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张秋孟姝 > 第四十五章 城主大会妖丹现

第四十五章 城主大会妖丹现


天地风云聚,穹雷一声响,大地高歌。

长陵城万民相聚,见证新一任城主的选拔。

长陵城中共有百余名化灵境之上,今日皆是一一到场。

而这百余名出师人员当中有的修为已经出神入化高深莫测,不知已经达到何等高度。

如此的阵容倘若对比外面的门宗教派可能也能让他们大惊失色,更何况长陵城中还有一名不知道已在将军铭守护多少岁月的老祖。

没有太多的繁琐流程,大会直接就由出师人员开始投票。

所谓出师,便是闯过陵山,哪怕一关也得到陵山传承之人。

除去零零散散的十几人为闲修人外,长陵城张、钱、陈和王四大家族票员占据半数之多,而那长陵学院竟然也有三十多人,谁也没有想到只成立十年而已的长陵学院如今已经发展得如此厉害。

最终的结局便是张定晖落选了,新任的城主就是钱百万。

张定晖本来占据优势,奈何先生却是投了钱百万,这是除了张慕松以外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

没有什么哀伤,没有什么不舍,更没有任何气愤。

有的唯有释然。

“恭喜了!”

张定晖上前祝贺,将城主府印递交给了钱百万。

“老张,可愿辅助于我共护长陵?”钱百万接过府印,少见的严肃的说。

“算了,我还是回去歇息歇息……”

二人也不扭捏,相互告辞一番就此别过。

从那以后,钱家夜夜灯火阑珊,拜访之人络绎不绝。

而张定晖也开始了过起了悠闲生活,平日里养养花草,斗斗鸟儿,日子过得倒也舒坦。

这一日,陈王大婚在即。

却在这日京都一道圣旨传入长陵城中。

天地妖邪霍乱,炎国百姓逢难,炎国欲成立国士门斩妖除魔,庇佑国山。

记不起多少年月,炎国的圣旨除了十六年前张慕松带来一道以外,长陵城中根本就没有出现过炎国圣旨传令一说。

还记得,十六年前的那道圣旨是被张慕松的亲哥哥张定晖拒在城门外的。而如今新任城主堂而皇之的就那般随意的接受了皇令,更是召集长陵年轻一辈踊跃报名前往京都,去参加国士门选拔为国效力。

如此作为,怎不叫人议论。

人们已经习惯了长陵城的自主更生,似乎有些忘却了自己本就是炎国子民。

“二弟,你要带秋儿去京都吗?”

长陵张家,张定晖摸黑走了进来,在小院里醒掌了几灯。

黑暗转瞬为亮,小院空地上张慕松停下手中的长枪,回头看去。

“是的,小秋本乃蛟龙怎可盘地于此。”

“唉,也罢,让他出去见见世面也好!”张定晖走上前,摸了摸那把长枪,问,“二弟,你还怪大哥吗?”

“怎能不怪,但又如何……终究还是回不去了!”张慕容紧闭双目,喃喃道,“我明白大哥一心只系长陵百姓安危,不能轻易冒险,我懂,我都懂!”

“你懂便好,我知道你投了钱百万一票,不过大哥不怪于你……”张定晖低头沉语,道,“大哥真的不怪你,兴许你们是对的,大哥真的老了……”

“大哥,你……”

“二弟,你莫说了,你我本就是自家兄弟,是大哥对不起你!”

二人说紧紧的拥抱一起,这一抱迟了十六年,消除了彼此的裂痕。

“大哥,我……”张慕松仰着头,不让眼泪流下,奈何却也是泪流满面。

张慕松还是离开了,提前前往京都面见炎皇,听说他最后的身影出现在将军铭门前,久跪至天明而去。

想来不久时日之后,当曾经的炎国十大战将之一的张慕松再次出现在京师必然又会掀起何等风波。

钱文贵也走了,就在陈寻大婚前一夜离开了长陵。

兴许,再相见她已为他人妻子了吧。

夜色斑驳,钱文贵走得有点孤独,和钱家府邸的灯火辉煌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钱百万登上高台,静静的看着儿子出城而去,心中五味杂陈。

“文儿,莫怪为父狠心……你该长大了!”

夜风轻浮,吹乱了他的发丝,三两横层遮挡在脸颊之上。

星光点点,闪烁九天。

长陵城外,钱文贵身骑黑马,转身看了城门一眼,转身踏马而去,最终消散在无尽夜空之中。

翌日,陈寻大婚。

“什么,新娘子跑了!”

清晨刚从睡梦中苏醒的张秋就听到了这样的消息,说是陈寻大婚之日却是逃婚而去,不知所踪。

“陈寻姐姐还真是痴情啊,钱文贵何德何能能够得此红颜知己,真是羡煞旁人啊!”张秋伸着懒腰,打开了门窗。

“别在那儿羡慕了,道长我们什么时候动身啊?”

门初起,就见云依撑伞而进,声音却是孟姝的。

果然,一进门,就见一道倩影从伞中飘了出来。

“就你话多,动身去哪?”张秋整理下衣发,想要看着不再那般拖拉。

“京都啊?不是已经说好的吗?”孟殊调皮的跳坐在茶桌旁,把玩起茶壶来。

“二叔说了,让我等莫慌,他先去京都处理好一切再让我去寻他。”张秋夺过茶壶,倒饮一杯,“我想着我们先去酆都城了了你的心愿再北上入京去为好。”

“啊,这个好,先去酆都!”孟殊连连点头,如同小鸡吃碎米一般。

云依站在旁边看着二人微微摇头浮笑,贝齿轻启道:“九朝呢?还没音讯吗?”

