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张秋孟姝 > 第四十四章 长陵城主之争

第四十四章 长陵城主之争


悠悠数日矣,苍穹血丹红,那片片晚霞层层叠叠,如同火烧一般布染九天。

历经五行之苦,渡厄天地阴阳。

此时的云依已经顺利渡过九转五行,正常历劫天地厄难。

天为火地为寒,全身临腹而分,上如同火海焚烧,下面却又似冰霜敷裹。

全身气脉一分为二,相互纠缠搏抗不休,冰火相重,大汗淋漓却又是双脚敷冰而盘。

“啊……”

嘶哑的痛苦长吟,面唇疼得发颤,贝齿紧咬牙关。

“云依,你没事吧?”

张秋听到屋内的痛苦声音,赶忙冲了进来查看,此时的云依面色痛苦,双目紧闭的她似乎正在进行着一番痛苦艰难的搏斗。

“天地五行启,逆乱阴阳时……”

张秋盘膝对坐,手浮半空结印,引四方灵气归聚于此,和入云依周身。

“九转五行破,再造阴阳通……破!”

气脉如流,贯通周身,洗涤满身角落,最终由疾变缓。

云依宛如通透灵玉,散发点点光芒。

悠悠亘古变,天地云依然。

九转八番过,唯有心魔却不显。

“咦?为何如此……”

“道长,我成功了吗?”

云依睁开双目,水灵灵的大眼。

“不知道?”张秋也是不知。

“为何如此说呢?那么我失败了吗?”

“真是不知,有些奇怪,本该九转功成,却是差了一道……”

“啊!那我该如何是好?”

“来日方长,以后可能还会再逢心魔劫难!”张秋凝捏着眉头,陷入了沉思。

“哦……”云依似懂非懂。

“罢了,先不去管那么多,方正你邪毒已除,我授你云曦经,你好生修炼!”

“嗯。”云依点点头,想来眼下也只好如此,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云曦经分三层,往生、来世和自我。道成时可控时间,操控空间岁月。

往生层对敌时可洞察敌方道意,一切皆在眼中,方可先下手为强。

一切皆要重头开始,不过此时的云依髓脉优良,一切修为提升都比之前来得快些。

一心苦练,再造修为。

这一练,埋头便是几日。

这一日,是阴天,凉风清袭。

长陵城中热闹却是依然不改,大街小巷人来人往,众人三两聚首议论纷纷。

昏黄的阳光有些斑驳。

张慕松手拿长枪踏上了清风阁,这是一家茶楼,有三层楼阁,说来也是不小。

“张老弟,你我兄弟二人多年未见,你还是来了……”

顶楼包厢之中,钱百万坐在茶桌边,捏起一块甜食糯糕看了看,并没有吃。

“说吧,找我何事?”

“贤弟请坐。”钱百万挪了挪臃肿的身子,微微一笑,“我也不同你客套什么,我知道贤弟此番回长陵别有用意,想来京都的圣旨也该到了吧?”

“钱百万,你这是何意?”张慕松踏步向前,目光直视对方。

“贤弟,你说呢?难道钱某说的还不明了……”钱百万似笑非笑。

“城主大会即将到来,你是想让我投你一票!”

“哈哈,和聪明人谈事情就是爽快!”钱百万大笑,脸上的肥肉拉扯不停,抖动得厉害,“没错,我就是想让贤弟在城主大会上置某一声。”

“呵呵,你说我会这样做吗?”张慕松笑笑,没有直接答复。

“你投不投那是你的事,钱某只想告诉你,只要我钱某当上这新一任的城主,莫说你这小小皇命之事,就是以后你要从长陵借兵,我钱某也可许诺于你……”

“容我考虑考虑……”

张慕松站起身子,转身欲走,却听后面的钱百万再说。

“贤弟那便回去好好想想,你大哥张定晖会寒你的心,但是我钱某不会!”钱百万猛然站起,继续说道,“十六年前,贤弟心如死灰,但是如若当时是我钱某为城主的话,那样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

“哦,是吗?”张慕松淡淡回答,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钱某就静候贤弟佳音了……”

阴天无雨,天地之间有些昏昏沉沉。

钱百万背对茶桌,站在窗边,看着昏黄的夕阳慢慢沉落,久久不曾回头。

“钱叔叔真是好雅兴,对酒当歌听琴音缓缓,酌清茶陶冶身心,妙哉妙哉!”

“王家小子,你来做甚?”

钱百万依然未曾回头,却也是能够感觉到来人慢慢走近,越来越近。

“来同钱叔叔谈一笔生意!”

