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张秋孟姝 > 第四十二章 和尚去了北方

第四十二章 和尚去了北方


“出来了……”

张秋缓缓从陵山走出,身后金光万丈,直通九天。

将军铭前,巨大灵碑显现,浮书几文一闪而过,最终烙印碑文五字——九仙破,张秋。

“什么,居然成功渡破九山,大才啊……”

“天佑我长陵又出绝代骄子!”

人们纷纷议论不休,同为欣喜不止。

“我儿不错!”

没有想到张定晖少见的出口夸人。

“秋儿,没伤着哪儿吧?”张夫人抱着张秋左看右看。

“娘亲,孩儿没事!”张秋笑笑。

“师弟,你这侄儿不弱于你啊,同样破了九仙阵,可喜可贺!”

“呵呵,也不看看谁的侄儿,我老张家有废人吗?”张慕松高兴得很,看着张秋阵阵欣慰神色。

“今日我儿幸得族人保佑,有幸出师为人,吾以城主之令而号,举城同庆三天!”

张定晖站于高台,声音洪亮,心中喜色渗漏。

没有人看到,欢腾的人群中,钱文贵咬牙切齿目露寒光,死死的盯着光环中央的张秋,久久他转身而去。

带着些许遗憾,缠着万千不甘。

长街深巷,冷冷清清,他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走着,心中怨天怨地。

“为何从小到大张秋便是光芒万丈,而我却是如此黯淡失色,为何?”

钱文贵仰天长啸,用力的捶打着厚重的墙壁,鲜血从手中流出,却是丝毫感觉不到疼。

兴许,早已麻木。

“你在这儿做甚?手破流血了啊!”

一名年龄女子缓缓走来,抓起他的手掌就拿出手绢开始帮他包裹伤口。

“滚开,莫要你管!”

钱文贵一甩手臂,挣脱而去。

“你要去哪儿?你这样自己折磨自己有何用?”女子追了上去,紧紧的在后面抱住了他,“文贵,别闹了行吗?你为何总要和张秋去比,我们不要再这样了,好吗?”

“松开,我说让你松开!”钱文贵再次挣脱扬长而去,边跑边咆哮着,“陈寻,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了,我的事不要你管……”

“唉!”

身后,悠长的小巷里,女子轻叹一声,说不出的难过,道不出的惆怅。

清风过道,吹起她的紧身裙角,她戎装修饰,齐齐的刘海圆圆的小脸甚是可爱。

长陵广场上,盛大的出师仪式正在举行。

“天下风云出少年,然师不惑万道传……”先生笔落长卷,书写张秋大名,“今日,我宣布张秋正式出师!贺!”

“贺……”

万民齐声,音震天地,传散八方。

钱家府邸,钱百万手拿算盘,珠算着什么,看着儿子慌慌忙忙的跑了进来,他抬头一眼,粗眉深聚。

“站住,你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成何体统,天塌下来了吗!哼……”

“爹,你说孩儿错了吗?”钱文贵停步回头,一问不等答就继续道,“不,孩儿没错!错的是他们!”

“错与对,真就那般重要吗?”钱百万起身,走上前去,“你只要记住你是钱家的大少爷,对错又能怎样!”

“爹,你说为何我的修为总是无法跟进,难道我真的是个废物?”

“哼,谁敢说我钱家之人是废物!”钱百万冷哼大斥喝几句,“他们不识我儿大才而已,那些庸师我们不学也罢,过几天为父去京都帮你寻几个高人作你师父可好!”

“嗯,谢谢爹!”钱文贵说着慢慢离开,往屋内而去。

“唉……”

看着儿子离去的背影,钱百万也是阵阵惆怅,转身便出门而去。

街上行人三三两两,和长陵广场那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钱百万坐在门口,看着街上行人三两而过,久久不发一言一语,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再说炎国北境,邻靠乌辽国。

十万大山绵延,山路险峻。

一条羊肠小道上,一名光头和尚口饮清水河,起身继续往北行。

昏黄的辉,如天之翼,缓缓向西飞。

暮鸟归巢,几经留连,终入眠。

辗转,月芽高悬。

月影如刀,寒光间一片寂寥。忽起秋风,冷意阵阵,沙沙作响。

逆着风,马蹄声滚滚啸转,越来越震。

清水村四面环山,本是绿郁葱葱的世外桃源,可奈今夜一阵马蹄却惊扰了这该有的宁静。

山林里,万鸟惊恐纷飞。

“大人,下面便是清水村了。”

高山之巅,十三铁骑俯视而下。静望,夜下幽静的山谷。风打黑衫,阵阵摆动。

“杀,一个不留!”

