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江山无策 > 起八十章 战事起

起八十章 战事起


陈卫边境,潇寒谷外。

  陈国大军压境,大陈前将军,金刚门高手申屠极身着黝黑的铠甲一马当先。

  潇寒谷内,卫国守将已经傻了,这也太突然了。

  “即刻将军报送往卫都,不得有误。”

  守将目送信使远去,眼中忧虑更甚。

  陈国来得太突然了,潇寒谷根本就没有一点准备。

  “看起来吴将军有麻烦了。”

  一道清朗的声音传来,只见一个温润如玉的年轻公子带着自己的贴身护卫前来。

  “哦,是九皇子殿下,为何到这里来了?”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燕国九皇子李闲,这次燕国使团的主使。

  天可怜见,李闲接了命令,本想一路疾行,却不想走走停停,硬是到年底才来到潇寒谷。

  李闲开始是疑惑,随后在得到解释之后,心里却愈发好奇起来。

  这李修涯到底在卫国干什么?

  李闲得了皇命,一路拖拖拉拉,陈国倒是没有为难,也不敢为难,不过昨日进入潇寒谷,今日陈国便进军卫国,倒是让李闲有些意外。

  “如今潇寒谷封禁,我燕国使团轻易也离不开了,索性来问问吴将军,现在这算是什么情况?”

  李闲指了指外面的申屠极,脸上仍是轻笑着。

  吴将军脸色微变,叹道:“陈国突然进军,本将也是措手不及,连累九皇子殿下,恐怕要暂且在潇寒谷多待一段时间了。”

  李闲笑道:“这倒不妨事,本宫也不着急,反正本宫也是来找你们卫国麻烦的,看些把戏也无妨。”

  吴将军道:“您这情况和外面这情况可不一样啊,前些日子陈国的求亲使团在卫国被人屠灭了,陈国这是打击报复来了。”

  这的确是陈国出兵的理由,也是很合理的理由。

  一国使团便是一国的脸面,陈国为此出兵伐卫,也是很理所当然的。

  李闲笑道:“你们陛下才驾崩,卫国尽是哀兵,陈国伐之不义,早晚必败,吴将军也不用忧心。”

  吴将军忧虑不减:“就是不知道潇寒谷能撑多久。”

  李闲奇怪了,疑惑问道:“本宫听闻潇寒谷乃是卫国屏障,好像还没有被攻破的记录吧?吴将军看起来好像没有什么信心啊。”

  吴将军只是笑了笑,此中已经是机密了,可不能告诉外国人。

  潇寒谷关隘依谷而建,城墙便是天然的巨石堆砌而成,坚硬无比,无孔可入,城门狭窄,易守难攻,潇寒谷是以能坚守多年。

  “本将在此,卫国可敢应战?”

  申屠极在城楼之下叫嚣,吴将军只当没听到,丝毫不理会。

  陈国来势汹汹,以十倍兵力进攻潇寒谷,吴将军只得坚守,绝不外出应战。

  也正是在陈国军队压上的时候,开辟新商道的闻家商队也姗姗来迟了。

  闻先成为首,马车之内坐着云烟,这一路披荆斩棘,尽是坎坷之路,也终于来到潇寒谷之外。

  闻家商队规模其大,又有聂含山的派人护送,整整三千兵马,这一路都没有宵小敢来骚扰,只是行进的速度很慢。

  申屠极正在潇寒谷下策马奔腾,突来手下禀告。

  “将军,大军后十里处发现不明商队。”

  申屠极问道:“去看看是谁家商队,有多少人,运送的是什么货物,要往那里去。”

  闻先成按照李修涯规划的路线,一路行来,虽然艰难,但到底开始将这条商道开辟出来,只是消息闭塞,居然不知道他们前面就是陈国的大军。

  “云烟姑娘,前面就是潇寒谷了,我们很快就到卫都了。”

  云烟柔声道:“这一路,还是辛苦闻公子的照顾了。”

  闻先成笑道:“姑娘说的哪里话,修涯兄与在下相交莫逆,在下岂敢不好好照顾姑娘。”

  两人正说话间,前面突来一队军士策马而来。

  “全军戒备。”

  领队的将军见状,厉声大喝,闻先成和云烟吃了一惊,随后镇定下来。

  “姑娘莫慌。”

  “你等是什么人?为何出现在此?”

  闻先成笑着说道:“我们是来自燕国的商人,去往卫都的,军爷们是?”

  斥候微微皱眉,他眼力不差,闻先成手下的人虽然没有穿军装,但是那股气质他是不能再熟悉了。”

  “燕国商人,去卫都干什么?”

