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离婚后我被迫和前夫秀恩爱[娱乐圈] > 第108章 吴优&李起

第108章 吴优&李起


此为fangdao章~

她的手机上虽然下载的有微博, 但为了以免手滑和影响心情,她几乎不点进去看。平时的各种话题热搜,都是林蔚和吴优给她转达的。

但这苦肉计是什么鬼?

这些为博眼球的狗仔看图编故事能力真的让她服气。

结果点开一看, 她才发现其实更让她跌破眼镜的是网友们的评论。

“心疼禾苗,男人真的没一个好登西。”

“xht追妻火葬场预订了。”

“xht你长点心吧,有女人爱你爱到宁愿伤害自己,如果这都不算爱。”

“这姐有毛病?离婚了还纠缠个没完,甩不掉了还。”

“楼上编剧奖真的非你莫属。咱们禾苗是今天拍戏太敬业磕伤的好吧。”

“等等……我怎么觉得添作之禾这是要转地下的节奏?”

“没错!sh受伤去了医院,xht刚回来就去看sh了, 你品你细品。”

“cp粉他妈一个爆哭,这是什么屎中含糖的剧情!”

司禾转回微信:

【小禾苗】:你相信?

【优优子】:我当然不信。

【小禾苗】:[大拇指]

【优优子】:我觉得你要想追回你老公, 根本用不上什么苦肉计。

【优优子】:你招招手添哥就能摇着尾巴过来。

“……”

司禾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她觉得吴优还是不太了解许贺添这人。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少爷, 在娱乐圈浸润数十年都依旧凌厉,就没把谁放在过眼里。

大概率是只有别人冲他摇尾巴的份儿。

-

被新闻气到睡不着, 司禾干脆坐起来看了会儿剧本, 又刷了几部电影, 到后半夜才缩到被子里睡觉。

许贺添昨晚还真洗了澡就走了。司禾第二天中午醒来的时候习惯性摸手机, 才发现他早上六点和七点的时候分别给她发了条信息。

【添】:今晚也不回。

【添】:我这周都不回。

司禾刚醒没看懂什么意思, 回了个问号过去。

洗漱后擦完药回来,手机正好一亮。

【添】:叫了人来修浴霸, 你这几天没事就待那儿吧。

司禾看了眼楼下客厅散落的大箱子,想着行李也要收一阵儿,于是便回了个“好”。只是没想到这维修工一直拖到她拍戏前一天才来。

经过好几天的充分休息,司禾伤口结了疤,扑点粉能盖过去了。已经耽误了剧组好几天的进度,她马不停蹄跟导演申请回去继续拍戏。

《后宫妃子传》剧情已经进展到了后半段。皇后已经逐渐撕下了伪装面具,暴露出了自己的野心。

为了匹配人设, 从这场戏开始,司禾的妆发服装从里到外都要变个样儿。

到剧组后,她也没怎么多注意就直奔了化妆间,坐到镜子前喘气时才依稀觉得大家看她眼神有点不对劲儿。

饰演皇帝的叫梁择庆,今年四十多了,双料视帝老演员。私下里很和蔼可亲,和谁都能聊两句。

给他上妆的小姑娘背对着司禾,拿着粉扑道:“……司老师也是的,那个伤口看着就疼,为个不要自己的男人多不值当。”

“诶这话说的,小司可不是故意的,”梁择庆笑着道,“我的问题,角度没掌握好。”

“梁老师您也太善——”旁边有人上前拉她衣角,立马噤声。

转头对上司禾视线,小姑娘脸色僵硬片刻,吐了吐舌头。

司禾对着梁择庆眨眼道:“哪能怪得着梁老师,好不容易能休息几天,这功劳您可别跟我抢。”

梁择庆笑着摆摆手。

司禾顿了顿,又用调皮的语气道:“不过有一点我还是要澄清一下,就是普通的和平分手。”她佯装委屈道,“我真不是网上说的那种舔狗。”

众人大笑起来,这段总算被带过。

小姑娘这才挪步过来给她上妆,脸色羞愧得不行。

上完妆后,司禾正准备去换戏服,场务跑过来:“司老师,吴导请您过去一趟。”

司禾起身:“吴导有什么事儿吗?”

