所中意的那些江湖门派,却又不会在乎这些。

  甚至在之后的两轮考核中,他的得分稍微超出预算一些,也可以同样达到他的目的。

  简直完美!

  就这样一路走,一路逛,邓贤利用一天的时间,基本上已经将京城的大小景点逛了一个遍。待到接近晚饭的时候,方才收起了游玩的心思,径直来到长河府衙,领取那笔属于他的赏银。

  然而,这一次他却被刚好当值的王朝给拦了下来:“邓贤小兄弟,有些话当哥哥的不方便明说,但我建议你还是不要在这个时候领取赏银。至少,也要等第一轮考试结束之后,再去领取。”

  王朝这么说,已经可以算是在某种程度上的违规了。

  但邓贤却依旧坚持他自己的计划:“王朝大哥的好意,小弟心领了。你要说的那些,我也清楚。但这一次,小弟心意已决,还望王朝大哥能替小弟行一个方便。”

  “这……”王朝依旧不死心,再次问道:“你真的不再考虑考虑了。”

  “不用考虑,我已经想好了。”

  见邓贤态度坚决,王朝几番欲言又止之后,终于还是点了点头,指着身边一个捕快说道:“你带邓贤小兄弟去办理领取赏银的手续,动作麻利一点。”

  目送着那名捕快带着邓贤走向库房,忽有一人在王朝的身边说道:“要说这邓贤小兄弟,虽然人品不错,但终究还是太年轻了。在没有遭受挫折的时候,可以视金钱如粪土,但在遇到麻烦的时候,却总想着走捷径。你的一番好言相劝,终究还是没能改变他的主意。”

  “你懂个屁!”

  不用回头,王朝也知道说话的人是谁。于是毫不客气的怼了一句,这才转回头来说道:“马汉,你也看过关于邓贤小兄弟的卷宗。那我问你,你认为一个能破解考场杀人案的人,会是一个笨蛋吗?”

  马汉闻言果断摇头,他与王朝之间讨论事情,从来都是只求真理,不论输赢。似那种死鸭子嘴硬的事情,绝对不会发生在他们之间。

  王朝又继续说道:“我刚刚给他的提议,恐怕就算是一个真正的笨蛋,也肯定听得出其中的弦外之音。以邓贤小兄弟的智慧与冷静,会对此毫无所觉?”

  马汉被王朝一顿抢白,愣了一下之后,有些不确定的说道:“也许,他就是单纯的想走捷径?”

  王朝十分笃定的一口否决了他的猜测:“一个什么事情都喜欢走捷径的人,是不会在危机来临之际,做出独自断后的举动来的。”

  深吸了一口气,王朝看向邓贤离去的方向:“如果邓贤小兄弟之前没猜出这次大考的真正用意,在得到我的提醒之后,也肯定猜出了七七八八。他不肯改变初衷的理由,就只能是不愿意连累我承担失职之责。”

  “不过相比起这一点,我却更加倾向于另一种可能。”

  马汉追问:“什么可能?”

  王朝嘴角挂起欣赏的笑容,如是说道:“另一种可能是,他早就看出了这次考试的真正用意。只不过他不屑于利用这种先知先觉的优势,来博取考官的好感。”

  “他是想在第一场考试中,随便混一个及格的成绩,然后在后面两场里,凭真本事考入靖夜司!”

  “他并不是想走捷径。恰恰相反,他是要放弃摆在眼前的捷径,以真正的实力来证明自己!”

  说话间,邓贤已经挥舞着手里的银票,迎着王朝、马汉走了过来:“王朝大哥,还有这位大哥。今天小弟发了一笔财,打算做东请大家伙一起去京城里最好的馆子搓一顿。两位大哥,千万要给小弟这个面子哦!”

  就这样,邓贤叫上了王朝等人,加上几个同学一起去王朝介绍的馆子里大吃了一顿。席间,邓贤还结识了另外两个衙差头目张龙、赵虎,可惜马汉今天负责带队巡夜,大考期间不能玩忽职守,邓贤便让店小二捡一些好菜打包一份,给他们送去。

  邓贤请客,自然是有着他的考量。

  正所谓礼尚往来。今天邓贤请他们大鱼大肉的美餐一顿,回头如果要找他们蹭一顿家常便饭,应该不算过分吧?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借着酒劲,顺便送王朝回家,然后便在王朝家的偏房里将就了一宿。

  第二天早上,邓贤刚刚起床告辞王朝,考官便直接找上门来。以这笔赏金不符合大考标准为理由,将剩余的部分全部收走了。

  对此,邓贤并没有提出任何的异议。

  乖乖的将银子上交之后,便风风火火的赶回他之前租下的刘记铁匠铺,继续修炼他的《叠雷诀》去了。

  一上午的时间,并没有考官找上门来。

  午饭邓贤自己动手,简单的对付了一顿。一边吃着并不可口的饭菜,他对这次大考的规则,也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

  原来考官对于这种类似赏金、亦或者提前租下的店铺之类,介乎违规与合规之间的薛定谔事项,在管理上也并不是那么严格。一般每天会跳出来纠正一次,也就是说他每玩出一个新花样来,都可以维持一天的潇洒生活。

  如此这般,倒是让他的混子计划,难度降低了不少。

  正在思索之间,忽然听到让门被人敲响。

  正在吃东西的邓贤不由一愣,难道自己分析有误,考官真的闲到在发现类似的事情之后,第一时间便回去通报,在得到准确批复之后,便立刻采取行动?

  带着疑惑,邓贤穿好了衣服打开院门,但映入眼帘的却是一个身材婀娜的少女身影,不论相貌还是身材,都可以说是上上之选。就是表情上看起来极为腼腆,似乎很不习惯与陌生人交流。

  从衣着上看,似乎也是参加这次大考的考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