  闻先成道:“瞧你说的,去卫国,自然是做生意啊,卫国的大商人给在下下了订单,在下这是来送货的。”

  “送的什么货?”斥候就要上前察看,却被领队的将军拦住了。

  闻先成道:“军爷勿怪,不过是些不值钱的东西,没什么好看的。”

  斥候不笨,这样规模的商队他还是第一次见,就算再不值钱,如此巨大的量,那也很不简单。

  “前面封路了,恐怕你们去不了卫都了。”

  闻先成一愣,问道:“怎么回事?”

  斥候不耐烦道:“此路不通,若是你们敢擅闯,格杀勿论。”

  斥候离去,留下闻先成和领队的将军面面相觑。

  “看来是发生了大事啊。”

  这边申屠极得了斥候的报告,不由得疑惑。

  “这样规模的商队,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燕国来的,要去卫都见大商人叶九声,奇怪了,从来只有卫国商人去燕国,可不曾听说过燕国商人来卫国的。

  而且这样大的规模,突然出现在大军后面,怎么在陈国没有半点听说过这个商队?”

  申屠极有些好奇了,大军自陈都而来,燕国的商队来卫国必须经过陈国,申屠极却丝毫没有听说过有燕国商队来过。

  “他们运送的是什么货物?”

  斥候道:“属下正要察看,却被阻止了,不过属下看得出来,护卫商队的出自军方。”

  申屠极愣住了,喃喃道:“能御使兵权保护的商队,其中必有蹊跷啊。”

  “马上派人将他们控制起来。”

  “是。”

  云烟却对领军将军道:“将军,劳烦您差几个身手好的,去前面打听打听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好的。”

  很快,众人便得知了消息。

  “你说什么?陈国突然发难,要进攻潇寒谷?”

  “是,陈国尽起马步三军,足足二十万大军,看起来是对潇寒谷势在必得。”

  众人闻言不由得忧虑起来。

  “这可怎么办啊?”云烟一下就有些着急了。

  闻先成苦笑道:“我也不知道啊。”

  领军将军道:“陈国这是要进攻卫国,按照原计划,我应该自潇寒谷进入卫国,然后与叶相的人交接好就可以了,不过看着情况,恐怕我们过不去了。”

  两人点头表示赞同。

  云烟道:“这下麻烦了,若是让陈国人知道我们运送的是给卫国的粮食就麻烦了。”

  “那怎么办?”闻先成慌了。

  云烟心里也发慌,不知道如何是好。

  倒是领军的将军还算镇定,说道:“我们是大燕的商队,陈国轻易还是不敢冒犯的,这样,我马上派人回报此事,同时命人潜入卫都,与左相的人接上头再说。”

  闻先成和云烟点了点头,云烟道:“烦请将军替云烟打探一下我家相公的消息。”

  “这是自然。”

  闻先成道:“那现在,我们也不能再此久留,只能回转一段路程了。”

  这也是无奈之举,表面上他们打的还是商队的旗号,就算是燕国的商队又如何?把你扣留下来也是没有丝毫道理可讲的。

  就算燕国要发难,那也不知道要多久之后了。

  斥候信使刚刚派出,陈国的军队便将闻先成等人团团围住了。

  “军爷,你们这是什么意思?”闻先成心里发慌,脸上却还镇定。

  “少说废话,都给我围起来。”

  “列阵。”

  众人戒备,陈军轻笑道:“果然不错,你们是燕国军方的人,来卫国干什么?说!”

  闻先成喝道:“你们敢冒犯大燕,不怕引起两国纷争?”

  “嘿嘿,纷争不纷争我不知道,我等只是奉命行事,不要抵抗,你们不过三五千人,还是待我们核实你们的身份再说吧。”

  领军的将军就要发作,云烟云烟拉住他,对着他轻轻摇了摇头。

  “原地驻扎,若是他们敢靠近,就反击。”

  陈军还要发作,犹豫了一下还是放弃了,申屠极只是让控制住他们,若真是燕国的商队,随意冲撞总是不好的。

  “都给我围起来。”

  商队连同护卫的军队共计有四千人左右,这般规模,着实有些引人疑窦。

  连同着他们运送的货物也愈发让人好奇起来。

  “将军,燕国的商队已经围起来了,将军打算怎么办?”

  申屠极道:“有燕国军队秘密护送,这商队背后之人肯定不简单,你们只需要将他们控制起来,不要冒犯即可,稍不注意,我陈国就会腹背受敌。”

  “是。”

  “卫国这边一定是坚守不出,我们不可以再耽搁了,传我军令,明日攻城。”

  “是。”

  众人领命下去,只留下申屠极一人在。

  “有军队护送的商队,去卫国干什么?与大商人做买卖,难道就是卫国左相叶九声?那事情就复杂起来了。他们运送的又到底是什么呢?不行,一定得查清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