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有风险就对了 > 第3章 三个选项与难度系数的关系

第3章 三个选项与难度系数的关系


  经历了之前的两件事情,邓贤终于意识到这个系统有毒的事实。

  出于安全考虑,他果断的放弃了所有的社交和不必要的出行。

  能苟在家里就绝对不出屋。

  只要不激活系统的选项功能,那他就是安全的!

  在之后几个月里,邓贤就这样在家里和学院之间两点一线,除了吃饭、睡觉、上学就是练武,根本不给系统任何跳出来刷存在感的机会。

  如果不是因为受不了叔叔那望侄成龙的殷切眼神,他甚至连辍学家里蹲的心思都有了。

  而他的这番转变,也让叔叔婶婶兴奋不已,一个劲夸他长大了,知道努力了,将来一定有出息巴拉巴拉。

  可是经历了两次险死还生的邓贤,已经不想有出息了。

  他只想好好活着!

  秉持这种能苟则苟的理念,邓贤有惊无险的度过了几个月的平静时光,其修为和武技也在这种近乎于闭关的状态之下突飞猛进。

  在几个月之后,毕业大考如期而至。

  面对这不得不参与的大型比赛,邓贤始终都有着一种不祥的预感。而事实也果然不出所料,就在他提心吊胆的打完了第一天上午的比赛之后,进入中场吃午饭外加中场休息的时候,青阳学院内却是发生了一起凶杀案。

  按照比赛顺序,将于下午第一场作为邓贤对手的同学,在通往厕所的路上被人杀害。

  好在邓贤中午一直都没有离开食堂,并未因此背锅。

  不过官府在得知情况之后,却是立刻中止比赛,封锁学校现场,并要求所有参赛学员到官府的大牢里暂住,美其名曰“配合调查”。

  当天下午,勾栏里的一位清倌人以感谢恩公的名义,行贿狱卒,要进入大牢之中探望邓贤。

  然后,就发生了一场劫牢事件,多名狱卒被害身亡,大批犯人越狱潜逃。

  知府震怒!

  彻查之下,发现那个清倌人竟是魔教妖女所假扮。

  于是乎,整个案情就变得顺理成章了起来。

  魔教妖女潜入学院杀害参赛学员,利用调虎离山之计将官府的力量吸引到学院,而她本人则是假借探监之名潜入牢房。

  杀害狱卒,解救囚犯。

  一切都是魔教妖女所为,而对付魔教妖人那是靖夜司青阳分部的职责,他这个知府虽然也担有一定责任,但最多也就是扣掉几个月的俸禄,绝不至于丢掉顶上乌纱。

  完美!

  什么?

  你说魔教妖女除了劫牢之外,并没有出现在青阳学院,也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她和学院的命案有关?

  知府表示:你想好了再说!

  眼看着一切尘埃落定,仿佛包括邓贤在内的所有学员都只是充当了这起事件的背景。系统却在这个时候,第三次弹了出来。

  叮!青阳学院毕业大比的时候发生命案,知府断定是魔教妖女所为,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此事另有蹊跷。你的选择是……

  安全选项:毕业大考太危险了,我还是放弃比赛,准备继承叔叔的万贯家产吧。

  奖励:炼体境中品武技《连环腿》

  中庸选项:我只是一个学生,破案神马的雨我无瓜。

  奖励:练体境上品武技《铁裆功》

  风险选项:直言不讳的说出疑点,协助官府侦破此案,还亡者一个公道,才能无愧于心!

  奖励:青铜盲盒×1

  见到这一次的三个选项,邓贤下意识就想选择第一个最安全的。

  这个世界太危险了,继承家产,当一个富家翁它不香吗?

  不过马上,他便想起了之前在勾栏听曲儿的时候,差一点PY(朋友)不保,最后更是撞了一个头破血流的悲惨遭遇。

  然后,他又将目光落在了第二个选项之上。这样当做无事发生,你好我好大家好,貌似也不错。而且任务奖励也十分给力,那《铁裆功》如果修炼到极致,嘿嘿嘿……

  这时候,第一次选择中庸选项,中毒之后三天不能下床的情景,再一次浮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最终,邓贤一咬牙,一跺脚,终于还是选择了第三个“风险选项”,决定直面问题。

