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张秋孟姝 > 第四十六章 初入酆都城

第四十六章 初入酆都城


途经数百里,越翻十万山,便可达炎国西南第一城——酆都。

路虽不远,山脉却是连绵不绝,起起伏伏高低不等。

酆都城九山环绕,呈巨盆平原一处,九山泄三帘瀑布,至西、南和北三方各垂下一水帘,十分壮观。

三水垂落交汇行成一条清江绕城而过,至东方而去,名曰幽水河。

张秋等人从西南方沿着蜿蜒曲折的山道进入,一辆马车已无他人,张秋只好做起了马夫,驾赶烈马奔腾。

幽水河畔,青柳垂扬,几丈一木间隔,一直蔓延绕城而去。

行至城外几里,便是平原,大道笔直一路平坦。

距离城门半里开外,一落木桥横跨幽水河上,桥头树立两杆白皮灯笼,无光无影随风飘荡。

“吁……”

马车停在了木桥上面,桥下水流湍急。

“怎就停下了,到了吗?”云依探出头来,小声问询。

“你看!”

张秋伸手一指,前方大道直通城门,两旁却是白绫飞扬,白皮灯笼整齐排列,一眼望不到头。

“怎会这样?这天地之间生机渺茫,阴气缭绕……”云依凝聚娇眉,此等场景生平未曾见过。

昏黄的暗,灰蒙蒙一片,死气沉沉。

“孟姝快些出来看看,这是什么情况?”张秋跳下马车,往前走了几步,站在那儿久望不动。

云依也是跟随下去,衣裙一携芊芊落地,手中招魂伞一撑,孟姝缓缓飘落出来。

“这……”看着此情此景,孟姝也是大惊失色,“这还是我记忆中的家乡吗?怎会变得如此阴森森的!”

“走吧,既然来了,无论如何也要进去看看。”

张秋牵着马绳,领着她们往里走去。

城外大道上,除了他们已经无人过往,除了几只乌鸦落聚枝头啼呀不停外,再不见其他半点活物。

酆都城楼高九丈九,城门也是六丈之高的血红大门。

白里透黑的城门大匾书刻着‘酆都’二字,此时城门紧闭,无人看守。

张秋等人自行推开城门,迎面扑来的是阵阵阴寒狂风,满天尘灰飞絮,白皮灯笼散落街上。

越往里深入,心情越显慌恐,莫大的酆都城竟然看不见一个人影。

“有人吗?”

“开开门!”

“我等路经此地,想来客栈落身一晚……”

不知敲了多少房门,却是依然不见人员身影。

“道长,要不先去我家看看!”伞中,孟姝的声音传出。

“莫慌,先找一地落身再说,此地怪异,不知为何人们都躲藏起来了?”张秋依旧不停的向着其他房屋一一跑过去敲门,口中继续说,“我们先看看这是什么情况,然后再暗中去查你家的事情……”

张秋话还未说完,就听云依伸手一指,惊呼道:“道长,那边有人!”

果然,顺着云依所指的方向看去,那边一栋酒家店门微起,一具身影探出头来看向这边。

张秋赶忙冲了过去,急呼道:“大叔莫要关门!”

“啪!”

一声巨响,大门禁闭。

张秋却是轻轻一推,房门便被再次打开。

“你……你是何人?你……你要干嘛?”

店家是个方脸男子,此时面露慌张,有些惊恐。

看着身体颤抖不停,说话结结巴巴的店家,张秋对着他微微一笑,道:“店家莫慌,我等并非歹人,只是赶路过客而已,只想要找个地方歇息罢了。”

“那……那你们快些进来!”

店家再次伸出头去,看着两个年轻男女也看不像坏人,也便同意他们进来。

“店家,为何这莫大的酆都城街上无人,家家闭户躲藏啊?”张秋扫视酒楼一番,这是个三层的客栈,规模已然不小。

“你们快些进来,外面有……有鬼!”店家依旧慌张。

“呃……鬼吗?”张秋领着云依走了进去,又问道,“店家,我那马车该牵至何处?”

“我去帮你们牵去后院,你们快些上楼去,莫要再出来!”店家说得很急忙,想来也是惊恐不安。

“那便给我们开两间上好厢房吧!”

“只有一间厢房了,莫要在此闲谈了,你们快去三楼天字号房,快快,时间来不及了!太阳就快沉落,鬼怪该出现了!”