“哦,想和我谈何生意呢?”钱百万转身,犹有兴趣的看着身前英俊挺拔的少年,“你说。”

“其实小侄所说之事简单,只要钱叔叔能够劝诫文贵不再纠缠陈寻,我王家便可在城主大会上全权支持钱叔可好?”王战说的轻描淡写,心中却是七上八下有些忐忑。

“哦,这样啊……”钱百万眼神犀利却又蕴含几分复杂的看了王战几眼,摇头笑笑,“没有想到王家年轻一辈的佼佼者却是在情字一关落于我那无能的儿子,王战啊,这一番算是你输了……”

“钱叔叔此话从何说起,我王战又怎会输于文贵?”

“你不惧我儿,又来此做甚!”

“我……”王战哑口无言,竟无从辩解。

“输了便是输了,所谓儿女情长爱恨随意,你王战利欲熏心,拘于儿女情长难成大器!”钱百万颇有几分惋惜的扫了王战几眼。小辈便是小辈,还是年轻了些。

“那又如何,难道钱叔对于我说的筹码不心动吗?”王战不甘的问。

“哈哈,有意思……”钱百万笑着转身,背对王战,目光看向窗外,嘴中喃喃道,“大人的事你还不懂,去吧!回去好好想想你王战作为长陵城年轻一辈该如何去做……”

那日的长陵城天沉沉的,有些阴凉。

不知从何时起,城中一直在议论着两件大事。

二十年一换的城主大会即将到来,而另一件大事也跟这城主大选纠葛一起,人们都在议论说是钱百万为了得到陈王两家的支持答允王战的交易,用自己儿子的终身幸福作为筹码。

屠人屠心,陈王联姻在即,钱文贵沦为笑柄。

“爹,外面的人说的是真的吗?”

钱家府邸,钱文贵怒气冲冲的跑到后院去质问。

“你说什么?慌慌张张成何体统……”

钱百万坐钓孤台,侧身挪了挪,看着慌慌张张的儿子心中连连叹息不止。

“爹,我说你真就答应了王战的交易?你是知道我是喜欢陈寻的,可是你为何要断送孩儿的幸福呢?为何……”钱文贵感觉天塌一般,不知所措。

“哼,先不言我做了没做这交易,可是即便我那样做了又如何?”钱百万猛然起身,呵斥道,“记住,我钱家二郎要想得到的东西都要靠自己的本事去争取,如若你连那争夺的勇气也没有,还谈什么……”

“爹,我……”

“倘若你真就喜欢陈家姑娘,你便去自己去争,他王战强你何处你便去胜他便是……在这里怨天怨地又有何用,枉做我钱家儿郎!”钱百万说的气急,想来也是对自己的儿子有些不满意。

“爹,可是他王战乃是化灵修为,而我……”钱文贵说的一言难尽,瞬间便如被大水泼火一般难受。

“那又如何?他王战修为再高又怎样,说白了永远不过一介匹夫罢了!”钱百万扶起瘫坐如泥的儿子,扫了扫他身上的灰尘,安抚道,“我钱家不缺钱,倘若有一天你手中有权,那么届时王战在你眼中还算得了什么?”

“爹,权从何处得?”钱文贵似懂非懂,抬头看着父亲,此时感觉自己的家父身体会是那般高大。

“京都,炎国皇室……”

“京都吗?”

“文贵,你也不小了,该学着自己长大了!”钱百万此时没有其他身份,有的只是一个父亲。

翌日清晨,阳光恢复了往日的明朗。

长陵学院,今日少有的清净。

迎着晨晖,张慕松拖着长枪慢慢踏上了藏经阁。

“来了,整日拖着这把长枪,不累?”

先生率先开口,笑对着他。

“国倾将破,雪仇未报,何以放枪!”张慕松冷眼横观,直视先生,“倘若重来一次,师兄可会帮我?”

“这……也许,会吧……”

“我不要也许,我只想带走几个人!”

“去哪?”先生起身。

“京都!”张慕松立枪而站。

“何意?”先生再问。

张慕松看向窗外,回道:“我只想带几个年轻小辈去入炎黄阁。”

“炎国皇室暗中成立的国士门?”先生走了过来,静静的看着张慕松,追问道,“你想让我长陵参入炎国国事纷争?”

“难道不该吗?”

“可是长陵历来不参与外界纷争,莫忘了我族的使命。”

“可是你也莫忘了包括你我在内的长陵数十万城民皆都是炎国国民!”张慕松冷眼而视,如寒冰盾天地,大吼道,“国山倾破何来家国,你我可以躲在长陵城中不受侵犯,可是外面的亿万黎明百姓呢?他们又当如何?他们就该死吗?”

“这……容我想想。”先生白俊的面容此时少见的凝重。

“莫忘了你我的护帖上书写的皆是炎国长陵……”张慕松说着转身,扬长而去。

只留下先生静静的站在那儿,久久未曾一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