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有风险就对了 > 第12章 炼体境第十重!

第12章 炼体境第十重!


  趁热打铁,再接再厉!

  一边回忆着刚刚挥出那一锤时的感觉,邓贤紧跟着又是一锤落下,随之又是一股暖流涌入体内。

  紧跟着,再一锤、又一锤、跟一锤……

  每一锤落下,都有一股难以形容的暖流涌入体内,前面的一股还未消失,后面的一股已经随之出现。一股股暖流连绵不绝,在他的体内流淌、游走,让邓贤感觉到整个人都沐浴在一种暖洋洋的能量之中。

  与周围那灼热空气所带来的炽热感不同,源自他体内的感觉就只有暖,让人身心舒畅的温暖!

  原来,《叠雷诀》的真正用法,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邓贤之前苦练三天都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收获,此刻瞬间领悟,便立刻掌握了其中的精髓。

  这件事情说起来有些玄乎,但事实就是如此。

  就好像是他前世初学游泳的时候,在没有掌握其中技巧之前,要么呛水,要么沉底,总是不得其法,可一旦在某个瞬间找到了水感,立刻便可以在水里扑腾起来。

  不说有多厉害,起码在泳池里是淹不着了。

  邓贤此刻的情况,也正是如此。

  又是不知多少锤落下,原本长方形的铁坯已经被他锤成了一根很长的铁条。虽然距离真正的宝刀还有极大的差距,起码看起来已经很直溜了。

  叮!你修炼《叠雷诀》有所成就,该技能自动被列入技能列表,当前等级:第一重(修炼进度3%)

  邓贤紧跟着又看了一眼自己的修为:炼体境第九重(修炼进度:2%)

  事实果然如秘籍之中记载的一样,当这《叠雷诀》正式入门之后,对身体的淬炼效果远非入门之前可比。

  他这入门才多大一会功夫?

  修炼进度的增长,已经抵得上之前三天的总和了!

  再接再厉!

  邓贤再次将手中的“铁条”投入炉火之中煅烧,而后擦汗、休息,待到其被再度烧红之后,重新将其取出锻打。

  很快,他便再一次进入到了忘我的修炼之中。

  在起初的时候,邓贤还感觉时间严重的不够用。

  因为按照这样的进度计算下来,想要赶在大考开始之前通过《叠雷诀》的修炼,使自身修为突破至炼体境第十重,毕竟是一个时间紧任务重的艰巨任务。

  他必须要抓紧每一分、每一秒来加紧修炼,才有那么一点点的机会。

  可是在又三天之后,他对《叠雷诀》的掌握越发熟练,使这门技法突破到了第二重境界,其炼体效果比起之前明显增长了一大截。

  翌日,他的锻造技能也终于入门,正式被系统承认,并纳入技能列表。让他的修炼进度,又再提升了一个台阶。

  两相结合之下,邓贤的修为增长速度,自然是水涨船高。终于在临近大考的三天之前,突破到了炼体第十重境界!

  随着修为的突破,邓贤整个身体素质,又得到了一个全方位的提升。不论是力量、速度还是反应,都比之前强出了一大截。

  除此之外,甚至就连之前与普通人没有太大区别的视觉、嗅觉、听力等方面的洞察能力,也出现了一些相应的变化,让他可以比之前看得更远,听得更清……

  这种由内而外的全方位变化,甚至让邓贤生出一种“脱胎换骨”的错觉。

  根据《叠雷诀》秘籍上的记载,习武之人在炼体境的时候,可以通过习武等方式锻炼到的肌肉、筋、骨,数量终究还是有限的。

  有一些部位,是正常情况下绝对练不到的。

  比如脸上的部分肌肉。

  再比如男人身上不受大脑直观意识控制,需要在特殊情况下,通过充血方才能够发生变化的那根筋。

  而当一个武者将那些能够修炼到的血、肉、筋、骨、皮,全部练到一个极其强悍的地步,便达到了武者修行的第一瓶颈。

  这便是炼体第九重境界!

  想要更进一步,就必须要拥有练气法门才行。

  在正统的修炼进程中,那些无法练到的筋肉,都需要在武者突破到练气境之后,利用特殊的内力运行法门来进行淬炼。从而使其获得达到与其他身体素质相应对的强度,也就是《叠雷诀》秘籍中所记载的炼体第十重。

  而这,还只是《叠雷诀》修炼之后,所带来的最基本变化!

  如果继续修炼下去的话,便是由外入内,借助火气与金铁之气对五脏六腑进行锤炼了。

  那势必将是一个更加艰难的过程,修炼起来也是一个旷日持久的水磨工夫,绝对不可以操之过急。一旦急功近利,便很可能对脏腑造成损伤,动辄便是影响终生的巨大隐患!

  因此,《叠雷诀》的修炼也和其他许多功法一样,都是易学难精。越到后来,想要更进一步便越是困难。

  眼看着天色已经不早,邓贤索性提前收工,在收拾了一下东西,顺便清洗一下身子之后,便早早的离开了刘记铁匠铺,溜溜达达的回到了客栈。

  虽然房东已经将与打铁铺相连的院落和房子都给他腾了出来,但邓贤这些天却并没有在这里吃住。除了每天的午饭都是朱同专门跑过来送餐之外,早晚两顿都是在客栈吃的,夜里自然也是在客栈休息。

  《叠雷诀》刚猛霸道,并不适合全天候无休止的苦练。加上邓贤本身也不想表现得太过特立独行,这种习惯便一直被保持下来。

  “怎么也飞不出,花花的世界,原来我是一只,酒醉的蝴……靠!”当心情大好的邓贤哼着小曲儿回到客栈中,青阳学院学子们所包下的跨院时,却是被眼前的一幕彻底的惊住了,甚至不顾形象的爆出了粗口:“你们一个个的,怎么搞的这么狼狈?”

  原本经过这些天的修整,同学们都已经从之前的狼狈中恢复过来。其中有几个更在经历过一次生死之后,实力比之前再有提升,或是修为,或是武技,得到了一个小幅的进步。对于接下来的大考,也都是信心十足。

  可是此刻,这些人却是一个个鼻青脸肿,没精打采的耷拉着脑袋,就好像是斗败的高卢鸡!

  听到邓贤的询问,有人抬头看了他一眼,跟着又马上垂下头去,好像不敢直视他的目光。

  邓贤眉头紧皱,跟着略微提高了几分音量喝道:“朱同!”

  “贤哥……”

  听到叫唤,朱同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他的脸上同样是青一块紫一块,看到邓贤之后尴尬的笑了笑,却因为笑容扯到了伤口,又是一阵的龇牙咧嘴。

  邓贤上前一步抓住他,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这不是很明显吗?”朱同苦着脸耸了耸肩:“我们这些人不争气,被宁池学院的人给打了呗。”

  宁池学院?

  邓贤知道那是另一个城市里的一流武道学院,排名与青阳学院不分高低。

  可问题是,两边的人远日无怨近日无仇,怎么会闹成这样?

  于是他一脸严肃的看向朱同:“你说得再详细一点!你们到底是怎么打起来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