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师兄请认真修仙 > 第六十五章 诡异的城市

第六十五章 诡异的城市


  事情要从三年前说起,那个时候的邺都也算的上是一个比较繁荣的城镇了。

  和周边很多的城镇都有贸易往来,但是谁都没有想到就是这样的一个地方在三年前的某一日突如其来的变故改变了它。

  期初城镇里有一个人感染了一起怪病,这种病说来也奇怪。

  最开始感染过后浑身无力面色惨白,起初那个人只当作自己是疲劳过度所致也没有太在意。

  再到后面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个人总会做出一些奇奇怪怪的举动

  比如白天突然手脚不受控制自己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举动。

  夜里也开始梦游。

  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过后他也害怕了,然后马上跑去医馆就医

  结果医馆也查不出什么随便给他开了几副安神的药。

  当然这些药肯定是然并卵。

  最后这人身体变得一天比一天消瘦,直到后来这人瘦的只剩皮包骨了

  而且身上的毛发也掉光了,这个时候的他也只能躺在床上没法动弹了。

  只能靠好心的街坊邻居维持才能勉强渡命,不过就算是这样他也没能坚持多久。

  这天就在街坊邻居的注视下他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不过就在那一刻他突然从床上暴起,扑倒了身边的一个街坊就开始撕咬。

  当时的场面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吓得街坊邻居四处逃串,而那人就像疯了一般又跑到大街上开始行凶。

  最后被官兵制服,那个时候的他硬要说就和野兽差不多了。

  所有无奈官兵只能将他正法了。

  不过这还只是开始,因为后来城里越来越多的人都染上这个怪病。

  最后每天都有人变异。

  每天都有人死,这下子搞得人心惶惶。

  最后很多的人见情况不妙想要逃出城,但是已经晚了。

  皇室知道了这件事过后就下令封锁不让任何人出入。

  当然皇室还算比较不错的了,封锁过后他们便派出人去调查此事。

  不过都一无所获。

  不过他们也发现了一个特点,就是这个病对筑基以上的修仙者就没有任何作用了。

  但是城中的老百姓大部分都是普通的老百姓,所以这个发现对于病情来说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帮助。

  就这样过了一年城内只能用水深火热来形容了,人口不断减少。

  不过后来城主突然发现了一种奇特的草药对于这种病有奇效,就因为这个发现才把病情控制了下来。

  只不过虽然病情被控制住了,但是周边城市的人对于这个城还是敬而远之。

  了解事情的大概经过之后苏然也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当初自己去雇马车没有几个愿意跑这一趟。

  不过听马夫所说这种病既然对筑基以上就没有效果了苏然自然也不怕了。

  后面的一路苏然也问了一下马夫一些关于城里的其他细节。

  不过也没有得到特别有用的信息。

  但是也让苏然心里有了底。

  没过多久马车停下,苏然和月玲珑下了马车就朝不远处的城池走去。

  刚入城苏然就深刻的感受到了这城的不同。

  整个城镇被一股诡异的气氛所笼罩。

  安静的街道上飘落的树叶随处可见,陷入是很久没有人打扫过了。

  走在街上偶尔能见的一两个行人看到两个陌生的面孔也投来了异样的目光。

  不过也只是看了一眼便匆匆离去。

  可能他们也很好奇为什么两人要来这里。

  当然对于苏然而言他仅仅是来这里住上一晚明早就走所以也没有太在意。

  就这样两人来到一家旅店。

  这家旅馆并不大。

  里面摆放着七八张桌子,虽然摆放整齐不过也能看得出来很久没有用过了。

  店家是一个年近七旬的老者。

  看着两人来了也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情绪,只是淡淡的说了一下价格而后收了钱,告诉了两人房间的位置过后便不再言语。

  整个过程给苏然的感觉就是特别压抑。

  不过苏然也能理解毕竟这里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如果老板活蹦乱跳才真的奇怪。

  刚一进入房间苏然把小桃放了出来。

  有些心疼的从乾坤袋里拿出两株灵草放到了它的身边。

  不过今天的小挑和以往有些不同。

  只见它东看看西闻闻似乎在寻找什么。

  看着小桃的异样苏然也有点奇怪。

  “你在找什么?”

  听到了苏然的提问小挑又跳到了他的肩上

  “。。。熟悉。。的。。。毒。”

  听到小桃的话苏然有些警惕了,手中端茶的动作不自觉的停了下来。

  “毒?你是说这里有毒?”

  “。。。整。。个。。城镇。。都有。。毒。。味道。。很熟悉。”

  这下苏然好像想到了什么。

  他起身来到了正在地上到处找寻的小桃旁边低下了头看着小桃的动作。

  “你的意思是城镇里还是有很多的瘟疫,这些瘟疫并没有被清理干净?”

  “。。嗯”小桃回答道然后又跳到了桌上开始吃了起来。

  苏然也跟了上去坐在了椅子上问道

  “那么小桃你刚才说味道熟悉,是你以前遇到过这样的毒吗?”

  闻言小挑转过头看向了苏然:“以前。。没有遇到。。。只是这个毒。。。和主人。。体内的。。很像。。。”

  闻言苏然也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原来和我体内的很想。。。。”

  “我叼!你刚才说什么?我体内有毒?”闻言苏然差点跳了起来。

  看到一惊一乍的苏然小桃停下了嘴里的动作冲着他点了点头。

  “什么鬼?我什么时候中的毒?”

  “在我遇到。。主人。。之前。。就有了。。所以不知道。”

  苏然:????

  苏然用手不可思议的指了指自己此刻的他有点懵逼了,也就是自己在不知不觉的时候已经被人下了毒了。

  到底是什么时候通过什么样的手法。

  要知道自己除去小桃还有一只蛊虫,虽然只是二品灵虫,但是蛊对于毒是有天生的感知力的。

  能够瞒过蛊虫让自己中毒这未免也。

  “是月玲珑?”苏然沉思,因为目前也就她下毒的可能性最大

  “不对。。不对。。”随即苏然有摇了摇头否定了这个想法。

  因为自己和月玲珑相处的时候自己一直很小心。

  她不可能这么神不知鬼不觉的就给自己下了这种毒,因为这种毒就连自己加上蛊虫都没有感觉到。

  如果她真有这种东西,那么苏然估计她也不需要和月长老去抢夺那个圣女的位置了。

  毕竟她真有这玩意月长老估计早就挂了。

  而且宗门天煞阵那件事她都快挂了她没理由不发动这玩意。

  所以凶手另有其人。

  会是谁?苏然开始思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