  选择这一个选项,无疑是要得罪知府老爷的。如果协助办案不利,甚至有可能被扣上一个勾结魔教妖女的帽子,受到牵连。

  从明哲保身的角度上来看,选择这个选项,绝对是最愚蠢的行为。

  但邓贤还是决定尝试挑战一把。

  一来另外两个看似安全的选项之中,也说不定会有什么样的危险在等着自己。

  再者,在得知当初那个被调戏的清倌人,居然是身怀绝技的魔教妖女之后,邓贤也隐隐感到系统给出的这三个选项,貌似有点东西。

  而要确定他心里的猜测,就必须要把三个选项逐一的尝试一遍才行。

  做出选择之后,邓贤随之得到了他的任务奖励,也就是那个不知里面装了什么东西的青铜盲盒。拆开之后,邓贤得到了两本特殊的秘籍,分别是《演员的自我修养》和《洗冤集录》。

  因为书是从盲盒里开出来的,得自系统,学习起来也是十分的方便。将书翻看一遍,直接便学会了“演技”和“断案”两个生活类技能。

  只不过这两个技能都是初学乍练,目前能够发挥出来的效果也十分有限。

  而邓贤,便利用这仅能表演扑克脸的拙劣演技,在勾栏之中问到了一些至关重要的信息。之后又凭借蹩脚的“断案”技能勘察现场,发现了一些零星的线索。

  将所有东西全部汇总在一张纸上,经过一番连线、推理、思索之后,终于被他搞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原来那个被害的同学,之前在勾栏曾经吹嘘过他得到了一件十分厉害的暗器,可以伤人于无形,并使中招者在一刻钟内彻底失去战斗力。

  而之前与邓贤一起发现果子的那个同学,则是恰巧知道了这个消息。

  然后,他便心生歹念,趁着学院大考,在混乱的环境中杀人夺宝。

  证据确凿之下,府衙的捕快立刻将其拿下,并在其身上搜到了那件本属于被害者的厉害暗器。

  此暗器名为水母针,仅有火柴盒大小,其中所含的毒素无形无色,且会融化于人体血肉之中。中者会在一刻钟之内身体麻痹,力量锐减,动作亦变得僵硬。在一刻钟之后,就算没有解药,其毒性也会自行消散,因此也不会留下证据。

  人赃并获之下,凶手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但邓贤,却是被他调查出来的事情真相,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原本,这次凶杀案的被害人,将是他在毕业大考中的下一个对手。而案发之后,邓贤将躺赢这一场,然后对上这次凶杀案的凶手。

  换句话说,不论怎么排,这玩意八成都是要被用在他的身上!

  至此,邓贤终于知道为什么不管这起案子,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会是“中庸选项”了。

  如果再顺着这个思路继续想下去的话……

  当初在见到那颗果子的时候,他如果主动礼让,这个可以为了一件暗器杀害同学的凶手,会不会在他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出手偷袭,彻底杀人灭口,免得自己得到宝物的事情被流传出去?

  反倒是,他当时如果选择看似最危险的风险选项,先用金钱的诱惑稳住对方,然后再说身上没带那么多现金,让他跟自己回家去取钱,是不是就可以稳住对方,等待辨认结果出来之后,自然危机解除?

  当然,从他这一次的杀人动机来看,也不排除他只贪图天材地宝,而非金钱的可能性。

  但……那个选项,不是还有一个“黑铁盲盒”的任务奖励呢吗?

  就好像这一次,邓贤看似选择了最危险的选项,但凭借他从青铜盲盒里开出来的两项技能,还是顺利的破解了案情,将潜在的危机化解于无形。

  当时他如果拿到黑铁盲盒,会不会也能开出来一件足以化解危机,亦或者对他产生警示的物品出来?

  这个可能性不仅有,而且很大!

  再回想勾栏听曲儿的那一次选择,当时什么也不知道,只当那个仗义出手的选项最是凶险。

  可既然那个被纨绔子弟口花花的清倌人是魔教妖女假扮的,是不是当时仗义出手,或者不失为一个不错的选择?

  从表面上看,对方隐藏身份显然是带有很强的目的性,轻易不会为了一个正义感爆棚的愣头青暴露身份。但如果选项奖励的盲盒里能够开出什么特殊的东西……

  结合上述的种种合理推测,关于系统的很多判断,也在邓贤的脑海之中变得逐渐清晰起来。

  第一,这个世界对他这个异人充满了敌意,别人都能活得好好的,而他却总要时不时的面对一些关乎生死存亡的考验。

  第二,他的系统也明显是有问题的。其每一次所给出的三个选项,难度与危险系数上看似有着初、中、高之分,但实际上三个选项几乎全都是凶险至极。

  其中的难易度,或许会有所差别,但这个差别真心不大。

  你以为三个选项的难度悉数分别是30、60、90?

  实际上,它们的难度系数分别是97、98、99!

  相反,这三个选项的奖励额度,才是30、60和90的!

  第三,三个选项之中,唯一的正确选择其实就是那个看似在作死的“致命选择”。

  选择它,虽然在难度上要比前两个高出那么一点点。但从之前的经验来看,在完成选择之后,却可以从奖励的盲盒里开出足以帮助他破局的好东西。

  这,便是他的一线生机!

  所以,这次邓贤才在面对那三个选项的时候,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看似作死的留下来断后。

  因为,这将是他唯一破局求生的希望。

  ……

  山巅的罡风呼啸着刮过脸颊,吹得他脸上的皮肤隐隐作痛。但邓贤却依旧维持着他的“扑克脸神功”,将目光落在他手上一个做工精美的银白色盲盒之上。

  按照之前总结出来的经验,这里面藏着的,可是让他活下去的一线生机。

  飞快的翻转盲盒,找到位于棱上的撕口,抓住接头,用力一扯……

  叮!开启白银盲盒,获得:随机武技升级卡(炼体境)×1,外力符(先天)×1,紫荆蜂巢×1!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