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张秋孟姝 > 第四十三章 陈王联姻

第四十三章 陈王联姻


长陵陈府。

陈寻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下意识反问道:“娘亲为何如此问?”

“就是觉得我家姑娘也大了,怕是留不住了哦,嘻嘻……”陈夫人笑着看着自己家的女儿非常满意。

“什么情况啊?”

听到娘亲轻唤的声音,陈寻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这才发现房间里已经掌了灯,天已经黑了啊。

“来,把头发梳好,该去吃饭了。”陈夫人轻轻抚摸着女儿的长发,柔声道。

陈寻乖乖坐好,看着拿起木梳帮她梳头发,这般静默之下,陈寻不由开口问身后的母亲,“娘亲刚刚说的什么提亲啊?”

话音落下,陈夫人半晌都没开口,陈寻不由转过头去看自己的娘亲,眼神之中满是询问。

陈夫人见状蹲下身来,眼睛平视着女儿,开口对她道:“娘亲要你说实话,你真的有心上人了吗?”

陈寻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啊……这,算是有了吧……”

“明日可能他会来提亲,你有什么想法吗?”

“啊这……一切父母做主便是……”陈寻少见的羞涩。

这天晚上吃罢晚饭之后,陈寒生和夫人把二个孩子都打发走了,屋内就只剩下几个大人,夫人这才开口问陈寒生,“夫君,关于明天的事情,你想好了没有?”

陈寒生微微点头,语气肯定:“我已经想好了,也是该为女儿寻个好人家了……”

次日,一箱箱的聘礼大张旗鼓地抬进了陈府的大门,这一路而来也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陈府的下人们亦是沸腾起来,消息传了这么久,聘礼终于还是抬了进来。

相较于不知情的下人们,陈家的几位主子都还是稳坐如山的。

王战上前一拜,直接道明来意,“小侄今日前来是来向陈寻提亲的,希望伯父伯母能够成全。”

方才进来见到陈老爷子他们了然的神情,王战就知道昨天陈子良一定是提前把自己要来提亲的事情告诉了陈家人,就是不知道她究竟是清不清楚。

不过不管她是什么态度,自己必须当着所有人清楚地表明自己的态度,自己是下定决心要娶她,不怕任何人知道。

坐在上首的陈老爷子和夫人一时都没有说话,整个厅里安静极了,王战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意思,下意识朝着坐在一旁的陈一良看了一眼。

陈子良原本正一脸严肃地坐在那里,见着他看过来,脸上不由露出惋惜无奈之色,然后低下头去,避开了王战的目光。

王战一见陈子良是这般反应,一颗心不由凉了几分,看来陈家人已经提前商议过了,而商议后的结果并不是自己一心期望的。

但随即王战又打起了精神来,反正这一次自己也没抱多大的希望,他知道陈寻心中可能没有自己,不过没关系,这一次不成还有下一次,总有一天自己能打动她的。

沉默了半晌之后,坐在上首的陈老爷子才轻咳了一声,然后看着王战终于开了口:“战儿,我跟你伯母是看着你长大的,你的人品如何,我们都很清楚,但我还少不得先问你一句,你今日前来提亲,你父母可否知晓?他们是否同意?”

“伯父伯母放心,若非征得家父家母的同意,我断不敢贸然上门来提亲。”

“好,既然如此,这门婚事,我们陈家便应下了。”

陈老爷子此话一出,王战却是愣在了当场,自己方才的确没有听错吧?老爷子应下了自己的提亲?也就是说自己可以娶陈寻进门了?

见自己的好兄弟呆愣地站在那里不动也不说话,陆子良好笑地起身走上前去,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笑着道:“王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叫岳父岳母!”

王战只觉自己如坠梦中,脑袋懵懵的,只下意识照着好友的话,朝着上首的陈家老爷子和夫人恭敬行了一礼,口中唤道:“王战见过岳父,见过岳母。”

陈夫人见状亦是笑着对王战轩道:“你别听子良瞎闹,你跟寻儿还未行过大礼,这个时候改口还太早了些。”

这个女婿她还是很满意的。

陆子良连忙道:“不早,不早,反正早晚都要改口的。”

