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有风险就对了 > 第1章 侠肝义胆邓公子!(新书求怜惜)

第1章 侠肝义胆邓公子!(新书求怜惜)


  苍蓝山脉,重峦相叠。

  山上山下,全是绿叶茂密的树林。从树叶稀疏的地方望去,近处的山布满了树林,尽是一片浓绿。远处的山也布满了树林,却是一片苍黑。

  一条沙土官道横穿于山林之间,顺着山势曲折蜿蜒,从高空向下看去,就好像一条灰色的土蛇,将这片山脉一分为二。

  天空之上,一只黑色的天鹅正在展翅翱翔,俯瞰下方的苍茫大地,丝毫也没有察觉到危机已经来临。

  蓦地!

  一声尖锐的鸟鸣之声响起,却是一只海东青已经以极快的速度扑至天鹅近前。

  凄厉的哀鸣响彻长空,一根染血的黑色羽毛无力的随风飘荡,许久之后,落在下方那条曲折的官道之上。

  下一刻,又是一阵马鸣之声传来,一辆由三匹骏马拉着的黑色马车以最快速度,从官道上驶过,带起的劲风,将那片刚刚落地的染血羽毛再度卷起。

  而赶车的少年尤觉车速不够,不停的挥舞马鞭,没命的抽打着马背。

  车厢之中,一群十六七岁的少男少女各依着车厢而坐。他们之中有的神情落寞,有的心绪紧张,还有的眼珠乱转,表情不一而足。

  车厢内的空气,已经压抑到了极致!

  唯有坐在最里面的一个俊朗少年,神情坦然自若,与其余人紧张的模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甚至显得鹤立鸡群。

  从其他学员目光掠过他身上时,不自觉透露出的一丝敬意便可以看得出来,其在同学之间颇具威望。

  即便在这个紧张的时刻显得有些脱离群众,但众人却依旧没有表现出半点的不满,反而隐隐有一种以他马首是瞻的意思。

  这时,坐在车厢最后方,一个长相老成猥琐的少年紧张的撩开车帘,向外面看去。一看之下,顿时禁不住惊呼出声:“坏了!”

  不等众人询问,跟着又继续说道:

  “敌人追上来的速度要比我们预料中更快。

  照这个速度,咱们根本不可能在被那群人追上之前,赶到京城!”

  众人闻言,立刻通过被他挑起的车帘向后看去,果然见到那一行数十人的马队,已经从后方的山头之上急奔而下,速度要远比他们所乘坐的马车快上许多。

  其中一个身材微胖,脸蛋圆滚滚好似一个肉包子的少年,禁不住开口问道:“那……咱们该怎么办?”

  这个少年名叫朱同,平日里便胆子小,今天遇到这种事情,更是被吓得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不过现在却没人有心情笑话他。

  因为别人的情况,也比他好不到哪里去!

  猥琐少年也终于放下挑开车帘的手,转回身来,从怀中取出一张地图,就这样撅着屁股,在车厢的地板上将其铺开。

  有人惊讶的说道:“汤鄂余,你居然还随身带着地图?”

  “有备无患嘛。”汤鄂余头也不抬的指着地图说道:“这是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再往前走就是断天涯。在通过断天涯之后有一条岔路,分别通往京城和云台山。”

  “我的想法是,咱们在岔路口之前停车,分出一人骑马赶往云台山求救。那云台剑派也是武林正道之一,掌门人岳空群在江湖上更有着君子剑的美誉,想来一定不会袖手旁观。”

  “其他人则是趁此机会弃车步行,横穿苍蓝山前往京城,让空马车继续沿着大路跑,借此来吸引追兵的注意力。”

  说完,汤鄂余叹了一口气,做出了最后的总结:“只有这样,才能最大限度保证更多人的安全。大家以为如何?”

  听到汤鄂余的话,车上的少男少女齐齐点头,虽然这个主意并不完美,但他们扪心自问,也想不到更好的办法来。

  这时,朱同忽然将目光落在坐在车厢最里面的俊朗少年身上,小心的开口问道:“邓贤,你觉得呢?”