“九朝啊,听我二叔说被他送到一个神秘的地方了,让我们先不要管他。”张秋坦言相告,让其放心。

“那我们就先不管他了,想来酆都城中妖道为害恐有凶险,九朝不去也是安全,我们先行也好!”云依点头附和。

“本来今日打算去王家讨杯喜酒喝喝的,现在看来是不可能的了。”张秋起身,叹息过后将目光看向穹空,道,“嗯,我们明日便出发,前往酆都城!”

长陵学院,院旗飘扬,学子们又开始恢复修习。

先生顶着烈日走出,去往将军铭。

宽广的长陵广场上,将军铭孤零零的矗立在尽头。

门口,一名身着黄衣边纹黑卷图案的男子站在那儿,一动不动。

“定晖,为何来了不进?”

张定晖转身,看着先生慢慢走来。

“随便走走,却是不知为何踏步于此……”张定晖说得随意,眼中却是有那么一丝丝躲闪之意。

“听说秋儿他们要离开了?”

“是的,就在这两日动身吧?”

“你不去送送?”先生素袍青衣甩动,身如轻燕而行。

“你说,当年我真就错了吗?”张定晖抬头,老目有些倔强。

“错与对,皆由所处之位而论……”先生笑而不语,久久继续开口,“谁又敢说自己对与错呢?”

“可是我终究还是错了,不是吗?”

“错与对那又如何,你我皆没错,师弟更没有错,兴许错的是那天和地罢了……”先生意气风发,少见的战意昂然。

“或许吧……”张定晖转身,又将目光看向了将军铭。

“可能,师父也错了吧……”先生也是同样将目光看着将军铭里面。

那日风和日丽,大地炎炎,燥热得很。

二人相邀对坐三楼茶阁,望窗外人来人往,听鸟语花香秋歌声声不绝。

“你说长陵城中的这位大王会来吗?”

“会吧!”张定晖恢复了往日的神采,目露犀利的精光,“我已差人去请,恐在来的路上了吧?”

“一晃三年已过,竟没有想到这位大王已经来长陵城三年之久了?”对面先生青袍素衣文质彬彬,雅质抚袖举杯抿了一口清茶,“当年你就不该放他进来,却是不知他入我长陵所某何事,三年来也不见他有什么奇特举动,惑哉惑哉!”

“说来也是,当年我只觉他修为高深莫测却是没有想到他会是如此身份之人……”张定晖饮茶一口,停杯继续说道,“万万没想到我张家竟和他成了亲家,莫名的怪谈,呵呵……”

“是啊,你我的修为三年都没有看穿他的身份,此等手段实属厉害!”

“三年来我也暗中细查于他,却是不见他有何图谋,整日不是宰猪贩肉就是品茶听曲。”张定晖附言,再道,“若不是老祖今日提醒,你我竟还不知他的身份,果真了得!”

“想不明当年他入长陵,师父为何不阻?”先生手拿戒尺托起茶杯,小饮轻放,“你看,他来了……”

随着先生话音刚落,就见一名高大的男子身披长发大步而来。

他身材好大魁梧,可用硕壮形容。

“亲家,寻我何事啊?”落屠夫笑意连连,走近身前看见先生也在,接着又道,“原来先生也在此啊!”

“请坐!”先生挥手相邀。

“喝茶!”张定晖倒茶附和。

“客气了,同饮,请!”落屠夫附椅入坐,笑邀二人举杯共饮好茶。

“落大王入我长陵三年,可还习惯?”先生率先开口,随意一问。

“哈哈……”落屠夫狂笑几声,洒脱不羁而语,“原来是知晓了我的身份,也罢,落某其实入长陵城三年并未有恶意。”

“落大家不会平白无故入我长陵吧?”张定晖边为二人续茶边问。

“亲家莫要见外,依旧喊我亲家便可……”落屠夫放下茶杯,不假思索回道,“其实我只是来此等一个人而已,或者说等一只妖更为合适!”

“何妖?”

“一头双首野猪?”

“等它做甚?”

“它偷了我族秘宝九妖丹,躲藏进了长陵城中!”

“不可能!”

看着二人一问一答,张定晖也是猛然站起身来,说道:“这长陵城中怎会有猪妖藏匿,荒唐!”

“妖未在,丹却有?”落屠夫依旧坐在那儿,说的详细。

“丹在何处?”先生又问。

“钱文贵身体里?”

“你说什么,妖丹被钱家小子吞服了?”张定晖闻言十分惊恐,旁边先生也是一脸凝重。

“没错,不然你以为为何钱百万花费重金购置灵丹妙药也不能提升钱文贵的修为……”落屠夫一一道出,继续说道,“你们再想想以将军铭那位老人家的手段会提升不了钱家小子停滞不前的修为?他在担心什么?或者他为何那样做?”

“原来如此。”

先生和张定晖此时想了很多很多,以往的点滴事情也是一一回想。

“钱文贵又怎会得到了那枚妖丹的?”

“说来也是巧合,当年我追杀猪妖至此,宝丹机缘巧合之下被他给捡去,而后我便入了长陵城中寻他,可是我又不敢在长陵城中对他动手……”落屠夫说着将目光透着窗户看向了将军铭那边。

“那么说来钱家小子却是因祸得福,可是昨日他离去你怎不追?”张定晖追问。

“我已同你们长陵城中的那位老人家达成共识,他授我儿一套仙法,时约四年,如今时间也快了,不过时机不到我不会去取我族宝丹的!”落屠夫不作隐瞒,说得详细。

“唉,却是不知钱家小儿得此妖丹到底是福是祸……”先生话音叹息不止。

“敢问亲家尊名?”

“落然!”

“原来你便是天罚九大妖王之一的落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