铁骑队阵正中那一黑衣男子一声令下,随即杀意漫天,一声马吼过后齐队挥刀向下。

烛光前,灯笼倒挂,任那铁骑凶残践踏。霎时间,杀喊声惨叫声声声冲刺。

血染青土,魔鬼般的大刀透着毒光,凶残的狠令人生寒。

“来得真快啊,转眼已是十六载,可为何那么多年过去了,你却非得赶尽杀绝?为何?”

清水河绕村而过,河畔边有一木屋位落小村之尾。

此时,有一个白衣女子站在门前看着前方的杀戮,蠢蠢欲动,心中充满了无限的恨。

“师妹,快走吧!”冷风中,有一女子青衫轻飘,急匆匆的从屋内冲出。她冷眸倾注前方,手中之剑紧紧相握,“师妹,快走,我去引开他们!”

“不了,我不死她是不会罢休的!”白衣女子回首,推了青衫女子一把,道:“罢了,今日就让我一死来换千无辜安宁,师姐你快点带着天辰逃去。”

“雪落,我怎能弃你而去,不可不可!”

“此时容不得半点迟疑,师姐,我求你了快点走!记住我的话,希望你救天辰一命,他日一定要带着天辰回族里去代我向我族人磕上几个礼,我是个不孝的女儿啊!”

月影朦胧,云朵浮空,几度滑过。

夜下,青衫女子左手持剑右手提着一个昏迷的少年凌空而去。

半空中,她回首,却见雪落早已经被十三个黑衣人围困。一把大刀寒光一闪落下,一声惨叫哀鸣。

子夜,星子如稀疏的雨点,点缀于漆黑的天幕,一轮冰月当空悬挂。群山连绵起伏,在星月的映射下,笼着一层薄薄的银色轻纱,仿如一支挺峭的玉璧屹立于高原之上,尊贵、高岸而圣洁。

“这,这是哪里啊?”步天辰苏醒,睁眼望去,这是一个山洞,洞中有火光闪动,待看清火堆旁的人时不由开口问道:“姨娘,这里是何处,我们怎会在此?”

女子抬头,静静的看着步天辰,久久冷冷的开口,“天辰,你娘亲死了。”

“什么?姨娘你在说什么?你说我娘亲怎么了,她在哪里儿?”

“我说你母亲死了!死了!”女子几乎在吼。

“不不,不可能!”步天辰傻眼,连连摇头,道:“我娘亲他在哪儿,我要去找她!”

“我说她死了,死了!全村的人都死了!”

步天辰看着她滴落的泪水,心口紧紧生疼,苍白的脸上发抖的嘴唇颤巍巍抖个不停,“我不信,不会的,不会的……”

“哭,哭有什么用!”女子明明自己都在哭,却是厉声泣骂,“哭能报仇吗?能救回你母亲的命吗?我就是不知道雪落怎会生了你这么一个窝孬的儿子,整天四书五经,儒识满身又有个屁用!”

“我,我要去找娘亲。”步天辰说着站起身,正欲移步。

“站住!”女子大喝,扬手便是一扇,手未触脸,步天辰却被那掌风扇倒在地。只听女子历声道,“今夜你哪儿都不能去,好好给我待在这里,这些信是你母亲让我交给你的,好好给我冷静冷静,明日我再带你回去查看查看。”