场务眼神意味深长:“您只管去,去了就知道了。”

导演休息室门半掩着,司禾还没走到门口就听到了吴导放了百般尊敬和谨慎的声音。

“……那儿场景老早就给备好了,就等你来了。”

吴导算是老艺术家,手里握了好几部获奖的剧,在圈内威望颇高。司禾心想,能让吴导都这么献殷勤的人,想必这休息室里是个大人物。

司禾推门进去:“吴导。”

“贺添,你肯来帮我客串我可高兴坏了,从前几周就盼着——”吴导转头,满面红光,“小司来了?”

司禾神情僵了半秒。

男人掀眼皮看过来,毫不意外。嘴角微勾着,眼底噙着笑意,他淡声道:“来了?”

视线在他身上暂停一瞬,司禾转向吴导:“您找我?”

吴导这才反应过来,摊开卷在手心的剧本,指着被打了星号的一场戏道:“小司,这场戏还记得吧?”

司禾垂眸看过去。

她记得,这场戏里和她对戏的人在全剧只出场一次。之前吴导跟她提过一嘴,说想找大牌来惊喜客串,但具体人选还在接触,找到了会跟她说。

……结果找的是她前夫?

司禾觉得吴导真是不太会体谅人。

“贺添特意给咱空出这一个小时,”吴导神情激动万分,“小司你要没问题的话,一会儿咱们先拍这场。”

吴导视线在二人之间逡巡,越看越满意:“哎呀,真夫妻就是不一样,化学反应肯定绝了……”

“……”

真夫妻?

等等,司禾秀眉敛起,这吴导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她朝沙发上的男人看去。

许贺添长腿交叠,姿态轻松地靠在椅背上,手随意搭在扶手上,两指轻扣,冷白皮和黑色真皮形成鲜明对比。

神情悠闲自得。

感受到注视,他微转黑眸对上司禾,眉尾微扬。

这男人。

故意的。

最先沉不住气的是一旁的副导。

他摸出手机快速按了一通,强制性地塞到吴导眼前。

“……”

声音戛然而止,落针可辨,取而代之的是吴导瞬间扭曲到极致的眉眼。

“你们……”吴导脸色青了又白,好久才挤出几个字,“离……了?”

-

吴导也算是有点经验,赶忙召集了几个编剧导演一起在休息室里开紧急会议。

司禾觉得真的不该为难不爱上网冲浪的老年人。

要怪,只能怪此刻坐她几米远的男人。

明知故犯。

她是真不知道这位爷怎么突然有兴趣来给他们客串了。

许贺添是电影咖,从第一次得影帝后,就没拍过几部电视剧了。因此有哪部电视剧哪怕能请到他客串,都算是个重磅新闻了。

司禾伸脖子看了眼许贺添所在的方向。

男人坐在大棚里,被好吃好喝的供奉着,身边一圈人把他里三层外三层包裹起来,人声鼎沸。

……也算是个大制作剧,这些人怎么一点出息都没有?

休息室门很快打开,最后商讨的结果是——

一把年纪的吴导小心翼翼对司禾道:“小司,要不你克服一下?”

“……”

司禾还没来得及说话,梁择庆过来给她解围:“吴导,要不让小许跟我演一场?正好我也学学。”

“不是我们不想啊,是真没合适的,” 一旁编剧开玩笑道,“您是皇帝,莫非给您加个男宠?”

“……”

编剧摸摸头:“不好笑哈。”

梁择庆还想说什么,司禾站起来对吴导道:“您早说嘛,我本来就没问题的,演戏而已。”

-

这场戏的内容是皇帝几乎不去皇后宫里播种,皇后因此多年膝下无子。眼看位置不保,皇后便决定铤而走险,在一个月圆之夜,秘密拉了个侍卫进宫。

许贺添演的就是这位幸运儿。

这段戏也算是这部以宫斗为主的剧中,司禾唯一的一段亲密戏。

先拍近景。剧组在摄影棚里搭了个红色圆床,床上和地上都洒满了玫瑰花瓣。床周白色细纱被鼓风机吹得朦胧飘荡,暧昧晦涩氛围被烘托到了极致。

吴导在监视器前深呼吸了好几口,才沉声喊下:“a。”

许贺添身量修长,穿着灰色寝衣倚靠在床头,一条长腿屈起。开拍后,男人神情瞬间入戏,眉眼间锋芒凌厉霎时敛起。

他薄唇微抿,垂下眼睫,取而代之的是小侍卫的紧张、恐惧,然而想到要和高高在上又拥有倾城美貌的皇后娘娘共度春宵,又有些许小羞涩。

司禾背对着床上的许贺添半脱下披风,白皙挺直肩胛骨展露。

她转身,极力控制住颤动的指尖跪坐上床,朝男人方向挪动膝盖。

“卡!”