  此言一出,仿佛给众人提了一个醒,一时之间,车厢内所有人的目光都齐聚在这个叫做邓贤的俊朗少年身上。

  显然,大家对邓贤的信任程度,远不是一个汤鄂余可以与之比拟的。

  随着众人目光的聚集,邓贤眼前忽然弹出来一个只有他一个人能看到的对话框。

  叮!追兵将至,所有人的性命危在旦夕。出于信任,大家现在迫切需要听取你的意见。在这个时候,你的选择是……

  安全选项:带领同学们横穿苍蓝山,步行去京城。

  奖励:练气境下品武技《流银十三剑》

  中庸选项:争取去云台剑派求援的机会。

  奖励:练气境中品功法《虎啸功》

  风险选项:留下来断后,给同学们赢取更多的撤退时间。

  奖励:白银盲盒×1

  ……

  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见到眼前这个突然弹出来的三个选项之后,邓贤在心里默默的叹了一口气。

  在这三个选项之中。《流银十三剑》虽只是练气下品武技,但却以速度著称,倒是很符合他以快打快的战斗风格。

  等到他成功突破至练气境之后,刚好可以拿来练习。

  而那个《虎啸功》更厉害,是一门爆发力极强的练气功法。有了这本秘籍,他甚至有望在大考之前突破到练气境,领先其他选手一大截,在大考中占尽先机!

  所以,邓贤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第三个选项。

  叮!你选择留下来断后,获得奖励:白银盲盒×1!(现已将盲盒存放在系统界面之中,宿主可以随时调出系统界面进行领取。)

  跟着,邓贤在众人充满期待的目光中,沉声说道:“汤鄂余的提议其实也挺不错的,只是分兵两路的话,时间根本不够。所以,我们之中还需要分出一个人来负责断后,拖延住追兵的脚步,为大家争取更多的时间。”

  此言一出,车厢之中再次陷入了沉默。

  留一个人断后,只要在路上制造一些障碍,的确可以为其他人争取到少许的时间。

  可问题是……

  谁去?

  大家心里清楚,留下断后的那个人,绝对必死无疑!

  没有留给众人用来猜疑的时间,邓贤立刻用不容置疑的语气,斩钉截铁的给出了他的答案:“大家都准备好在岔路口尽快下车进山吧,我来断后!”

  说话间,邓贤已经长身而起,惨白的脸上写满了坚毅与决绝。

  一时之间,众人尽皆愕然。车厢内,一时间变得落针可闻。

  我来断后!

  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却让在场所有人的心灵,受到了无比巨大的冲击。

  这是何等的侠气,何等的胆魄,何等的豪情!?

  这时,朱同却是忽然鼓起勇气说道:“邓贤,你不能去。你的伤势还没有痊愈,此去怕是……怕是……”他本想说怕是凶多吉少,但话到嘴边又觉得太不吉利,于是“怕是”了半天,也没“怕是”一个所以然来。

  邓贤闻言却是略感意外,这个朱同平日里在同学之中胆子最小。却不想在这种时候,居然还能鼓起勇气提出反对意见来。

  轻轻一笑,邓贤摆了摆手,轻描淡写的说道:“有些事,总有人要去做的。”

  言罢,一步跨出,来到车厢最后方,而后纵身一跃,就这样从马车上跳了下去。

  车上众人见到他义无反顾的背影,只感觉精神一震的恍惚,仿佛又看到了之前遭遇敌袭时,三位带队老师不顾性命替他们抵挡追兵的情景。

  彼时彼刻,恰如此时此刻!

  “邓贤……”

  车上的女生,有人已经禁不住流下了感动的泪水,其他人受到她们的感染,也禁不住心情低落,心里仿佛打翻了五味瓶,也不知是个什么滋味。

  直到车辆随着山路转了一个弯,邓贤的身影被树木所遮挡,守在车厢后方的朱同方才颓然放下车帘,一屁股坐在车板上。

  他们不知道的是,跳下马车之后的邓贤,心里慌得一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