这时候,王战才算是回过来点味儿,自己方才的确没有听错,伯父伯母真的答应了自己和陈寻的婚事,如此说来,这件事算是成了。

然而他的心里还是觉得不踏实,这是陈寻的意思呢?还是只是陈老爷子和夫人的意思?但此时他也不好开口询问,显得好像自己是在质疑老爷子和老夫人的决定一样。

他一边陪着老爷子和老夫人说话,一边暗自在心中盘算着,等会儿要找陆子良问问,若老爷子和老夫人并没有征得陈寻的同意,擅自答应了这门婚事,那陈寻肯定要生气的,自己还是得把这情况弄清楚。虽然自己十分渴望跟陈寻成亲,但若是没有得到她的同意,这婚事就不算真的成了,就算陈家老爷子和夫人答应了,也不能作数,自己绝不会强迫陈寻。

眼看着话都已经说得差不多了,王战便是起身告辞,老爷子自然派了自己的儿子陈子良送他出去,出了前厅之后,又往前走了一段距离。

确定四周没有别人,王战才停住脚步,迫不及待地问宋司衡道:“你姐答应了没有?”

看到王战这般忐忑的神情,原本想要逗他一逗的陆子良也不忍心了,朝着他点了点头,径直道出实情:“我姐她……答应了吧。”

“你没骗我?”王战有些不敢相信。

“没骗你,昨天晚上我姐当着我们所有人的面亲口说的,她愿意出嫁。”

虽然当时自己听到姐姐那样说也感到有些意外,不过千真万确,她的确是答应了。

“真的没骗我?”王战忍不住一再确认。

陆子良无奈道:“真的没骗你。”

“那方才在厅内坐着的时候,你脸上怎么那么个神情?我还以为……今天肯定要无功而返了。”

陆子良笑了笑,“我那是故意逗你的,兄弟,你都要把我姐给娶走了,我还不能捉弄你一下啊?”

王战愣愣地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目光不由往后院的方向看去,一时间竟是有些痴了,多年祈愿今日终于有了个结果,他只觉自己好像还在梦中……

“好了,回神了。”陆子良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以后能看的时间多的是,今日怕是不行了。走吧,我送你出去。”

眼看着两人就要走到陈府大门处了,忽然听得身后传来一阵轻快的脚步声,二人皆不由回头看去,只见一个丫鬟正快步朝他们跑了过来。

“小丫头,你跑这么匆忙干嘛?”

“小姐让我出来找钱公子,咦?怎么会是王公子,遭了!”

小丫鬟说着转身就往回跑,留下二人莫名其妙。

“什么?你说今日来提亲的是王战并非文贵!”

陈府后院,陈寻惊呼大叫。

“是啊,好像老爷和夫人已经同意了小姐和王公子的婚事哩!”

“怎么会这样?”陈寻惊慌失措,面色变得苍白,“不,我不嫁!”

“这,小姐还请消消气,要不去找老爷夫人说说……”

“不行!我绝不嫁!我这就去找他们问个清楚,谁同意嫁给王战了!”

还未等小丫鬟说完,却见陈寻气冲冲的闯了出去

只见她双手叉腰,一副典型的泼妇模样,怒气道:“我绝对不会嫁给王战的,谁要嫁谁嫁去,反正我是不嫁!”

“寻儿,你看看你成什么样子!快点给我出去!”陈寒生怒斥。

“不管,反正我陈寻就是不要嫁给这个癞蛤蟆!打死都不要!”

陈寻伸手一指,王战莫名中枪,后者感觉很委屈很委屈,不过面对这个泼妇未婚妻,他也只能在心中小声抱怨着。

“我,我有这么差吗?我真就不如那姓钱的小子了?他钱文贵到底哪里比我好了?”

“反正,总之我是不会嫁给你的,哼!”

陈寻在家里休息了两天之后,便回到了长陵学院。

王战今日忽然出现学院,见到佳人行来,赶忙迎了上去。

“你来做甚?”陈寻凝捏着细眉。

“寻儿,你这是见外了,你我以后便是一家人了……”

“滚,我陈寻是不可能嫁给你的!”

进到学院里,所有人都是暗暗注意着陈寻和王战,但是看到他们两个若无其事一般仍旧跟以前一样相处,那些想要看热闹的人不由有些失望。

近日来二人的婚约在长陵城中可谓是闹得沸沸扬扬。

“文贵,你等等我!”

陈寻看见钱文贵出现,不做犹豫般撇下王战,小跑追了过去。

“文贵,我跟你说话呢,怎么就不理我了?”

“王夫人找我何事?”

“文贵,你这是怎么了,莫要听他们胡说!”

“呵呵,胡说吗?”

后面,王者看着前方的二人你一句我一言的谈话,气得咬牙切齿。

心中恨意段生,冷冷自道:“贱人!”

长陵张家,张秋还睡得香甜,如今的他已经不用再去学院了,自由得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