女子说着将两封信和一个盒子递给了步天辰,随后叹了叹气,往洞外走去,似乎是去查看些什么动静。

静寂的夜,步天辰如痴般傻抑,泪水滚落,那心口的痛堵塞了全身,麻木得伤心痛绝。

厄运来得太过于突然,犹记得昨日还同娘亲欢乐生活。

多年来,自己同娘亲相依为命,虽过得有几分清贫,但也是开心满足得很。从小,自己便跟着娘亲识字读书,平常闲得没事便帮酿亲整理药草账目。

可如今,忽然之间便是阴阳两隔。自己还未来得及尽孝,就这般失去至亲。

他恨,恨那些凶手。多么想手刃残徒,怎奈自己从小便是学习四书五经,满脑春秋儒意。忽然间,步天辰觉得自己是那么的无用和无能。

“原来,娘亲早就知道了厄运将至,可为何不先逃走呢?”步天辰看着手中的信,心中充满了太多的疑问,“既然娘亲早已明晓,可为何信中只字未提仇人到底是何许人也啊?”

太多的不解充斥着他的大脑,心里很乱很乱,可有一点忽然间他是那么的坚定,他决定习武,总有一日要亲手血刃杀害娘亲和村人的凶手。

“信都看了吗?你母亲的嘱咐就是让你去投奔楚家。”

“嗯,都看过了。”步天辰站起身来点了点头,而后将信和盒子收入怀中,接着开口道:“姨娘,我要学武,请您教我!”

“学武?为了报仇?”女子怀抱宝剑,静静的站在原地。

“对,为了报仇,请姨娘务必教我!”

“你可知你的仇人有多么强大吗?”

步天辰闻言眉宇深皱,双拳更是紧握,眸子中无比坚定,道:“我不会放弃的,我一定要亲手宰了他们!”

“好,学武之事过几日再说,你现在好好休息,明日我带你回去安葬你母亲。”女子说着便是随手一挥,只见步天辰缓缓晕了过去,显然就是被女子迷倒在地。

眼见步天辰睡下,女子出剑武动,九转而收,口中喃喃细语,似乎是在设下什么法阵。

久久,她回头看了步天辰一眼,随后踏剑而去。

数里开外,烟雾熏天,穹苍之东火光涛红,那火越燃越胜,有似焚尽乾坤之姿。

青衣女子驻足,静静的看着已经被烧毁的清水村。

“师妹啊,枉你放弃师门,一心一意跟着他走,可后来呢?你为了他更是自斩修为,淌尽族血!哈哈,如今落得个此般地步!”女子仰天长笑,笑着笑着眼泪都缓缓落下。边哭边吼,“世人都辱我族为妖人,哈哈……妖人……可笑!萧别离,总有一天我步芊尘誓要将你加害于雪落身上的伤千倍万倍还给你!”

她在咆哮,她替步雪落惋惜,曾经的师妹是那么惹人疼爱,可如今却落难这般。

十几年来师门都在暗中寻找雪落,要不是前几天在那欧阳秋水的前面找到师妹,此时还不知道是什么噩耗。

她恨,恨那对狼心狗肺的夫妻,恨那天下亿万伪人儿,恨那萧别离一躲就是十六年,心中的怨恨无比甚大,。

她大声咆哮,响声震天动地。

“师姐,一切顺利完成!”

步芊尘回首,恢复宁静,看着面前的红杉女子淡淡的道:“人救下多少?”

红杉女子轻叹一声,回道:“属下无能,等我等到达清水村时村民都已被杀害,不过雪落师姐却被我们救下了。”

“唉,那都是些无辜生命啊。”步芊尘叹息,心中不由又加多了诸多恨意。“那些黑衣人呢?是炎国赵家的人吗?”

“是的,已被我等击杀,确定无一生还。”

“好,那你们立即先送雪落回谷养伤。”步芊尘停断了语气,不消多会儿便接着说道:“回去告诉师父,我有事要办,再过几日便回去。”

大火连烧了三日,方圆几里都被烧毁,放眼望去,处处一片狼藉。

这日,忽然大雨倾盆而下,似乎老天都不忍那火继续放肆的焚噬。

“记住,你的仇人叫做萧别离和欧阳秋水和炎国赵家……”步芊尘看着整整站在清水原地一天一夜的步天辰,缓缓开口。

步天辰双眼紧闭,双拳更是握得死死的,口中呢喃反复念叨,“萧别离,萧别离……欧阳秋水,欧阳秋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