店家说着便跑了出去,想来是去牵引马车了,也不管张秋二人再说些什么。

“啊……只有一间厢房了。”

张秋二人对视,皆有些囧迫尴尬。

“那个,云依要不你先去房间,我出去转转?”张秋有些难言,别看他平时嬉皮笑脸色迷姿态,可是那也要看情况啊。

此时,对方乃是冷面仙子云依,再说还有一女鬼跟随,多有不便。

再说他自问自己乃是堂堂仙家道爷,生平除了偷看过落诗苒洗澡外,他怎么说也是一个正经男儿,怎可在此别有他想。

“没事,先一起回屋吧,反正眼下还早,商量下事情也好。”云依淡淡一言,不再羞涩尴尬,重新恢复了本有的孤冷。

“那……好吧。”张秋稳声回复,心中却是有些微喜掩饰其中。

天字号厢房看着还行,一张大床置落深处,外面空间也是不小,两面分别临窗摆着一方书台和一座梳妆镜桌。

厢房正中间摆着一张园桌,上面呈着一壶茶提,几杯白瓷茶杯。

“公子,马匹小的已经圈喂后院,你们先吃些东西,此等时日也是弄不出什么吃食,你们将就一番吧。”

张秋二人刚进屋不久,便见店家敲门进来,撑着一盘酒菜一一摆在了圆桌上面。

“店家,你方才说酆都城中有鬼怪这是何意?”张秋坐在桌旁把玩茶杯,悠悠问道。

“此事说来话长,唉……”店家收起木盘,叹息说道,“几天前幽水河中无故淹死几人,记得当时尸停义庄,可是没有想到那晚那些尸体竟然半夜苏醒,在城中乱咬乱杀……”

“哦,你继续说。”张秋若有所思。

店家一抹清泪,看着外面渐渐朦胧的夜色,说道:“那夜不知被屠杀了多少人,也是从那时起酆都城就变了,半夜百鬼齐出屠杀全城,没有想到的是噩梦才刚刚开始,所有被咬过的人第二日都会变成鬼怪开始咬杀活人。”

“那你们就没有想过逃出去吗?”张秋追问。

“逃又如何,又不是没有人逃过……”店家开始抽泣,哭诉道,“可是后来逃出去的人皆是惨死半路,就连我家老小已都惨死城外了,唉!”

“节哀吧!”张秋也是跟着连连叹息。

“店家莫要难过了,说不定我们能为你报仇呢。”云依走了过来,开始安慰店家。

“报仇,啊?”店家目透精光,随即又是连连叹息,“算了,你们还是保护自己为好,免得你们也丢了性命!”

“店家,既然有鬼怪霍乱,官府就放任不管吗?”云依又问。

“姑娘有所不知,不是官家不管,只是……”店家犹豫一番,像是所思过后道,“其实太守老爷已经招纳几个道长前来阵邪除鬼,只是那道长所卖灵符虽是管用,可就是贵了些,唉!”

“官府除鬼为何要收刮百姓钱财,这是何说法?”张秋有些疑惑,难道是官家勾结偏门道士图谋钱财。

“公子,其实钱与命一论还是命重要,只是那道长卖的灵符一夜便会失效,第二日又要去找他购买,等于一夜便要五百文钱啊!”

店家哀怨不甘,说来说去还是钱惹的祸,无钱便是等于无命。

“哼,这分明便是官家某夺不义之财!”张秋冷哼一声,分析道,“怕是这些鬼怪就是官家所造也说不定呢?”

“对,说他们没有关系谁信啊!”云依也是在旁边附和大骂。

“姑娘,公子莫要乱说,小心提防隔墙有耳!”店家为之着急,提醒道,“莫要让官家听到这样的话,不然小心惹来祸端。”

“店家放心,我等自然知晓这些道理。”

“那便不打扰二位歇息了,今夜你们莫要出去哦,小心一些为好!”店家说着退身出去,临到门口又回头说,“你们明日便快些逃离此地,我听说就有外地之人顺利逃脱了,希望你们也能无事,唉!”

“道长,你说这些鬼怪是否与那妖道奉厄孤禅有关?”见店家关门离开后,孟姝从伞中飞身出来。

“八九不离十,怕是就是他搞的事!”张秋放下茶杯,思略万千,“人家怕是就是针对你我了,知道你我到来提前摆出一道让我们前赴罢了。”

“用人命当作阴谋,还真是歹毒!”云依仙容娇冷,有些怒意横生。

“人命?在他们眼中不过草芥罢了!”

“道长,你说我们当如何去做?”孟殊也是鬼气升腾,显然也是怒了。

“今夜我先去暗中看看具体情况,我发现店家三魂六魄已缺一魄!”张秋其实已经开天目查看了店家一番,得到了让他不由得困惑的结果,“眼下我们见到的活人只有他,我想出去看看其他人是否也跟他一样。”

“三魂六魄缺了一魄那会怎样?”孟姝急问。

张秋未语,云依步履上前,喃喃回道:“六魄散缺七日为限,终成行尸走肉!”

“啊,这么阴邪!”孟姝惊呼。

“其实,兴许你们还忘了最重要的一点?”

“什么?”两女子同问。

张秋看着窗外无尽夜空,月色开始升腾倾撒大地,看着茫茫静夜,他缓缓开口说:“如若全城百姓都已缺失魂魄,那么七日之后便是全城的行尸走肉,届时你们说我们应当如何?杀,他们还是人!不杀,他们却已为怪?难啊……”

“啊,竟会这般!”

“好生歹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