对讲机里传来吴导的声音:“小司,情绪不对。皇后娘娘哪有这么小心翼翼的?”

司禾赶快跳下床,对着监视器的方向鞠躬道歉。

许贺添偏过头看她,舌头抵了下脸颊,突然眯起眼低低笑了声。

司禾触电般移开视线。

第二条开拍。

毕竟大家都是专业演员,司禾在心里默念了三次“演戏而已”后,状态明显好了许多。

皇后娘娘像个勾人魂魄的狐狸精,手掌撑在床上朝小侍卫一步步挪过去。她虚虚伏在小侍卫上方,噙着花香的气息绕进他耳朵里,红唇一勾:“别怕,夜还很长,我们慢慢来。”

小侍卫喉咙滚了滚,胸口微微起伏片刻,猛得翻过身,反客为主。

……

拍了好几条总算是过了,许贺添只有一个小时时间,剧组马不停蹄转场宫殿内拍远景。

周围人群都被疏散到十米外,远景比近景难度小很多。

……但也就意味着,许贺添要自由发挥了。

司禾朝她爬过去的时候,他动作依旧没变,眼神却变得漫不经心又游刃有余。

如果说刚才的司禾还差不多像个嫖客,那现在的司禾就是个青楼接客的花魁。

这位来纵情欢乐的大少爷正虎视眈眈地盯着她,谋划着什么时候把她吃进肚子里。

在最后反客为主的时候,许贺添极为敏捷地翻身压上来,司禾禁不住低呼出声。

“小禾苗,你知道——”

大少爷眼尾淡拉开,似笑非笑地俯下身子,忽的在她耳边点起一把暧昧的灼烧感,“你的身体真的很不会撒谎么。”

林蔚斜了她一眼:“想笑就笑,憋着干嘛。”

恼羞成薄怒,司禾红着脸拿枕头盖住下半边脸:“谁想笑了!”

她啪得侧躺了下去,背对林蔚,“你快出去!我要睡了!”

“噢~”

林蔚晃荡着音调,吊儿郎当地帮她关了灯,出了房间。

房间黑了下来,司禾又从枕头下摸出手机。

和黑色头像的微信对话框还停留在半小时前的“晚安”那两个字。

司禾咬了下手指,慢吞吞打字:

【小禾苗】:睡了吗?

那头回复得很快。

【添】:你不是睡了?

【小禾苗】:睡不着。

【添】:我以为我澄清了你才能睡着。

司禾视线停留在“澄清”两个字,眼睫颤了颤。

【小禾苗】:你这样我更睡不着。

【小禾苗】:源哥没说你吗?

那头发回一个几秒的语音。

司禾特意调小了音量,贴在耳边点开。

“嗯,刚骂完,”响过一阵窸窣衣料擦过的声音后,男人低低笑了声,嗓音像含着水声,缱绻绕进司禾耳廓,“电话骂了我五分钟。”

倏地一阵愧疚涌上心头。

许贺添团队今晚肯定又要加班了。

司禾吸了吸鼻子,回:

【小禾苗】:那你下次别这样了。

男人语音回复,笑意更甚:“为什么不这样。”

司禾乖乖地回复:【因为源哥要骂你。】

【添】:愧疚的话。

【添】:再跟我说句晚安。

【小禾苗】:晚安。

【添】:语音。

【添】:因为我要洗澡了。

“……”

司禾愣了半饷,耳后霎时滚烫,黑暗里都想象得出自己红到脖子的脸。

她拿起手机快速打字:

【小禾苗】:晚安。

【小禾苗】:只有文字。

【小禾苗】:爱要不要。

许贺添掀唇笑了声,关掉手机丢在一旁,重新启动吹风机吹湿发。

-

司禾退出对话框,吴优的信息还在像机/关/枪一样弹射过来,“啊啊啊”叠满了整个屏幕。

隔着手机,司禾可以任嘴角肆无忌惮地上翘。

她打出的字却仍然淡定:

【小禾苗】:你真的太夸张了。

毕竟这也不是许贺添第一次这样做。

作者有话要说:  副cp完结了!

讲真,这是我本人写得最心动的一章!!!啊啊啊啊啊啊啊——

-

感谢在2021-09-13 22:27:17~2021-09-14 21:49:5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c83650952c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